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狸猫换太子(书号:28273

第一百七十一章 狸猫换太子

作者:黄昏前面
    (感谢专治各种不服书友的打赏及月票!)

    自己的皇后和德妃在参加宫内宴会后,无故失踪,她们所带的侍女也全都无影踪,李旦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曾找一些人问询,但在问到一些情况后,就此打住,没再打探。

    他是隐约知道自己那位性格乖张的窦德妃在屋里扎纸人咒蛊之类事的,他也清楚正是这事被他的母亲知道,所以他的母亲才出手惩罚他的两位妃的,他明白,母亲并不是对他的两位妃已经忍无可忍了,她这是在逼迫他做什么,向他挑战,逼他应战或者投降。

    自己的妃不知所踪,李显当然怒不可遏,但他知道,要是他跳出来质问母亲,并将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那他的命运将会和自己的哥哥李贤、李显一样。他大概地知道他那位站出来与母亲叫板,境遇比他更悲惨的哥哥的情况,现在的李显整天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像个傻一样,以前的事快忘光了,甚至很多时候都想不起自己的身份,李旦清楚,这是因为母亲的缘故,母亲使的手段。

    李旦明白,要是他选择与李显一样,与母亲叫板,下场也会是一样的,甚至更悲惨,他不想落个与几位哥哥一样的命运,因此选择了投降,对自己两位妃的失踪,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尽管这非常痛苦,但却是明哲保身的办法。当然这还不够,他还要再做一些事才能让母亲放过他!

    下了决定。痛苦反而少去了,李旦依然与以前一样,朝会时候去坐坐朝,平时去母亲那里问询一下,但决口不提两位妃的事,他希望这样能让母亲心肠软化!

    李旦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贺兰敏之眼里。在刘皇后和窦德妃被武则天扣在宫,秘密关押后。他马上动用自己在宫内的力量,监看李旦的举动,并且还将刘皇后和窦德妃的一点点情况透露给李旦。只是他没想到,武则天的这位最小儿会如此行为,一点都不声张。也没任何措施采取。

    看来李旦并没想象的那么懦弱,这个人挺有心机,非常会忍辱负重,与当年的勾践有的一比,要是这个人真的如原来历史上那样在武则天后再次当皇帝掌权,那肯定会找一些人出出气,他这个替武则天跑腿办事的人多半会首当其冲,他怎么都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武则天也派人日夜监看李旦的行动,她并没马上动作,下令赐死刘皇后和窦德妃。她在看李旦的举动,这个最小儿在即位为皇后的大部行为她还是满意的,但因为急着想登基,她需要李旦再表态。但迟迟没见到李旦有她需要的动作,她忍耐不住了。对刘皇后和窦德妃出手是她的第一步。接下来她还会有动作,一些计划她和贺兰敏之商量过,一些打算还没和任何人讲。

    贺兰敏之虽然觉得武则天在称帝的道路上步走的有点快,到时反对的人会非常多,但因为他自己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是乐见其成的。因此还在特定时候,在她耳边“煽风点火”。

    武则天期待李旦要做的事并没出现,她忍不住了,令贺兰敏之尽快除去刘皇后和窦德妃,并把李旦的儿,也就是她自己的亲孙李成器也隔离起来,不让李旦见面,还通过其他人放出风去,说如今天下祥兆常现,预示女主将临天下,如今的皇帝应该拱手将帝位让出来云云。

    贺兰敏之也在做必要的安排,准备执行武则天的命令,不过在执行命令前,他还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在一次朝会结束,李旦过来听武则天吩咐事后,贺兰敏之特意伴着这位在宫没一点自由的皇帝,在一个小院落漫步行了一会,有意无意地问起刘皇后和窦德妃的事,“惊奇”这段时间为何没看到皇后,是不是病了还是什么云云,没想到李旦如被针刺一般,不敢谈起这件事的任何只言片语,并说所有一切他都会听从母后武则天的安排,最后仓皇逃离。

    看到李显这样,贺兰敏之只有苦笑的份,明白李旦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果真什么都不顾了,自己的结发妻,妃的命都舍弃了。而在听到李旦这样的话,看到他仓皇逃离的样后,还有另外一个被特意安排来听、来看的人更伤心欲绝。

    ―――――――――――

    某一个冬日的午后,贺兰敏之带着因举报刘皇后及窦德妃事得武则天奖赏及进一步重用的来俊臣,来到关押这两位李旦可怜的妃处,他们奉武则天的密令,赐毒药给刘皇后和窦德妃。

    在院里,贺兰敏之站定身,对跟在身后的来俊臣道:“来少卿,你进去送她们上路吧!”

    “是!”来俊臣答应了声,但又有点犹豫,迟疑了一下道:“秦王殿下,你不随下官进去吗?”

    “你去吧,我不想看到她们的惨状,太后对你这般信任,本王对你也放心,就由你代劳吧!”贺兰敏之说着,以嘴示意了一下窦德妃的屋,“窦氏最让太后痛恶,就先让她走吧!”说着也不再理会来俊臣,背着手独自逛了两步后,走到关押刘皇后的屋外站定。

    因为关押刘皇后和窦德妃是在同一个院的两个厢房内,两个厢房的窗户并没封上,要是刘皇后和窦德妃站在窗前,是可以看到院的人的。贺兰敏之和来俊臣到这里来,带着不少的随从,动静较大,刘皇后和窦德妃都站在窗前往外看。在看到来者是贺兰敏之后,这段时间超级郁闷的窦德妃在那里开嗓骂了,而刘皇后则闪身进内屋。

    来俊臣听了贺兰敏之的吩咐后,也不敢违令,带着两个人走进窦德妃的屋里。在看到有人进来后,窦德妃可能料到有不好事发生,骂的更凶了,但马上声音就听不到了,应该是被人捂住了嘴巴,骂不出声了,留神查看院内情况的贺兰敏之不由的叹了口气,她知道窦氏马上就没命了,而按正常情况的话,一会后刘皇后也跟着赴窦氏的后尘。但就在此时,一名宫女从刘皇后的屋内跑出来,惊惶失措地喊道:“快来人,皇后娘娘上吊自尽了!”

    听到喊声,贺兰敏之第一个冲进房去,厉声斥责了乱叫的宫女,并马上让她出去,同时令看到皇后上吊的那名宫女及另外一位服侍的宦官跟进来,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人不得进来,他亲自进去看看。听贺兰敏之如此吩咐,被惊动的一群人不敢跟进来,也没敢聚集,全部都各自做事去了。

    贺兰敏之的几名随从马上守在屋外面,不让任何人靠近。

    贺兰敏之冲进屋内时候,看到刘皇后正晃荡荡地挂在屋内的梁上,他赶紧伸手抱住刘氏的双腿,将她身举高,让她的颈部尽快脱离绳套,并以极快的手法将她从绳上抱下来,再把她放到榻上,伸手探了探她和鼻息,然后无奈地摇摇头,拿过床单,给刘皇后蒙头盖上,并令跟进来的两人马上出去,给刘皇后准备后事。

    在这两人出去唤其他人时候,贺兰敏之的几名随从更是如临大敌一样,堵住门口。看到没有人在边上,贺兰敏之马上低唤了声,随着他的声音,屋里的一个柜被移开,有四个人从柜后面暗门所隔的一个隔间出来,出来的这四个人全都蒙着面,他们还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依稀是一个人裹在被的模样。很快刚刚被贺兰敏之蒙**单的刘皇后被这几人抬走,而他们抬出来那担架上同色被单盖着的那人放到刚刚刘氏所躺的榻上,这几个人没和贺兰敏之打任何招呼,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没一点声息就就躲回隔间,那柜很快合上,与墙壁完全分辨不出来。

    贺兰敏之再咳了两声,守着门外的几名随从这才允许外面的人进来。而已经勒令窦氏喝下毒药,看着她身死的来俊臣,也带着两名手下匆匆进来,进来后,来俊臣惊慌地看着贺兰敏之。

    贺兰敏之指着用被覆盖着的刘皇后的“尸体”,对来俊臣说道:“来少卿,刘氏知道她的大限将尽,不甘受辱,选择了自尽,其状挺惨,你看看吧!”

    “不了!”来俊臣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秦王殿下都已经看了,下官就不要再看了!”

    “你和两人一道执行太后的命令,两人的情况都要共同察看,不然就是失职!”贺兰敏之沉下了脸,“一会你带本王去看看窦氏的情况!”

    “是,殿下!”来俊臣只得答应,上前掀开盖着的被单,飞快地看了眼,马上就放下,那条吐在外面的红舌头及那女突出且带有血的眼睛让他有点不寒而栗,不敢再看。

    贺兰敏之立即命令看护的宫人们,将“刘皇后”的尸体拉出去。

    在“刘皇后”的尸体被拉走后,贺兰敏之跟着来俊臣快步来到窦氏的房间,查看情况。被灌下毒药的窦氏脸色发黑,已经没有了气息,贺兰敏之再令看押的宫人们给窦氏整整衣物,也把她拉走,择一宫偏僻处,将这两个人秘密埋葬!(未完待续。。)

    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