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三十三章 上官婉儿和她的母亲(下)(书号:28273

第三十三章 上官婉儿和她的母亲(下)

作者:黄昏前面
    贺兰敏之是谁郑氏此前并不知晓,她也从来没见过这个面貌英俊的年轻人,但贺兰敏之身边那位宁公公她可见过多次,这是主管掖庭宫主要事务的内侍省宦官头目,掖庭宫内几乎没有人不怕他的,差不多是煞星的代名词。但看今日,这位以往时候鼻朝天,对她们极尽吆喝使唤的内侍省宦官,却对边上这位姓贺兰的少年公如此恭敬,她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一般身份的人。

    能自由出入掖庭宫的人,并没几个,有的只是掌握大权的皇后亲眷,或者内侍省的官员,郑氏虽然是一介妇人,但她天资聪慧,也马上能猜到姓贺兰,能自由出入宫的人是何人了。

    正因为猜到来者何人,让郑氏的恐惧感越加的强烈了,她不知道,此人要来做什么,因为刚刚经历了惨痛的变故,遇到所有的事,她都会往最坏的方面着想。

    不过郑氏也很奇怪,她这个一向对其他陌生人很提防的女儿,为何见到这个年轻的公,会这般表现,没有一点陌生害怕的样。

    刚刚才一周岁多一点的女儿,是郑氏心的全部所有,她生活下去的目的,就是保护好女儿,将她养大,最担心的就是女儿受到什么伤害。今日贺兰敏之的举动,让她有强烈的危机感,也就不惜下跪来求情。

    郑氏这样的举动让贺兰敏之一愣,看到郑氏这般可怜的神色,心里忍不住一颤。原本姿色很不错的郑氏,这般神色越加显得楚楚可怜,让人怜惜,有让人保护她的冲动,他很想马上把郑氏搀起来,安慰一番,但想着自己的身份,还有今日来的目的,还是硬着心肠没动作,也没将抱着的上官婉儿放下。

    “起来说话吧,本公不想让你做任何事!”贺兰敏之用没有什么感情的语调说道。

    “娘,娘…”小婉儿似乎也觉察到了异样,神色有点变了,张张嘴想哭。

    “贺兰公让你起来,你还不起来!”一边的宁公公大声地喝令道。

    被宁公公喝声吓了一跳的郑氏抬起头,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宁公公,再看看贺兰敏之那和善的神情,最后看了两眼女儿那可怜的眼神,犹豫了一下,也起了身,但脸上惊恐的神色并没消去,也没退开去,依然站在贺兰敏之身边,还虚抬着手,有试图来夺贺兰敏之抱着的小婉儿的打算。

    贺兰敏之抱着上官婉儿在屋内走了几步,离郑氏远一点,也不管边上数次欲言又止,神色越加惊奇的宁公公,依然抱着小上官婉儿逗乐。

    上官婉儿才两虚岁,实际年龄才不过一周岁零一点,按理这时候才差不多会开口说话,会说的也只是一些常用语,但听这个小小人儿说话却很流畅,好似已经会说话很久了,听上去语调虽然很是稚嫩,但已经会把自己思考的话讲出来了,这让贺兰敏之很是惊奇,可能是奇人自有奇象吧,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他好奇之下,也不时地问她一些话,小婉儿都会用奶声奶气的语调回答,还不时咯咯笑两下,把站在一边的宁公公惊的越加目瞪口呆。

    郑氏倒是从最初的惊慌慢慢平静下来,看到贺兰敏之对小婉儿这样温婉细语地逗乐,小婉儿也很开心地笑着,她的担心消除了很多,贺兰敏之今日来并没有什么恶意,但她心内的疑惑更重了。

    这个应该是那位妖妇,当朝皇后武则天亲姐姐韩国夫人儿的少年公,今日跑到掖庭宫,来到她们母女所住地方,是为了什么呢?她的夫君上官庭芝与贺兰敏之并没什么交集,这个少年公肯定不会是因为与上官庭芝的交情,而来探望她们的,莫非…

    想到这,郑氏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刚刚有点恢复血色的脸又变得惨白。

    一脸惊异,不时看看贺兰敏之,又看看郑氏的宁公公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贺兰公,我们走吧,这个屋里阴暗潮湿,呆久了会不舒服!”

    他越加糊涂了,今天贺兰敏之来,究竟是要做什么?难道不是奉皇后娘娘的令来的?

    贺兰敏之看看一脸紧张的宁公公,再看看依然满脸恐惧,不知所措的郑氏,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放下上官婉儿,而是再逗乐道:“婉儿,这里好不好玩?”

    两只手捏着做成小老鼠样手帕在扯的小婉儿嘟着嘴摇摇头:“哥哥,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很多地方娘都不让婉儿去,也不让婉儿和其他人玩!”

    贺兰敏之捏了一把上官婉儿那粉嘟嘟的小脸蛋,笑着道:“那下次哥哥带你到外面去玩,到宫外去玩,好不好?”

    “好啊…婉儿很想到外面去玩,哥哥会带婉儿去玩喽!”小婉儿高兴的手舞足蹈,但一看到母亲那惊恐的神色,笑容马上消失了,愣了一会,对贺兰敏之摇摇头,“哥哥,娘不会让我出去玩的…”

    “你娘肯定会同意的!”贺兰敏之冲着郑氏笑了笑,又怜爱地捏了一把上官婉儿的小脸,把她放回了床上,“婉儿,哥哥走了,下次有空再来看你,给你带好玩的东西?”

    “真的?”小婉儿满脸的欣喜,“哥哥给婉儿带什么好玩的东西?”

    “先不告诉你!到时你就知道了!”贺兰敏之摇头着,一副神秘的样,站起了身。

    “哥哥,那你要早些给婉儿送来哟…”上官婉儿一副欢天喜地的样。

    “一定,哥哥不会言而无信的!”贺兰敏之笑的很灿烂,再对上官婉儿挤挤眉眼,做个鬼脸!

    宁公公惶然地迎了上来,小声地说道:“贺兰公,我们走吧,这儿太阴潮了…”

    “婉儿,哥哥走了!”贺兰敏之冲着坐在床上的上官婉儿挥挥手,再对神色稍缓的郑氏拱手行了礼,“上官夫人,在下告辞!”说着便在郑氏和宁公公越加惊异的神色,走出了这间小屋。

    郑氏快走两步,走到门边上倚住,看着贺兰敏之和宁公公走出屋外的背影怔在了那里,这一刻,她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放了心后,她心里又全是迷茫涌上来,贺兰敏之临走前这一声“上官夫人”让她异常的震撼,自府上出事后,她已经一年多没听到人家这样叫她了,没想到今日却在宫再次听到。

    这个唤她“上官夫人”的年轻公,今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她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坐在床上的上官婉儿数声叫唤后,才回过神来,过去将小婉儿抱了起来,眼泪再也忍不住,掉落了下来。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