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八十五章 武则天要有行动了(书号:28273

第八十五章 武则天要有行动了

作者:黄昏前面
    第一次募集兵员并没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只是当作试点一样在关内、河北、河东、河南、江南、陇右、淮南诸道一些人口较稠密、经济较繁荣的州县展开,主要目的是征集一部分兵员充实长安诸卫并总结经验,在总结经验的并改进一些举措后再向全国范围推广开去。

    这批新募集的兵员将大部补充到京城诸卫,包括左右卫、左右武卫等,诸卫的常备力量将大大加强,这全是贺兰敏之的主意。

    武则天对宫禁卫的将领选拔非常重视,包括左右羽林军、左右千牛卫的主要领军将领都安插了自己了亲信,这一切是以贺兰敏之为主要人物纽带掌管的。贺兰敏之现在直接控制着左羽林军,通过得力的手下间接掌管右羽林军及左右千牛卫,但京城其他诸卫影响力还不是很大,他期望通过这次募集兵员补充到京城诸卫的同时,慢慢将自己的势力渗透进去。

    枪杠里面出政权,这是至理名言,谁掌握了军队,谁行事说话就更有底气。历史上记载的李世民和李隆基的玄武门兵变,都是能过宫或者长安城内的禁卫实现的,掌握了宫及城的兵马,任何时候都不会是件错事,到了特定时候,宰相的重要性甚至还不如一名羽林军的郎将!

    在募兵时候正好可以挑选潜在的有用之人,并向诸卫渗透自己的影响力!

    为了给自己任添加政绩。贺兰敏之也令兵部的官员全力以赴,将首次大规模的募兵任务做好,他也亲自带着属下的官员去位于长安的募兵点宣传解释,并让那些征战过青海的将士现场讲解,向应征的青年人灌输上战场杀敌立功,获取名声并博取功名的观念,蛊惑年轻人入伍从军。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许多尚武的年轻人冲着博取军功的目的入伍从军。

    贺兰敏之也令自己派出的亲信在募兵时候睁大眼睛,把那些身体素质不错、武力值不低、忠勇可靠的人挑选出来,以作特别用处。

    募集兵员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朝大多的人目光全集在这里。不过包括武则天及朝大臣在内的视线很快就被另外一件事吸引了过去,这是件天大的事,任何一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几年前,因吐蕃人的挑衅,大唐军队出征青海,在对阵吐蕃人时取得了辉煌的战果,一战直接导致吐蕃亡国。经此战后,周边部落老实了几年。但几年过去,很多人记忆差了,把大唐军队的神勇忘在了脑后,想站出来折腾一番了,挑战大唐的权威了。

    十月,北方传来急报。单于大都护府治下突厥阿史德温傅、阿史那奉职两部起兵反叛,尊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单大都护府下二十四州酋长皆起兵响应,一时间叛众达数十万。

    军报传来,武则天代病症再次发作的李治召集众臣商议军情。太李贤也出席了紧急朝会。因武将在政事堂占了多位,再加上青海之战胜利的影响深远,依然镇守在西宁大都护府的阿史那道真起的示范作用,支持出兵平叛的意见占了多数,朝议的结果自然是出兵。反对出兵的意见不多,在裴行俭、刘仁轨、贺兰敏之等几位重量级的宰相连番陈请下。朝廷做出了出征平叛的决定。

    贺兰敏之在自请命领军出征不被允许后,他一力举荐让裴行俭任统帅,多位大臣也推荐裴行俭领军出征,裴行俭也在朝议时候自请命出征,朝会时候武则天当场宣布,令侍兼吏部尚书裴行俭为统帅,率大军讨伐突厥叛众。

    随即朝廷下发诏令,以裴行俭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节度诸军,以工部尚书、检校左卫大将军刘审礼为副大总管兼单于道行军总管,鸿胪卿、单于大都护府长史萧嗣业为副大总管兼定襄道行军总管,右领军卫将军花大智、右千牛卫将军李景嘉、左金吾卫将军曹怀舜、右武卫将军崔献屯等将为分总管,将兵十八万,讨伐突厥人的叛乱。

    诏令同时令安西大都护王方翼集结兵马,严防其境内的突厥人响应阿史德温傅、阿史那奉职部的叛乱,要是一有异动,马上发兵讨伐。同时告诫各部落的头领不得有任何不臣的举动,不然等待他们的将是大唐的铁骑征伐。

    前方的战事暂时将武则天和大臣们的吸引力转移到这方面去,这是一场规模非常大的叛乱,甚至可能起连锁反应,包括武则天在内的大唐君臣们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大军将出征,躺在病榻上的李治和武则天一道召见了裴行俭及他麾下的诸将,作为负责兵部事务的贺兰敏之也并被召见。

    自今年春天以来,贺兰敏之才第二次见到李治,有可能明崇俨给李治服用的真的是兴奋剂或者毒品之类的药物,明崇俨死后没办法再得此类药物的李治精神很差,给人以形同槁木的感觉,吩咐诸将时候也有气无力,让人有不详的预感。

    诸将接受吩咐完毕后在裴行俭的带领下出了李治所居的金銮殿,贺兰敏之也随之告退。在往殿外走去之时,裴行俭悄悄地和贺兰敏之言,今天忙完事后找个地方聊聊事,一些事情再交流一下。

    这段时间贺兰敏之和裴行俭之间的交流也非常多,但因为两人身份非常特殊,都是位列政事堂的宰相,怕让人生出不该有的想法,交流都是私下进行的,但现在裴行俭马上要出征了,再要交流什么事可以光明正大进行,一个是兵部尚书,一个是将要出征的大军统帅,两人要交流的事太多,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贺兰敏之知道裴行俭私下这样说肯定不是要说关于此次出征的事,应该是关于这段时间朝争斗的情况,也马上答应,说他名下的那个酒楼新招了一名厨师,做的菜非常不错,到时一道去尝尝,裴行俭也笑着同意了。

    只是贺兰敏之和裴行俭及其他将领话别后,准备回兵部衙门时候,却被一名匆匆而来的宦官唤住了,那名宦官让贺兰敏之到仙居殿等着,一会天后娘娘有重要的事要和他商议。贺兰敏之只得听从吩咐,往仙居殿而去。

    就在贺兰敏之刚刚到仙居殿,想找个地方坐一会时,原本跟随在武则天身边的武团儿匆匆而来。看到武团儿的神情,贺兰敏之知道这位他的小情人要向他报告重要事了。

    贺兰敏之可以随便出入仙居殿,武团儿自然也是,两人将所有宫人挡在外面,进去商量事了。

    武则天早就答应让武团儿出宫,给贺兰敏之当妾室,但几年过去也没见付诸行动,让满怀憧憬以后的安定生活,并可以给贺兰敏之添女的武团儿很是失望。不过她坚信终有一天能入贺兰敏之的府,再因为现在贺兰敏之位高权重,一直没被武则天冷落,让武团儿坚信了跟定贺兰敏之一辈的想法,因此在宫时间,也想着法帮贺兰敏之打探情况,包括武则天的情况。

    她知道,贺兰敏之的地位越稳固,她的后半辈越有依靠,贺兰敏之要是出了问题,被贬或者被冷落,甚至更惨,那她也肯定要完蛋了,武则天肯定会想办法将她处理掉的,她能做的就是尽量给武则天打探宫内的消息,包括武则天和李治的事,并暗自收买为她卖命之人。

    两人刚进入外殿的那间密室,武团儿马上就将最新打探到的事告诉了贺兰敏之:“公,天后娘娘似乎掌握了太的什么把柄,待大军出征后,很可能会有行动,你要有心理准备!”

    听了武团儿的话,贺兰敏之的眉头拧了起来,小声问道:“天后娘娘掌握了太的什么把柄?”

    “这个奴婢不清楚,但肯定是对太有非常大打击的把柄,奴婢会想办法再打听的!”武团儿看了两眼沉着脸的贺兰敏之,很坚定地说道:“公放心,奴婢一定会打听清楚的!”

    “多谢团儿了,那你要留心打探!”贺兰敏之伸手将武团儿搂在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团儿,这些年委屈你了,看来你还要在宫内再呆一段时间,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接你出宫的!”

    这话让武团儿很受用,她倒在贺兰敏之怀里,幽幽地说道:“公,奴婢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公需要奴婢在宫,你放心,只要公觉得奴婢还需要在宫,奴婢愿意一直呆下去!”

    “我不会让你一直呆在宫的,我还想让你给我添几个女呢!”贺兰敏之温柔地笑笑,将武团儿搂的更紧了,“相信娘娘也会这样考虑的!”

    “公,奴婢相信!”武团儿伸手搂着贺兰敏之,轻轻地说道:“娘娘可真疼你,奴婢也因你之故,越加得娘娘看重了!公,奴婢从来没看到过娘娘这样疼一个人,娘娘对陛下都没如此过!”

    “这个我知道,我会讨娘娘欢心么,呵呵!”贺兰敏之尴尬地笑笑,又很不解地问武团儿:“只是我不明白,天后娘娘为何一定要将明崇俨之死因查清楚,而且还要亲自过问,她就这么再乎明崇俨吗?团儿,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是贺兰敏之很不好接受也难以理解之事……(未完待续)R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