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三十六章 原始的欲求(书号:28273

第三十六章 原始的欲求

作者:黄昏前面
    感谢enzoT书友的打赏!)

    雪儿是看到贺兰敏之睁着眼想事,时不时转转身,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很是不忍心,才出声相询的。

    “好吧,少爷还真有些累了!”看着一脸乖巧可爱样的雪儿,贺兰敏之没作考虑就答应了。

    雪儿依言走到床榻边,坐了下来,伸了小拳头,轻轻地为贺兰敏之捶起背来。

    一股熟悉的清新香味扑入贺兰敏之鼻间,他很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两个小丫环服侍人的本领似乎天生就会,她们按捏身的手法非常不错,远比贺兰敏之后世时候去洗温湿浴店享受的按摩来的舒服,更不要说雪儿和青儿的容貌不是那些人可比的,小手细嫩程度也远胜那些按摩女,肌肤相接触给人带来的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妙。

    雪儿很仔细地为贺兰敏之按摩**起来,贺兰敏之趴着身,闭着眼睛享受。雪儿没出声,屋内很是静谧,刚刚想的事又跑回到贺兰敏之的脑海来,他很是不甘心母亲当了李治多年的情人,总想找点手段报复,但想来想去却没什么办法,想到的都是一些划邪恶的事,让他自己都十分羞愧。

    贺兰敏之强迫自己不去想以什么手段报复的事,想静静地享受一番雪儿的服侍,但思绪止不住,刚刚母亲那伤感的样又浮现在他眼前。

    美人幽怨,总是会让人深受触动的,即使这个美人是自己的家人。

    母亲年轻漂亮,身材非常好,这是贺兰敏之引以为傲的事,但想到母亲的身体时常被李治那老色鬼玩弄,还是气不打一处来,那老流氓凭什么就能随便玩弄他母亲这样的美女?就因为他是皇帝?要是他看上了自己身边的哪个美女,是不是也要拱手相让?

    不,绝不!贺兰敏之心内有一个坚定的念头起来,以后他一定要报复李治,并且无论花什么代价,都要把母亲从李治那老色鬼手抢回来,更要保护好妹妹贺兰敏月,属于他的其他美人也不能让李治,或者其他任何一人抢走。

    想到这,贺兰敏之也有点奇异的感觉起来,雪儿轻柔的按捏似乎带给他异样的刺激。他娘的,李治这当皇帝的太有福了,这么多美丽的女人都被他吃了,还真是羡慕,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因为诸多的考虑,还没享受过女人身体的滋味呢,这太不公平了。他这具身体已经长大,可以享受男欢女爱了,身边就有任他采摘的美女,资源不能浪费,时间也不能浪费!

    到雪儿柔滑的小手恰好游移到他的脚部,在他腿的内侧按捏着,这似一个强烈的刺激,穿越过来后,刻意压抑的一份原始冲动在心里潜滋暗长,他一下翻过了身。

    正和贺兰敏之一样胡思乱想想着心事的雪儿,没防备到让她愁绪满怀的少爷突然翻身,被吓了一跳,按捏腿部的小手恰好触碰到贺兰敏之身上的敏感部位,让她羞的脸红耳赤,不知道怎么办!

    贺兰敏之定定地看着雪儿,雪儿在慌乱一阵后,似乎也明白过来了什么,满是媚意的脸低垂着,时不时偷偷看两眼贺兰敏之。

    看着雪儿羞不可支,极具诱人的样,贺兰敏之色心大动,一把抓住雪儿的小手,稍稍用力一拉,小丫头带着一声轻呼,倒入怀来。

    茫然不知所措的雪儿,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呼吸非常急促,眼睛紧闭,不敢看贺兰敏之。

    当日被贺兰敏之拒绝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她不知道今日少爷会对她做什么,她渴望少爷能好好地宠爱她一番。

    贺兰敏之轻轻地抚着雪儿的脸,少女醉人的体香溢满了他的鼻间,让他心内的那份原始的渴望更加的强烈,嘴唇自然地去探寻雪儿的小嘴。

    雪儿并没躲避,她根本没有躲开的念头,在贺兰敏之含住她的嘴唇的时候,很配合地张开小嘴,迎接贺兰敏之的温存。

    已经好几个月,少爷没有和她这样温存了,天天在渴盼的雪儿,很轻柔地将小舌头缠了上去,与少爷纠缠在一起,整个人也挤到贺兰敏之怀里去,伸手紧紧地抱住贺兰敏之强壮的身体。

    再一次感受到雪儿主动的贺兰敏之,用很快的动作翻了个身,将小丫头压在身下,带点粗暴地热吻起来,非常的熟稔,极具挑逗力,一会就已经让雪儿娇喘连连,身体乱扭。

    “啊…”雪儿轻呼一声,胸前的高地遭到了贺兰敏之的攻击,让她不由的一阵颤栗,异常舒服的感觉从那个部位传来,让她忍不住挺胸迎上去,期望能得到少爷更多的温存。

    春末了,天气有点热,身上衣物穿的并不多,贺兰敏之很轻松地就伸入雪儿的胸襟内,手掌抚上那平躺着海拔高度都挺不错的**,用力地**起来。

    雪儿全身酥软,瘫在在床榻上,任压在她身上的贺兰敏之那双使坏的手在她那丰满的胸部及身体敏感部位游移着。

    很快,雪儿的衣服被解了开来,上半身袒露在贺兰敏之面前。在昏暗灯光的照映下,雪儿那两团饱满的挺起竟然透着凝脂般的光泽,有些半透明,粉红色的蓓蕾坚挺硬朗,并随着呼吸颤歪歪地抖动着,分外地诱惑人,贺兰敏之贪婪地吻了上去,前她们含在了嘴里,细细地品尝起来。

    雪儿不堪挑逗地紧闭着双眼,脸像个熟透的苹果一样通红,平日红润的嘴唇像被火烤过一样有点干燥,发出低低地**,像是极度痛楚的梦呓,非常有穿透力,像缈缈的来自天际某个地方的柔风,灌入贺兰敏之的耳间,越加激发着他原始的欲*望。

    越加高涨的冲动在贺兰敏之体内汹涌狂奔,他也在手嘴并用,在雪儿身上游弋的同时,将小丫头身上那点累赘的衣物全都除去,一具极美的**呈现在贺兰敏之面前。

    雪儿的身丰满圆润,两座挺立下**下是光洁平坦的腹部,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入手处,凝滑柔嫩,让人爱不释手,腹部与两腿间的丰盈部位同样泛着月色的光泽,在两腿交叉住,有一片似被大风刮倒,向同一个方向倒伏的黑色水草,那是所有男人都向往的生命之泉,可以给人带来无限的疯狂和快乐,贺兰敏之的手已经移到这片水草地上,慢慢地开始探寻。

    多情又滋润的季节,水草地总会泛出涓涓细流,细流汇聚处,成了小溪,小溪暖流潺潺,奔流不息的,让人充满了探寻的渴望,贺兰敏之的手慢慢地探入到小溪的源头里面去。

    那是一片似没什么开发的峡谷间的温泉地,狭窄温暖,贺兰敏之用他灵活的手在里面慢慢地探索着,而峡谷地的主人,随着他探索的动作不断地扭动着身,嘴里发出极具诱惑力的**声。

    在贺兰敏之的慢慢探寻下,峡谷地慢慢地由紧密变成略微松弛,谷间的水流越来越多,有些泛滥成灾的感觉,贺兰敏之探索的手从间抽离出来,继续在其他地方探索,人慢慢移到雪儿身上。

    雪儿的双腿已经完全张开,等待着让她渴望已久的强势入侵。

    贺兰敏之调整好身,在雪儿的配合下,非常熟练地把他那很让人自傲的长枪慢慢地向那峡谷地攻击推进,随着身下雪儿“啊”的一声轻叫,贺兰敏之感觉到,他从清凉世界进入到温暖湿润的山洞里,并且被温暖紧裹着,紧紧包裹的刺激舒服的让他想叫出来。

    贺兰敏之温柔的挺进并没让雪儿感觉到太多的痛楚,反而一种非常舒服的充实感觉从身下传来,嘴里不由的发出低低的轻叹。

    雪儿**的**声催促着贺兰敏之投入战斗,他也开始缓慢地动作着,紧裹的感觉持续从下面传来,那种感觉让贺兰敏之**酥筋,两世为人,他已经忘记了后世时候曾体会过这种感觉,像一个求知欲很强的孩一样,努力地探索着,想寻找更美妙的滋味。

    身下的床榻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和着贺兰敏之的喘息,还有雪儿诱人的**,传到了屋外,把躲在屋外偷听的一人儿羞的无地自容,想躲回房去,但发软的身没有一点力气,迈不开步,只得闭着眼睛继续倾听屋内的动静,还忍不住抚到自己那并不算饱满的胸部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屋内的声响越来越重,在贺兰敏之强力的攻击下,已经完全绽放出来的雪儿,用力搂着贺兰敏之的身,整个身贴了上来,接着又松开,用肘、肩、头和腿想把自己的身向上弓起,在发出了一连串大声又含糊的快乐**后,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贺兰敏之感觉到了下身一阵阵的痉挛,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看到了身下的雪儿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也在快速冲刺了几下后,强迫着自己将那份浓缩了好些日的激情,释放入雪儿的体内。

    一阵阵的痉挛过后,雪儿似失去知觉一样,闭着眼睛软在床榻上,任伏在她身上的贺兰敏之抚摸挑逗,没有一点反应。

    怜意大起的贺兰敏之将雪儿丰满的身体抱在了怀里,眼睛很自然地往刚刚雪儿所躺的地方看去,不过有点遗憾的是,床单上没有异样的色彩落着,原先的猜测被证实了!

    在抱着雪儿躺了一会,挑逗下没有得到一点回应后,贺兰敏之也有困意袭来,闭上眼睛,一会后随即沉沉睡去,睡的很香,雪儿什么时候起身离去他都不知道…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