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七百九十八章 人生总要分离(书号:13660

第七百九十八章 人生总要分离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郑先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八歧大蛇都被他杀死了,难道郑先还会害怕藏身洞穴之的其他东西?当然,不害怕不代表郑先大意,相反,郑先提起精神来,深入洞穴之。

    只妙音蟾蜍一个个兴奋不已,围着郑先蹦蹦跳跳的,就差没有流出哈喇了。

    这洞穴也没有什么分叉,就是直挺挺的一路朝着山腹内部行去,就在郑先开始感受到前面有阴晦的气息的时候,从洞穴四周猛的窜出数十只大大小小的长蛇来,这些蛇都有灵性,不知道和八歧大蛇有什么关系,不必郑先出手,只妙音蟾蜍就将他们全都包圆了。

    郑先看着八个小家伙都不免心生嫉妒,他们此时的境界其实已经和郑先相当了,郑先一路走来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磨难,而这几个小家伙们,每天就是吃吃喝喝,就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郑先如何能够不羡慕,不过郑先开始为他们能否抵达大道彼岸操心,靠吃是成就不了大道的!

    但郑先转念一想,天底下能够成就大道的的存在少之又少,凤毛麟角都不能形容数量的稀少程度,既然这样,又何必非得苦苦追寻大道?

    与其活在明天的一个不大能够实现的之,还不如将自己的今天过好。

    郑先如此一想心阔达许多,心境上的变化,使得郑先的修为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似乎稍微有些许进展。

    那十几条蛇被小娃娃们纷纷抓住,用手猛的一扯,就将蛇筋扯断,随后丢进嘴也不嚼,直接吞下肚里。

    其一个小家伙猛的咳嗽几声噗的一下吐出一颗珠来,这珠乌了巴突的,看起来一点光泽都没有,小家伙随手就丢了,郑先在后面直接拍了他一巴掌,小家伙有些委屈的将珠捡了回来。

    这几个小家伙此时已经凝聚出一颗颗的妖丹来了。

    郑先还是首次看到妖丹的雏形,这妖丹模样着实一般,内蕴含的是一股郑先不大熟悉的力量,不是生机之力,也不完全谁神魂之力,倒是有些像是脏灵之气。

    估计是这珠品级目前太差,就如郑先的虚丹一样,还处于初始阶段,所以才不显山不露水。

    郑先将妖丹拍进小家伙嘴,小家伙鼓动一声咽了下去。

    此时走在前面的小家伙猛的发出兴奋的呱呱乱叫声,随后郑先旁边的小家伙们全都冲了出去,远处传来噗通噗通的声响。

    郑先跟过去,就见这洞里面竟然还有一汪水池,池的水清澈见底,但那浓墨般的脏灵之气却是从这池水之冒出来的。

    郑先在水边看着,眼瞅着这只妙音蟾蜍在这水池之愉悦无比,便心动念,要将这水池收了,将其挪移到紫金葫芦之或者空间保住之。

    郑先这般一想便伸手收摄了一团池水,结果这池水一离开水池,便化为滚滚的脏灵之气,郑先想要收纳这脏灵之气,却发现这东西竟然完全无法用东西盛放,在空会逐渐的消散,直直消失无踪,此时郑先明白过来,这东西要是容易被取走的话,估计尾灵狐第一个将这水池收掉了,绝对不会将其留在富士山,甚至天皇也早就将这水池取走了。

    郑先也尝试了一下收取整个水池,结果自然是根本做不到,郑先当即放弃了。

    在水池边上呆了整整一天,只妙音蟾蜍依旧恋栈不去,并且行动开始逐渐变得迟缓起来,一个个哈欠连天。

    郑先皱了皱眉,将他们一个个从水池之捞出来,挨个观瞧发现他们之前吃得太多,修为进境也太快,此时开始逐渐陷入冬眠的状态之了,这是身躯承受不住这么快的修行速度,亢奋状态过去之后,开始逐渐疲劳起来。

    郑先想了想,将巢盘放出来,投入这一汪水池之,随后将个娃娃凑到一起,咬破手指在这个娃娃脑门上各自点了几个点,从一到,郑先的鲜血侵入到这个娃娃脑门之,成了他们自己特有的标志。

    郑先道:“从今之后你们就的名字就是郑一、郑二、郑三、郑四……一直到郑。这一汪池水我带不走,而这池水对你们来说大有好处,所以只能将你们留在这洞穴之,什么时候你们修为大成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吧,你们身上的这些红点能够指引你们找到我,当然,你们若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办,那么就去办吧,没有必要非得找到我,咱们之间有没有缘分,缘分有多深,就看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了。”

    只妙音蟾蜍此时虚弱无力,一个个眼神哀怨,相当不舍。

    这只妙音蟾蜍围着郑先,一个个拽着郑先的胳膊和大腿,撒泼耍赖不叫郑先离开。

    这些家伙幻化人形之后,也开始有了人的感情,并且这个感情相当朴素,因为他们修行的速度特别快,又没有经历过什么尔虞我诈的仙道征杀,他们几乎完全是在郑先的庇护下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们的心思之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

    郑先挨个拍了拍他们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若非这里极为适合你们修炼的话,我也不想将你们留在这里,有缘分,咱们以后还能想见。”

    说完郑先取出十万生机之力来,每个娃娃十万生机之力,笑道:“红包!”

    郑先尚且觉得不够稳妥,又将那把风洞华盖的宝物取了出来,这宝贝杀伤力一般,但用来保命还可以,郑先手头上的宝贝一个个都太逆天,给了他们他们也驾驭不了,倒是这即将生出灵性来的风洞华盖比较适合他们运用。

    郑先已经将这宝贝修炼完整,并存储了大量的生机之力,将其一丢,将整个水池给掩盖起来,随后郑先便转身离去,个娃娃此时开始逐渐现出原形来,虽然不甘心,但却依旧慢慢的沉沉睡去。

    郑先一路走出去,一路破坏将整个洞穴完全毁掉,乱石落下,洞穴封死,等到只妙音蟾蜍苏醒之后,自然有办法从洞穴之走出来。

    走出洞穴,将那块封洞石重新遮掩回去,随后调整这巨石的阴阳两性,将巨石变得比金铁还要坚硬,郑先左右看看,没有什么破绽,这才转身离去。

    修仙之途,各有造化,谁也不能保佑谁一辈,同样的,谁也不可能跟着谁一辈,哪怕是随身的法宝也是一样。

    郑先再望了一眼封死的洞穴,还有那做被削掉了半边脑袋的富士山,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整个座富士山黑黝黝的矗立在大地上,坚实如铁,远处是东京圈的璀璨灯火,只不过这灯火靠近富士山的方向明显缺了一大块,如同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一样。

    郑先这才飞向大海,选择离去。就如同人总得回家一样,郑先此时有些想念华夏的兰州抻面了,必须得尽快吃上一碗才成,日本的面也不错,但就是没有华夏的面有感觉,人说故土难离,难离的不是这片土地,而是在这片土地上养成的诸多生活习惯,只有这片土地才能适应的口味。

    ……

    郑先走后第二天,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全球宗教联合处理委员会执行人员都汇聚到了日本,他们此次汇聚在一起全都是因为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叫做郑先。

    就连墓碑都没有计算出郑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袭击日本抢夺生机之力,是人总要有休息的时间,而这个郑先显然超越了这个定律,这简直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真不知道究竟多少生机之力能够满足他的胃口。

    日本东京的一座高楼上。

    站在宽大的落地窗边上,能够清楚地看到脚下的废墟,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郑先。

    “这个家伙真是一个明的毒瘤,不除去这个家伙,他还会继续破坏我们的世界,直到我们的明化为一片废墟为止。

    轮椅上的黑皮肤男开口说着,这个家伙并不陌生,他叫做夏马尔,是卡琳娜的前任丈夫。

    在夏马尔旁边站着的就是卡琳娜。

    卡琳娜在夏马尔被郑先侵入大脑,操控之后,就基本上变成了一个植物人,在经过一系列的疗治之后,都没有什么进展,直到一种非常冒险的方案出现之后,给夏马耳带来了转机。

    就是用外星生命体来治疗夏马尔。

    外星生命体既然能够成为计算机的大脑,那么也一定有办法进入人的脑之,去激活夏马尔的记忆,使得夏马尔恢复正常。

    当时的夏马尔生命已经开始衰竭,这是夏马尔最后的机会。

    没有人能够为夏马尔做主,包括卡琳娜都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毕竟用外星生命体来唤醒夏马尔的记忆的同时,外星生命体也将驻扎在夏马尔的记忆之,到时候眼前这个究竟是夏马尔还是外星生命体谁能够说的清楚?几乎所有听到这个提议的人都对此表示摇头,在潜意识之使得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外星生命的物种入侵。

    但这件事被宗教联合处理委员会强行推动,当事件上升成为任务之后,各种异议逐渐减少,虽然还有不同的声音,但已经无法阻止这个实验的进行了。

    卡琳娜就是这个实验的坚定的否定者,不过她的否定没有多大价值。

    卡琳娜看着坐在轮椅上正一天天恢复过来的夏马尔,棕色的眼珠之有着一种难言的情绪,无疑,实验非常成功,夏马尔苏醒过来,并且还恢复了原本的记忆,这堵住了所有的人的口,甚至有不少最初对此进行坚定批评的学者们也转而开始研究这项实验的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用外星生命将濒死的人的思维提取出来,存储进计算机,甚至可以进行拷贝,那样的话说不定会出现无数个某个人。

    当然最终的目地,都是朝着将一个人的思维从一个将死或者重病之人的身上,挪移到另外一个年轻力壮的人身上。

    要是研究成功的话,那么这就是叫人永远不死的科技了,人类一直都在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就是生命尽头的问题,无论是谁,只要能够破解这个难题,那么他将成为整个人类历史之最伟大的学者,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这是任何一个科学家都无法拒绝的。一时间在整个宗教联合处理委员会之形成了一股研究外星生命体与人身相合的浪潮。至于这背后有没有什么存在在暗推手,就不得而知了。

    卡琳娜眼前的夏马尔确实就是夏马尔,无论是言语,还是记忆,甚至是行为,都是夏马尔,但卡琳娜就是觉得眼前这个夏马尔有了一些不同,究竟是那里不同,卡琳娜又说不出来,这使得卡琳娜自己都觉得自己如同神经质一般。

    卡琳娜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的丈夫,不得不说,卡琳娜原本认为自己已经将这个人了解到了骨髓里,正因为完全彻底的看透了一个人,所以卡琳娜才会毅然决然的和夏马尔离婚,并且坚定的与夏马尔划清界限。

    但是现在,眼前这个真的是夏马尔么?或者这才是真正的夏马尔?卡琳娜真的疑惑了,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面对什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