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八十八章 如何处置李贤(书号:28273

第八十八章 如何处置李贤

作者:黄昏前面
    李贤就这样被禁足于东宫之内,不得与任何人接触。

    要如何处置李贤,武则天准备和李治商量后再定夺,但在没有最终处理意见出来前,李贤没有〖自〗由,也不能和任何人接触,他身边的人也全换了,生活起居什么的都是武则天派过去的人服侍。

    看守李贤的任务交给贺兰敏之所领的太左卫率及左羽林军将士,由程务挺具体负责。

    李贤被软禁的消息也被封锁,没有流传出宫去,东宫所有的人全被控制起来。而贺兰敏之一直陪伴在武则天身边,他所领的左羽林军将士及左右千牛卫军士也全体戒备,严防任何意外情况出现。

    可以说整个大明宫和太极宫进入戒严状态,贺兰敏之也第一次检验了他在整个皇宫的地位,可以调动哪些人马,如何逼迫那些不甘愿听服的将领听从他的命令。

    检验的结果是让贺兰敏之满意的,整个皇宫大部核心地方全处于他手下军士的掌控之下,对此武则天也很是满意,她也给予贺兰敏之特别的权力,非常时期有任何不愿意听服者,杀无赦。

    贺兰敏之也没机会回府,连兵部衙门都没空去了,他在接下来时间内都要呆在大明宫内,陪在武则天身边,保护她,以防忠于李贤的人做出什么意外之事,掌控皇宫的局势。贺兰敏之也令人传信给兵部侍郎岑长倩,有事直接到大明宫内向他禀报。

    在令将李贤押回东宫后,天已经全黑了,武则天马上就到李治那里去了。贺兰敏之护着她过去。但他并没进到金銮殿内去,而是带着一队军士守在外面。在李治那里,武则天呆了很多时间,直到夜半时分才出来,这距她进去已经两个时辰了。贺兰敏之不知道这漫长的两个时辰李治和武则天说了什么。但他能从武则天的神情上看出来,两人之间不会是愉快的交流,武则天在出来时候是满脸的愤愤,不过贺兰敏之从武则天愤愤的神色看出了隐藏的成功喜悦。

    贺兰敏之知道武则天已经说服李治了,或者说李治听从了她的意见和安排。对李贤如何处置的办法,这应该是武则天的重大胜利。李治已经被武则天完全监看起来,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一位大臣包括太李贤都没可能见到李治,即使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想有所作为的大臣也见不到。

    接下来武则天肯定会有一系列的安排,贺兰敏之心里在飞快地盘算着他和他的势力将如何在这场剧变分一杯羹。获取最大的利益,但又不会让武则天接受不了。

    武则天回仙居殿后,马上再和贺兰敏之密议接下来的安排了。

    在与武则天的交谈,贺兰敏之也完全清楚了他率部抓捕时宫内发生的事。主持朝会的李贤在朝会结束后,得到手下人报。马上赶到武则天这处而来,同时派手下人通知东宫其他几率人马,做好防备,并召张大安等得力的亲信到东宫,准备商量事情。

    但李贤派出去传信的人马上就被截拦并被控制,他的命令没有传出去。东宫内没有任何异动,朝的大臣没什么人知情宫有变了。而李贤在知道赵道长招供后,还想狡辩抵赖。说一切全是赵道生蛊惑的原因,而且也是赵道生私下行事,瞒着他刺杀明崇俨的。

    但在知道贺兰敏之已经率人将几名游侠抓获后,李贤彻底崩溃,在武则天面前承认一切全是他的主意,他是愤怒于明崇俨如此待他。敢说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才痛下杀手的。并说一切全是为了皇家的声誉,为了清除朝的小人才这样做的,恳请自己的母亲原谅。

    贺兰敏之听了后,挺是感慨,他想不通李贤为何不在事情做成功后,将几名游侠全部杀掉灭口或者令他们远遁,那样就查无实据了,即使赵道生招供,也可以抵赖过去,这是做这样的事必须要采取的后续手段,除非是非常信的过的手下。他也想不明白,如此重大的事李贤就放心交给赵道生这样贪生怕死之辈去主持,而不是其他年龄更长,经验更老道,心机更深的人?李贤的那些谋臣难道不知道他要采取这样的行动,没有加以阻止或者更周密的建议?

    一切的情况贺兰敏之只能猜测,想必这些问题除了李贤外,其他人都不会很清楚了,但李贤应该永远都不会将这些事说出来,具体的内幕可能谁也不知道了,除了李贤自己!

    在听了武则天讲述这些情况后,贺兰敏之小心翼翼地问道:“姨母,你打算怎么处置贤儿?陛下他是如何说的?”他非常想知道李治的态度,毕竟如何处置李贤是要非常慎重考虑的,谁也不能不考虑李治的意见,虽然这皇帝已经很久没管事了,但他毕竟是当朝皇帝,朝大臣大半忠于他这位皇帝的,要是李治不认同武则天的意见,不想处置李贤,那武则天也不能一意孤行。

    “当朝太公然派人行刺朝大臣,如此重大的事,当然要重处!”武则天漠然地说道,又对贺兰敏之叹了口气“陛下他是不舍得贤儿,但大是大非的事,如何能姑息迁就?姨母会继续劝服陛下,想必他会同意重处太的,我这是为贤儿好……敏之,你觉得姨母要如何处置好?”

    “敏之不知道,敏之也不敢说!”贺兰敏之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如何说,他当然希望李治同意武则天要求的重处,甚至除了李贤的太,不然他这位替武则天打前锋的“战将”会是李贤秋后算账的第一人选。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既然已经替武则天做这样的事了,只能站在李贤的对立面,当李贤的“敌人”了。而李贤的太位被废,是他地位得到保持的最好结果。反正历史上的李贤也是被武则天废除了太位的,要是现在看到李贤被废,贺兰敏之并不会有太吃惊的表现。

    李治现在还没同意重处李贤有点出乎贺兰敏之的意外,他还以为武则天已经说服李治同意她的决定了,但他相信武则天会说服李治的。当然他不会认为武则天如此做是为了李贤好,对于武则天来说,这是上天赐于她的大好机会,废除李贤或者削弱李贤的权力,打倒一大批李贤的亲信和谋臣,增加自己的势力。这样的机会武则天如何会放过,她一定会好好地加以利用的,看来朝有一大批人要倒霉了,很多大臣有可能丢官或者被流放了,政事堂的宰相人选也会有变动了。

    但仅以刺杀明崇俨的罪名就废了李贤的太位,贺兰敏之觉得还是有点牵强,他想着武则天会再为李贤网罗罪名,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轻易饶恕这位太哥的胡作非为,以振朝纲。

    许多人因此倒霉,但对许多人来说,这又是个机会!

    看到贺兰敏之沉默不语,武则天再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道:“敏之,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只要你控制了宫的禁军,皇宫内就乱不起来,待那几名刺客的供词出来,明日姨母就可以在朝会上宣布,并问询诸臣的处理意见,想必很多大臣都会赞成重处太的,你也可以站出来表个态!要是众臣都要求重处太,以振朝纲,陛下他也不能不答应!”

    “是,姨母!”贺兰敏之没得了选择,只能答应。武则天要他落井下石,这好像有点不太光彩!

    “今日之事,右羽林军还不太听从你及姨母的指挥,右羽林军大将军的人选,也该另外考虑了!”武则天说着,压底声音问道:“敏之,你是否有合适人选?”

    “有!”贺兰敏之没一点犹豫就回答道:“敏之觉得李多诈将军去当这个职最合适,当年先皇先后让归附的胡将契苾何力、执失思力、阿史那社尔将军执掌宫禁军,姨母可以效仿先皇,让归附的胡将执掌北衙禁军,以收胡将的心!想必没有朝臣会反对的!”

    他想不到武则天会在这个时候考虑这事,不过既然武则天问了,贺兰敏之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一这位与他私交不错,挺佩服他的胡二代,这是个他可以掌控之人。

    “唔,你的建议不错,姨母会认真考虑的!”武则天说着隐隐地打了个哈欠“敏之,今日你就陪在姨母身边,睡在仙居殿内,姨母现在只相信你一人,你在这里保护姨母,不许让任何人靠近,即使是陛下派来的人也不可,姨母安寝时候,你可以代处置任何事!”

    “是,姨母!”贺兰敏之答应了声,再道:“姨母,那敏之出去让团儿进来替你梳洗,敏之再去布置些事儿,宫门各处的守将也换一些信的过的人!”

    “嗯,还是你做事细心,你去吧,待事毕了再回来看看姨母,要是姨母还没睡着,你再陪我说一会话!”

    “是,姨母!”贺兰敏之从武则天眼里看到了一丝无助和依恋,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这一个晚上,贺兰敏之就在武则天身边安歇,当然并没和以往一样与武则天同榻而眠,他是睡在外殿,和衣睡的,武团儿陪着武则天睡这样特别的日里,谁也没兴致去考虑**之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