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五十六章 定情之物(书号:28273

第五十六章 定情之物

作者:黄昏前面
    看着杨绮这副楚楚可怜的样,贺兰敏之不由的怜意大起,很自然地抓住美人儿的手,握在掌间,柔声说道:“杨姑娘,多谢你的信任!这些日,确实是因为街上流言的事,让人心力憔悴…”

    杨绮没有挣脱开来,而是反手抓住贺兰敏之的手,看着面前这个脸有尴尬之色的英俊男人,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贺兰公,现在街上流言已经没有了,你就不要难过了…”

    这笑容让贺兰敏之如浴春风,刚刚起来的烦恼一下消失无影无踪了,也对杨绮绽出笑脸!

    笑容最能传达情意,特别是近距离的会心笑容,两人都有点沉浸在彼此眉眼舒展间的温情,不愿把目光移开。

    雅间内很静,没有声响,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呼吸。

    就在两有脉脉相视时,门外传来声音,店的小二送酒菜来了,杨绮很快地把手从贺兰敏之掌间挣脱出去,并尽量装出一副自然的神色,只不过脸上的红晕是遮挡不住的。

    进来的小二眼睛不敢乱看,点头哈腰地把酒菜摆置好,马上退了出去,并带上门。

    回过神来的杨绮和贺兰敏之在桌案身边坐下,面对面坐着,因为有了刚刚亲密的拉手举动,还有贺兰敏之打趣的话语,及近距离的笑容交流,两人因久未见而出现的生疏早已经没有了,有点淡淡的暧昧起来。

    “贺兰公,我…”杨绮犹豫了一下,大胆地抬起头,看了看贺兰敏之,“前些日初听街上起的流言,很是为公担心,怕公的名声受损,也担心公你生闷气,想…很想…陪公说说话,只是不能时常出府,无法过来安慰公…”

    这是她今日邀请贺兰敏之出来的主要目的,想安慰一下这个让她牵肠挂肚的人。

    “多谢杨姑娘的关心,我真的没事!”贺兰敏之笑笑,挺感激杨绮的这份关心,“有人对我们贺兰家族不满,想诋毁我们的名声,不惜做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相信他们会自取其辱的!”

    贺兰敏之的反应让杨绮松了口气,“公这般豁达,我就放心了,此前可真是担心…”

    “杨姑娘,我没事,不必去理会小人的伤,清者自清,靠散布谣言,还毁不了我的名声,我也有办法消除不好的影响!”贺兰敏之说着脸上浮出自然亲切的笑容,看着杨绮,“我们难得相聚一次,不该说这些让人不快的事…说好了,从现在起,不许说这些无趣的事,说些开心的事吧!”

    “嗯!好的!”杨绮点点头,露出甜甜的笑容,看了贺兰敏之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从身后拿出一幅画卷,交给贺兰敏之,“贺兰公,这是我依据你上次送赠的诗所作的画,你看看如何?”

    贺兰敏之伸手接过,迫不急待地打了开来,一副暮春时候的曲江池景色图展现在面前,细腻的笔法,生动的景色扑入眼帘,画上还题有他当日所吟的《曲江》诗,让他爱不释手。

    仔细端详了一番后,贺兰敏之抬起头,看着一脸期待神色的杨绮,好奇地问道:“杨姑娘,你这画作的太好,太传神了,真是让人惊叹,你画技如此出色,是何人传授?”

    “现任工部阎尚书曾指点过小女的画技,只是我天生鲁钝,未习得阎尚书画技之一二!”

    “阎尚书…阎立本?”贺兰敏之满脸惊讶。他虽然没去打探现任的工部尚书是谁,但一听杨绮说姓阎的工部尚书,马上就想到了阎立本这位名满天下,在画技、建造技术上造诣非常深的名人。

    杨绮点点头,带点骄傲地说道:“阎尚书父辈与小女祖辈是挚交,他与我父亲交情也尚可,来府拜访之时,看到我在作画,也略加指点,只可惜未能拜入他的门下!”说完话的时候,杨绮是一脸的遗憾。

    阎立德、阎立本兄弟和杨绮的祖父都曾在工部为官,私交挺好,时常有来往,杨绮在绘画上也有幸得到阎立本的指点,并略有所成,这是她非常引以为傲的事。只不过阎立本曾叮嘱过,不要在他人面前说这事,杨绮也记着阎立本的吩咐,极少在人前提起,但在贺兰敏之面前,她却掩藏不住,想和他分享一下这个秘密。

    “能得阎尚书的指点,难怪姑娘的画技如此出色了!”贺兰敏之非常的感慨。杨绮竟然这般幸运,能得到阎大师的指点,要知道后世时候阎立本的画作可是无价之宝啊,当下把画收了起来,用小绳郑重地拴好,“杨姑娘,此画姑娘就送赠于在下吧,如何?”

    杨绮的画一定要好好保存,即使她不是阎立本正式的弟,至少得过其指点,可以说这画带有阎大师的风格,一直保存下去,也可能会成为价值连城的物,何况这个小美人很可能会成为他生命特殊的人儿呢!

    杨绮甜甜一笑,“当然可以,此画原本带来就是想送给贺兰公的!”

    “那多谢杨姑娘了!”

    杨绮看着贺兰敏之将画收起来,心里甜滋滋的,心里也有一个想法起来,脸有点红晕浮现,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地说道:“贺兰公…那…你也要送赠一物与我…”

    贺兰敏之看着杨绮脸带羞涩的样,心里莫名升腾起一点异样的感觉,知道面前这美人儿所求的是什么,当下马上点点头,“那好吧!杨姑娘送赠了我几幅画,我一定要回赠以礼物的!”说着眼珠转了两转,解下身上的一块玉佩,呈到杨绮面前,“杨姑娘,出门时候匆匆,没带上什么宝贝之物,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一块玉佩,也是我非常心爱之物,今日就送赠与你,希望你能好好保管…”

    这是一块做工非常精美的玉佩,贺兰敏之在这个世界苏醒过来后,就佩带在身上了,他也是从妹妹贺兰敏月嘴里知道,这块玉是祖传之物,非常珍贵的。

    杨绮脸一下变得通红,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贺兰敏之,在贺兰敏之笑容的示意下,这才颤抖着手接过,捧在掌心里,“公送赠之物,我一定好生保管,贴身珍藏,决不会遗失…”

    她把这玉佩当作贺兰敏之送她的定情之物了!

    贺兰敏之笑吟吟地注视着杨绮羞涩的样,伸手将美人儿捧着玉佩的手握住,放到自己的脸边,“下次你也得送我一份除画作以外的赠物哟,要你贴身使用之物!”

    “嗯,我一定有物回赠与你!”杨绮用力地点点头,把头也靠了过来,轻声说道:“贺兰公,你不要再称我杨姑娘了,唤我一声绮儿,好吗?我爹和我娘就是这么唤我的!”

    “那当然好!”看着杨绮羞不可支的样,贺兰敏之没有一点犹豫就答应了,“绮儿,那你也不能称我贺兰公,唤我一声敏之吧!”

    “嗯…敏之!”杨绮轻轻地唤了声,眼满是柔情在荡漾,满心的甜蜜都不知道如何与人说。

    贺兰敏之紧紧地抓住杨绮的手,两人就这样脉脉相视着,脸与脸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脉脉不得语,一切尽在不言,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贺兰敏之觉得,与杨绮的相识,是他穿越来大唐后,最让他开心和庆幸的一件事,他希望这个美人儿,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接下来,他除了策划让母亲脱离李治这件事外,还要把精力放在自己的终身大事上,要去考虑如何最终将杨绮这美人儿弄到手…

    第一卷终)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