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百六十章 没有本宫允许,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书号:28273

第一百六十章 没有本宫允许,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作者:黄昏前面
    第一百十章没有本宫允许,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感谢feyng0711、远古小妖的月票,两章连更,求打赏、月票、推荐票!)

    贺兰敏之真的弄不明白的心思到底是如何,他都没想到过,杨绮这么快就同意接苏兰进门。在去怡香楼时,他还担心杨绮会和苏兰较劝,闹出不愉快的事来。

    看着两个,手挽人,在许多人的惊异注视下,出了怡香楼,上了候在外面的马车,贺兰敏之依然不太,两个就这么相互接受了。

    接下来的情景让贺兰敏之更是惊讶,在晚上赏灯时候,杨绮和苏兰手拉手走在一起,把他这个夫君都掠在一边,自顾看热闹去了,就像相熟了多年的闺蜜一样。

    在赏灯结束后,杨绮没让苏兰回怡香楼,苦口婆心地相劝了一番后,终于把苏兰拉回府,见了武顺。武顺虽然惊讶,但也乐见其成,结果这一个晚上,杨绮和苏兰同榻而睡,说要说一宿的体已话,把贺兰敏之赶出了卧房,累的贺兰敏之只能到外面小丫环的房安歇。

    看来真是水做的,随便一搅,便混在了一起,一场灯会看下来,已经熟稔的像一个人一样,贺兰敏之起先的担心消除了大半。

    因为这两个的异样刺激,这个晚上贺兰敏之非常亢奋,原本想偷偷进到卧房去做点偷腥的事,但杨绮把门反锁了,贺兰敏之进不去,只能乖乖地在外面睡觉。

    当然,他也没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在青儿和雪儿的房赶场,好好滋润了一把这段没得他宠爱,已经很幽怨的两个小丫环。

    ---------------

    上元节这几天,苏兰一直住在韩国府上,直到正月十午吃了饭后才回怡香楼。

    苏兰回怡香楼,贺兰敏之亲自送归,并和苏兰说了一路缠绵话的,答应尽快接她进府,并给她置名份,说的苏兰心花怒放,喜滋滋又一脸不舍地上了楼。

    贺兰敏之怕杨绮不高兴,并没上楼陪了苏兰,直接就回府了。

    回到府,贺兰敏之陪着杨绮和母亲武顺、贺兰敏月到院晒太阳,正说的兴起时候,下人来报,说宫有人来传,要贺兰敏之马上进宫。

    贺兰敏之不敢耽搁,马上就随来人进宫了。

    据贺兰敏之的消息,上元节后三日,也就是正月十八日,御驾就要启程往骊山华清宫而去,他这个才去任职的左奉宸卫备身郎将,将负责沿途武则天车驾的安全。御驾将行,武则天肯定有一番吩咐于他。

    进了宫,行到仙居殿,依然是武团儿出来领他进殿。

    武团儿的神色比上次时候好多了,在见到贺兰敏之时候,不但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还小声地和他说了几句话,大意就是祝贺他新婚快乐,希望贺兰敏之有了小娇妻后,不要忘了她,这些天她可是很想念他的,好些个夜晚做梦都梦见,希望贺兰敏之时候有空来陪陪她,她有许多话想和他说。

    想不到武团儿会这样大胆的贺兰敏之很是愕然,当然他对美女这样大胆的邀请没有一点想拒绝的念头,马上轻声地答应了她,时候有机会就会来陪她的。

    贺兰敏之给制定的一个月单独陪伴杨绮,给予他这位小娇妻以最大的快乐,如今一个月的已经,杨绮也在他的爱护下,适应了妻的角色,并充分享受了各方面的快乐,整天都是幸福的笑容堆在脸上,这让贺兰敏之很得意,他的心思也开始游移。

    单独属于杨绮的一个月已经,也恰好杨绮这几天她身不方便,他有理由说服可以和其他欢好了,刚刚品尝了一次味道的武团儿,都要再尝尝,只是这机会不太好找,只有等他进宫当值,或者抵达骊山华清宫后了。

    见贺兰敏之没犹豫就答应了,武团儿再次露出个甜甜的笑容,没再说,把贺兰敏之领进殿去了。

    武则天依然在批阅奏折,一大堆的奏折已经批阅完毕,只有少数几本还放在未批阅那边。

    “敏之见过姨母!”贺兰敏之上前行礼问候。

    “敏之,你来了,”武则天说着对贺兰敏之笑笑,合上手上的奏本,扔到一边,“到姨母身边坐吧,你明日就要进宫值守了,姨母有一些事要吩咐你!”

    “是,姨母!”贺兰敏之依言在武则天身边坐下,还挨的很近,武则天身上非常好闻的味道钻入鼻间,她那若隐若现的胸部也在眼前,只是因为武团儿在边上站着,他没敢放肆看。

    武则天瞧见了贺兰敏之眼神的游移,得意了笑了笑,却没进一步引诱,只是动动有点酸麻的手臂,身往后靠了靠,笑着对贺兰敏之说道敏之,你明日就要到宫任职了,姨母你已经了不少左右奉宸卫需要负的事,不过姨母今天还是召你进来,和你讲讲一些要注意的事,特别是这次前往华清宫途要注意的事儿!”

    “多谢姨母教诲!”贺兰敏之坐正身,准备听武则天吩咐。

    武则天并没喝退武团儿,而是当着武团儿的面,给贺兰敏之讲述了和他相关的事项。

    左右奉宸卫,各有将军一人,郎将两人,备身郎将也就是贺兰敏之所任的这个职务,有十二人,每名郎将掌管名备身郎将,备身郎将手下还有备身,每卫共有备身一百人,主仗一百五十人,另还有长史、各种参军数人。

    左右奉宸卫将军掌宫殿侍卫及供御之仪仗,总其曹务、总判卫事,郎将通判卫事,掌供奉侍卫,备身郎将掌执御刀宿卫侍从。

    无论是备身郎将、备身、主仗,皆以高荫弟年少姿容美丽者补之。

    贺兰敏之的手下有备身十二人,主仗十五人,这二十七人连同贺兰敏之本人,以后就主要负责武则天身边的护卫。

    武则天也告诉贺兰敏之,她同意了他的请求,让李敬猷和刘冕也到左奉宸卫任备身职,都编在贺兰敏之手下,另也告诉他,他的上官是李孝逸,上上官为左奉宸卫将军赵瓖。

    刚刚在上元节前,原任左奉宸卫备身郎将的李孝逸被提升为左奉宸卫郎将,他空出的职务由贺兰敏之代替,原本以为和李孝逸会成为同僚的贺兰敏之,没想到这位曾败在他手下过的宗室弟要当他的顶头上司了,想着当日大朝会后两人之间说的一些话,贺兰敏之有点汗颜。

    但贺兰敏之所领的并不是李孝逸的原班人马,而贺兰敏之挑选的一些人,这些人他是征询了武则天的意见,及母亲武顺的意见后挑选出来的,他自信能有他这样待遇的奉宸卫将领,唯有这一个,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左奉宸卫将军赵瓖是李渊的女儿常乐公主之夫婿,武则天告诉贺兰敏之,凡事要听从赵瓖的吩咐,如果赵瓖有刻意刁难的地方,要他隐忍。

    不明所以的贺兰敏之只能听命。

    武则天接着又细细吩咐了一番在任职要注意的事项,讲的最多的是御驾出行时候他所要负的责任,特别是这次将要去骊山华清宫沿途的护驾。

    左右奉宸卫作为皇帝的内围贴身卫兵,御驾出行时候直接负责皇帝和皇后的安全,责任无比重要,万不能有差池。在宫时候,左右奉宸卫虽然也负责皇帝、皇后的安全,但因为宫禁卫主要由左右羽林军负责,左右奉宸卫肩负的使命就少了很多。皇帝的威胁总是来自宫外的,有骚乱,都有左右羽林军挡着,左右奉宸卫是最后一重护卫。

    御驾出行时候,左右羽林军依然是负责外围的警戒,左右奉宸卫是贴身负责安全,但出行时候贴身负责安全的左右奉宸卫所担负的使命比在宫时候要重百倍,不但要防止可疑的外人靠近,甚至车驾队列其他不合身份的人,甚至一些级别不低的官员也不能让他们靠近。

    可以说,出行时候,无论是皇帝,还是皇后,他们的安全都系在贴身护卫的这队左右奉宸卫将士身上,从也能负责安全的左右奉宸卫将士所负使命的重大。

    贺兰敏之从武则天非常耐心仔细地讲解,也明白了以后他肩上所负担的重大。

    武则天絮絮叨叨地讲了小半个时辰,要注意的事基本吩咐完毕,这才罢歇,站在一边的武团儿听的都有些乏了。武则天似乎也讲累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但看到贺兰敏之往她身上看,忙掩手遮住,还瞪了贺兰敏之一眼,有嗔怪的神色,但马上露出了个异样的笑容。

    “姨母,你累了吧,那就休息一会,敏之先告退了!”贺兰敏之知趣,武则天已经将今天要吩咐的事儿讲完,他这位姨母可能还要批阅奏折,不敢再打扰,准备告辞离去。

    武则天看着站起身的贺兰敏之,并没答应他的告退,她在盯着贺兰敏之看了一会后,嘴角露出一点异样的笑容,摆摆手示意道敏之,不急,你再待一会,姨母还有事要吩咐你!”

    武则天看看脸上露出惊异之色的贺兰敏之,不待他开口问询,马上命令站在一边的武团儿团儿,你让所有人都退下吧,本宫有特别重要的事要吩咐敏之!”

    “是,皇后娘娘!”正站的发困,但只能坚持着的武团儿如得大赦般,施了礼后,马上准备退下。但刚走了两步,又被武则天唤住了。

    “团儿,你吩咐下去,没有本宫允许,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

    是 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