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六十八章 看美人去(书号:28273

第六十八章 看美人去

作者:黄昏前面
    下一更明天早上八点!新的一周开始,黄昏需要书友们收藏、推荐票的支持,多谢了!)

    看着苏庆节慌乱地逃离,完全没了前面的从容淡定,贺兰敏之不悦的心情才稍稍的淡去,扶着暗自窃笑的武顺在客厅坐下。

    “敏之,苏将军怎么会来拜访你?”坐下的武顺好奇地问道。

    “娘,这次邢国公父回京,是想向陛下面呈奏议,请求举大军讨伐青海之地的吐蕃人,当日邢国公你在向陛下和姨母说此事时候,姨母派人来传敏之进宫,和邢国公父一道讨论青海之事,想必邢国公对敏之所说的事感兴趣了,因此今日就派苏将军过府来找我聊事了!”贺兰敏之并没隐瞒,把事情的原由都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武顺点点头表示明白,又很不解地问道:“娘不明白,你姨母怎么会想到让你和邢国公父讨论青海之事去了?”

    “娘,孩儿有一次无意和姨母说了青海之事,没想到得姨母的赞赏,”贺兰敏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可能姨母认为敏之所说的很有道理,就让敏之和邢国公父讨论青海之事去了!”

    “真的如此?”武顺有点不太相信地问道。

    “娘,孩儿怎么会骗你!”贺兰敏之挽着武顺的手臂撒娇,“娘是不是不相信孩儿有这方面的才学?”

    “娘自然相信你懂这些!”武顺说着轻轻地敲了一下贺兰敏之的头,嗔怪道:“你啊,现在长大了,什么事都不和娘说了,倒愿意和姨母说去,是不是姨母比娘都亲了?…娘都不知道你和姨母说过这些事呢!”

    “娘,你又不会问孩儿这些国事朝事,孩儿才不和你说这些乏味的事呢!”贺兰敏之嘻嘻笑着,“孩儿和娘只说一些体已的话,不然不像家人,却像朝论事的臣工了!”

    “好了,娘只是和你说笑呢!”武顺也笑笑,站起了身,满脸的溺爱,“听人说,你要出门去?”

    “娘,孩儿在府闷了,想出去逛逛!”贺兰敏之陪着笑道。

    “那就去吧,记着早些回来,娘和敏月等着你回来一起吃饭!”

    “好的,娘!”贺兰敏之大喜,对武顺作了礼后,马上飞跑着出去了。

    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他可不想天近傍晚才去见苏兰,那样呆不了多少时候就得回府了。

    出了客厅,贺兰敏之立即招呼候着的贺兰安鸿等人跟着他出府,往平康坊方向去。

    骑着马走在大街上的贺兰敏之很是兴奋,以往几次去怡香楼,他都是和李敬猷和刘冕这两位纨绔一道去怡香楼的,今日没有他们陪伴,自个儿去,还真感觉新鲜刺激。

    那两位纨绔已经好些日没见到了,他们知道贺兰敏之在宫得了赏,并被封了官职,曾乐颠颠跑到贺兰敏之府上,想让贺兰敏之请他们去什么地方海喝一顿,以示庆贺。只不过他们来的都的不凑巧,都是在贺兰敏之进宫或者外出时候来,找不到主,让他们很是泄气。

    李敬猷也让人留下话来,说几次来找贺兰敏之都没找着人,他们很生气了,要贺兰敏之什么时候有空了,去找他们,请他们大吃一顿,不然就跟他割袍断交!

    遇到这么“无良”的挚友,贺兰敏之也只的自认倒霉,准备大出血一次,他想着什么时候去英国公府拜访李勣的时候,再顺便把李敬猷拉出来,叫上刘冕,一道去花天酒地一次。

    但今日,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叫他们了,他要自个去。

    进了怡香楼,贺兰敏之不再有第一次来此地的拘束感,他很从容地迈步走了进去。

    门口的龟公早已经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将贺兰敏之迎入楼内。

    怡香楼内已经有不少的客人,但并不显得闹哄哄,舞台上正有一个女在唱曲,却不是苏兰。

    贺兰敏之也是知道,这几个月来,苏兰极少出来演出。

    和其他青楼院一样,怡香楼每天都有演出,楼内姑娘的弹曲唱乐是吸引客人一个重要的手段,许多客人来此并不是找女人厮混,而是来听乐赏曲的,特别是一些有身份的客人,一般的青楼女他们是看不上眼,也不会轻易和她们苟合,除非容貌才情都非常出众的人,头牌的红姑。

    但容貌才情出众的青楼女,被称为红姑的那些人却也一样不会轻易从了哪个人。

    一般来说,长安城内无论哪个青楼院都有一个或者几个比较出色的红姑,她们是一个青楼院的招牌,可以给东家带来滚滚的收益,但她们凭借的并不是出卖身体,而是她们的才艺。才艺不错,容貌出众,这样的女才可能在平康坊走红,但也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她们必须是处之身。

    没破身对于青楼女来说是抬高身份的一个重要筹码,要是被人知道她已经失去了处之身,被人拔了头筹,即使她容貌再出色,才情再好,也再也不可能大红了。

    其实这很好理解,一个才貌双全的姑娘家,在没被某个人得到前,对每个人来说都有机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个诱惑,他们都会渴望这个机会落到他们的头上,特别是那些自恃身份不差,容貌还可以的富家公,更是会花大力气来捧场的。但要是这个机会被人得到,名花有主了,那诱惑也失去了,捧场的人自然成倍地下降,这名艳绝一时的红姑就从此失去了魅力,失去了被人追捧的机会。因此每个青楼院的头牌红姑都不会轻易失去清白之身的,除非想从良,不然就没有退路了。

    而一些红姑心性自傲,或者很有心机的姑娘,知道如何可以更吊人胃口,不轻易出来演出,物以稀为贵吗,这样可以更加吊足人胃口,让更多的人慕名前来。

    贺兰敏之不知道苏兰这样做,是不是他所想的这样,还是因为他的原因,今日他想探究一下。

    龟公准备将独自来的贺兰敏之迎到最好的包房内,但被贺兰敏之拒绝了。

    “今日我想去苏兰姑娘房造访一下!”贺兰敏之神情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让人惊讶异常的话。

    “贺兰公,这…这…苏兰姑娘从来没有在房接待过访客,她…肯定不会接待你的!”闻听大惊的龟公一副不可置信的样,看了两眼贺兰敏之后,又马上变了说话的口气,打着揖道:“公,这事小的做不了这个主,还要问秦姨…哦,秦姨过来了!”

    顺着龟公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贺兰敏之看到风情万种的秦姨,正扭着柔软的腰身往他所站地方过来,也马上收回了想说的话,等着秦姨过来。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