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征伐高丽的诏命(书号:28273

第一百九十八章 征伐高丽的诏命

作者:黄昏前面
    贺兰敏之几乎一宿没睡,点着蜡烛在值哨的卫所里忙活,在天快擦亮时,终于将一份厚厚的奏本写好,内容都是晚上他和武则天说过的那些,但比说的时候详细周到多了。

    写和说,感觉还是不一样的,说的时候大部内容都没经过有序的组织,就冲口而出了,但用笔写,内容就丰富多了,行的顺序及流畅程度也完全不同,洋洋洒洒而出的字句让贺兰敏之自己都觉得舒服畅快,他不知道到底写了多少字,反正在写完奏本的时候,手已经泛酸了,后世今生,在一天时间内应该都没写过这么多毛笔字的。

    搁了笔,贺兰敏之动了动有点泛酸的手臂,走出了卫所。

    一宿无事还是让人感觉挺轻松的,贺兰敏之准备到卫所外面随便走走。

    刚过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整个大明宫还沉浸在睡梦,一片寂静,站在卫所门口,仲了个懒腰的贺兰敏之猛地吸了口气,一股清冷从嘴巴直到肺里,让他有点晕胀的头马上清醒了过来。

    在回了门口值哨的两名军士礼后,贺兰敏之在他职责范围内的区域走了几步。鳞次栉比的大明宫殿阁楼宇扑面而来,那么的庄严肃穆,和一些残存的白色冰雪交合在一起,一副极美、让人为之动容的画卷,让贺兰敏之的心为之震颤,刹那间他有点疯狂喜欢上这座宏伟辉煌宫殿的感觉。

    这一刻·贺兰敏之非常想成为大明宫的主人,能天天面对这副美丽的画卷。

    能拥有这座举世无双的宫殿,成为它的主人,贺兰敏之觉得没有任何其他的拥有能与之相比1

    当然成了这里的主人,世间什么东西也都拥有了1

    这是极其强烈的诱惑·他知道现在的武则天正在被此引诱着,走上不归路1他惊叹他自己也在不觉间起了这个念头,并在不断地潜滋暗长着,根本无法将此念头完全排斥出去。

    但他也知道这是很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没有任何资格,也没有任何的资本去实现这个伟大的“,”至少现在如此1他也很快就把这“荒唐”的念头压了下去,强迫自己不去想。

    但他的心已经乱了·也失去了随便走走逛逛的兴趣·马上回到了温暖的卫所·取了剑,在室内舞了一会,沉浸在剑乐,他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练剑还没结束,武则天就使人来传他了,此时天还没大亮1

    贺兰敏之马上搁了手的剑,拿了写好的奏本跟着来传的一名宦官快步往仙居殿而去。

    被一名宫女引入内殿,贺兰敏之看到已经起身的武则天正在武团儿的服侍下梳洗打扮,长长的黑发在烛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泽·隐现的秀长脖颈、白晰肌肤和黑发相映衬着,很是诱人。

    正盯着铜镜里自己面容看的武则天瞄见了镜出现的贺兰敏之,忙侧过头笑着招呼:“敏之,你来了,到姨母身边来

    贺兰敏之应了声,走到武则天身边,从侧边看着武则天和武团儿这对不同年龄阶段的美女。

    相比较,武团儿站在武则天边上,所有的风采都失去了·气势上更加没了一点样,可以说在武则天边上,武团儿只是一个婢女,没有身份的侍女,各方面完全没办法和武则天相比。不过武团儿那俏羞清纯的模样还是有点让人心动的,这是成熟至极的武则天身上所不具备的,装也装不出来。

    武则天和武团儿都以为贺兰敏之在打量自己,忍不住露出点娇羞的样,武团儿连手拿梳的动作也有点异样了,而武则天倒是眉开眼笑,依然看着镜里的贺兰敏之,笑着问道:“敏之,昨天晚上在宫睡的可好?”

    “姨母,敏之到现在还没睡呢1”贺兰敏之拍拍手的奏本,笑着对武则天说道:“姨母,敏之按你吩咐,一个晚上都在写这份奏本,写的可是腰酸手疼,累到半死,连走路都没了力气···”

    “啊···”武则天大吃一惊,不顾武团儿还在替她梳头,一下转过了脸,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敏之,你昨天晚上竟然没睡过觉?就为了写这份奏本?”

    贺兰敏之点点头,依然带着笑说道:“是的,姨母,敏之听了你的吩咐后,不敢耽搁,又担心回长安后第一次值守出差错,就一直没睡,在巡夜的间隙书写,终于在天亮前把它写好了,听姨母传召,就带过来让你看看了

    怕扯着武则天的头发,武团儿已经停止了梳理,退到一边,不过不时偷瞄贺兰敏之几眼。

    武则天仲手接过贺兰敏之手的奏折,略微瞄了几眼,就合上了,侧头吩咐道:“团儿,你们先退下吧,一会再进来替本宫梳理1没有本宫吩咐,不得进来打扰

    “是1娘娘武团儿应了声,马上招呼其他几侍女都出去,并带上房门。

    武则天站起了身,任一头乌发散开来,走到贺兰敏之面前,仰着头看着他那略显疲惫的脸,很是关心地问道:“敏之,你昨天晚上真的一会都没睡觉?”

    贺兰敏之点点头,“敏之如何会骗姨母,唉···昨天和姨母说了那么半天的话,还···服侍了姨母一番,又没睡觉,现在敏之可困的上下眼皮在打架了

    武则天脸微微地现出点粉色,轻轻打了一下贺兰敏之:“敏之,这如何可以,你要注意调养休息,万不能因为年轻就如此不爱惜自己,一会你陪姨母用了早膳,就马上回去休息,一定要好好睡一觉这些天姨母可经常要找你说事,你万不能没了精神气

    “多谢姨母关心,敏之没事贺兰敏之笑着摇摇头,“一会姨母先看看敏之写的奏本吧,都是昨天晚上和你说过的事但更具体,希望其的观点能得姨母的认同

    武则天点点头,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姨母马上就看,并会拿过去给陛下过目,待你睡醒了,你再进宫来,姨母会和你说说与陛下讨论的意见,若还要和朝臣们商议你再站出来细说一番即可1”

    贺兰敏之大喜“多谢姨母

    “好了别和姨母说客套的话,你这副样姨母可真心疼了武则天伸手摸了摸贺兰敏之的脸,又替他整整衣襟,“一会马上回府休息…哦1姨母让团儿先服侍你梳洗,你用了早膳再回府···”

    “多谢姨母的关心贺兰敏之笑着致谢,还在武则天脸上亲了一口,惹的武则天又一阵娇嗔。

    武则天收起了娇媚的神色,唤进武团儿及其他几位侍女,得武则天吩咐的武团儿和玉儿很细心地替贺兰敏之梳洗不过因为武则天在身边,两女都不敢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及特别的表示。

    陪着武则天吃了早饭,贺兰敏之也没再逗留,马上回到卫所,将军务交御后就回府休息了。

    在贺兰敏之回府一觉睡醒后,武则天派来传的人已经等在府。知道来人已经等了好一会,只是没敢打扰他睡觉后,贺兰敏之也不敢耽搁,在杨绮等人幽怨的眼神匆匆地跟着来人进了宫。

    满脸疲惫的武则天正在批阅奏本,见到贺兰敏之进来,也立即停下了手的事,招呼他过去说话。武则天告诉他,他所写的奏本已经给皇帝李治和英国公李看了,也让诸位宰相讨论过一番,大部的人都认可了他所提的,要在此次征战高丽时候将新罗事也一并解决。

    商议后的最终决定,此战要将辽东的事务彻底解决,不只新罗,其他那些部落如、契丹、奚等也是同等对待,要是他们不愿意听从大唐军队的调遣和安排,将会有严厉的惩罚措施给他们。

    武则天也告诉贺兰敏之,朝廷给予出征的各大总管,在处理辽东事务时有便宜行事的权利1

    二月初,朝廷下发了征伐高丽的诏命:“······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高藏藏凶慝,招集不逞……权臣泉男建、泉男生,潜怀异计,奄行弑逆,冤酷缠於貊,痛悼彻於诸华。纂彼藩绪,权其国政,法令无章,赏罚失所,下陵上替,远怨迩嗟。加以好乱滋甚,穷兵不息,率其群凶之徒,屡侵大唐及新罗之地……昔受钺专征,提戈拨乱,师有经年之举,食无盈月之储至於赏罚之信,尚非自决,然犹所向风靡。前无横阵,荡氛雾於五岳,翦虎狼於野,定海内,拯苍生······凡此诸军,万里齐举,顿天罗於海浦,横地网於辽阳······如其长恶莫悟,迷途遂往,斧钺既下,必婴丧元之悲;玉石一焚,徒轸噬脐之叹。具宣朕旨,咸使知闻……”

    诏令以英国公、司空李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国公、右骁卫大将军契何力为副大总管同兼辽东安抚大使,司列少常伯郝处俊同为副大总管,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右武卫将军独孤卿云、营州都督高侃、归附的泉男生和泉献诚父等人为分总管,将兵十万,伐辽东。

    以检校右金吾卫大将军庞同善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右领军卫将军郭待封副之,右卫将军窦义积、检校左卫将军冯师本等为分总管,将兵四万,从海路趋平壤。

    以左骁卫将军刘仁愿为水道行军大总管,检校熊津都督刘仁轨为副大总管,武王金法敏同为副大总管,督帅熊津都督府之驻军及新罗军队一部共七万人,北伐高丽1

    当然,除金法敏及泉男生父外的其他行军大总管及副大总管手都有皇帝的一份密旨,必要时候便宜行事的密旨···《》

    是 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