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五十四章 浑水好摸鱼(书号:28273

第五十四章 浑水好摸鱼

作者:黄昏前面
    (感谢龙鸦、血影书友的月票,月末月初,黄昏再向书友们求下月的保底月票!)

    调查的结果对李治的打击出乎所有人的想象,或者可以说是李弘的身死对李治带来的打击非常大,而狄仁杰的调查结果将这份打击进一步扩大,这从李治的精神面貌上可以看出来。

    虽然已经是盛夏时节,天气非常的热,也到了一年人精血最旺盛、气色最好的时候,但皇帝李治却没一点生气,甚至到了起不了身的地步,整天躺在榻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

    人家怕热,恨不得能不穿衣服,但李治却穿的很另类,春装都没换下去,在榻上时候还要盖着小薄被。身边侍候的宫人们满头大汗,武则天也是如此,需要有人为她打扇降温。宫这么多人,只李治觉得天气有凉意,仿佛和身边的人处在不同的季节一样。

    虽然李治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但现在身体的糟糕情况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哀莫大于心死,这可以用来形容现在的李治,从外表上看他都到了形容枯槁的地步。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李治对李弘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培养,给李弘挑选的东宫属官都是非常仔细斟酌过的,这是他精心培养的继承者,还是个表现非常出色,可以用“合格”来形容的接班人,如今就这样夭折了。又逢他身体羸弱的时候,李治当然深受打击。再挑选并培养一个继承者,李治的身体不允许,精力更是不济,即使他能做出安排,但没资历,没人脉的新任太如李贤者,如何能服众?如何与手握大权的皇后武则天抗争?或许没有一个人能明白李治的真实感受,就似贺兰敏之这样略微知道原来历史发展态势的人也无法完全理解李治现在所想,甚至天天伴在李治身边的武则天也不能完全洞悉。在这件事上。亲情倒成了次要的因素。

    李治的身体日渐衰弱,虽经太医的救治并没有太大的起色,许多人也在做最坏的打算了,武则天就是其一位,而且差不多应该是所做准备最充分的一个人。因李弘身死,朝纲震动,朝各势力会有一次洗牌的过程,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们可以趁机扩大自己的势力,浑水好摸鱼么,贺兰敏之觉得做足了充分准备的武则天会是此次事件的最大赢家。而他这个武则天的亲外甥兼情人,无论如何要在这趟浑水拣一些便宜回来,错失了机会可是非常可惜的。

    自调查的结果公布后,武则天找贺兰敏之聊事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并和他说了许多非常私密的事,包括朝人事的任免,宫禁卫军将领哪些可以信任,东宫属官哪几位是愿意听服她的等等。从武则天这异于往常的举动来看,贺兰敏之明白武则天是担心李治有什么不测。而在做新的安排了。

    在洞悉这些事后,贺兰敏之又明白了一点,或许此前武则天就担心李治突然驾崩,因此急急地将他召回京,做一些紧急或者关键的事。他现在任左千牛卫将军职,统领了近半宫内的禁军。据武则天私下透露的消息,她还打算让他兼领右羽林军将军职,武则天说这是对他功劳的奖赏,但贺兰敏之知道,武则天是要他将宫禁军完全掌握起来,贺兰敏之清楚武则天如此做的真正用意。

    当年的李世民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发动玄武门兵变,杀兄戮弟。逼迫自己的父皇退位,因此登上了五之尊的皇位。自那以后,无论是李世民还是李治,对禁军将领的任免都非常重视,基本不允许自己不是很信任的人去领这些要职。而武则天慢慢掌握大权后,也同样将自己的势力往其渗透,把贺兰敏之按到千牛卫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手段。想觊觎皇位人,肯定有想效仿李世民的想法,或者想办法提防别人做出这样的举动,武则天不可能不去想这些的。

    只不过千牛卫的力量还不足以掌控大明宫的全部,北衙禁军即左右羽林军才是大明宫内决定一切的力量,左右羽林军有万余人,是左右千牛卫的数倍,只掌握了千牛卫,而没控制左右羽林军,万一有宫变时候还是成不了气候的。

    贺兰敏之知道这一点,武则天当然更清楚这个道理,想让他去羽林军任职,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他如今立下了旷世的战功,无论授他军何职,并没什么过分的。令贺兰敏之当作检校兵部侍郎及领太左卫率,并不能算是对贺兰敏之战功的奖赏,这只能说是朝务的需要做出的安排。

    前方大军还未凯旋,还没到论功行赏之时,贺兰敏之最终的奖赏还要待裴行俭率大军从青海班师,对吐蕃的战事最终结束之时,或许那就是贺兰敏之掌管羽林军的时候。

    --------------

    在再一次将贺兰敏之召来问事,并说了一些宫禁军将士的情况后,武则天问贺兰敏之此前并没有问过的问题:“敏之,你此次出征,对随军的许多将领都有了很多了解吧?姨母想知道,哪些人有能力,哪些人可以信任?”

    早就料到武则天会问类似问题的贺兰敏之装作沉思样想了一会后,很认真地说道:“姨母,敏之这次率军出征,并暂领了青海道大军的军务,对属下将领的情况有了大概的了解,也发现了不少能力非常出众,并可以培养重用的人,如程务挺、黑齿常之、李多祚等人,他们现在都还只是级将领,要是姨母因这次青海之战的战功,将他们提拔重用,敏之想他们一定会感恩于姨母的!”

    贺兰敏之这话让武则天甚感兴趣,马上追问道:“敏之,你和姨母具体说说这些将领的情况!”

    贺兰敏之点点头,也马上讲了他所了解的刚刚提过的几名将领的情况。

    程务挺是名将程名振的儿,自幼跟着父亲上战场,但因为程名振去世多年,再加上其生性耿直,不喜欢拍马奉承,因此在朝人缘并不好。程名振去世后,儿程务挺并没得朝廷足够的重用,贺兰敏之在此次青海之战发现此人是个非常出色的战将,而且性豪爽,是个非常值得结交之人,原本他就想在武则天面前荐举的,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日听武则天提起来,就以了很多的话语介绍这位年将领起来。

    在说了一通程务挺的事后,贺兰敏之又说起黑齿常之及李多祚的事,这两位归附的胡将武则天基本没什么了解,但听贺兰敏之正儿八经说起来,也用心听,只是没插嘴问询。

    贺兰敏之在武则天面前说了很多,除了说程务挺、黑齿常之、李多祚几将的事外,贺兰敏之还罗列了其他一些级将领的名讳,供武则天参考,此次青海之战一直跟在他身边,表现还算出色,但并没有惊天动地表现的刘冕他也自然花口舌说上一阵。

    武则天听了贺兰敏之所说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沉默了一会后再问道:“敏之,姨母想问你,这些人你驾驭得了吗?”

    “姨母,敏之是他们曾经的统帅,率领他们征战青海,并取得了胜利,他们对敏之都很是敬佩,敏之相信一定能驾驭得了他们的!”贺兰敏之说的非常自信。他的自信源于青海之战在这些将领面前的表现,及他们对他的尊重程度,当然要驾驭他们肯定要耍一些手段的。

    “嗯,如此就好,姨母记在心上了!”武则天说着终于露出了点笑容,再轻轻说道:“敏之,姨母相信你的眼光,你这些年所推荐的人才都有不错的表现,并且会听服于你,姨母很是欢喜,希望以后你能为姨母推荐更多的人才,无论是军还是民间,多多益善!狄仁杰、张柬之、骆宾王几人在青海战役都有不错的表现,此次回来后又立下了大功,姨母一定有特别奖赏于他们!”

    “多谢姨母夸奖!”贺兰敏之闻之大喜。

    “敏之,姨母想呢,到了秋天时节,一切都会安定下来,凯旋的将士也会回京了,到时姨母让你主持一次秋猎,你觉得可以大用的人都可以挑选去一道参加秋猎,姨母会亲自来观猎的!”武则天大有深意地看着贺兰敏之,轻声说道:“秋猎后,姨母会有另外的安排!”

    “敏之明白!”

    ----------------

    武则天和贺兰敏之说这些话后的几天,狄仁杰、张柬之、骆宾王、刘冕几人都有奖赏及职位上的变迁,奖赏的大多是钱物,不会太招人眼,但他们职位的变迁还是让一些人感到惊异的。因为战功及此次探案的功劳,狄仁杰越级被任命为检校大理寺卿,青海之战主管火器的张柬之任守军器监大匠,骆宾王任书舍人。贺兰敏之当初向武则天推荐的三人全进入大唐的权力枢,而刘冕也被委以为左千牛卫郎将,依然在贺兰敏之手下任职。

    因张柬之任守军器监大匠,贺兰敏之的军器监大匠随之被取消。但军器监是归属于兵部的,领检校兵部侍郎职的贺兰敏之仍掌领军器监的事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