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六章 彼处有佳人(书号:28273

第六章 彼处有佳人

作者:黄昏前面
    两位小丫环有点不情愿地离去。

    雪儿和青儿一走,来访的两名纨绔表情马上不一样了。

    李敬猷从座上起身,走近贺兰敏之身边,压低声音道:“常住兄,你是真的受伤了?”

    贺兰敏之很疑惑地看看一脸古怪样的李敬猷,又看看差不多神色的刘冕,带点迟疑地点点头,“是啊…不过,只是受了点轻伤,已经不碍事了,两位贤弟不必担忧…”

    “原来如此,还以为常住兄借病谢客,不愿见我们呢!”刘冕说着咧开嘴笑了!

    “哪里会,我可不愿意整天被人当病号看待!也希望能和两位贤弟一道出去玩乐!”

    “常住兄,如此就好,如此就好!”站在贺兰敏之边上的李敬猷长长地舒了口气,依然压低声音说道:“常住兄,小弟和天官兄今日来,还想与你商量一事,你看…我们三人年后都没一起出去玩乐了,要不我们择个日,一道去怡香楼喝酒寻乐!就由小弟做东,以示对你身体康复的庆贺吧…”

    “怡香楼?”贺兰敏之有点疑惑,这难道是个青楼院?

    “是啊,是啊!常住兄,年后怡香楼来了一位才貌都非常不错的女,名叫苏兰,年不过十五,长得很美…相貌不比你妹妹敏月差,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听说是从江南购来的,唱乐非常不错,舞也没人能及,短短几日已经名震平康坊,她自填自谱的几首诗曲连长安那些名声不错的才也自叹不如,那首什么‘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的诗更被坊间争相传唱…”李敬猷如数家珍一样滔滔不绝地说着,又很无耻地对贺兰敏之笑笑,“常住兄这些天都呆在府没出去,没听说过苏兰姑娘的名声,自是不奇怪…但你一定要去见识一下这个极品人物,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见李敬猷误会了自己的疑惑,贺兰敏之也只能装傻,顺着李敬猷的意思说道:“我是没听说过这事,要不是敬猷贤弟说,还真的不知道现在怡香楼来了这样一位才貌双绝的佳人…”

    怡香楼还真的是一个青楼院,敢情他们几人还是那里的常客!

    “常住兄,你可不知道啊,此人性高傲,眼高于顶,从来不对人假以辞色,也从不陪客人喝酒,对我和天官兄都没多瞧几眼,还…还…对了,眼下也没有人能入她眼,”李敬猷说着,叹了口气,看看边上的刘冕,在刘冕奇怪的眼神,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我们想着,常住兄出马,凭你的才貌,一定能打动她,可惜现在常住兄有伤,不能去,唉,真是可惜,可惜啊…”

    “是啊,是啊!常住兄出马,一定可以让苏兰姑娘动心的,哈哈!”刘冕马上附和,“常住兄以往去平康坊玩,从来没有什么姑娘能入你眼,小弟相信这个苏兰姑娘,一定会让你动心的!”

    “哦?竟然有这般女?那一定要去看看!”李敬猷和刘冕的话勾起了贺兰敏之强烈的好奇心,不只对李敬猷话这名有可能叫苏兰的绝色青楼女感兴趣,也对他的“前身”的行为感兴趣起来。不成他的前身,时常与面前这几人混迹于青楼院,喝酒寻乐的吗?他很想问问到底是不是如此,但这话又问不出口,在犹豫间看到了两位纨绔古怪的神色,还不时交换眼神,也有点明白过来两人的心思,笑了笑,用淡淡的口气说道:“只是在下现在身上有伤,待在下伤完全好了,再说吧!”

    贺兰敏之这话让李敬猷和刘冕忍不住失望,在进府前自信能以此鼓动贺兰敏之的李敬猷有点抓狂,“常住兄,这段时间来捧苏兰姑娘场的人很多,要是你不抓紧时间,很可能被人捷足先登,那可就追悔莫及了!你可知道,这段时间,每天都有贵家公到怡香楼,想要苏兰姑娘作陪,还有一些人敬献诗作,以求能打动苏兰姑娘的心!常住兄,你长得比任何人都俊,光相貌就能迷倒大多姑娘,更不要说你的才情也远比我们几个好,还有你的剑术,你这般才貌双全之人,才是苏兰姑娘的绝配,若你躲着不出马,被武…被其他人占了先机,抱得美人归,我们几个可就再没脸见人了…”

    李敬猷发现自己有点说漏了嘴,马上止住了口,但已经惹来了刘冕的怒目。

    贺兰敏之倒没觉察到异样,他已经被李敬猷所说话吸引了,还真的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绝色女,但又不愿意在这几位纨绔面前露出急色的样,依然用不急不慢的口气说道:“几位兄弟,在下这副样,实不能出府去,要不这样吧,待过几日,在下身完全利索了,再与两位贤弟一道去…去见识一下苏兰姑娘到底是什么样的绝色女…”

    有这般极品的美人儿,不去见识一下当然是不行的,但话不能急着说。

    贺兰敏之这话让李敬猷和刘冕大喜,李敬猷嘴唇都有点哆嗦了,“常住兄,你到时一定要给我们挣面啊,别让武…”一说发现又有点漏嘴了,赶紧把嘴闭上。

    贺兰敏之也感觉到了一点异样,有点疑惑地看着李敬猷。

    刘冕怒瞪了一眼李敬猷,从座上起了身,对贺兰敏之作了一礼,“常住兄,你伤刚好,要多休息,今日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不然夫人要来责怪我们了!待过几日,你身体完全康复了,我们再过府来看望你,到时再一道出去游逛,先告辞了!”说着对李敬猷使了个眼色。

    李敬猷会意,马上对贺兰敏之作礼,“常住兄,我们先告辞了!”

    心里更加疑惑的贺兰敏之站起身还了礼,“那…两位慢走!”

    “哥哥,今天他们过来,是不是又唆使你去平康坊玩乐?”

    “你怎么知道?”贺兰敏之转过身,很好奇地看着为他梳理头发的贺兰敏月。

    “他们来找你,哪次不是去平康坊喝酒,看那些青楼女唱乐跳舞的!”贺兰敏之有点不满地撅起了嘴,“哥哥,你以后少去那种地方玩,省得娘时常说你!”

    “哥哥听敏月的话,以后少去那种地方玩!”贺兰敏之马上答应,看着贺兰敏月那可爱的面庞,笑着道:“敏月,过几日哥哥带你去外面玩如何?”

    来大唐已经好几天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都没见到过,贺兰敏之有强烈的好奇心,想去参观一下这座被喻为国古代最伟大城市建筑,看看大唐的京师长安到底修建的怎么样的,街坊是否真的如菜畦一样整齐,同时也想去城外逛逛,看看现在的一些景致与后世的西安有什么区别。

    “哥哥,你不怕遇到麻烦,想出去玩了?”贺兰敏月停止了梳理,把头趴在贺兰敏之的肩膀上,看着镜里贺兰敏之的眼睛,撒着娇恳求道,“哥哥,你要说话算话,出去玩带上敏月的!好不好?”

    贺兰敏之看着镜里贺兰敏月那张美丽的可以让任何男人心动的脸,再看看她撒娇时候越加显得可爱的神情,不禁爱怜之意大长,转过身,捏了捏她那秀挺的小鼻,“哥哥要是出去玩,那肯定会把敏月带上的,妹妹对哥哥这么好,连梳头的事都亲自动手,哥哥焉能扔下你一个人去玩?”

    他说话间也在想,那个绝色女苏兰,相貌上难道能比自己的妹妹贺兰敏月出色?

    贺兰敏月听了大喜,不顾还有雪儿和青儿两位丫环在边上,伸手环住贺兰敏之的脖,脸也贴上上去,更加娇声地说道:“哥哥,真的?那过些日,你伤完全好了,你带敏月去外边玩玩?我们到长安这么多年,除了府上和皇宫里,还有一些行宫外,其他地方都没去好好玩过!”

    “好的!”贺兰敏之没作任何考虑就点头同意,“待过几天,天气再暖和些,我们去城外踏青游玩,青儿和雪儿也一道去!”过几天不就是三月三了吗?这个被后人称为古代的“情人节”,一定非常热闹的,从古代的诗就可以看出来,“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杜老前辈这首诗里面就明确说了,长安城外的水边满地都是美女呢,不去瞧瞧,顺便验证一下这张奶油脸对女孩杀伤力,还真的太可惜了。

    听贺兰敏之这般说,贺兰敏月直起身欢呼起来,她听府上的一些下人说,长安城内外有好多地方景色不错,她都想去,但母亲和哥哥都不让她出去,怕她被人轻薄,也不陪她去,让她挺是郁闷,今日哥哥一反常态,表示愿意带她去玩,而且过几日就去,她如何会不兴奋。

    候在一边为贺兰敏月打打下手的青儿和雪儿也忍不住欢呼雀跃,自家少爷竟会带她们出去玩,这事有点破天荒了,只希望不要被夫人阻止就行了。

    贺兰敏月全然忘记了她正在替哥哥梳头,兴奋之下手的梳扯到了贺兰敏之的头发。

    痛得吡牙咧嘴的贺兰敏之大声地抗议,“喂!敏月,你扯了哥哥的头发了!”

    “哦…啊!”贺兰敏月马上回过神来,放开拿着梳的手,有点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一副娇羞可爱的样…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