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夺宝(书号:13660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夺宝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卡琳娜终于知道究竟哪里不对劲了。

    郑先的出现显然不是一个错误,更不是因为生机之力耗尽无法驾驭退藏卷轴,而是精心设计出来的一个圈套。

    这个圈套的原理其实一点都不复杂,所谓当事者迷,若是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郑先身上的话,恐怕很难在谜底揭开之前发现这个圈套。

    郑先充分利用了工作区域的地形,整个负二层分为四个区域,四个区域每一个都是正方形,这正方形区域内只有一条道路,也就是一个能够从头走到尾转圈般的口字形的走廊。

    郑先出现,吸引了所有的撒旦战将的注意力,引得一众撒旦战将追逐郑先,当郑先一路狂奔从走廊之跑了一圈转回来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碰到撒旦战将之跑得最慢的家伙。

    而这些撒旦战将之跑得最慢的不用问,就是那两个扛着终极战甲的家伙了。

    最初卡琳娜只是直觉上觉得不对,当看到出现在郑先前头不远处的扛着终极战甲的撒旦战将后,卡琳娜才恍然大悟,这就是个最简单的跑道游戏,一个第一名和最后一名相遇的游戏。

    长长的走廊成了速度的筛选器。

    郑先的殖装甲和终极战甲之间都有曜星核金尸存在,两者之间有着一种犹如磁铁般的吸引力。距离够近的话,殖装甲甚至可以直接将终极战甲吸过来。

    虽然跑在最后面,却依旧毫不放弃的追逐郑先的两个撒旦战将也陡然发现,郑先竟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他们两个扛着沉重的终极战甲奔跑的速度着实快不起来,此时他们身前已经看不到同伴了,不过两人也并不畏惧,郑先的表现虽然一直可圈可点,但那是因为郑先穿着终极战甲,没有了终极战甲的郑先,能够拥有多少实力?

    两个撒旦战将不理会卡琳娜声嘶力竭的叫他们撤退的命令,朝着郑先便迎头冲过来。

    郑先的计谋叫人料想不到,但只要稍微给一点点提示就能够恍然大悟,两个撒旦战将一瞬间就明白了郑先的想法,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

    他们甚至已经看到追逐在郑先身后的同伴了,他们只要能够阻拦住郑先两三秒钟,那么后面的同伴便会冲上来,到时郑先就是腹背受敌,有一百条性命都得留在这地下世界之。

    他们两个难道还留不住郑先一两秒的时间?两个撒旦战将嘴角不由得流露出轻蔑的笑容来,这个郑先只有小手段没有大智慧,玩这种小花招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然而两个一脸蔑视的撒旦战将转眼就魂飞魄散,很显然,他们忘记了,他们的敌人不光只是一个郑先,还有郑先身上的龙虎丹门修士。

    不错,两个撒旦战将足以拦住没有终极战甲在身上的郑先,但可惜,郑先没打算和他们一对一的单挑,事实上,郑先是来群殴的!

    郑先头顶上一道阴影一显而出,紧接着稀里哗啦的从黑影之钻出上百个龙虎丹门修士来。

    这种场面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轰的一下惹出了一群蜂。

    两个撒旦战将来不及施展曜星核水猊操控水分的神通便被踏成烂泥,郑先脚踩两个撒旦战将所化肉泥,一步不停,双臂猛地一伸展,终极战甲便飞了起来,在空解体,叮叮当当的撞在郑先身上,虽然此时的终极战甲还没有恢复本来面目,但却也能够勉强将郑先包裹起来了,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难看了些,此时的郑先简直就是个熔岩怪物。

    上百个龙虎丹门修士一现便隐,抹杀了两个撒旦战将,刹那之间就消失在紫金葫芦之,紧接着郑先拉开一道卷轴,笼罩全身,继而也消失在走廊之。

    后面急追而来的撒旦战将眼睁睁的看着两名同伴被践踏成肉泥,竟然完全无能为力,最终又眼睁睁的看着郑先逃之夭夭消失无踪。

    若说之前郑先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他们的首领,叫他们颜面尽失,狠狠地抽了他们一嘴巴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另外一张脸再次被郑先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封锁出口,锁住所有的房间大门,我们要将这只地沟里面的肮脏老鼠给逼出来。”夏马尔的声音传来。

    整个工作区域的走廊之传来一片落锁的声响,其实这些走廊上的门户都是被锁住的,此时再次落锁,就是重新确认一遍,一扇门当然拦不住郑先,但却可以显露出郑先的行迹。

    接下来,四十七个撒旦战将分成两组,各自放出自己的枯灭石,形成一个个枯灭光圈,拼凑起来充斥整个走廊。

    这两组一组顺时针一组逆时针,趟雷般的在走廊之行走起来。

    这是最笨的办法,但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将枯灭光圈遍布整个走廊,这样推进过去,郑先的隐身手法再高明也一样要被逼得现形出来。

    这种做法唯一的缺点就是稍微需要的点时间,不过时间对于郑先他们很重要,但对于这帮撒旦战将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当然,郑先完全有可能已经重新逃回了生活区域,不过问题一点都不大,他们分成两组趟过去,最后就汇聚在生活区域的缺口处,然后他们再走一遍生活区域,总之,郑先无处可逃。

    郑先此时已经进入生活区域了,他手捏着一块从撒旦战将身上扯下来的撒旦战甲碎片,这战甲非金非铁,非石非木,郑先从未见过这种材质的东西,这东西有着果冻一样的质感,在手比想象的要轻很多,看上去相当的脆弱,但一遇到冲击力,便立时开始发硬,冲击力越强烈,这东西的硬度就越高,郑先尝试了一下,用终极战甲全力一拳砸上去,能够将这战甲砸出裂痕,或许再多用一点力量能够将其砸碎。

    这种战甲和郑先的终极战甲一样,拥有很强大的恢复能力,那细密的碎痕很快便被一道道的蓝色丝线给修补完好。

    此时无的声音在郑先的脑海之想起:“这东西在我们的那个世界之叫做阿巴斯元力,也叫做水石,在我们的世界之很常见,基本上到处都是,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找到的这种东西的,或许这种水石根本不是从我们的世界之弄来的,而是他们自己合成创造出来的。”

    郑先疑惑的问道:“你们也如地球那样,有一颗自己的星球么?”

    无道:“我们和你们人类是完全不相同的生命体,我们并不需要一颗星辰来作为自己生存的保障地,我们生存在一片陨石星河之,那是一片比银河系还要大上一倍的星系,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块铁块甚至还有漂浮在空的古怪植物,这种水石就漂浮在我们的星系之,这些水石往往是我们那里的某些存在的食物。”

    “我们生存的地方在你们人类看来实在是太魔幻了,你们所谓的科技定律在我们那里完全不适用,宇宙太大了,大得无边无际,在宇宙之有太多的可能,想要用几条定律去观察宇宙,无疑是幼稚可笑的。”

    郑先忽然问道:“你们来地球究竟要做什么?”

    无似乎早就知道郑先早晚会问这个问题,是以对于这个问题一点都不意外,直接回复道:“来地球做什么?我们早就来过了,那个时候这里还没有你们,没有什么为什么,我们是不受约束的存在,我们遨游太空,随心所欲,无处不去,地球不过是我们经历过的一个小小的点罢了。对于你们来说一百年相当遥远,但对于我们来说,一千年才只是一个小小的起步。”

    这还是郑先首次和无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郑先当即问道:“那你们为什么愿意被束缚在殖装甲,丧失自由?”

    无好奇的道:“丧失自由?我并未觉得自己丧失自由,相反我觉得带着这殖装甲之相当有趣,我们对于自由的概念完全不同,你们或许觉得身体的自由就是自由,但对于我们来说,自由就是能够随便去思考任何事。”

    “果然非我族类。”这是郑先心最大的想法,这种太空生命体的一切都和人不一样,所以他们脑里面想的东西也和人不一样,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思考问题的方式肯定都是不同的,更别说动物和昆虫之间的差距了,而人和这帮太空生命体的差距,十倍于动物和昆虫之间的差距。

    “你手的那块拥有阿巴斯元力的水石,他们是水的固体状态,漂浮在太空之,这种石头就算被撞碎,用不了多久就会重新聚合在一起,若是内有阿巴斯元力也就是水猊存在的话,他们就会拼命收敛四周的水汽,最终变成一颗星辰,从我们的世界之挣脱出去。”

    “怎么样才能消灭他们?”

    “这种水石除非遇到火融,否则永远不会衰竭。”

    “当然,火融也不希望遇到水猊,他们两个是天生的仇家,水火不容说的就是他们两个。”

    “火?火……”

    郑先琢磨了一下忽然分出一道神魂钻进紫金葫芦之,不久之后,郑先捧着一颗红色的丹丸走了出来。

    郑先将这红色的丹丸靠近撒旦战将的战甲,随着丹丸靠近,撒旦战将的战甲便开始缓缓融化,由固态渐渐恢复到了液态模样。

    郑先见了不由得大喜,当即唤了所有的龙虎丹门弟出来,此时郑先也不理会暴露身形的事情了,吩咐了这些龙虎丹门弟几句,这帮龙虎丹门弟们便立即忙碌起来。

    郑先趁着这个间隙,又将那把短剑抽了出来,这短剑轻轻摇摆,就能够听到剑锋切割空气的嗡嗡声响,这东西是郑先见识到的最锋利的家伙了。

    这把短剑一看就不是当代产物,甚至给郑先一种不是地球上的东西的感觉,那些古盎的线条纹路,郑先从未见到过。

    “这东西也是你们的世界之的?”

    无的声音响起道:“当然不是,我们根本不需要这种武器。”

    “这把短剑是你们人族打造的,用你们的纪年来算的话,这东西算是史前的产物。”

    郑先惊讶的张开双目再次仔细打量这把短剑,这短剑上并没有什么生机之力,也没有什么罡气,显然不是修仙者手的宝贝。

    郑先不死心,将生机之力灌注进这把短剑之,短剑依旧毫无动静,显然,这短剑全是不是件法宝。

    郑先便用混元极道的神通去探究这把短剑的阴阳构成,若是能够破译这短剑的阴阳构成,郑先觉得自己说不定能够打造出同样的剑来。

    不过郑先的混元极道神通竟然受阻,完全无法探入剑身之,这叫郑先大感意外,这种情况郑先从未碰到过,此时郑先脑海之有一段记忆涌入。

    郑先当即恍然,这短剑古怪异常,竟然需要他混元极道的神通提升之后才能进入观瞧。

    郑先对于手的这把短剑越发爱不释手起来,只可惜,郑先觉得自己等不到探索这短剑秘密的那一天了。

    郑先放出龙虎丹门弟的一瞬间,便暴露了身形,此时四十多个撒旦战将们尚在工作区域缓缓行走,妄求找到郑先。

    这些撒旦战将骤然在头盔之收到指挥心发来的画面,一个个大喜过望,当即不管不顾的朝着郑先躲在之地急速狂奔过去。

    这一次他们长了一个心眼儿,没有直接散开狂奔,而是保持着密集的队形,只要他们足够小心谨慎,就不会给郑先任何活命的机会,前两次之所以被郑先逃之夭夭,完全是因为大意,他们可绝对不承认自己的力量比不上郑先,完全是疏忽大意造成的。只要他们不给郑先机会,郑先就算有上百个修士作为后盾,也一样必死无疑。

    这帮撒旦战将们容不下第三次挫败了。

    撒旦战将很快就进入了生活区域,留下五个守住生活区域的门户,继续狂追郑先,直到追上了站在走廊正间的郑先。

    此时的郑先连终极战甲都没有穿,一身殖装甲,露出一张有着细长双目的冰冷面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轻蔑的气息。

    看郑先的意思,是要来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郑先一脸戏谑的伸手朝着这帮撒旦战将招了招手,这是招呼小狗用的收拾,使得一众撒旦战将尽皆大不愉快。

    郑先如此,反倒叫撒旦战将们更加紧张起来。

    他们不知道郑先的葫芦里面究竟买的是什么药。

    这使得本就已经停下来的他们竟然微微后退了一步。

    随即他们的头盔里面被指挥心推送了一条视频过来,这条视频是郑先放出数十个修仙者,这些修仙者们在四周的墙壁上做手做脚的,似乎将什么东西黏在了墙壁上。

    他们开始齐齐观察墙壁,果然,在墙壁上他们看到了一颗颗的红色的药丸,这些药丸紧紧的黏在墙壁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其一个撒旦战将谨慎的缓缓走到那颗红色的药丸之下,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特殊来,当即伸手将那药丸从墙壁上扣了下来,这红色的药丸依旧没什么变化,放在手犹如暖手宝一样,微微发烫,这使得一众撒旦战将越发莫名奇妙。

    就在此时,一直盯着一众撒旦悍将,一脸轻蔑的郑先,忽然间,犹如一个被识破了计谋的失败者般扭头就逃。

    难道郑先是在虚张声势?

    四十多个撒旦战将可舍不得郑先就这样逃走,虽然抓住郑先已经是早晚的事情了,但他们依旧愿意用最快的速度将郑先杀掉,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地步。

    一个个撒旦战将几乎同一时将枯灭石弹出,护身光罩拉起,朝着郑先急追过去。

    对于他们来说,先开启枯灭线圈,这已经算是比较小心了

    当这些撒旦战将们经过龙虎丹门修士布置后的走廊之时,郑先猛地转身,背后紫金葫芦升腾起来,刹那之间足足二百个龙虎丹门修士一起出现,凡间的仙界的龙虎丹门弟们纷纷运做起全部的生机之力,全都用来操纵,墙壁上的那数十颗红色丹丸。

    随即轰的一声,巨大的火焰从数十颗的红色丹丸之喷涌出来,刹那之间将整座走廊化为一片火海。火焰一下就将为了怕郑先各个击破从而汇聚在一起的撒旦战将们全都吞噬下去。

    这些丹丸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是龙虎丹门炼丹用的火丸。

    龙虎丹门最擅长的就是炼丹,而炼丹必不可少的就是火焰了,所以龙虎丹门弟都是纵火的行家里手。

    引爆了数十颗火丸,将走廊变成一片火海,这些龙虎丹门弟依旧没有停下来,双手接连弹动,一颗颗的火丸直射而出,投入火海之,继而接连爆炸。

    此时刚刚再次走进指挥心的夏马尔双目光芒微微一闪笑道:“郑先这次必死无疑了。”

    郑先正催促龙虎丹门的弟尽快,他要一口气将那些撒旦战将烧炼成灰。

    这帮撒旦战将头顶上陡然有瓢泼大雨般的水倾泻下来。

    郑先被雨水一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糟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