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九十三章 究竟是为了什么(书号:28273

第九十三章 究竟是为了什么

作者:黄昏前面
    非常感谢“蛇族无敌”、“傻b不傻”书友的再次打赏,第四更送上,求收藏、求推荐票!)

    好一会儿,李绩才回过神来,冲着贺兰敏之笑笑,乐呵呵地说道:“敏之,真没想到,你对先皇亲征高丽的那场战事,竟然会有这样的看法,让人叹服,小小年纪,有如此见地,不简单,太不简单了,猷儿年龄与你相当,但如何能和你比,难怪陛下和皇后娘娘会对你赞赏有加…”

    得到李绩的认可,贺兰敏之满心的喜悦,忙起身作礼表示谦虚:“英国公没责晚辈胡言乱语,晚辈已经很庆幸,万不敢当英国公这般夸奖…”

    “恃宠而不骄,恃才而不傲,小小年纪,心性如此沉稳,老夫对你可都是刮目相看啊!哈哈!”李绩抚着胡须大笑两声,闪着精光的鹰眼看着贺兰敏之,“老夫知道,你对高丽的事还没说完,你继续说,老夫洗耳恭听!”

    “是,英国公!”贺兰敏之作礼应声,继续说道:“晚辈认可朝廷现在所行之道,以小股兵力时常骚扰高丽,让高丽人不得不集结重兵在辽东一带严防我大军的进袭,几十年下来,高丽人费在这方面的财物不计其数,其国力严重受损,再过几年,高丽国力受损会更加严重,其国内民众怨声载道,到那个时候,我大唐再集结重兵,分几路攻击高丽,那平灭高丽,定会指日可待!”

    “哦?!哈哈,说的不错!”李绩笑着再问道,“若以你之见,我大军若再次攻击高丽,是不是依然要采取你刚才所提之道,要以一军快速突进高丽腹地,直捣平壤?”

    “不!”出乎李绩的意料,贺兰敏之坚决地摇摇头,“英国公,依晚辈所想,若我大军再征高丽,不应只遣一军直击平壤,而应该水陆大军数道并进,共击平壤。百济已经被我攻灭,归属于我大唐了,我大军可以南北及海路夹击平壤,集我大军强大的快速突击及攻城能力,将平壤城攻取。待将平壤城攻取后,再收拾其他不愿归降的高丽势力,如此就可以最终解决高丽之事!”

    如今那个半岛上的形势已经与贞观时候完全不同,百济被灭,变成了我大唐的熊津都督府,新罗属地改成鸡林州,半岛南面这块广阔的土地,是属于大唐的势力范围,现在大唐在那里有重兵驻守着,他的那位纨绔好友刘冕的爷爷,赦赦有名的海军统帅刘仁轨,如今正在熊津之地任职,当什么检校熊津都督。这片属于大唐的土地,可以当作军事集结地,运载大唐将士的水师战舰在熊津登陆,可以和通过辽东方向进入的大军,及水师战舰,三个方向夹击高丽。

    贺兰敏之知道,李世民亲征高丽时候,面前这位老将是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可以说攻击辽东的大军都是他指挥的,虽然说没有遣一军进击平壤是李世民的决定,但作为行军大总管的李绩,没有提出这样的建议,没有在李世民面前力请此议,也可以算作他的失误,很可能他一直在后悔当时没有建议李世民分兵进击平壤。

    而历史所记载的,高宗时候平灭高丽的,也是面前这位老将指挥的战役。

    贺兰敏之有点明白过来,朝廷应该正准备举大军讨伐高丽,因此李绩才会和他说关于高丽的事,苏定方提出的征伐吐蕃的提议也才被搁置。

    历史上高丽被灭的具体年份贺兰敏之不得而知,但贺兰敏之知道,他穿越来大唐的年代,高丽还没有被平灭,那就可以说,高丽是在他穿越来大唐后的某一年被灭的。那就是说,他在某一种程度上,可以未卜先知,预料到后面某一年朝廷举大军讨伐高丽的战事结果了。

    那是不是也可以说,因为有他这个未卜先知的人在,这场战役很可能与历史上记载的有些不同,假若做出决策的人听了他所说的一些话,采取了更为有效的手段,那这场战争会不会更辉煌?

    想到这,贺兰敏之非常的兴奋,他想着回府后,他要好好去回想一下,把后世时候看到或者听到的关于这场战争的评论与总结,都好好回想一下,最后写个总结什么的,争取什么时候到武则天面前显摆一下,或者跑回来和李绩这个老将军吹吹牛,那样他得到的赞赏肯定会更甚。

    他的那位姨母,皇后武则天,要是再听到他说一大通关于高丽的阔论,说不定又会赏赐他一大堆东西,或者会在其他方面给予他奖励,这是非常好的境况。

    不是有事后诸葛亮,马后炮之说吗?他后世时候所了解的关于这场战事的评论,可以说都是马后炮,但那些评论被他这个穿越人带到了战事未发生之时,那就不是马后炮了。

    此时的贺兰敏之只恨后世时候没非常他细去研究过这场由李绩率领,最终将高丽平灭的战事了,若他是研究唐史的专家,那肯定会说出一通惊世骇俗的言论来,把每一个人都唬住!

    只是追悔已经没办法了,他只能把他肚里的半瓶醋调调味,争取让听者目瞪口呆。

    “还有吗?”看到贺兰敏之停下了话,李绩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贺兰敏之摇摇头,“晚辈暂时只想到这么多,今日不知道英国公会问询晚辈这些事,事前也没好好去想过,所讲只是一个大概,许多方面没去细细考虑过,是在英国公面前班门弄斧了,还请英国公不要见笑!”

    “哈哈,你这样一个未入朝做事,没入伍从过军的人,没细细考虑过,就能讲这么多,这让多少人要汗颜?”李绩面带赞色地说道:“你心智远比一般人高很多,猷儿他和你相比,差的可是太远了!老夫要让他向你好好学习一下,不要整日贪婪玩耍…业儿和猷儿丧父多年,都是老夫监管他们,只是老夫时常要处出征战,也没太多时间管他们,猷儿与你相熟,以后啊,他来找你,你就替老夫约束一下他吧!”

    李绩的儿李震因为多病,已经去逝好几年,李震的两个儿李敬业和李敬猷差不多都是李绩抚养长大的,对两位孙儿,几乎等同儿般看待,只不过因为时常要领军出征,一出去就是很长时间,管事两位孙儿的时间并不多,看着两位孙儿整日游手好闲,他很是着急,希望能有人管束他们,可以说,刚才这番话说的也是很无奈。

    “英国公这般吩咐,晚辈如何敢不从!只不过晚辈年幼,性也是贪玩,很多时候连自己都约束不住,更不要说影响旁人…”他弄不明白李绩这样说,究竟是为了什么。

    “唔!老夫明白,呵呵,不过呢…老夫觉得,你说他几句,他应该会听你的!”李绩一副和蔼的样,示意贺兰敏之道:“敏之,坐下,老夫还有事儿要问你…”

    :李绩名与前不一样,是系统缘故,传上去后自动变掉的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