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 > 第一章 梦境还是现实(书号:28273

第一章 梦境还是现实

作者:黄昏前面
    闪电划破黑色的夜空,瞬间把外面的世界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随即沉闷的雷声滚滚而来。

    “又下大暴雨了!”贴着车窗看着外面的王楚云喃喃地说道。

    暴雨已经下了好一会了,雨势越来越大,雷电也越来越频繁。

    这是浙江东部连续第二天遭遇强对流天气了,省气象台为此发布强雷暴黄色预警。

    暴风雨过后,总有许多地方遭灾,什么河流决堤,道路被毁,房屋、树木、电线杆被风雨吹倒导致交通、通信断等是最常见的灾情,甚至人员伤亡也不可避免,若雷雨时候刚巧在野外,那可是件非常不爽甚至是悲惨的事,被雷电击或者被洪水冲走那可就玩完了。

    不过这种天气不得不外出的王楚云却没有任何的担忧,外面的风雨雷电在他眼里只是一道美丽的景色,因为此时的他正坐在往福州方向的动车上,外面下再大的雨,打再大的雷,也不会落到他身上。动车风驰电掣行进,反而可以看到许多平时看不到的雷雨天的景色,比如闪电破开夜空,及漫天乌云高速起伏翻滚的惊悚、壮观场景,那是呆在屋里很难看到的。

    王楚云用相机拍了不少闪电的照片,预览一下发现有几张效果还不错,挺让他满意,他也计划着到达福州后,将难得拍到的闪电照片传到摄影论坛上,让摄友们看看。

    已经是晚上时间,再加上雷雨天气,车外漆黑一片,也只有在闪电来临时候,才能看清外面的世界,闪电过后,车外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甚至连灯火都没有。闪电越来越频繁,雷声越加响亮,雨也越下越大,王楚云拍了一阵后,看看已经有满意的照片,也就放下了相机,将目光收了回来,心里在祈祷着这场大雨能尽早结束,以免有灾情出现。

    “各位旅客,列车前方即将抵达温州南站!有到温州南站下车的旅客请提前做好准备,列车在温州南站停靠三分钟!”广播列车员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着列车员的声音,一些性急的旅客站起身,从行李架上取行李,还远未到达目的地的王楚云拿出手机,给接站的朋友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们快到温州了,大概再过两个多点小时可以抵达福州。搁了手机,王楚云打开摆在小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继续看出发前下载的一部电视剧。

    浙大系毕业后当了一名记者的王楚云时常出差,长长的旅途时间挺难打发,许多时候他会在出发前下载电影或者电视剧,用笔记本电脑在途观看。

    这次他下载了一部讲述武唐时候的电视剧。据王楚云单位那些爱八卦的女同事讲述,这部电视剧拍的很不错,情节挺吸引人,特别是一焦姓演员所演的名叫贺兰敏之的,更是出彩,俊秀风流的模样可以让所有女人发狂,让任何一个男人嫉妒。天天听着边上同事说,喜好历史的王楚云也被勾起了兴趣,将这部电视剧下载下来,准备有空时候看。

    刚巧被主任抓壮丁出差,上了车后闲着无事,他就计划用这部电视剧打发旅途的时间。

    上车后王楚云已经看了一集电视剧,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里面刘大妈所演的武则天与以往的并没太多区别,而据说可以让所有女人发狂,让任何一个男人嫉妒的贺兰敏之,还未曾看到。外面打雷下雨,他也停了下来,拿相机拍闪电,拍摄的兴趣过后,又想再继续看电视。

    这次他不再按顺序播放,而是专拣精彩的内容来看。再烂的电视剧都有精彩的地方,更不要说这部电视剧拍的不算非常差,一些地方还比较精彩,几个冲突比较激烈的片断也把王楚云吸引了进去,焦哥哥演的贺兰敏之果然风流潇洒,难怪单位里那些爱八卦的女同事会对其津津乐道。

    “敏之…”“哥哥…”看到一个比较煊情的片断,里面两个没完全弄明白身份的大小美女在呼唤因什么事情很悲伤以酒解愁的贺兰敏之,不喜欢看这种情节的王楚云把头转了过去,看着窗外。

    又一道刺眼的闪电将天空劈成两半,沉闷的雷声马上传来,让人心惊肉跳,电视剧里面的“敏之”“哥哥”的呼唤声还在继续。

    就在王楚云呆呆地看着外面,猜测这场暴雨什么时候会结束之时,高速行驶的动车突然毫无征兆地来了一个紧急刹车,接着好像重重地撞上了什么东西,在王楚云未反应过来前,放在小桌上的笔记本先飞出去,砸在对面的人身上,“敏之”“哥哥”的叫唤声嘎然而止,差不多同时,他的整个人也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撞到了似乎已经倾斜的车厢什么硬物上,一阵剧痛传来然后,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敏之!敏之…”

    “哥哥…”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楚云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不停呼唤着什么,依稀都是女人的声音,他本能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周围情况,却觉得眼皮非常沉重,上下眼睑像粘住了一般,努力了几次也没能睁开。

    “出什么情况了?刚刚……好像动车出事故了,我……我受伤了吗?这是在哪里?是在动车上还是医院里?应该在医院了?但…为何还能听到电视剧里的对白声,笔记本…没摔坏吗……”

    一阵阵杂乱的念头涌了上来,王楚云感觉到了迷茫和害怕,就在他惶然间,一只很温暖的手抚到他的脸上,似乎是年轻女人的手,非常的细腻柔滑,让他觉得很是舒服。

    “这是谁?谁在抚摸我……是医院的小护士么?还是……”王楚云本能地想伸手去抓住,另一双更加柔嫩的手抓着他,还抓得很紧,浑身无力的他没能挣开,一阵疼痛随之袭来。

    “我的身体……竟这般虚弱?难道我受了很重的伤了?千万不要落下残疾,那可一辈完了!”

    一阵悲意刹那间涌上心头,很是惶恐的王楚云整个人猛的打了个颤,一下睁开眼睛,眼前模糊一片,不能完全明适应的眼睛感觉到了刺痛,什么都看不清,又马上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眶里溢出,顺着脸颊滑向下颌。

    “敏之,敏之…孩儿啊!你终于醒了,菩萨保佑,太好了!你可吓死娘了……”

    语调不清的激动话语明显来自正在抚摸他脸颊的“护士”,那只温暖的手随即将他脸上的泪痕轻轻拭去,也让王楚云原本惊恐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

    “哥哥,哥哥,你头上是不是很痛啊?你不要动…”那个一直抓着王楚云手的人也说话了,从语气和手上传来的感觉判断,似乎是个小女孩。

    小女孩一边叫嚷着,一边将身靠压过来,打了个激灵的王楚云紧紧攥住这双小女孩的手,身体似乎也恢复了一些力气,再次尝试睁开眼——这次是半眯着眼,以适应光亮带来的刺激。

    在半睁半闭眼睛一会后,王楚云隐约看到面前有两个身影,衬着花花绿绿的色彩在微微晃动,看得不是很真切。其一个身影的脸下面堆砌着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很吸引人的眼球。

    “那是……”

    王楚云蹙了蹙眉,努力让自己的眼睛聚焦,那吸引人的白嫩之物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天!竟然是女人呼之欲出的半露**!

    因为此刻**主人似乎正紧张地俯下身抚摸他的脸,前襟和抹胸更加的下垂,越加显得饱满的胸部便大半露在了外面,两点粉红的晕彩都能隐约看到,深深的沟沿颇有些不见底的深邃。

    太诱惑人了!王楚云滑动了一下喉结,很自然地盯着那里看,但想着这样近距离盯着一个女人的胸部看不太恰当,又赶紧又闭上眼睛。只是这个女人身上很好闻的香味扑入鼻间来,这香味与以往他闻过的都市女人的味道完全不一样,非常的舒服,还有些熟悉,让他有再想睁开眼看的念头!

    “敏之…敏之…孩儿啊…你好些了吗?”

    与电视剧里相似的,但带点惊喜的询问声让王楚云再次回过神来,他有些心虚地睁开眼睛,望着面前这个年纪并不是很大的少妇的面容。

    这是一张异常精致的、美丽的脸,靓丽的程度出乎王楚云的意外,在现实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吧,只是……这美丽的少妇一身装扮很是奇怪……

    这女所穿的衣服竟是王楚云曾在历史剧里多次看过的那种古代女所穿的服饰,艳红色的花边胸襟垂得很低,足以让男人大饱眼福。而她的发式也与他过去所看过的任何一个现代美女完全不一样,一头浓密的黑发被梳成了几个漂亮的发髻,高高堆砌在头上,似乎是古代少妇的打扮,其发髻上还插着不少饰物——只是发髻有点凌乱,上面的钗也插得有些歪。

    不过这付慵懒的样更增添了不少风韵。

    此刻,那美少妇正用那双满是惊喜的大大眼睛爱怜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泪痕。

    “敏之,你可醒过来了!娘担心死了…”这看上去很年轻的美少妇再次开口呼唤,柔滑的手依然在王楚云脸上抚着,眼的惊喜之色更加浓了,泪再次止不住流下来,都滴落到被上。

    “敏之?娘?”美少妇说话的声音很清晰地传到王楚云耳间,他完全听的懂,前面的那些话他也都能听懂,但他的思维反应有点迟钝,现在才回过神来。这话让他惊惧异常,马上把眼睛从美少妇脸上移开,看边上的情况,看到的一切让他更加的吃惊。

    王楚云发现他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被。这是一张古色古香的木床,床上帐高悬,床架上有精美的雕花,面前的这名美少妇正坐在床沿上。

    美少妇边上还有一位女,正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这名一身白衣的女看上去非常年轻美丽,额头光洁饱满,大大的眼睛,秀挺的鼻脸,构勒出如画的眉眼,简单梳就的长发随意挽着,却让人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这美丽清纯的少女像似在笑,眼却有泪,脸上也有泪痕,梨花带雨的脸更显得楚楚动人,非常惹人怜爱。这明显似少女模样的人,饱满的胸部因为俯下身显的很是夸张,只是因所穿衣服包裹性能好一点,只有一小部分露出来,欲遮还隐的样更加的诱人!

    这般从未见过的美丽女更是让王楚云看呆了,好一会儿他才慌乱地把眼睛移过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难道跑到电视剧里面来了?

    王楚云在满脸惊愕地看了几眼两个大小美女后,眼睛再往远处移去,他看到他所躺这个屋是那种已经很少看到的木头结构的建筑,屋内有不少古色古香的家具摆设,做工挺是精致,甚至他还看到了墙上还挂着几幅丰腴的仕女图,像是什么唐代人墓里出土的壁画一般无二…这一切与电视剧里看到的古人的房间样几乎差不多!

    这是在什么地方?王楚云怀疑他是在做梦,而且是在做这个年纪不应有的春梦了…不然不可能见到这样从来没见到过的相貌极美,身材极好,极具诱惑力的女人!

    费力地咬咬嘴唇,很真实的疼痛感觉,这不是梦,他心的惊惧已经无以言表,努力张了几下嘴后,用颤抖的声音含糊不清地问道:“这是在哪儿?你们是谁?”

    “敏之,这是我们自己的府上啊!我是娘,这是敏月,你都不记得了?孩儿啊,你千万别吓娘啊…你快躺下!”美貌少妇说话时候的声音颤抖,刚刚止住的泪再次滚滚而下,和边上的白衣美少女一道,手忙脚乱地把想坐起身的王楚云按了下去。

    “啊…什么?”美少妇的回答让王楚云觉得如五雷轰顶,眼前发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美少妇惊恐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敏之,敏之,你怎么了?敏之,你别吓娘啊…青儿,快传吴太医进来!”

    “是,夫人!”随着清脆的应声,有轻快的脚步声往屋外走去。

    王楚云在一片迷茫躺着,都不知道如何想了。

    只一会后,好似有人进来了,还有行礼问候的声音,接着是美少妇强制镇定的说话声传来:“吴太医,你马上替敏之诊查一下,他服了你开的药后,醒过来了,但…刚刚又昏睡过去了…你快替他诊查一下!”不连贯的话将她心内的惊惧表露无疑。

    “是,夫人!”一个苍老的男人恭敬地答应。

    再次进入迷糊状态的王楚云察觉有人抓住了他的手,压在脉门上。这是一只男人的手,还是比较老的那种男人的手,王楚云只觉得浑身无力,任这名老头在他手上、头上乱摸!

    好一会后,这名老头才放开手。

    “夫人,贺兰公的伤已经无大碍,伤处也结了痂,没有再流血,脉象平稳有力,脸色也红润,没有大碍了!只是公头受伤后神智有点迷乱,会有一些异常的举动…身体也较虚弱,需要多日的调养才能恢复如初!公已经苏醒,让他马上服药吧,服药后再休息一会,就会好上很多!下官依公现在的身体情况再开几贴调理气血的药,晚间让他服了,到明日应该能起身了!”

    老者很轻的声音传入王楚云耳,听的不太真切,他又睁开了眼睛,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看到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站在稍远处与美少妇说话,眼睛还不时瞄向他所躺地方。

    “有劳吴太医了,还请吴太医先去休息,一会有事再唤你!”美少妇的声音似乎松了口气。

    “夫人言重了,下官就在外面候着,夫人有事吩咐一声即可!”老者向美少妇行了一礼,又对王楚云所躺方向拱了拱手,退出了屋。

    美少妇又移步到床前,坐了下来,抚着王楚云的额头,轻柔地唤道:“敏之,你感觉好些了吗?”

    “哥哥,你好点了吗?”边上再次把王楚云手抓住的白衣少女也轻声问道。

    眼睛睁得老大的王楚云木然地看着面前两个美丽的女人,没有一点反应。

    眼还有泪的美少妇柔滑的手抚着王楚云的脸,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柔声说道:“敏之,你别怕,娘和敏月都在这里,太医说你已经没事了…你受了伤,娘先喂你服药,服了药后你马上就会好了!”说着马上转头吩咐边上站着的几名不停抹眼睛的小姑娘,“青儿、雪儿,快将少爷的药拿来!”

    “是!夫人!”一名长相苗条的青衣小姑娘和另一名长得丰满些的绿衫少女应声而去,从放在一边炭炉上的罐里倒出点热气腾腾的汤汁,吹了几口后再用盘托着到床前过来。

    绿衫少女托着盘站在床榻前,不停地以嘴吹碗的热气,美少妇和白衣少女将王楚云扶了起来。因体位变化,王楚云又感觉到了疼痛,忍不住咧咧嘴。

    身凌空,没有靠背,坐着真累,没什么力气的王楚云很想再躺下来。

    不过王楚云马上就发现有了依靠,斜斜眼,发现是青衣小丫环坐到了他身后,将他身撑住,满鼻都是好闻的女人味道。

    半个身靠在青衣小丫环怀的王楚云身不由已地端坐着,失神地盯着眼前的药碗,一股很重的药味冲鼻而来,带着苦味,把几个女人身上那非常好闻的香味都盖掉了,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就在王楚云想动动身,脱离身后小姑娘怀抱的时候,美少妇从绿衣小丫环手接过装药的碗,对着药碗吹了几口气,拿起碗的调匙搅了几下,将已经吹凉的汤药举到王楚云嘴前,轻声地说道:“来,敏之,娘喂你吃药!这药苦,你慢慢喝,已经不烫了!”

    王楚云没躲开,他也没力气躲,闭上眼睛,就着美少妇的喂食,慢慢地将碗的汤药喝了。

    这药很苦,苦的他想吐舌头,他有点不明白为何要听从几个女人的吩咐和摆布,将这药喝了。

    “敏之,你躺下吧,睡一会儿,休息一下,娘和敏月陪着你!”美少妇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安慰着,同时示意边上唤作敏月的白衣少女一道将王楚云扶着躺下来。

    听到美少妇这般温柔的说话,还有几个女人带给他身体真实接触的感觉,王楚云再次受到强烈的刺激,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美少妇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这个美丽的有点异常的女人,很是急切地问道:“你们…告诉我,我到底是谁?你们又是谁?这是怎么一回事?”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王楚云都有真实的感觉,他也觉察到,他意识所拥有的这具身体,已经不是先前那具非常熟悉的身体,明显是易了主…难道真的发生了奇异的事?

    “敏之,你是贺兰敏之啊…我是你娘,这是你妹妹敏月,贺兰敏月,你受了伤哪!儿啊!你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呜呜呜!”美少妇惊恐到了极点,一张精致美丽的脸都有些变形,再次哭出声音来,眼的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下来,“敏之,你不要吓娘,娘不去洛阳了,娘不去了…敏月也不去了,娘和敏月都陪你在长安,好不好?你别生娘气了…

    “长安?敏之?贺兰敏之?敏月…贺兰敏月…天!我是贺兰敏之?我竟然变成了贺兰敏之…”在心里默念这些的时候,王楚云已经不知道他现在的感觉是惊恐还是什么。

    不就是坐了回动车,在动车上看了几集电视剧吗,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啊!!!

    :新书上传,请新老书友们多多支持!

    点击、推荐、收藏、打赏,来者不拒,黄昏在这里拜谢各位书友了!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