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二百三十章 有点窃喜(书号:28273

第二百三十章 有点窃喜

作者:黄昏前面
    贺兰敏之的眼光一直追随着这个奇特女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她的影才转回头来,惊奇地问正用异样目光注视着他的武则天道:“姨母,此是何人?”

    他看到这个陌生女人是往殿内而不是往殿外去的,往内走就是金銮殿的内殿,是李治的寝宫,这样一个他从来没见到过的女,竟然能这么自由出入李治的寝宫,如何不让他惊异?

    在他感觉,只有武则天一人能这么自由地出入李治的寝宫,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女有这样的特权,即使是李治新纳的嫔妃也没有这个可能,更不要说现在的李治根本不可能再收其他女人入宫。

    “此是姨母请来的精通医术的奇女,她名叫谢瑶环,这些天陛下头疼减轻了,正是因她医治之故,姨母为了方便陛下的医治,便让她住在了宫了!”对此人的情况武则天似乎不愿意多说什么,示意贺兰敏之到她身边去,她要和他说说刚刚收到的一份军报。

    “谢瑶环?”贺兰敏之默念着这个人的名字,觉得有点熟悉,像似哪里听到过,想来想去突然灵光乍献,一下想到了一些事,原来竟是这个人物。

    他在穿越前乘坐动车时候所看的那部电视剧里正是有谢瑶环这个人物,因为那是黄奕所演的,就特别留意了。黄奕所演这个名叫谢瑶环的少女古灵精怪,老是爱捣蛋,一身武艺不错,还擅长医术,因此贺兰敏之就记住了这个人,没想到今日在宫,遇到了这个人的原身!

    “敏之,”看到贺兰敏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武则天再唤了声,“来,到姨母身边来!”

    “是,姨母!”贺兰敏之应了声,走到武则天身边坐了下来,眼睛再次往刚刚那女消失的方向看了看。

    “怎么,看人家姑娘长的好看,又动了花**思?”武则天一脸异样的神情看着贺兰敏之,带点恼怒地说道:“敏之,姨母可告诉你。谢瑶环只是个民女!”

    听武则天话的醋意,贺兰敏之赶紧辩解,“姨母,你说错了,敏之怎么会看上人家呢,敏之只是觉得奇怪,这样一个民女,怎么就能到大明宫内来,而且还来去自如,所以就多看了两眼!”他只是好奇罢了。就像天天吃山珍海味,突然有一天看到一盘可爱的小青菜而生出特别的心思那样。

    还有这个叫谢瑶环的女人看到他时候流露出了失态,但临走前却故意表示了对他的不屑,这让他有点郁闷,他自觉任何一个女人见到他,应该都流露出失态和痴迷的样才对,对他表示不屑是一种“挑衅和侮辱”,让很想上前解释。他不只是一个空有好皮囊的纨绔,还是个非常有“才学”的人,但却没有机会,有点恨恨。更因为后世时候电视曾瞄到过这个人,而且演此人的演员还有点名气,因此多看了这个原身几眼而已。

    但武则天竟然“吃醋”了。贺兰敏之有点得意感觉起来的同时,也有点莫名的害怕,面前这位“凶残”的女人,千万不要吃他府上那些女人的醋,不然要出大事情的!

    贺兰敏之一脸的真诚让武则天没有怀疑他说此话时候是否真的是这样的心思,脸上的一点不快没有了,还绽出了点笑容,轻声说道:“姨母刚刚不是说了。她是姨母使人寻来的一名精通医术的奇女,进宫来替陛下医病的人!她是孙思邈孙道长的关门弟,得孙道长的真传,医术很不错,人也长得机灵。只是久居野间,不太懂礼数,姨母也使人教她……”

    “原来如此,她竟然是孙道长的弟,”贺兰敏之很好奇地说道,孙思邈的大名他当然知道,他知道这是位国古代著名的道士兼医学家、药学家、化学家、相士,非常高寿,活了一百多岁才去逝,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世,当下追问道:“姨母,敏之听说那孙道长医术很不错,没有他医治不了的病,为何不请他来替陛下医治呢??”

    “孙道长已经百岁高龄了,如何还会来!他一直行事古怪,朝廷数次征召他入宫为官都拒绝,这些年他居于终南山修炼,姨母数次差人去请他,甚至亲自上门去相请,都无功而返,所幸…这次请到了孙道长的弟前来!”武则天呵呵笑着道:“孙道长的传人医术果然高明,经她几天医治,陛下的病情就有了好转,姨母想让她长住在宫,替陛下医治身体!行往泰山封禅时候,也让她随行,免得陛下有什么意外的事发生!”

    “竟是这样,孙道长真是奇人,他的弟也是奇人!”贺兰敏之一副有所思的样,他心里有更强烈的好奇心起来,不是对谢瑶环,而是对孙思邈这位老道。古代有如此气节的人还真多,朝廷的诏令也敢不接,皇帝、皇后派人去请,甚至武则天亲自上门相邀,也敢拒绝,要是放在他穿越前的后世,这是不可想象的事,这样硬骨头的人早就被有关部门给和谐掉了。他非常想去见见这位邈视权势的老道士,当然也想见识一下古代的百岁老人长得如何,问询一下有何养生的秘诀。

    古代的道士头上总是罩着神秘的光环的,就如唐朝时候的孙思邈、袁天罡、李淳风,他已经见到过李淳风这个神奇的人物了,当然也想见见依然健在的孙思邈,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好了,敏之,不说这个了,姨母会继续让她在宫替陛下诊病,希望能有奇效!今日姨母召你来,是想问询一下你一些辽东的事!”武则天说着从身边的案几上拿过几份刚刚由司戎太常伯姜恪送来的军报,递给贺兰敏之,“敏之,你先看看这几份军报,然后和姨母说一下你的见解!”

    这是武则天问询贺兰敏之前方军事情况的主要方式,让他先看军报,然后解释给她听。再让他分析一下到底是何种情况,直到她听明白了,才会让贺兰敏之走。

    贺兰敏之看了几份可以用“绝密”来形容的军报后,稍稍想了一下就说道:“姨母我几路大军行进基本顺利,但物资供应还是不够及时,影响了大军的行进速度,特别是海路大军,因船只、武器、粮食没及时到位,致使水师将士比原计划迟了七天才能出海,照此速度。海路大军对平壤发动的攻击要落后两路陆上大军好些日,敏之觉得,姨母一定要再下严令,命各相关人员,尽职尽责,不能再有任何的失误出现,预期的困难要及早防备并给予妥善的解决,有可能损失的马匹及武器必须要得到及时在效的补充……”

    这是贺兰敏之依据水师统帅庞同善发来的紧急奏报做出的总结,因一些不可抗拒因素延误了出海日期的庞同善在向朝廷请罪的同时,也指出了各部人员间没完全协同好。致使他的命令经常得不到有效的执行,甚至还与地方官起冲突,恳请朝廷下旨,勒令地方官必须严格地配合大军的动作。

    还有另外几份军报是由李勣发来的,到底是久经战事的老将,又是朝最有权威的大臣,李勣的命令没有人敢不遵从,辽东一带陆路的情况远比贺兰敏之想象的好。再过几日大军就可以抵达前线,与高丽人交上手,贺兰敏之就着这几份军报也讲述了自己的见解与分析,并告诉武则天,辽东道的大军一定会从新城、玄菟等几座原先已经被我大唐军队占领过的城池展开攻击,并会借助已经移师西进的泉男生、泉献诚父部的内应。迅速攻占这几城,打开通往高丽腹地的通途,并遣一军快速往平壤方向突击的。

    这是战前制定的战略计划,在形势没有发生根本改变前,李勣所领的人马依然会遵照执行的,这也是贺兰敏之说的很有底气的重要原因,他相信一切都会依照他所说那样发展的。

    听了贺兰敏之的一番分析,武则天也沉思了片刻。随即露出一副开心的笑容,满是赞赏地看着贺兰敏之:“敏之,你分析的不错,姜恪所讲也和你差不多,但还没你讲的透彻。姨母不知军事,以后这方面的事你更要和姨母多讲讲,战事起来后,你更是要天天呆在姨母身边,为姨母分析前方的军情变化,这些事姨母不能依靠别人,只能指望你了!”

    “是,姨母!”贺兰敏之赶紧答应!

    武则天再压低声音吩咐道:“姨母需要你,所以你要多关注前方的军情,姨母已经吩咐过姜恪,有什么军报送到,需马上呈进来,所以你要时常到这里来,姨母收到军报后要问计于你!”

    “是,姨母,敏之明白了!”在李治的寝宫里和武则天说话,贺兰敏之总感觉不太自在,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让他感觉不舒服的因素。天热了,每个人身上穿的都少,武则天也是如此,诱人的身体风景有意无意地展示在他面前,这看着却吃不差的感觉真是让人很难受,在武则天寝宫里时候,如果他有想法,可以找机会占武则天的便宜,但在这里,却不行。

    他非常期望和武则天说事时候能在其他地方,不让他担心的地方,但这个想法又不敢说出来。

    听贺兰敏之答应,武则天笑了笑,又似想到什么事,压低声音吩咐道:“敏之,过些日,裴行俭要到长安了,姨母让你代朝廷去迎接一下,你也和他叙叙师兄弟之情,将姨母的问候传递给他,希望他回朝后,不要让陛下和姨母失望!”

    “那自然好!”贺兰敏之再次满口答应,武则天不吩咐他都想自己去呢,去迎接这些著名人物当然是件很让人高兴的事,当下再说道:“姨母,待狄仁杰、张柬之等人抵京时,敏之也代你去迎接一下吧,让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姨母的特殊照应!”

    “唔!也好,难为你有这份心,姨母是没意见,只是他们的官职太低了,你去迎接有点失了身份,不过……一切随你,你自己做决定吧!”武则天面带笑容说道。

    正在这时,宫人又把一份刚刚递进来的军报呈给了武则天,武则天看了几眼后又扔给贺兰敏之,让他看看,再分析一番。

    这是一份很重要的军报,大概就是关于李勣亲领部最新抵达了什么位置的报告,大概会在什么时候与高丽人接触并发动战事,以百里加急送过来的,武则天第一时间给他看这样的军报,让贺兰敏之有点窃喜,这是进一步得武则天信任的标志,他也马上发表了一通自己的意见,差不多是顺着刚才的意思说!

    武则天听了贺兰敏之的分析,也讲述了自己的意见,两人讨论了一番后,贺兰敏之才离去。

    离去前,武则天与前些日一样,就了几句歉意的话,说她这些日忙着事,要贺兰敏之不要怪她冷落他,同时也赞赏了贺兰敏之一番,说他对前方的军情分析的非常透彻,她非常高兴之类的话。听了武则天安慰及鼓励的话后,贺兰敏之也屁颠颠很高兴地去了。

    刚出了金銮殿,却差点与一人撞了满怀,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离开武则天身边的谢瑶环。

    贺兰敏之以极快的速度闪身躲避,堪堪避开了疾步而来的谢瑶环,他在侧过身站定身后,也赶紧行礼致歉:“真是抱歉,差点撞到姑娘了,还请姑娘见谅!”

    风风火火准备进殿去向武则天报告皇帝李治最新病情的谢瑶环,想不到会从里面快步走出来一人,待看清是贺兰敏之后,稍稍的一愣,而在她愣神间,贺兰敏之已经向她行礼道歉,一种本能的反应,施礼回应。因为近距离与贺兰敏之接触,莫名的有点紧张起来,再加上她原本是无拘束惯了的人,对各种礼节不甚了解,特别是宫内的礼仪,回礼间显得很慌乱,有点手足无措的样。

    见谢瑶环露出如此模样,贺兰敏之有点得意,再施一礼,用带点轻佻的口气说道:“谢姑娘长得挺美的……”说着露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多谢姑娘不责在下的鲁莽,就此别过!”不待谢瑶环有反应,即扬长而去。

    留下谢瑶环一个人呆呆地愣了一会,旋即有点恼怒的样起来,一蹬脚,快步进殿去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