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七百七十章 金尸(书号:13660

第七百七十章 金尸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纳兰金凤等人的目光全被这荡漾开来的红色吸引,就在此时噗通的一声在充气船边上,钻出一颗黑色的脑袋来,一个保镖反应极快,一抬脚就踩下去,结果被旁边的厨一巴掌推开,此时才看清楚上来的是林谶!

    林谶喷出一大口腥咸的海水来。

    随后林谶拽着林祭猛地从水面窜出,在他们身下是少了一条腿的白毛双尸。

    林谶的腿上正在留下,上面留下一排的锋利血洞,显然是被什么锋利至极的牙齿咬的。

    林祭的一条腿已经断掉,内有电弧不住闪动,林祭的面色也非常不好,嘴唇发白,肩膀上不知道被什么野兽抓出来五条血痕来,青色发紫显然有毒。

    林谶被双尸托上充气船,便一把按在林祭的胸口,手掌之破开皮肤钻出一只只的水蛭来,这些水蛭纷纷攀附在林祭发青的伤口上,由干瘪迅速的膨胀,当涨大四五圈后边纷纷脱落,落在充气船上竟然直接将船身灼出一个洞来,幸好这充气船内有十几层气室,漏了一层还有一层,不然他们现在就要下沉了。

    旁边的保镖连忙上前去拿那些水蛭尸体,被林谶一脚踹远,纳兰金凤对于林谶的手段有些了解,一边专注水下一边开口道:“不要用手,用箱接住。”

    厨还有保镖们纷纷拆了箱接着那些剥落下来的水蛭。

    接了四五只,丢进海水里面,海水立时青紫一片,水浮起一条条的大鱼来,相当吓人。

    这样的水蛭一直用了二十多只,林祭的脸色才稍微好看起来,林谶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放出数只红腿蜘蛛,缝合林祭的伤口,林祭这条命算是救回来了。

    林祭艰难的张开眼睛,被林谶毫不客气的一拳敲在后脑勺上直接揍晕。这时候毒性尚未排光,活动越多,毒性游走的速度越快,最好就是躺着一动不动。

    此时四周的水面开始不住的沸腾起来,这一次可不是海水沸腾,沸腾起来的是一具具几乎被泡烂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是朱莉亚号的船员还有乘客们。

    上次被极电水雷电死几百具,现在还剩下两千多具尸体,这些尸体因为内部腐烂,产生的气体被吹得如同一个球一般,这样的尸体已经碰触就嘭的一下爆裂开来,**的内脏四处喷溅,相当可怖。

    有些已经泡的肌肉糜烂露出骨头来了,有些则被鱼类啄咬得犹如骷髅一般,只剩下大筋连着骨头,如此这般露头,将整个充气船周围几百米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这些腐尸散发出糜烂的臭味,被海水一腌,味道刺鼻触恼,犹如进入地狱之,

    此时这些尸体之浮出一头通体鎏金一般的人来,这金色的人一脸歹毒笑容,抓起旁边的一块腐烂的尸体的胳膊连汤大嚼,青黑色的肉腥臭无比。

    林谶咬着牙道:“这是金尸,浑身上下都是尸毒!”

    林祭身上的抓痕显然就是这东西留下来的。

    林谶双眼怒火焚起,一声唿哨,各自少了一条腿的白毛双尸后背上猛地生出一对五彩斑斓的蝴蝶翅膀来,双尸振翅,却并非为了飞起来,而是成为推动充气船乘风破浪的动力。

    林谶虽然心想要报仇,但林祭的那句话说的不错,不能总是盯着眼前的仇恨,人总得更多的着眼未来,林谶对于林祭的话表面上不屑一顾,其实句句都放在心上,从小时候开始林祭就是林谶生活之的榜样,虽然他并不承认这一点。

    双尸振翅,充气船在海面上急速狂奔,没什么动静的宙斯此时立于船头,威风凛凛,如同雄狮立于山巅俯视丛林一般。

    成百上千的活尸拦在船头,这些家伙也不用做什么,用他们身上的骨头刺充气船都能够刺透船身。

    不知什么时候,宙斯口叼着一枚极电水雷,猛地一口将极电水雷咬破,极电水雷内的电流瞬间流溢出来,霹雳啪嚓在宙斯口乱窜,此时的宙斯双目之电弧跳跃,浑身上下的毛都竖了起来,猛地一张嘴,喷出一道雷霆来,这雷霆长达数十米,所有在雷霆笼罩下的存在瞬间变成黑灰,密密麻麻拥挤在四周的浮尸们被生生破开一道如同浓墨书写的一般的道路来。

    紧接着宙斯又叼起一枚极电水雷来,立于船头,当船冲出十几米,再次面临尸体拦路的时候,宙斯咬破极电水雷,再次喷出一道雷霆电力来开路。

    这电力强大,直接被电力笼罩的就变成焦灰,四周的尸体也受到电力侵蚀,他们毕竟是在海水里,海水导电,使得电力朝着四周蔓延,那些尸体虽然没有被直接电成焦灰,却也一个个受创极深,麻木在海水之抽搐不已,一时半刻没有力气兴风作浪。

    那头金尸双臂一展,手臂下面连着肋骨出现蛙蹼一般的金色薄膜,手指脚趾张开,也是这样的蛙蹼,紧接着金尸入水,金尸在水下游走,水面上却出现一条笔直的箭头,直奔充气船。

    宙斯开路,后面就得由林谶他们来顾及了。

    几名保镖持枪站在船尾,不住的射击,弹在水面上扎出一个个久久能愈合的深痕,然而那金尸如同游鱼一般,在水底躲避弹,就算密集如雨的弹击了他,他也全无顾及,这弹没有了宙斯加持电力,杀伤力着实不高。

    林谶水的蛊虫少之又少,加上数次对战,损失了五成,现在所剩的能够用得上的蛊虫一只都没有了,就算有水的蛊虫在手也没什么用处,对方乃是金尸,已经成为阴阳尸之下最强大的存在了,以他区区的蛊术三级水准放出的蛊虫,连伤他的能力都没有。

    眼瞅着那金尸在水下急行,就要到他们这艘充气船下了。

    一旦金尸到来,很轻易就能将充气船刺透,到时候,他们将沉没在大海上,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尾灵狐还有郑先已经看到了这里的场景,郑先和尾灵狐悬在数十米的空,放目望去,看个真切。

    他们处于逆风的位置,那还是上的浮尸们的恶臭熏天,顺风能够飘出十几里,郑先和纳兰金凤可以闭住呼吸,糖莉却没有这个手段,虽然是在空,却也依旧觉得一阵阵的恶心,好在她目力一般,看不到海里漂浮挣扎的那些腐烂尸体的模样,不然的话,她无论如何都得吐出来不可……

    郑先看到纳兰金凤便不由得一愣,当初郑先租房的时候,纳兰金凤可是她的房东,郑先知道纳兰金凤和鬼马有些关系,很清楚这纳兰金凤或许会将他当成是仇人,只不过,郑先万万没有想到纳兰金凤会这么恨他,这么想杀他。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他可从未想过自己在这茫茫大海上海能够遇到认识的人。

    当然郑先并没有出手的意思,既然纳兰金凤和他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那么郑先也没有必要非做好人,不过郑先没打算叫纳兰金凤死,原因只有一个,当初郑先在房里面养了两条大狗,郑先因为有事,回不去,大狗按理说应该被活活饿死在别墅之,是纳兰金凤吩咐下人每天喂食,保住了两条大狗的性命。

    郑先这人记仇,同时也记恩,哪怕是一些小小的恩惠,当初喂狗的两顿饭,就值得郑先保纳兰金凤一条命。

    尾灵狐看到那头金尸不由得啧啧连声道:“这头金尸至少有三百年的火后了,应该是数代人接力炼制出来的,再继续下去,就炼成阴尸了。”

    郑先愣了下,随后明白这个金尸和他曜星核的金尸完全是两回事。

    不过郑先觉得自己似乎能够将一头普通的尸体变成金尸,此时郑先倒是想起当初在曹王山遇到的那些提头尸兵来,要是曹王在的话,将这些提头尸兵的身躯都变成金铁一般的金尸,那后果恐怕难以预测。

    “尾,将蚌娘放出来,我要她帮我做点事。”郑先看到那金尸就要游到充气小船上了,便开口道。

    尾灵狐摇了摇尾巴道:“怎么,郑先你生出怜香惜玉之心了?我可是看得真切,那女已经怀孕生早为人妻了,你就不要想什么艳遇了,当然你要是喜欢用强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帮忙的。”尾灵狐一脸狐媚的说道,简直就像是在诱惑郑先犯罪一样。

    郑先开口道:“我不方便出面,所以才要叫蚌娘出手,咱们之间既然要合作,多少也应该有那么一点信赖才对。”

    那头金尸也不过几百年火后,在郑先看来,千年老妖蚌娘,完全可以收拾他。

    尾灵狐虽然调笑郑先,但还是一摆百花袖,从飞出一个蚌壳来,这蚌壳直线般砸过去速度快疾,咚的一声将海水炸开一个大洞,正正好好的击已经到了充气船边缘的金尸身上,蚌壳掀起的海浪直接将充气船掀飞出去二三十米。

    蚌娘砸金尸直接将金尸砸入深深地海底,同时蚌娘蚌壳一张,便将金尸给生吞下去,继而蚌娘出水,重新回到了尾灵狐手。

    蚌娘是尾灵狐用来要挟郑先的重要筹码,万万不能叫其逃走。

    所以蚌娘去去就回。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充气船上的林谶等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感到船尾处还是猛地一炸,他们被掀飞出去,他们好不容易将充气船控制住,没有被海浪掀翻,再去看时,身后已经没了金尸追逐,他们并不知道金尸已经被蚌娘吞下,还以为这是金尸在玩弄手段,耍弄他们。

    郑先见蚌娘无碍,心安稳不少,叫尾将蚌娘放出来,郑先本身就有和蚌娘短暂交流一下的想法。

    蚌娘和郑先之间的交流很短暂,甚至只是眼神的一个碰触,不过郑先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蚌娘吞了那金尸,便着手将其炼化掉,蚌娘的蚌壳内本来就是一个炼化厂,如同丹炉一般,不然也不会将石磨砺成珍珠。

    郑先原本以为金尸一去,水面上的那些浮尸就将群龙无首,各自散去,结果这些浮尸竟然变得更加暴躁,朝着纳兰金凤的船疯狂攻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