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四十章 与其被他们俘虏,还不如……(书号:28273

第四十章 与其被他们俘虏,还不如……

作者:黄昏前面
    雪崩,竟然发生了雪崩。

    大量的雪体从唐军伏击的对侧陡峭山坡上滑落下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巨大的雪块从雪山上剥离后相互撞击,被撕裂成无数的雪片,并被重新卷起,飞上天空,就似一场暴雪来临时候一样,视野一片迷茫,刚刚清晰可见的雪峰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疯狂。

    看到滚滚的涌雪快速而来,所有人都惊呆了,正待下命令的李孝逸张大着嘴巴愣在了那里,他身边上马待命的军士都怔住了,山谷许多吐蕃军士也呆在了那里,茫然地面对蜂拥而下的雪崩。

    但有更多的吐蕃人反应过来,许多见识过雪崩灾难的吐蕃人在发出惊恐的叫喊声后,竟相逃命,只有逃离这个山谷,才有可能躲开毁灭性的雪崩的袭击。但遭受攻击之下乱成一团的他们如何快的过雪崩冲击下来的速度,转眼间崩塌的积雪就冲到山谷,几乎瞬间大批的吐蕃人就不见了踪影,许多原本列队于雪崩发生这侧山峰近处的吐蕃人甚至没有得及做出逃跑的反应,就被积雪掩没了。

    因为雪崩的动能实在太过于强大,不少的吐蕃军士及他们的战马被快速冲下来的崩雪卷起来抛向半空,再落下,卷入滚滚而来的“雪流”,他们的惨叫声全被淹没在雪崩所产生的巨大声响。

    冲击下来的积雪在吞噬了大量的吐蕃人后。继续快速往前冲击,但因为动能的减退,最先一波的崩雪在冲至山谷间后,速度就慢了下来,但不待山谷残存的那些吐蕃人逃跑,后续的崩塌积雪携带着更大的动能继续冲积而来,越过了最前面的雪堆,往唐军伏击的这侧山坡涌上来,视野可见处,在山谷的吐蕃人尽数被雪崩产生的积雪所掩埋。

    但崩塌的积雪在冲过这个宽阔的山谷。吞噬了大量的吐蕃人,再往唐军伏击的这侧高地冲积的过程,动能衰减的非常厉害,再也没能力翻上高高的山坡,最终停了下来,只是后面的崩雪还在往上涌,响声依然惊人。许多的唐军将士已经被雪崩的巨大威力所震慑,撒开腿往后跑了。一些人甚至腿都软了,跑不动了。李孝逸身下的坐骑也因惊恐发出长嘶,掀起后腿,直接把他掀下马来,然后长嘶几声后逃走了。有不少军士来不及控制受惊的战马,落了个同样的命运。

    不过他们还是幸运的。雪崩发生后快速崩塌下来的积雪只冲到他们身前几十步处就完全停止了。

    惊魂未定的李孝逸从雪地上起身后,也回过神来,他非常庆幸攻击的命令下达的迟了一点,要是早一点时间下达,那待命的我军将士全部冲下山谷。将会和吐蕃人命运一样,被雪崩吞噬。他大声地命令将士们全部后撤,但雪崩产生的声音还在持续,他的声音除了身边的人,没其他人的听到。

    李谨行、李多祚部攻击的命令也未下达,刚刚因攻击得手而激情澎湃的这数万将士同样惊呆了。

    连续的爆炸竟然引发了雪崩。转瞬间就把大量的吐蕃溃兵吞噬了,这让李谨行、李多祚等其他将领也惊恐异常,他们根本没想到再下达攻击命令了。

    不过他们也不要再命令攻击了,雪崩会毁灭吐蕃人的前军的。即使一些吐蕃人幸运躲过悲惨的命运,但很短的时间内遭遇了两个厄运,他们的精神和意志一定被摧毁,这些人还能在战场上冲杀的话,那只能是奇迹了。

    或许雪崩不仅仅是我军**包爆炸后引起的反应。很可能吐蕃人几万人马行进到这个山谷,人马踩到所产生震动再加上**包的爆炸才导致雪崩的发生的。但在吐蕃人眼里,可能就不这样看,或许他们会理解成这是天谴;而面对这一切,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的唐军眼,这一切是上天的眷顾。

    大唐军队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因惊恐之下不顾一切乱跑的还是少数,在一些军官的拦截和喝止下,溃逃的军士得到了控制,因惊吓而乱跑的战马也有一部分被制服了。

    终于恢复了原先状态的李孝逸命令再次传出,他派人飞跑去传报还等待他下达进一步命令的李谨行和李多祚,命令全军将士全部撤出伏击区,回到预先选好的撤退地方待命。

    今天发生这样的惊心动魄的事,这部吐蕃人生还的人数肯定不会多,可以说差不多全军覆灭了,我军将士也受到了惊吓,不可能、也没办法再进行接下来的战事,撤退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战,我军没做出一兵一卒的损失,就“歼灭”了数万吐蕃人,虽然说借助大自然的威力,但吐蕃人的力量是真真实实损失了,对论钦陵的打击肯定不小。

    ------------

    梁积寿率军快速追击吐蕃的溃兵,他虽然不能确定这是何方来的吐蕃溃部,但从先前所得的消息来看,应该是赞婆所领的残部无疑。擒获赞婆是非常大的军功,这对无论哪个将士来说都是巨大的诱惑,梁积寿也是一样,因为错过了一次立军功的机会,他不想战后被责,也不想身无寸功,因此勒令将士们,加快行进的速度,一定要歼灭或者所有吐蕃人,赞婆是一定要生擒的。

    赞婆部已经休整了近一个时辰,食物和饮水补充了不少,人和战马的体力都恢复的不错,再加上还有一些可以换骑的战马,逃跑的速度不慢,后面的唐军虽然拼命追击,但两部之间的距离并未明显缩短,并且随着连续行进的唐军将士及他们的战马体力进一步损耗后速度逐渐慢了下来,赞婆部进一步拉开了与追击唐军之间的距离。

    但赞婆一点都没觉得轻松,他催动身下的坐骑,跑的更欢了,并再作另外的安排。

    一部约千人的军士,在一名岱本的率领下,再次放慢速度,准备诱开追击的唐军。

    这是自残自救的办法,此前几次采取此策后,都让赞婆逃脱了大唐军队的追击,在再次遭遇到唐军时候,手下的将领也不得不采取此手段,助他们的小论逃脱对手的追击。

    赞婆逃跑时候带出来的基本是嫡系人马,对他忠心耿耿,在逃跑时候分部断后拦截,将领们没有不遵从的,在他们的心里,赞婆的命是最重要的,即使牺牲他们的生命,也要保护好赞婆。分部出去截击追击唐军的吐蕃人并没什么怨气,而且他们还有报恩的想法。

    这应该是赞婆能分出去的最后一班人马,这部人马在一名唤作索那的岱本率领下,在跑过一个山头后,与赞婆自己所领的剩余人马分兵,赞婆部往正东方向而去,索那这一千多人继续往东南方向,减慢逃跑的速度。赞婆部再次采用拖曳枝条,消除马蹄印的方法,而索那部没采取任何措施。

    他们分兵之处是在跑过一个山谷地后进行的,因为地形的遮挡,追击的唐军并没看到吐蕃人分兵逃跑。想不到如此情况下吐蕃人还会分兵的梁积寿们根本没去查看吐蕃人是否分兵逃跑,而是一个劲地沿着马蹄印追去,虽然他们与吐蕃人之间的距离没缩短,但梁积寿可是豁出去了,今日不追上吐蕃残部誓不罢休。

    ----------

    在逃了三十几里路,没看到后面有追击而来的唐军后,赞婆和莽布支都松了口气。

    跑的久了,人和马都累了,后面又暂时看不到追兵,自然要停下来歇息,赞婆和儿莽布支所领的剩余两千人马行至一高大的山坡近后,也减慢了速度,在派出一部人马侦察周围情况,发现无异常后,赞婆下马休息了,其余的军士也都暂时停止行进,让人和马恢复体力。

    莽布支细心地替赞婆安置好休息之处后,从背囊取出一块馍,交给自己的父亲,并令手下的军士生火取暖,在安排好这些后,他重新走到赞婆面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父亲,孩儿在想,为何这些天我们会在每个方向都遇到唐军……”

    赞婆瞥了眼莽布支,并没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莽布支继续往下说!

    莽布支咬咬牙,继续说道:“父亲,依孩儿想,一定是裴行俭在战前布署了严密的作战计划,他们的人马分兵作战,准备从几个方向包抄我们,所以才会在各个方向出现唐军,追击我们的唐军都不是同一部分人马,不然我们不可能在每个方向都遇到唐军的!父亲,孩儿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方向会出现更多的唐军,甚至乌海方向也有快速突进的唐军,大论没可能出兵救我们的!父亲,要真是如此,我们怎么办?”

    听莽布支如此问,赞婆愣了一下后,并没回话,只是狠狠地啃咬着手的馍,就着另一名随从递上来的马奶酒吞下肚,然后闭上眼睛,抬头向天,长叹了口气。

    见赞婆如此,莽布支不敢再问了。

    “莽布支,你觉得我们要怎么做?”闭着眼睛好一会的赞婆突然问道。

    “父亲,孩儿觉得,我们是逃不脱唐军的追击的,与其被他们俘虏,还不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