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七百八十三章 日本(书号:13660

第七百八十三章 日本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郑先当即一捏指尖,鲜血滴入蛊冢之,这蛊冢的原主人已经死了,现在等于是无主之物了,随着郑先鲜血滴入,蛊冢镂空的雕刻内开始有什么东西在转动,吱吱声响。

    尾灵狐略微激灵了下,退了两步,这个举动吓了郑先一跳,险些将这蛊冢脱手丢出去。

    “拿远点,我最讨厌这些吱吱叽叽的虫。”

    郑先明显看到尾灵狐尾巴上的毛都竖起来,显然确实对虫相当不喜,尾灵狐随即恢复自然神态,显然是不想露怯,无意竟然发现了尾灵狐的这个弱点,对于郑先来说收获着实不小。怪不得尾灵狐连这件蛊冢宝贝都肯放过。

    郑先鲜血滴入,便占据了这件蛊冢宝贝,这宝贝和郑先生出一种彼此密切关联的感觉来,这东西至少也有数千年历史了,内藏有一只蛊虫,原本是看不到的,此时郑先透过镂空的雕刻,可以清楚看到这蛊冢之豢养了一只如同毛毛虫一样的虫,这虫正在吐丝造茧。

    “这蛊冢之的虫不能饿死,所以每天都要喝主人的鲜血,以后你每天要喂她大概一斤的鲜血,这个可千万别忘记。”

    郑先闻言一愣,惊悚的扭头看向尾灵狐,尾灵狐一脸坏笑。

    一斤血?

    郑先原本以为尾灵狐是因为讨厌虫才放弃了蛊冢,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不愿意每天放血喂虫!

    一斤鲜血,对于修仙者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至少对于郑先来说,能够换一件蛊冢还算是比较合适。

    尾灵狐又说道:“这东西说不准什么时候便裂体成蝶,你得小心。”

    郑先嘴角抽了抽还有这种事情?怪不得这东西尾灵狐不要。

    郑先看着手的蛊冢,轻轻转动,如同知道郑先心所想一般,尾灵狐双目微微一眯淡淡的道:“郑先,你是想用这东西将我收了?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你能设定多少个气眼所在之处?”

    郑先忽然想起这个问题,神念探入蛊冢之详查的时候,尾灵狐摆了摆尾巴道:“不用去查了,本狐来告诉你,不会超过一百个,你刚刚接受蛊冢,等你用鲜血不断孕养,便能够将藏纳气眼儿的位置不断增多,那蛊王用了四百多年气孔便有一千八百多个,所以,你这一百个气眼所在的位置,本狐分分秒秒间就能推算出来,你想用这东西来困住我,还是算了吧?”

    郑先呵呵一笑道:“我可没想过要对付你,咱们不是合作伙伴么?”说着郑先将蛊冢收了起来。

    耳边是尾灵狐满含蔑视的切的声音。

    两人说着远去,海面上一顶蓑帽摇摇摆摆,上面的两条红绸,在碧蓝色的海洋之,格外的鲜艳……

    ……

    在空一路疾飞有些吃不消的林谶将箱开启丢在海上,林谶还有糖莉双双落在充气船上,反正他们两个也不敢路在这大海上慢慢漂浮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林谶还有糖莉脑袋对着脑袋躺在船上,享受着充足的日光浴。

    林谶有些好奇的道:“你难道怕被晒黑么?”

    糖莉无所谓的道:“没关系,反正我长的也不好看。”

    林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糖莉那边忽然传来一阵肠鸣声,这使得糖莉不由得有些发窘,林谶一笑坐了起来道:“我来捞鱼,是时候该吃午饭了。放心,这一次,你说什么鱼能吃,就吃什么鱼!”

    林谶可以十天不吃不喝,但糖莉显然是不行的,这个林谶最初可没有想到。

    糖莉也不好意思的坐起来,随后有些好奇的看着林谶,林谶摸了摸脸疑惑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糖莉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指着林谶脑袋顶上道:“你说的菠萝死掉了。”

    林谶一愣,连忙伸手去摸蛊王种在他们脑袋之的菠萝,这一摸,甚至将菠萝倾倒,林谶伸手就将菠萝拿了下来,此时菠萝幼苗现在已经完全枯萎,林谶眉头皱起,随后悚然一惊猛地站起来,扭头看向身后的大海。

    糖莉被吓了一跳,连忙询问详情。

    林谶望着头顶上的那颗在青天白日下依旧闪烁的蛊王星,不敢置信的喃喃道:“蛊王……死了……”

    此时在泰国的蛊王宫,数十口大钟无人敲动,自行当当鸣响,蛊王宫的弟们一个个呆若木鸡……

    ……

    海上漂泊的日,越显无趣。

    郑先最初觉得每天一斤血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经过十几天之后,郑先觉得,这每天一斤血的负担着实很重。

    精血乃是人的根本,血液损失,郑先可以弥补回来,但内的精气等复杂奇妙的东西,却不是能够补充的,郑先一想到蛊王那消瘦模样,觉得就和这蛊冢有莫大的关系。

    蛊冢之的毛毛虫若是有一天吃不饱,便开始生事,吵闹不休,甚至顺着蛊冢上的镂空花纹往外吐丝,郑先便忘了一次,被这家伙吐了一身,粘塌塌的难受至极,这丝线还有腐蚀力,粘上就是一条鞭痕。

    郑先甚至想要直接将其丢进海扔掉。

    尾灵狐则变得慵懒起来,盘在郑先肩头,用条尾巴遮着阳光呼呼大睡。

    郑先对于这喜欢趴在人肩膀上的毛病相当厌恶,但这尾灵狐似乎就是喜欢这个位置,怎么都驱赶不下去,郑先也就不再理会她。

    这一路行去,郑先走得不疾不徐,一路上,进火采药,吞噬海面上的种种杂种气脉,汇入体内人道大丹之,使得人道大丹略微凝练了一些。

    沼池魔镜之的三位大修士此时已经将沼池之剩余的几道龙气炼成神魂身躯,虽然比不上之前的罡气身躯,但也不算太差,关键时刻出手,能够帮助郑先分担不少的压力。

    郑先也尝试着继续壮大神魂之的那一线阳气,朝着阳魂又迈进了一步,这是郑先对抗尾灵狐的魅惑手段的根本,郑先对此绝不敢放松。

    三天之后,趴在郑先肩膀上的尾灵狐忽然张开眼睛,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之后,抽动了下小巧的鼻道:“樱花的香味!我又回来了。”

    “哎,郑先呐,你说你也没有个女人在身边,男人的事情你怎么处理的?”尾灵狐在郑先肩膀上腰身一摆,恢复人身模样,攀在郑先的背脊上,如同一条蛇一般,用自己奶香四溢的胸脯压着郑先的肩膀,口唇请贴郑先的耳朵轻声问道。

    温热香软的气息钻进郑先的耳朵之,郑先微微晃了晃头,将尾灵狐甩开道:“我一直带着老婆在身边,反倒是你看起来欲求不满,本来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下,不过可惜,你是个五千岁的老妖怪,这一身人皮虽然好看,但卸了妆后,恐怕丑陋得吓死人,一想到这个,嘿嘿,看你一眼,我就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尾灵狐在空翻转一下,轻飘飘的落在大海之,纤白的小脚轻轻一点,整个人悬空而起,一身百花袍服上花瓣飞舞,衬托得尾灵狐如同天上的百花仙一般,轻舞曼妙,世间绝品。

    郑先不由得看得心醉,但郑先并不受魅惑,郑先觉得自己和尾灵狐相处的越久,尾灵狐的魅惑手段对他的效果也就越差,这或许就是熟人不好下手的来由所在。

    尾灵狐对于郑先的言语相当不满,冷哼一声道:“你那只眼睛看到本狐老得肉皮垂到脚面了?你张开眼睛好好看看本狐,那一处不动人,那一处无风情?”

    郑先摆出一副你再怎么美也没用的表情来。

    尾灵狐冷哼一声后,懒得和郑先几乎说话,缩了缩身消失不见。

    郑先朝着海洋尽头望去,却依旧没有看到所谓的陆地,不过尾灵狐说到了那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郑先没有去过日本,对于日本的印象还停留在电视宣传之,有樱花有富士山,当然,还有核泄漏,对于日本人的印象,更是处于一片空白,郑先没有接触过日本人,至于电影电视上手撕鬼的描写,郑先是不相信的,甚至有些反感,日本人要是真的那么愚蠢容易战胜的话,华夏人成什么了?

    四周的渔船渐渐多了起来,基本上都是挂着日本的国旗,显然是日本的渔船,如此以来,郑先便不方便在还面上大摇大摆的游走了,所以郑先直接潜入海水之,在水面之下朝着陆地行去。

    水猊对于郑先来说,简直就等于是一颗避水珠,不,远比避水珠要厉害太多,至少避水珠只能将水排开,而郑先可以驾驭水,郑先忽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传说之的龙王,只不过目前水猊的力量有限,无法行云布雨。

    郑先清晰的感受到大陆架正在不断的向上延伸,在海行走,似乎是在登山一般,一路向上,开始出现许多的水草,这些水草如同有生命一样,郑先经过他们身旁,就朝着郑先的脚卷来,不过随即就被郑先驾驭的海水给分开。

    一次如此,郑先还没有在意,随后处处如此,郑先便不由得微微皱眉,定睛朝着那些海草望去,一望之下,郑先不由得一愣,就见那水草果然是活的,不,应该说这水c草之藏了东西,运用水草来害人。

    郑先伸手一抓,从水草之摄出一只模样古怪的小念头来。

    这小念头形如蝌蚪,大脑袋长尾巴,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没有嘴巴,就是这东西引动那些水草卷人手脚,要人性命,这是郑先在海水之游走,若是寻常人的话,此时早就已经被淹死了。

    这念头在郑先手不住的挣扎,郑先也懒得理会它,反正留着它也是在水害人,直接将其丢进了巢盘之,只妙音蟾蜍上次吞吃了太多的小狐狸,此时正处于沈睡之,这东西放在巢盘之,等他们苏醒过来便能果腹。

    郑先继续前行,竟然还有水草来卷他的手脚,郑先接二连三的抓出数十只模样想通的小念头来。

    这些小念头力量很小,只能趁着海水的力量催动水草来,并且他们不是独自行动,而是一个小念头引动一小搓水草,如此以来,十几只小念头就能够动用一大片水草,这样才能保证能够将人陷死在海水之。

    郑先纳闷不已,觉得自己是闯了这种小念头的窝了,可惜那只蛤蟆没醒,不然此时一定开心的扑出去大块朵颐。

    郑先将这些小念头一一丢进巢盘之,继续前行。

    终于,哗啦一声,郑先的脑袋从海水之钻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