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108章 要付出代价的(书号:28273

第108章 要付出代价的

作者:黄昏前面
    第二更d

    武则天叹了口气,“原来连你自己也听说了!”

    “姨母,我是刚刚昨天听到下人的报告才知道的,我还知道流言是从何处起的!”

    “啊你知道是何人传的流言?”武则天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厉声喝问道:“快告诉姨母,是何人传出这样的流言,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姨母,流言是从舅舅他们的嘴上传出去的1一名散布谣言的人已经被我府上的人碰巧逮住了!”

    “什么?”

    “姨母,你”武则天的吃惊还是让贺兰敏之有点意外的,他原本以为,武则天肯定知道流言是从何处传出来的,因为他从贺兰安鸿处得知,一直有另一些人在监视武家嗣的动静,他猜着是武则天派出的人,但看武则天刚才的反应,好像预料错误了?

    当下贺兰敏之再次轻声说明:“姨母,敏之府上的人外出时候,碰巧在酒楼遇到一向食客散布流言的人,顺手就把此人逮住了,问询之下知道了其的内情,原本想报官,但想着这事干系重大,应该先报知姨母知道才可以片断,因此将那人押在府,想今日进宫和姨母禀报,只是没想到,姨母一早就使人来传了!”

    听贺兰敏之此话,武则天稍稍松了口气,马上命令,“敏之,一会姨母会令人跟你过去,将此人接过来,你不必再插手此事1此次姨母一定要彻底查清,到底是何人想诋毁皇家名声,折辱堂堂大唐皇后亲外甥的名誉,无论是何人·定当严惩不饶!”

    “是,姨母1敏之明白了!”贺兰敏之赶紧应声。虽然武则天脸上流露出让人感觉恐怖的杀气,但他心里还是大喜,那几位让人讨厌时常给他使一些绊的武家人,武则天不可能再次放过他们了。

    他也明白,监视武元庆等人府弟的肯定是武则天的人,武则天刚才的惊异不过是对他知道此事·并将一散布流言的人抓获而生出来的。

    “他们这些人·我念在亲情份上,诸事不和他们计较,希望他们能好好做人,没想到他们却不思悔改,一而再,再而三地做这些见不的人的事,此次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们了!”武则天杀气腾腾地说完这话,神色也稍稍缓了下来,示意贺兰敏之走近她身边,仔细地端详了一番贺兰敏之·再轻声地说道:“敏之,今天姨母召你进来·除想问你此事外,还有一事要告诉你…”

    看到武则天以一副异样神色看着他,贺兰敏之赶紧再次行礼:“姨母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敏之一定会遵从!”

    “你和杨绮那丫头的事,姨母已经认真考虑过了!”武则天轻声地说道,却又停住了话。

    贺兰敏之的心在狂跳着,强忍住追问的想法,静待武则天的说明。

    武则天看着贺兰敏之强自镇定的样,微微地露出了点笑容:“前两日,姨母召杨绮进宫来问话过·知道了她自己的想法,也和陛下、杨思俭多次商讨,终于做出了决定…”

    该死的武则天,知道如何吊他的胃口·在关键时候又停住了话,贺兰敏之在心里悄悄地骂了一句·再也忍不住,马上追问道:“姨母,敏之想知道,陛下和姨母是如何决定的!”

    “陛下听从了姨母的意见,决定为弘儿另选一太妃1”武则天终于将决定说了出来,说出来后,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言语也变得可亲了,拉住贺兰敏之的手,温言说道:“敏之啊,姨母可是费了许多口舌,才将陛下说动,为弘儿另选一太妃,你可知道,陛下知道此事后,是如何的恼怒也还好,弘儿他也不愿意娶杨绮为妻,与你争抢妻1呵呵,不然陛下还真的不会同意姨母的请求1姨母还因此事,被陛下责备了!”

    贺兰敏之赶紧再次恭敬作礼,“多谢姨母的厚爱,敏之感激不尽!”

    武则天再次拉住贺兰敏之的手,轻拍了几下再说道:“敏之,姨母是疼爱你,怕你伤心,也怕你受到陛下的重责,才听从你的请求,改变主意的,你以后可不能做出让姨母失望的事啊!”

    “请姨母放心,敏之一定会事事听从姨母,这辈甘愿听从姨母的驱驰”贺兰敏之又一次昧着自己的心思,许了一个可能永远也做不到的誓言。

    “你能如此说,姨母也放心了,武家那些嗣,没有一个能成气候的,姨母可是将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希望你不会让姨母失望!”武则天说这话时候,收起了笑容,非常的严肃,“你虽然姓贺兰,但也是武家嗣,姨母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不能让姨母失望,以后啊…武家的一切荣耀,都会属于你的!”

    这话让贺兰敏之有点受宠若惊,他马上再次挺身而立,大声说道:“请姨母放心,敏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有点像下级向上级表示效忠的样。

    说这话时候贺兰敏之想把手从武则天掌握间挣脱出来,但没能如愿,武则天抓的很紧。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武则天一直盯着贺兰敏之的眼睛看,看到贺兰敏之这副神态,再次露出了欣慰的神色,面带微笑,但说话的语调挺严肃,“敏之,姨母知道,你天赋和禀性大异于常人,年纪轻轻就表现的与众!”不同,姨母很是欣喜,只是你年纪还太轻,没有做事的经验,也没主持过事,没法在朝当作要职,以后姨母一定会给你机会,你可不能让姨母失望!”

    贺兰敏之再次挺直了身,以非常坚定的语气回答道:“请姨母放心,敏之会给你惊喜的!”

    “如此就好!”武则天脸色终于完全放松,整个人也变得和蔼了,依然拉着贺兰敏之的手没放开,扬扬头示意道:“敏之·我们到榻上坐下说话,姨母还有许多许要和你说!”

    贺兰敏之任武则天拉着他的手,态度诚恳地回话:“姨母任何吩咐,敏之都会牢记在心的!”

    贺兰敏之这样表示,武则天更是欢喜,拉着他的手走了两步,在榻上坐下·示意贺兰敏之在她身边坐下·贺兰敏之坐下后,武则天再压低声音说道:“敏之,你可知道,因为杨绮的事,陛下可对你有点成见了,多亏姨母替你说好话,陛下才没想到责罚你·但”

    武则天说着停了停,在贺兰敏之紧张,再次轻声吩咐,“敏之·若以后日陛下单独召见你问话,你一定尽快想办法令人来报知姨母·姨母马上就会过来的!”

    贺兰敏之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武则天的意思,大喜过望地应答:“是,姨母,敏之明白了,多谢姨母的厚爱!”

    武则天话的意思太好明白了,贺兰敏之原本怕李治责怪的担心,也消除了大半,武则天待他是超乎寻常的好,好的让他不太敢相信。

    武则天拍拍贺兰敏之的手·笑着再说道:“敏之,你年纪轻轻,就表现不凡,陛下和姨母对你都非常喜欢·你的婚事,我们都会替你做主·待过几日,为你赐婚的诏令就会下达,婚事定在什么时候,待姨母和你外祖母、你娘商量以后再定,姨母希望在年前就为你完婚!”

    “姨母对敏之这般关心,敏之感激不尽!”贺兰敏之不知道他今天说了几次感激的话,他也不知道,面对武则天表示的恩宠,除了感激还能说些其他什么话。

    “你以后能听姨母的吩咐,就是最好的感激了!”武则天说着放开了贺兰敏之的手,站起了身,“好了,今日的事姨母都与你说了,你先回府,将此事告诉你娘,再和你娘去看望一下你外祖母,将姨母的决定告诉她。

    她老人家可天天派人进宫来催问你的事,这下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是,姨母,敏之明白!”贺兰敏之再次应令,他的话已经满是压抑不住的喜悦了。

    贺兰敏之回到府,马上将武则天的决定告诉了母亲武顺,早已经料到自己妹妹会如此决定的武顺还是很开心,但也令贺兰敏之先不要将此事声张出去。

    原本很为哥哥担心的贺兰敏月知道此事后,也开心的不得了,随后一家三人就往荣国夫人府上过去,将此事告诉了外祖母杨氏。

    杨氏当然也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同样非常高兴,在流着泪安慰并恭喜了贺兰敏之几句后,也告诉来看望她的三人,贺兰敏之大婚之时,她一定会送上非常丰厚的贺礼的,并且会亲自主持婚礼,见证自己最钟爱的外孙的人生大喜事。

    一件大事圆满解决,所有人都很高兴,但因为再有流言起来,众人心的高兴打了一些折扣。

    随后几天,贺兰敏之除了进宫当值外,其他时候都呆在府,什么人都不交往,连外祖母府上都没过去,武则天那里倒是每天都去求见,但奇怪的是每天都见不到他这位姨母的人影,连她的贴身婢女武团儿也没见到。

    据仙居殿守候的人禀报,皇后娘娘这些天在处理非常重要的事。

    在得知贺兰敏之来找她后,武则天也派人传信,让贺兰敏之认真做事,任何事都不要担心。

    贺兰敏之也放了心,但他依然将手下的人派出去,特别是几名身手不错的游侠都打发出去,让他们打探武家嗣的动向,但不要去插手任何事。

    派出的人回来禀报说,武元庆、武元爽等武家嗣所居府弟周围有大量可疑的人出现,所有武家人在后续的几天内,都曾被人传去问话,至于被传到什么地方问话,他们不得而知了。

    这些人是被带入宫的,贺兰敏之手下的人能耐再大,也没法进宫去打探。

    心知肚明怎么一回事的贺兰敏之也完全放了心,他相信武则天已经将事儿调查清楚。

    因为朝廷及时的处置手段,长安城内的流言并未流传开来。

    十一月初,差不多在武则天召贺兰敏之进宫说事的五天左右,朝廷下发诏令:太李弘已经成年,将举行大婚,择左金吾卫将军裴居道之女裴氏为太妃,在年后择日完婚,并因此事而大赦天下。

    朝廷公布太妃的人选,此前隐现的韩国夫人之贺兰敏之侵犯内定太妃的流言马上就被澄清了,坊间的人津津乐道的是,何人敢如此大胆,散布这样的流言,这些散布流言,诋毁皇家名声的人,又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置。

    在谈论此事的同时,许多人也在打探,裴居道的女儿到底如何漂亮贤惠,竟然有幸成为太妃,将成为未来皇后的太妃人选问题渐渐成为长安城内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向天下颁布太妃人选的几天后,皇后武则天上书皇帝李治,请求让她在长安的亲眷武惟良等人外放任职,以消除一些官员对外戚权势过重的担心。李治马上同意了武则天的请求,并下诏嘉奖皇后的“大义之举”。

    吏部随后颁布武惟良等一干武家嗣的任命:

    司卫少卿武惟良为检校始州刺史,将作少匠武怀运任濠州刺史,少府少监武元爽改任雷州刺史,宗正少卿武元庆出任龙州刺史。

    始州在剑南道,后世差不多在广元市剑阁县那个地方,濠州在淮南道,就是后世时候的安徽凤阳,这两个地方不算太差,离京城不是非常远,可以说武则天对只能算作帮兄的武惟良、武惟运还手下留情,被贬的不是很远,但武元爽、武元庆这对和武则天同父异母的兄弟,命运就悲惨了很多,他们任职的地方离长安非常远了。雷州即后世时候的广东雷州、龙州是广西的龙州,在古代,处于岭南道的这几个地方是让人望而生畏、谈虎色变的,被贬到这些地方为官,可以说是非常重的处罚了。

    但武元庆和武元爽的悲惨命运却刚刚开始,在他们还未抵达任职之地时候,朝廷追责的诏命又送到手上,以武元庆和武元爽散布流言,诋毁皇家声誉及朝大臣名声,应以严惩为由,解除他们的官职,分别将他们流放到崖州和振州。

    崖州和振州都在海南岛上,分别是后世时候的海口和三亚,在古代时候,这两个与长安相隔数千里,又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地方,是最最差的流放地。

    武元庆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接到朝廷诏命后,一病不起,很快就在流放途病死了,而武元爽带着家人,灰溜溜地上路,到天崖海角看海去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