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人人都说有危机,那定是危机要来了(书号:28273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人人都说有危机,那定是危机要来了

作者:黄昏前面
    (非常感谢渖水之阳兄弟的大笔打赏,我是唐狼兄弟的连续打赏!)

    在这个念头冒上来后,贺兰敏之再顺着往下想,想了一下后感觉还真的有这种可能!今天的武则天虽然恼怒,但这样的事她并不是第一次碰到,而且在动手清除李旦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做好了应对众臣责难的心理准备,即使带着着怒意回殿,并不一定要处罚上官婉儿,毕竟武则天是知道,上官婉儿是他举荐的人,关系还挺特殊,惩罚她也就表示不给他面!

    贺兰敏之再想到这些日武则天那让人感觉到异样,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的变化,猜测武则天可能只是借惩罚上官婉儿的机会,向他宣泄点什么,对他阻断了她找男宠,将千金公主搜罗的那些俊男全杀了非常不满,想使一些手段泄泄气。◎聪明的孩记住网 超快手打更新网 www.leduwo.com

    要是武则天对他羞辱了千金公主,并杀了千金公主搜罗的那些男宠的举动没任何的表示,那太不正常,也不是武则天的行为,这样的事她肯定要“表示”一下的,今日上官婉儿被打,正好说明了这一点。武则天是女人,上官婉儿做的再隐蔽,她也能看出来小姑娘对他的感情不一样,心里定然有妒意,并且也能大概猜到上官婉儿会告诉他关于她的一些情况,因此,武则天对上官婉儿肯定不太满意,今天就借心情不好的机会教训一下,以出心头之气了。

    上官婉儿是他献进宫的。武则天在没和他撕破脸之前做的非常明显的教训那肯定会让几个人都尴尬,让人张罗找男宠的事毕竟是上不了台面,即使那些男人被杀,武则天心内的气恼也没办法说出来,上官婉儿进宫后表现又非常不错,几乎没有什么错事发生过,可以说无可挑剔,要教训她,实在很难找理由,今天气头上。“顺势”教训了,还真的“合情合理”。

    女人的心思有时候就这么微妙,无论她地位多高,总有小女的心态在里面!

    贺兰敏之不知道他想的对不对,但无论对不对,小姑娘总是挨打受委屈了,他也必须要给予好好的安慰,当下将上官婉儿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小声说道:“婉儿,不哭了,敏之哥哥知道你受委屈,今日陛下在朝会时候生了气,回宫后就对你们发泄了。你就别往心里去,她不是故意这样待你的,她对你还是挺满意的!”

    “不,敏之哥哥,太后她对我很不满意。她对你也有怨气,婉儿早就看出来了,今日她打了婉儿,是对你不满才如此做的……以后她肯定会对婉儿更加不满,经常训斥的!”

    “啊……”想不到上官婉儿会说出和他所想差不多的话,贺兰敏之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吩咐道:“婉儿,你千万别乱说,乱想,你先回屋休息一下,洗一下脸,别让这副样给更多的人看到!陛下她在小睡,不需要人服侍。想必今天晚上也不会召你过去服侍的……晚上我到你房来,一些话我要和你说说!”

    贺兰敏之知道,上官婉儿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的,肯定是有所发现,才如此说的,他要找个机会和小姑娘好好说说,听听她到底察觉到什么,今天晚上武则天肯定不会让上官婉儿在边上服侍,今天他就不会府,呆在宫,待天黑了去她房间找她……贺兰敏之出了宫后,马上令人将狄仁杰、张柬之、骆宾王、魏玄同、魏元忠等人找来,让他们到他府,商量重要的事儿。

    因为今日朝会上发生了重要的事,狄仁杰等人原本就准备来找贺兰敏之讨个主意,已经有几个人到秦王府来过,只是贺兰敏之在宫替武则天批阅奏本,直到现在才出宫,他们没等到而已,一挨贺兰敏之使人传他们,他们很快就过来了。

    得贺兰敏之推荐入政事堂上已经有狄仁杰、张柬之、骆宾王、魏玄同四人了,再加上贺兰敏之,政事堂位宰相他们占了五位,再加上比较听服的岑长倩,可以说贺兰敏之在政事堂的“势力”占了压倒性的多数,再加上魏元忠、宋璟、姚元崇等人地位也不低,人多力量大,这些人结成铁板一块的话,大唐(大周)的江山都要抖上几抖。人多想法也多,这些人都不是头脑简单之辈,在朝堂上混了这么多年,个个都成精了,对任何一件事的看法都有可能是预料不到、出乎人意外的。

    因为明白这个理,这些天朝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贺兰敏之肯定会召他们过来商量一下事儿。人总会有一些特别的感受,可以用第感来形容,这次贺兰敏之总觉得事情不会如以往几次那样发展,心里有点惴惴,具体说不出什么来,也想听听他提拔的这些头脑灵活的聪明人如何说!

    狄仁杰等人来秦王府并不是走正门的,为了避嫌,他们分不同的侧门进入,过来时候也是轻车简从,尽量不闹出大的动静来,并有贺兰敏之的手下为他们打掩护,这也是为了避免被人注目上,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事。贺兰敏之的手下对做这些事已经轻车熟路,即使几人一道来,也不会闹出大的动静来,引不该注意的人注目!

    狄仁杰等人进入秦王府后,分别被不同的人领到贺兰敏之议事的密室,在要宣的人全抵达后,贺兰敏之也马上把一些事讲了。当然李旦真正的死因他是不会当众讲的,私下也不会和人讲,至少目前情况下,他还没将这绝密的事和武则天之外的任何一人讲。

    “各位,如今朝堂上风波又将起,皇嗣李旦因病暴毙,众臣对死因有异议,陛下因此震怒,让怀英领衔查此案,你们还有多人参与清查此案,在开始查案之前,我也有一些事要和你们说!”贺兰敏之稍顿了顿,再道:“在发布皇嗣的死亡情况之前,陛下已经令宫太医细细查过李旦的死因了,所有太医都认定是死于温病,拙荆也过去诊查过,所提意见与太医无二,陛下因此也认定了李旦的死因是暴病而亡,但朝一些大臣认为李旦是被谋害而亡,他们隐指的凶手是陛下,甚至包括本王,所以你们一定要查清此案,将真实情况公之与众……”

    听贺兰敏之如此说,原本有担心的狄仁杰等人放心了大半,在相互交换了眼神后,狄仁杰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如此说,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一个人死于异因与因病暴亡,身体情况区别非常明显,细细查一下皇嗣的身体变化,再问询他生前服侍的宫人,死因肯定很快就可以大白于天下,只是……某觉得,要真是这样的情况,朝定有血腥起来,陛下已经磨刀霍霍了,持异议的大臣定当会遭报复,知时间之内,朝再起如此大的波澜,某很是担心……”

    狄仁杰的话其他几人出认同,在狄仁杰犹豫着没敢继续往下讲的时候,魏玄同站了出来,同样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陛下登基后,朝时起波澜,还重用一些酷吏,许多大臣因莫须有的罪名被贬被杀,接下来这种情况会更甚……下官觉得这次事件不太寻常,下官同意怀英刚才所说的,陛下已经磨刀霍霍了,只是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人遭殃,我们在座的人会不会被牵涉其……”

    听到魏玄同话有话,贺兰敏之有点警觉起来,马上追问道:“和初兄,你说说为何会有如此想法!”

    魏玄同看看边上几位同僚,再直对着贺兰敏之,把他这段时间深思熟虑的话讲了出来:“殿下,陛下是个多疑的人,这些年的表现足可证明这一点!殿下如今位列百官之首,在朝的影响力无人可以相比,陛下虽然深信你,但随着她皇位的稳固,必定会对你加你防备,限制你的权力,以求朝势力得到平稳,改变殿下你一家独大的情况,这次皇嗣的风波,朝的许多大臣会被清洗,许多人从此远离朝堂,甚至丢了性命也不一定,你不能不提防陛下趁机削弱你的权力……”

    魏玄同深吸了口气后,再道:“下官以为,此次案件要是查究无误后,提出异议的大臣定会被惩,周兴等人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而参加查案的大臣很可能也会跟着倒霉,周兴、来俊臣等人一道参加追查此案,要是他们在查案的过程,做点手脚,或者向陛下诬告,那怀英兄、猛将兄及下官因此受处,这……并非没有可能,陛下想对付你,很好找理由!再者,要是此案查出有疑虑,那殿下将会是首当其冲的第一怀疑对象,除去了李旦,殿下你就是当然的皇嗣人选,许多人都会有此想法,你下手除去李旦,可以让陛下改立你为皇嗣……因为许多人有此想法,陛下也应该明白这些,她会不会借机做一些针对殿下的举动,谁也没办法预料!”

    “正是如此!”一直留神听魏玄同讲的狄仁杰插嘴道:“殿下,某觉得,如果陛下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没有改立你为皇嗣,那殿下就要担心了……陛下她是对你提防了!李旦暴亡的案件很可能会被陛下借用,用来打击、削弱你的权力!你现在在朝影响力太多,陛下她不可能不担心的……”

    魏玄同、狄仁杰的话给了贺兰敏之以巨大的震撼,这段时间,他心里总有一些莫名的不安感觉,其实也是担心武则天对付他,如今再听边上人这么说,这种感觉更甚了!

    要是人人都说有危机要出现,那定是危机要来了……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