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也要当你的女人(书号:28273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也要当你的女人

作者:黄昏前面
    贺兰敏之马上放开怀的上官婉儿,并将她拉到身后,自己走上前几步,挡住了身定格在那里、一脸怪异神色的太平公主,不客气地问道:“令月,你怎么就闯进来了?还这般大呼小叫!”

    话虽这样说,贺兰敏之非常头疼,想着要坏事了。◎聪明的孩记住网 超快手打更新网 www.leduwo.com◎他到上官婉儿屋里,不怕宫内其他人过来,甚至不怕武则天来打扰。武则天过来,肯定有人呼报的,那他来的及做出应对,但没想到太平公主就这么闯进来了,而在她闯进来发出惊呼后,外面守着的人还没有出声。只有太平公主敢这么直接闯进来,也只有她可以不理会外面阻拦的人,冲到她想去的任何一个角落。

    宫内的大部分人虽然都被贺兰敏之收买了,但这些人在替他处事上不可能如他的随从那样贴心忠诚,遇到像武则天、太平公主这样的主,就没什么招招了,她们的喝令只有遵从的份,根本不敢阻拦,何况小魔女可从来不会理会什么人有阻拦,她想冲哪儿去就会冲进去,即使武则天那里也是如此!被太平公主看到了他搂着上官婉儿,贺兰敏之感觉到头疼的同时,也飞快地想着应对之策!

    解释是没有用的,向这样一位鬼精灵的小魔女解释只会适得其反。

    太平公主一脸的怪异,有愤怒,有好奇,更有八卦,两步走到贺兰敏之面前,抓住他的胳膊,连声问道:“表兄。刚才你们在做什么?令月看到你抱着她了,你们……你们是不是有私情?”

    “令月,你老是这么冒冒失失,许多不该你看到的事都被你看到了,下次再这样,表兄可要不理你了!你可知道,你母皇已经将婉儿赏赐于我为妾了!”贺兰敏之恶狠狠地盯着太平公主。小声地威胁道,多年相处下来,他知道如何对付这位无法无天的魔女!

    太平公主满是委屈地看着贺兰敏之。又探头看看贺兰敏之身后那被吓的面无人色的上官婉儿,嘟着嘴非常不满地说道:“你还责怪我,你自己做了什么。竟然在宫,抱着母皇的侍女……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母皇?让她知道你在宫做的好事!我不信母皇将她赏赐给你!”说着做势欲走!

    贺兰敏之一把拉住太平公主,发觉她只是做做样,并不是真的想走之时,放了点心,当下继续威吓,“令月,你要是乱讲话,表兄真的不再理你,表兄什么时候会骗你?过几天我就将婉儿领出宫了。你要是这样去问,姨母肯定恼你!”看到太平公主有点害怕了,马上又缓了语气,“令月,我们到你住的地方去。我和你详细说说今日的事!”他想到了一记对付太平公主的终极杀招。

    “那好吧!令月正有许多事想要和你说,让你给个主意呢!”太平公主最怕的就是贺兰敏之不理她,再加上这段时间因为一些事害怕,根本不敢拿这样的事去问询武则天,只不过想威胁一下贺兰敏之而已。今日贺兰敏之几次这样威胁她,说不理她。她还真的害怕,马上收了性,答应了。

    但在答应后,还愤愤地看了看一边的上官婉儿,又瞪瞪贺兰敏之。她总觉得这两个人在玩见的的人的游戏,八卦的天性让她非常想知道,但贺兰敏之不告诉,还袒护上官婉儿,她恼怒!

    贺兰敏之对太平公主使了个神色,在小魔女不情愿地走到外屋后,他走回到吓坏了的上官婉儿身边,小声地安慰道:“婉儿,你别担心,哥哥会处理好这事的!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的,你别怕太平公主,她会听我的话,替我们遮掩的!”

    上官婉儿惊惧地看看贺兰敏之,再看看站在外屋,焦躁地踱着步,不时往里面看几眼的太平公主,小声地问道:“敏之哥哥,婉儿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贺兰敏之抓住上官婉儿的手,轻轻地捏了两把,故作轻松地笑道:“婉儿,没事的,什么事哥哥都会处理好的,你别担心,在屋里呆着就行了!我先带太平公主出去,将她哄过去再说!她最听我这位表兄的话了,我肯定会让她什么都听我的,一会我再回来陪你说话!”

    “表兄,你还不走啊!”外屋的太平公主在不满地叫唤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着急什么呢?”贺兰敏之说着快步走到外屋,拉着太平公主的手,很快地往外走,末了还吩咐太平公主,什么动静都不要折腾出来,一会他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并未真正长大成人,再加上自小就非常听贺兰敏之话的太平公主,在使了一会小性后,也不太情愿地答应了……贺兰敏之“挟持”着太平公主来到她所居的清殿后,拉着她进到内屋,关上门,严令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否则严惩不怠。因为贺兰敏之太过于张狂,根本没顾及她感受,还一路威胁,太平公主想想又生气了。不过“气呼呼”的她也任贺兰敏之取代她给身边的人下命令,没出声,也没怒,梗着脖坐到榻上,把小嘴撅的老高。而清殿内的宫人,都被她的这副样吓坏了,听到不要她们服侍,一个个如得大赦般,飞快逃走了,只一会间,诺大的殿内没有人了!

    贺兰敏之自己过去,将门闩上,把开着的窗户关上,帏幔也拉了起来。

    看到贺兰敏之这副样,太平公主心里的愤怒更甚了,她已经猜到贺兰敏之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事,说明他心里有鬼,想着她这位表兄明目张胆地袒护那位“小贱人”,还和她好上了,就气不打一处来。今天她原本想找贺兰敏之说说事,央求他带她去什么地方玩,当然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没想到,发现贺兰敏之的踪迹后,却撞到了这样的事,真是越想越气。

    “令月,今天你是特意来长表兄的吗?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和表兄说?”在太平公主的愤愤然,贺兰敏之开始问话了。

    发现贺兰敏之的口气比刚才温柔了许多,不再是凶巴巴了,还坐到她身边来,眼神也变得温柔,太平公主更是委屈,嘟着嘴道:“我知道你在宫,已经处好了事,原本想让你带我出宫去玩,去龙门山露营,你自己答应过我的,都这么久了也没兑现……”

    在几位哥哥,太平公主与李旦的关系并不太好,接触也不多,这些年很少在一起,感情更是疏远,再加上其他一些特殊的原因,李旦死了,她并没太多悲伤表露出来。不过她没表现悲伤并不等于她不动感情,她只是想的更远,担心的更多,想找人讨个主意而已。

    今日她想找贺兰敏之出去,说说这件事,顺便问问自己心里的疑惑,而让贺兰敏之带她去宫外,是说这些话的最好选择,没有人会来打扰的,但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

    “这段时间事儿太多,表兄怎么有可能带你出去露营呢?你的哥哥旦儿不是刚亡吗?有许多事要处置的!”贺兰敏之有点疑惑于太平公主找到的理由,说话间不由的瞪着太平公主,看了两眼后,再问道:“令月,你是不是……真的有特别的事想向表兄说?那现在就说说吧,我仔细听着!”

    “正是,”太平公主移到到贺兰敏之身边,拉着他的手,轻声说道:“表兄,令月很怕,弘哥哥、贤哥哥先后没了,现在旦哥哥也死了,显哥哥已经不是正常人了,我怕下一人死的人会是我……”太平公主说着,眼有泪出来,“表兄,我怕,你帮帮我吧,好吗?”

    “啊,你怎么会这么想?”贺兰敏之没料到太平公主找他是想说这个,他也马上明白,太平公主是怕她也遭几位哥哥同样的命运,被自己的母亲暗算,想向他求救的。聪明如太平公主的,已经看明白几位哥哥先后遭遇不测是因为母亲之故,几位哥哥先后遭遇悲惨命运,她怕称了帝后的母亲同样不能容她这位李家的女,因为这段时间母亲对她冷淡了很多,许多时候她想求见都不得见。

    太平公主并不完全清楚母亲不容几位哥哥是因为权力之争,她还没想到这个层次上去,她只以为是改朝换代的母亲,不能容忍李家人在这个世上生存了,有太多的李家人被清洗掉了!

    “令月,姨母不会待你怎么样的,无论何时何地,你要相信她,你是她最宝贝的人!”

    “不,我不相信她,我只相信你!”太平公主说着,将身倚到贺兰敏之身上,很可怜地说道:“表兄,你是武家人,你没救显哥哥、旦哥哥的,你要救我,我不想被母皇……不想落几位哥哥一样的下场,我也不想呆在宫,皇宫再可怕了,我想住到你的府上去,好不好?”

    “这个……那我先去禀报姨母一声,她要是没意见,那自然可以!”

    “那要是母皇不同意呢?”

    “那我也爱莫能助,总不能将你拐跑吧?那样的话姨母会拿大棒追杀我的!”贺兰敏之故意用调侃的语调说话,想将话儿引过去。

    “那你天天到宫陪我!晚上也来陪我!”太平公主再次撅起了嘴,“我知道你和那个小贱……上官婉儿做了你和兰儿表嫂做过的事!她是你的女人了,你会保护她不受别人的伤害,我也要当你的女人,让你保护我……”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