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血族新娘(书号:13660

第五百九十四章 血族新娘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张可儿穿上那种欧洲世纪贵妇裙装,紧束的腰身将丰满的胸脯衬托出来。

    郑先印象之的张可儿一直都穿着那种运动服,宽松舒适是最大的追求,完全掩盖了张可儿的曼妙身材。

    在这里碰到张可儿对于郑先来说,实在是太过意外了,他从未想过张可儿和血族之间会有任何关联。

    张可儿给郑先的印象,是一个开朗的清纯少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阳光的味道,整个人犹如午后的阳光晒过的被一样,松软舒适,散发着叫郑先羡慕无比的芳香。

    对于郑先这样在阴暗的泥沟之挣扎翻滚爬上来的家伙来说,张可儿可以说就是所谓的仙女了。

    在郑先看来,有着阳光味道的张可儿的人生注定是幸福的,是和他这样的家伙完全不同轨迹上的两条不应该相交的线。

    但现在的张可儿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阴郁气息,比他身上的还要浓重,还要叫人感到窒息。

    张可儿犹如涂满鲜血般的猩红嘴唇开启道:“不要用那样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已经不再是以往的张可儿了,我现在是血族圣女,是领主德古拉的未婚妻,是这里所有血族的主人,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女人,那个叫做周娇娇的就在我的手。”

    郑先面目阴沉下去,终极战甲的头盔不断拼合,重新将郑先的面容隐没在冰冷的钢铁之下。

    张可儿露出一张笑脸来,但是这笑脸后面是犹如深渊般见不到底的阴寒。

    张可儿抽动了下鼻,随后娇笑道:“杀机的味道,郑先,现在想要杀我了么?也对,你想要救你的女人,就得踏过我的尸体,就如当初你吃了我的猫一样!”

    郑先的身形微微一滞!郑先这一辈,做过许多事情,但真正叫他心不安的事情其实并不算太多。一只猫郑先根本不在意,但张可儿那红肿的眼睛,为寻找暹罗猫跪烂的裤,一夜一夜的呼唤,这些都曾经叫郑先感到揪心,虽然再次回到那个时候,郑先依旧会选择吃掉那只猫,不吃猫郑先就得死。

    但正确的选择未必就是正确的事情,在这件事上,郑先欠了张可儿一笔,虽然郑先觉得他将依附在张可儿身上的妙音蟾蜍吸引到了自己身上,算是还了张可儿的人情,但此时张可儿将这件事一下戳破,郑先心还是不自在起来。

    “当初我不懂,但自从我恢复了血族的血液力量,又知道你是修仙者后,我就明白了,你所谓的头疼是假的吧?是因为你身上的生机之力枯萎了,当时的你需要生机之力,所有你吃了我的猫,我的蝙蝠侠,对不对?”

    郑先的声音从终极战甲头盔之传来:“不错!”

    郑先一口承认,张可儿脸上的神情变得略微复杂起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当时没有将我身上的生机之力全都汲取干净,就如同我们血族汲取鲜血一样,那个时候的你应该非常需要生机之力吧?还是你觉得毁尸灭迹不容易会暴露自己?”

    “女人都这么多废话么?你若是想给蝙蝠侠报仇的话,来杀我吧,杀不了我,我就要去救周娇娇!”郑先的声音开始不耐烦起来。

    张可儿却忽然笑了起来,“杀了你?不,你误会了,你当初杀了我的猫,并没有杀我,所以,我现在也不会杀了你,我会杀掉你的‘猫’!”

    张可儿说着,一道雾气从走廊深处疾飞而来,轰的一下在张可儿身边炸开,瞳孔之干涩一片的周娇娇出现在张可儿身边。

    此时的周娇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身僵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以郑先的目光看去,周娇娇的神魂不过是被封印住了,常人或许在周娇娇眼看不到任何情感,但郑先却能够看到周娇娇隐藏在麻木之后的那种感情,绿袍尸尊的人奴令终究比不上罡成境界的大修士的手段,必须压抑人的本性,才能操使人的身躯,只能算是半成品破绽颇多。

    张可儿嘴微微探出一点的獠牙闪烁着锋锐的寒芒,走前两步道:“郑先,我给你一个救她的机会,杀了我,来,杀了我,你就能够拯救你的女人。”

    此时的张可儿脸上原本复杂的神情逐渐狰狞起来,她身躯之开始传出鲜血磅礴翻涌的声音,犹如暴雨之后的大河一般。

    四周的血族纷纷露出臣服敬仰外加畏惧的表情。

    鲜血是血族的力量源泉,吃掉了最爱自己的男人的心脏,化身为血族圣女的张可儿,即将成德古拉的新娘的张可儿的鲜血的力量几乎超越了侯爵,超乎想象的可怕!

    郑先身上的终极战甲在此时却纷纷退散,刹那之间褪去无踪,露出一身殖装甲来,如此的郑先身形一下缩小了好几倍,从浑身上下全是血族鲜血的庞然大物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普通人。

    郑先这个举动叫人诧异,张可儿都不由得微微皱眉,冷笑着要说什么,但张可儿口的话语还在嗓之,尚未未说出来,张可儿脸上便骤然一痛,整个人一下疾飞出去。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在这长长的走廊之响起。

    张可儿咚的一声撞倒了一堆血族,爬起来的张可儿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依旧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错,郑先抽了张可儿一嘴巴!

    “现在清醒点了没有?”

    此时的郑先什么场景没有见过?罡气境界的大修士他都宰杀过了。

    张可儿的血族力量转化成为修仙者的等级的话,相当于丹成初期境界的修仙者,郑先目前是分形顶点境界,双方的差距隔着一层境界,但也不完全是分形和结丹之间的差距,因为血族的境界划分毕竟和修仙者是两回事。

    郑先现在的生机之力在三千左右,而张可儿的生机之力在接近四千这样的数值上。一千生机之力的差距,对于郑先来说,算不上是迈不过去的坎儿!

    张可儿确实要比郑先强大,但张可儿强大的是力量,临战经验比起郑先来,简直不值一提。

    在阳光下懒洋洋的长大的小女孩,和郑先这样在泥潭血池之打滚,无数生死搏杀之钻出来的家伙比起来,就如一个拥有宝剑的小孩面对一个成年人一样,成年人虽然没有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但却一样收拾你这个小屁孩!

    郑先褪掉终极战甲,使得张可儿诧异放松,从而露出破绽,同时张可儿的那种声波攻击确实厉害,郑先的终极战甲只适合抵御物理类的攻击,这种音波攻击,几乎无法防御,甚至会产生反效果。

    刚才郑先便已经吃了一个亏了,所以继续穿着那厚重的终极战甲并不能给郑先带来更多的保障,相反,会使得郑先变得相当臃肿,行动起来消耗更多的生机之力,变成一个活靶。

    而且殖装甲同样被曜星核金尸强化过,一样能够提供郑先需要的保护。

    张可儿此时大怒,成为血族之后,鲜血之的那种阴鸠之气逐渐成长,再加上她亲口吞掉了爱她的男人的心脏,使得此时的张可儿身上戾气极重,虽然张可儿对于那个叫做查理的家伙完全没有半点感觉,只是当成一个非常普通的朋友,但那心脏还是改变了张可儿的性格。

    张可儿脸上的刺痛此时已经消退,但心的愤怒却陡然燃起。

    张可儿猛地从地上窜起,化为一团雾气朝着郑先猛冲过来。

    郑先身上也猛地鼓荡出大蓬的雾气来,汹涌着汇成一团,轰的一下和张可儿所化的雾气撞在一起。

    百毒腐雾!

    两股雾气一撞,随后内发出丝丝拉拉的声响,张可儿所化雾气急速后退,瞬间逃出百毒腐雾的范围。

    雾气凝聚,张可儿的脸颊上,身上留下一连串的疱疹般的烫痕,冒着袅袅烟气。

    四周的血族立时大怒就要朝着郑先扑过去,张可儿猛地一抬手,发出一声尖啸。

    这些血族尽皆顿住身形,血族之间等级观念极重,对于高级血族的命令低级血族是完全不敢违背的。

    张可儿伸手在脸上一抹,那些疱疹一样的烫痕尽皆消失无踪,血族的恢复能力相当强悍,舍弃大道的好处显而易见,只要拥有鲜血,高级的血族几乎可以被称之为不死族。

    张可儿暴怒的神情逐渐冷却下来,一双原本犹如绵羊般的眼睛此时锐利得就像是两把锋利的剑。

    张可儿凝视着郑先,内的情绪从复杂变得越来越单纯,最终随着张可儿嘴的獠牙变长而化为纯粹的杀机!

    张可儿忽然猛地一张口,嘴巴之喷出骤烈的声波,这声波凝聚成线朝着郑先便射了过来。

    这种凝聚成一束的声波远比之前大范围攻击的声波要更加可怖,声音传播的速度有多块?这声波攻击的速度就不用赘言了。

    除非在张可儿开口之前便躲开,否则的话,这么近的距离根本防不胜防,就算隔绝声音,这声波也完全可以靠着振动进入人脑,除非郑先躲到别的空间之去,否则的话,这声波攻击完全无法躲避。

    郑先却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要躲避,迎着这一束刺脑的声波朝着张可儿迈步走去。

    犹如逆水行舟,巨大的阻力推着郑先叫郑先退去,但郑先每一步都异常坚定,鲜血顺着殖装甲的鳞片从嘴耳口鼻处流淌出来,那骤烈的刺脑声波能够将郑先的脑搅成一锅粥。

    时间缓慢得就像是慢镜头一样,郑先一步,两步,三步,足足走了十三步,就那样在张可儿的声波冲击下走到了张可儿面前。

    “你这女人,就只会开口乱叫么?”说着,褪去了殖装甲,露出本来面容的郑先伸手一下按在了张可儿的脑门上。

    嘭的一下,头妙音蟾蜍从郑先的掌心之钻出来,一股脑的全都钻进了张可儿的脑门之。

    张可儿双目猛地翻白,随后整个人都软倒在郑先的怀里。

    看到这一幕,就在旁边的周娇娇的麻木双眼之有一丝情绪爆炸开来。

    张可儿昏倒在郑先身上,随即便挣扎着苏醒过来,她身上的鲜血之力开始再次蓬勃起来,汹涌起来,一仰头锋利的獠牙朝着郑先近在咫尺的脖便咬了下去。

    与此同时,张可儿的后背上传来一声裂锦般的大响,嚓地裂开一个大洞,头妙音蟾蜍捧着一颗心脏便钻了出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