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妾身闺名叫郑凌瑶(书号:28273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妾身闺名叫郑凌瑶

作者:黄昏前面
    “上官夫人有什么话尽管问吧贺兰敏之笑笑道。()

    “贺兰公,犯妇府上遭了大难,我们母女被罚入宫当奴,备受人的冷眼,犯妇就已经心灰意冷,万幸得公关心公帮了我们许多忙,这份恩情,我们这辈可能都报不了,”郑氏抬眼看了一下贺兰敏之,脸红了起来,马上就把头低下去,声音很轻,但语气很坚定地说道:“犯妇只有只有公对犯妇有什么要求,就请告诉,无论是什么,犯妇都会答应的

    这话让贺兰敏之一愣,也让他有点不快,他当然明白郑氏吞吐的言语所表达的意思,他想不到前些日这位美丽的少妇表示过这样的意思,被他拒绝了,今天又再这样说。

    一片好心帮助别人,但被人误解了,心里很是郁闷的,贺兰敏之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当下他带点不快地说道:“上官夫人言重了,前次来,在下已经说过为何这样做的原因,在下做的这点事,不需要上官夫人报答什么,在下只是在完成一个心愿,希望上官夫人不要再说类似的话了1”

    可能郑氏说这话时候,已经做好了被贺兰敏之拒绝的准备·听到贺兰敏之用带点恼怒的口气将拒绝的话说出来,没有了上次时候无地自容的神色,只是有点淡淡的哀容涌上来,再看了一眼贺兰敏之,咬着嘴唇说道:“公不需要犯妇的报答·那犯妇母女也不敢再得公帮助…还请…还请公不要再帮我们了,犯妇真的…承受不起说着郑氏脸上有泪水滚落出来。

    虽然上次贺兰敏之来看望时候,解释了一番他这样做的理由,郑氏也有点相信他了,但她心内依然有一个顽固的想法没法消除,那就是贺兰敏之这样做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想给她们母女一点好处,博取她们的好感·在她心软时候达到目的·占有她。

    因此她认定·在此后时间贺兰敏之肯定会经常来,施一些小恩小惠,骗取她的信任。她本能地排斥,不希望贺兰敏之再来,但理智上又希望贺兰敏之能如她所想那般,帮助她们的目的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她也打定主意,只要贺兰敏之开口,她马上就同意。

    郑氏自小聪慧·心性高傲,一般男极少能入她眼,对她本人来讲,最看重的是气节,根本没想到过去做有辱名声的事。但府上遭遇大难,只留下他们母女俩,还被充入掖庭宫为奴,她所拥有的,只有女儿了。上官婉儿这样一个才两周岁左右大的女儿在边上·抚养的重任全落在她身上,但一无所有的她,无法给予女儿更多,肯定要依靠别人的帮助,而贺兰敏之是个绝佳的人选。

    在经过一番痛苦经历及后面一段时间的思索反省后,她的整个人生观都完全改变了,可以说,为了女儿,为了让小婉儿不受人欺凌,有个好的成长环境,无论什么委屈她都可以承受,甚至她不惜委身于贺兰敏之,只求得到庇护。贺兰敏之出手帮助她们,她们的生活环境马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宫其他人看到她们,也不再冷着脸,即使是主管掖庭宫事务的宁公公,见到她们姨母时候,也会笑容相对。这是她没有想到过的,也是她希望拥有的。

    为了女儿上官婉儿,她当然希望能再得到贺兰敏之的帮助,但她也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人会不计较回报给予她们帮助的,贺兰敏之帮了她们这么多的忙,肯定有目的,她她必须要有回报给他,她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回报,只有身体了。

    上一次贺兰敏之来的时候,因为害怕,说过以身体相报的话,但被贺兰敏之拒绝了,但事后想想,可能贺兰敏之只是猝不及防下有点拉不下面,她还是坚信,她做出的决定没有错,因此准备在贺兰敏之再次来看望她们时,当面再提。

    接下来的情景让郑氏很是意外,贺兰敏之已经好几个月没到掖庭宫来看望她们了,而宁公公对她们母女的照顾依然在持续,这让她很不解,弄不明白贺兰敏之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心里做出了决定,郑氏非常想把决定付诸实施,因此非常希望贺兰敏之能再来看她们,只是贺兰敏之一直没来,让她有点焦躁,也很失望。

    理智上她虽然认定贺兰敏之帮她们是不怀好意的,但郑氏也不得不承认,她对贺兰敏之却并没有太多的恶感,甚至可以说,她喜欢看到贺兰敏之,不只是他那张英俊的让人不能忘怀的面容,更因为贺兰敏之面对她们时候,神情坦然,笑容没有一点杂色,这种笑容,以往时候在她的夫君上官庭芝脸上也是极少看到的,更不要说其他人那里,这笑容让她轻松,也放心,也让她在做出那个对她来说,非常艰难的决定时,少了份恶心。

    这段时间以来,可能是在所住这一小地方呆厌了,婉儿几乎天天在叨念“敏之哥哥,”郑氏从开始排斥贺兰敏之来看望她们,到后来有点期望,再因为小婉儿的叨念,她非常盼望了,贺兰敏之几个月没有,她都有点伤感和失落了,以为贺兰敏之把她们母女忘记,不会再帮她们了。

    今天贺兰敏之过来,郑氏是惊喜万分,在贺兰敏之逗婉儿玩的时候,她也百感交集,一直下不了决心要和贺兰敏之说这些煞风景的话,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直到贺兰敏之要离去,她才狠了心,把想法说出来。

    但没想到,贺兰敏之没一点犹豫就拒绝了,潜意识里她虽然希望贺兰敏之拒绝,但也最怕被拒绝,因此倔强地把负气的话说了出来,让贺兰敏之不要再帮她们了。

    因为委屈,还有为其他原因,眼泪当然就落了下来。

    “上官夫人,你别哭啊…”郑氏的哭泣让贺兰敏之慌了神,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又不知道如何安慰,下意识地抽出怀的手巾,递给郑氏。

    郑氏没接,侧过身去抹眼睛,又想到其他一些伤心事,越哭越伤心。贺兰敏之怕惊吓到内屋正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的上官婉儿,又小声地请求:“上官夫人,你别哭了,一会婉儿要被吓着了

    郑氏这才止住了哭,但眼泪依然不停地留着,看着面前楚楚可怜的郑氏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贺兰敏之心生痛惜和怜爱,伸手替郑氏擦去了脸上的泪。

    一会前替上官婉儿擦鼻涕,现在又帮郑氏擦眼泪,贺兰敏之也感慨,幸好出门时候带了好几块手巾,不然都不够用了。想到这,他露出了一个很滑稽的笑容。

    泪眼迷离的郑氏看到了贺兰敏之古怪的眼神,大羞之下也反应过来,一把夺过贺兰敏之手的帕巾,背过身去,仔细地擦干了脸上的泪,这才转回了身。

    “公,犯妇让你见笑了说着从怀抽出一块帕巾,呈给贺兰敏之,轻声说道:“贺兰公,这是你上次留在这里的帕巾,犯妇已经清洗干净,交还给你了,还有…你刚刚替婉儿擦脸的手巾,还有这犯妇给你洗干净,再还给你吧

    眼睛红红,但面有羞意的郑氏,越加的楚楚动人,贺兰敏之竟然看呆了,有异样的心思起来。

    郑氏见贺兰敏之没接,也抬起头来看,一接触到贺兰敏之那异样的眼神,脸一下红了起来,但没再躲过身去,只是垂下了头。

    这眼神,让她莫名的心跳加速,有异常的心思有萌动,但她马上想到被冤杀的夫君,异样的心思马上没有了,还有一点悲愤涌上来,但这点悲愤并不针对贺兰敏之。

    贺兰敏之也回过神来,伸手接过郑氏递过来的手巾,同时把刚刚为上官婉儿擦鼻涕的那块递给了郑氏,笑着道:“那就劳烦上官夫人了

    “贺兰公”仲手接过的郑氏还想再说什么,但被贺兰敏之打断了。

    “上官夫人,你不要再说那些煞风景的话,在下已经和你就过,我帮你们,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心愿,你放心,只要我还在长安,一定会照顾好你们,不会让任何人欺侮你们的

    “那”郑氏抬头看了两眼贺兰敏之,又低下了头,声音很轻地说道:“那就多谢贺兰公了

    此时的郑氏,不敢、也不想再说贺兰敏之嘴里那些“煞风景”的话。

    “上官夫人,那你请留步吧,在下先告辞了贺兰敏之面带微笑,对郑氏拱拱手。

    郑氏依然低着头,矮身行了一礼,轻声说道:“那公慢走

    贺兰敏之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身对郑氏说道:“对了,上官夫人,在掖庭宫这样叫你,有点不合适,也没其他合适的称呼,你…就告诉我你的闺名吧,只有我们时候,可以以闺名称呼你1你也不要再犯妇、犯妇自称,听着很不自在,可以吗?”。

    贺兰敏之这莫名其妙-的要求让郑氏愣了一下,继尔脸又红了起来,犹犹豫豫地说道:“公,你就唤我一声郑氏吧,别再称我上官夫人了…”

    见郑氏不愿意告诉,贺兰敏之有点失望,但也没再强求,抱抱拳,准备离去。

    才走了两步,身后传来郑氏很轻的声音:“贺兰公,妾身闺名叫郑凌瑶…”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