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二十二章 决不可能(书号:28273

第二十二章 决不可能

作者:黄昏前面
    看到武顺和贺兰敏之过来,满脸惊喜的贺兰敏月马上扑了过来,拉住武顺和贺兰敏之的手,一个劲地跳着脚叫道:“娘,哥哥刚才的舞剑太好看了,我们几个都看呆了!哥哥,你太厉害了,敏月都欢喜死了,下次你要单独舞给我们看看哟…”

    看着乐的手舞足蹈的妹妹,贺兰敏之也很开怀地笑了起来,他能明白贺兰敏月此时的心情,当下没作犹豫就应承,“那是当然,妹妹想看,哥哥当然会舞给你看!”

    “那太好了!”贺兰敏之喜不自胜,拉着贺兰敏之的手,再次欢呼起来,还非常得意地看了看站在边上的两位皇表弟,骄傲的下巴都要顶破天了,“嘻嘻,贤儿,哲儿,你们可看不到了!”

    “敏之表兄,恭喜你得了父皇的封赏,”有点受贺兰敏月神色打击的李贤也上来道喜,咧着嘴,白了一眼喜形于色的表姐,又看了看身边的弟弟,露出一副渴求的神色,“表兄,你的剑术是贤见过人里面舞的最好的,什么时候教我们一下?”

    “贤儿,哲儿,你们是皇,岂可和敏之一样动刀动枪,打打杀杀,你们的父皇和母后不会同意你们跟着敏之说剑法的!”贺兰敏之没回话之前,武顺就抢着把话说绝了。

    “姨母说的是!”李贤有点蔫蔫,不过在和李哲看了两眼后,又似乎有了鬼主意,走近贺兰敏之身边,把他拉到一边,很神秘地说道:“表兄,以后你多多进宫,偷偷教我和哲弟,好不好?”

    “表兄,你教我们最后那招刺剑入鞘的动作么!”李哲也悄悄地请求。

    “好吧,只要你母后答应!”

    贺兰敏之这话让李贤彻底泄气,没好气地瞪了贺兰敏之一眼,李哲跟着翻了个白眼。

    贺兰敏之也没在意,走回到母亲和妹妹身边,“母亲,敏月,我们出宫回府吧!”

    听到贺兰敏之说要回府了,还想缠着贺兰敏之学剑法的李贤有点着急,但又无计可施。

    他们原本对剑术并不感兴趣,只是刚刚看到贺兰敏之舞剑时候那潇洒的身姿,再加上贺兰敏月在一边一个劲地吹牛,被勾起了兴致,想学得同样的剑法,心血来潮提出的要求。

    他们和贺兰敏之挺是熟悉,时常一道玩耍,想着这位和他们关系挺好的表兄应该会答应他们请求的,没想到竟然也会被婉拒,想着应该是姨母在身边之故,准备私下再和贺兰敏之求请,顺便再说说其他的事,但贺兰敏之却提出要出宫回府,这让李贤有点抓狂,却又没有办法。

    就在贺兰敏之和武顺、贺兰敏月与李贤等人作礼,准备离去之时,又跑来一位宦官,打礼作请,说皇帝和皇后宣韩国夫人及贺兰敏之兄妹一道过去。

    贺兰敏之没法,只得和母亲、妹妹一道随着来人过去,而李贤和李哲则趁机溜了。

    一家三人跟着宦官来到一挂着“金銮殿”牌匾的殿阁前,无须通报,守着外面的宫人就让他们进去了,李治和武则天都在里面。

    行礼,拜见,面君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受了礼后,李治走到三人之前,带着笑看了几眼武顺后,眼睛转到贺兰敏之身上,“敏之,你今日这般表现,朕甚是满意,你姨母也很是惊喜,看来你没让你母亲失望,没让朕和你姨母失望,终有所成,希望你以后要尽心做事,不要恃才而骄…”

    李治的吩咐,贺兰敏之只有应诺的份。

    李治说完,武则天也站了起来,走到贺兰敏之面前,拉住他的手,很和蔼地说道:“敏之,陛下和姨母都对你寄以厚望,你可千万莫负了我们的期望,也不要让你母亲失望!”

    “请陛下和姨母放心,敏之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贺兰敏之赶紧恭敬作礼回答。

    此刻的贺兰敏之已经基本明白过来,今天的事,大部是武则天的特意安排,目的可能是想让他在大唐的众臣面前挣点脸面,让诸人惊叹,以后没有人会小看他,可以更好地做事了。

    或许这是武则天对他前些日所说、所为的一种回报或者进一步的示宠吧!

    “今日你这般表现,陛下和姨母都很是意外,呵呵!”武则天瞄了一眼站在贺兰敏之身后的贺兰敏月,笑着道:“看把你娘和敏月高兴成什么样了…”

    低着头站在贺兰敏之后面的贺兰敏月,听武则天如此说,不知怎么想的,一下蹦了过来,拉着武则天的手,撒娇道:“姨母,你别担心啦,哥哥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哥哥就是这么出色的!”

    贺兰敏月天真烂漫撒娇的样,一脸灿烂的笑容让贺兰敏之都看了一呆,他也甚为自己的妹妹这般讨人喜欢而得意。

    不过贺兰敏之的得意只是持续了一小会,他眼角的余光看到,站在边上的皇帝李治看到贺兰敏月这副娇笑的样,也露出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怔怔地看着贺兰敏月,皇帝的威严荡然无存。

    武则天也看到了李治失态的模样,脸色一下变了,她可能也感觉到了贺兰敏之异样的目光,瞟了一眼贺兰敏之后,神情恢复了正常,同时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李治明显一惊,马上回过神来,哈哈笑了两声,借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贺兰敏之对贺兰敏月使了一个严厉的眼神,贺兰敏月不明所以,有点莫名其妙,但也很懂事地退了下去,回到贺兰敏之的身后。

    武顺当然也是看到了李治猎取的眼神,她非常的尴尬,不敢看贺兰敏之。

    “陛下,娘娘,我们该告辞了!”武顺低着头,上前小声地说了一句。

    听了武顺提出告辞,李治皱了皱眉头,似有点不悦,“媚娘,你们姐妹已经半年多未见了,一定有许多话想聊,要不今日就让留你姐在宫,一道叙叙话吧,敏之和敏月也留下来!”

    武则天一怔,脸上隐现尴尬的神色,但也不好拒绝,只能应承:“陛下这般体贴,臣妾自然欢喜,那…姐姐,你和敏之、敏月就留在宫住一晚,明日再回去吧!”

    李治满是情意的注视,还有很带深意的话让武顺刹那间迷失了自我,脸上现出淡淡的红晕,神情也有点扭捏,但感觉到了身边贺兰敏之异样的目光,不敢马上答应,有点做贼心虚一样看着贺兰敏之,想问询儿的主意。

    只不过没待武顺问出口,贺兰敏之已经上前一步,对李治行礼回答:“敏之多谢陛下的体贴和恩典,陛下此请,原本不该拒绝,但今日敏之刚刚得了陛下的封赏,自然要回去庆贺一番,让府的下人们也知道并分享一下,因此敏之想早一些回府,将此诗告诉府所有的人…”

    “唔,也可,那你先回府,你母亲和敏月在宫住一晚吧!”李治抚着胡须道。

    “不!”贺兰敏之高声拒绝,“陛下,娘娘,敏之得陛下如此恩典,自然要和母亲、妹妹一道庆贺,不然就太无趣了!想必母亲和妹妹也一定想和敏之一道庆贺此事,母亲定然有许多注意的事儿要吩咐,再者…我们都非宫人,留在宫过夜,传入一些有心之人耳,定会腹诽什么,到时再有流言传起,对陛下和娘娘的威望都会带来损害…”

    作为男人,贺兰敏之看的出来刚刚李治那带点猎取的目光,他也明白,贺兰敏月刚刚表现娇嗔可爱的样,足以秒杀任何一个男人,让男人举手投降,李治这个老色鬼同样不例外。

    这个流氓皇帝敢打他母亲的主意,更年轻漂亮的妹妹同样会打主意,当皇帝的想要哪个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问题,但贺兰敏之却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出现。

    如果说以往时候,李治曾向武顺表示过这个意思,但因为顾及武顺的脸面,还有忌怕武则天那只母老虎的威严,还有所顾忌的话,今日过后,这老家伙可能会铤而走险,做出让生米成熟饭的事,那是很悲剧的事,贺兰敏之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绝不可能让李治得手。

    “多谢陛下的恩典,妾身今日要早些回府去,给敏之庆贺一番,待过些日,有空再进宫陪妹妹聊些话!”武顺脸上出现过的迷茫已经消退,一副坚定的神色。

    “唔!姐姐说的也是,”武则天露出了点笑容,看了武顺一眼,又看看贺兰敏之,眼露出一点赞赏的神色,再转头对李治说道:“陛下,姐姐和敏之说的对,今日敏之得了陛下赏,理应回去一道庆贺,待过些日,臣妾再妾姐姐进宫来叙话吧!”

    “那…也好!”李治脸上现出恼怒的神色,但又有点无可奈何!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