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九百六十三章 郑先是我的(书号:13660

第九百六十三章 郑先是我的

作者:三生万物
    “郑先是我的,只有我能杀他!”

    声音满是童稚,听起来似乎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娃娃在开口,但这声音却蕴含这一种无上威能,叫人感到有龙吟虎啸之音在耳边徘徊久久不散。

    远处一辆豪车飞速驶了过来,急刹车的刺耳声响起之后,一个女从车走出,手还牵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娃娃,这娃娃嘴巴上还沾着奥利奥的渣滓,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得本应相当可爱,但现在一双眼睛盯着空的郑先如同要喷出火来,以至于任何人都不敢将他和可爱画上等号。

    郑先低头看去,心微微一动,老仇家找上门了!

    纳兰金凤的样看上去略微老了些,但却越发弥辣,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毒寡妇才有的怨毒气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郑先。

    郑先的目光没有过多关注纳兰金凤,纳兰金凤已经不再是修仙者了,郑先观瞧的是那个娃娃,那娃娃眼的光芒如同锋锐的尖刺,直接扎在郑先的脸上,若是平常人的话,这目光能够将其直接穿透。

    郑先微微一笑道:“我当是谁,鬼马你来找我干嘛?又活得不耐烦了?”

    鬼马瞪得大大的眼珠微微一眯,郑先带给他的一次次死亡就如同一次次的羞辱,他必须连本带利一起讨要回来。

    纳兰金凤早就关注郑先了,早就想要找到郑先杀掉他,但鬼马一直反对,不是怕了郑先,而是因为郑先要为人族追杀那些降临者,鬼马虽然满腔仇恨一肚怒火,但大的道理还是明白的,知道轻重,所以一直压着这心火焰,此时最后一个降临者被除掉,鬼马当仁不让,必须跑来宣泄自己的愤怒。

    鬼马冷笑一声道:“郑先,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

    “看出来了,你比当初更加稚嫩了。”

    “你……”鬼马气得七窍生烟,他本就不是善于争辩之人,变成婴儿之后这方面更是退化得厉害,脚下猛的有一条真龙钻出,这真龙光一个脑袋就有几十米长,更不用说身了。

    郑先此时悬在空至少百米,但这巨龙从地下钻出,还不到一半已经到了郑先面前,龙口大张朝着郑先一口咬了下去。

    四周的结丹修士纷纷急退,这巨龙冲力极强,将空气挤压开来,巨大的气流震荡,使得他们很难招架。

    那些罡气境界的大修士除了在龙头正上方的其余的都纹丝不动,心却相当惊诧,“好厉害!”

    郑先也没有料到鬼马这么强,当即身形急退,堪堪从龙口之避开,那巨龙叩齿之声如同天上雷霆炸裂,远处正在庆祝胜利的城市灯光猛的一黯,闪了几下后才恢复过来。

    此时一道声音在远处响起,“伏地龙祖龙?这是大清龙脉余脉吧,好东西啊,龙肝凤胆最适合下酒了。”

    众人都是一愣,齐齐朝着声音传来处望去,就见远处一片金光笼罩之,一个疯癫和尚身后跟着一壮一小两个和尚。

    那疯癫和尚远远的便笑道:“常笑施主,老僧想问你要回一样我徒弟的东西。”

    郑先微微皱眉直接道:“在我手里的,就是我的。”

    疯癫和尚显然没有料到郑先竟然这样无耻,连是什么东西都不打听,直接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来。

    不过疯癫和尚也不是一般人,依旧是呵呵笑道:“这件东西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却关系到我徒弟的未来,还请施主行个方便。若是施主愿意归还的话,贫僧愿意帮助施主化解当前的灾厄如何?”

    郑先上下打量这和尚,随后道:“你是说帮我杀光这些修士,还有这头大龙?”

    四周的修士还有鬼马此时都不由得微微皱眉,这和尚要不是驾云而来,他们非得将他当成是疯不可。

    疯癫和尚闻言连连摇头道:“善哉善哉,施主杀念太重了,贫僧少年时苦修一门佛法神通,叫做《死人经》。”说着疯癫和尚张口一吐,吐出原本熠熠放光的经卷来,这经卷上死人经三字如同蛇虫般游走不定。

    “我可以将这些修士还有这头伏地龙收入经,内有一篇沙漠瀚海,还有一篇叫刀兵地狱,又有一篇穷极海域,内环境恶劣,生存艰难,灵气更是稀薄,贫僧收了他们,关他们直到化为白骨,这样就不需要杀生了,唉,我们出家人就是太慈悲为怀了,见不得杀生之事啊!”

    这疯癫和尚话语说出来,立时引来一片骂声。

    “都说和尚最坏,果然没错!”

    “那秃驴一会别走……”

    极远处,一座山头上,一个大猴身后跟着三个童,正手搭凉棚朝着这边望过来,大猴嘴念叨着,“郑先是我的……”

    这话语使得身后的三个扎着冲天辫的童童女一个个背脊恶寒……

    此时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啧啧,好不要脸的和尚,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不要脸的家伙,啧啧,好大的龙头,正好我遨游星海需要一个宠物解闷儿,这玩意不错,我要了!”

    这声音听起来不大,但却相当有力,如同一把刀刻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一样,尚未见到对方的人,这声音已经叫在场绝大部分修士感到胆寒。

    那些罡气境界的大修士悚然一惊,齐齐抬头望去。

    癫念和尚呵呵一笑,似乎早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在那处,但也朝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

    就见一个消瘦男坐在一朵白云上,一双眼睛之满是笑意,手抓着一个圆珠,这圆珠一看就不是凡品,应该是一件法宝,并且还是一件品质相当不错的法宝,因为那法宝已经生出神念来,惨叫不止,这最少也是一件灵器,甚至有可能是能够自行修炼的妙器,此时这消瘦男竟然如同吃苹果一样,将那圆珠一口口的咬下来嚼吃,嘎嘣脆,听着都叫这些人觉得牙疼。

    “顺便说一下,这个郑先是我的,我准备将他当成我的小伙伴,一起去遨游星海,谁要和我争?”

    随着争字说出口,四周的云气猛的一荡,如同被成千上万把长刀长剑斩杀一遍,浓厚的云层瞬间支离破碎,头顶上月光倾泻下来,水银泻地般的落在男身上。

    阴毒门的那个修士呆了呆低声道:“怎么回事?降临者一除,什么牛鬼蛇神都钻出来了?”

    这修士罡气境界,听从吞天十地吃人三大圣的圣令,筹备了整整一年,专门等着杀郑先,他修为不低,此时不过压着声音开口嘀咕,不过显然还是被头顶上的那个消瘦男听到了,就听他干笑一声道:“牛鬼蛇神?这是骂人话啊,算了算了,我今天心情好,你拿出一件看得过去的法宝给我吃,我就饶了你!”

    阴毒门的修士怎么说也是罡气境界,自有傲气,再说了,法宝他不是没有,但法宝在整个修仙者之越来越少,在他手的更是传承了千年的法宝,有了灵性,如同这修士的亲生儿一般,怎么可能轻易给别人吃?

    这修士桀桀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想要本君的法宝,就自己来拿!”

    这修士说完耳边听到一声轻响,随即瞳孔骤然急缩,那原本还在天上的消瘦修士竟然在他完全没有任何感知的情况下忽然到了他的眼前,随后这阴毒门罡气境界的修士感到嘴骤然一痛,嘎巴一声脆响,那消瘦男手吃了一般的法宝圆珠竟然一下被塞进了他的嘴,撞碎了他的满口牙齿。

    这还不是这个阴毒门修士最恐惧的事情,他感到最恐怖的是,他现在浑身僵硬,如同千把长剑长刀加身,竟然一动都不敢动,自己的身体如同泥雕木造的一般,完全不听他的使唤。

    就见那消瘦修士伸手在他身上乱摸。

    阴毒门的修士心震惊不已,但依旧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他身后还有数百阴毒门修士,在不远处还有三百修士正朝这边赶赴过来,这个男不过一个人而已,他何惧之有?

    阴毒门修士当即冷笑道:“想要我的法宝?做梦!除非你劈了我!我阴毒门的名字想必你不会没听过,你敢么?”

    咔的一声脆响,声音如同快刀切开西瓜,那阴毒门修士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随后一道细如发丝般的血痕从他眼睛正溢出,继而这血丝一路向下延伸,直接到他的裆部。

    “不,不不不不……”

    阴毒门修士尚未喊完这惊恐万端得叫声,身已经一分为二,变成两片跌落下去,阴毒门修士惊恐,连忙想要血肉重生,将自己的身躯修复,结果却发现两片身躯之间竟然如同有个隔阂,再不是来自一个躯体,彼此相互排斥,无法融合,阴毒门修士又想要重新生长血肉,结果却绝望的发现,他的一切修为神通此时竟然尽皆远去,鲜血从伤口处狂喷出去,一同喷出的还有他耗费十几年的时间存储的十道罡气。

    这阴毒门修士万分不甘,一双眼睛,重新望向那个不知道从何处钻出来的消瘦男,就见他不知什么时候从他身上、将他的那件亲如儿一般的法宝神光锯给摸了去,此时正呵呵笑着将神光锯嘎嘣咬断,神光锯发出激烈的惨嚎,那声音……

    这阴毒门的修士的思维到此为止。

    消瘦男惋惜的看着摔成肉泥的修士,随后抬头扫视众人:“还有谁要和我常笑争?”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