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零碎(书号:13660

第五百四十一章 零碎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杀场之,百斩的愤怒嘶吼回荡不休,然而郑先就像是破壳而出的蝶一般,消失无踪,不知去向。

    一个修仙者,有太多的手段能够隐藏自己的踪迹,诸多法宝之能够隐形匿迹的不在少数,神通之也有不少专门的隐身诀。

    龙虎丹门的修士此时全都清楚,郑先一定是用退藏卷轴隐身藏了起来。不得不说,这是他们能够想象的到的最聪明的做法了,只不过,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郑先总不能永远藏在退藏卷轴之下,那样的话还不如干脆认输,讨个身死道消来得佟郐。

    眼瞅着郑先藏起来不敢露头,围观的修仙者们尽皆冷笑,各种嘲讽之言不绝于耳,打不过就逃,在仙界其实并不算什么,打不过硬挺着被打死才可笑,只不过,郑先之前表现得太过装逼了,一个挑三个还是越级挑战,仙界之就没见过这么狂的,此时一身甲壳被人生生剥了下来,打不过立时露了怯,吓得躲藏起来,自然而然成了笑柄。

    连带着整个龙虎丹门上下都觉得没有面,至少龙虎丹门的其他修士都是拼力死战,虽然没有获胜,但至少也赢得了不少的尊严,此时一下就被郑先败得七七八八了。

    那几位教训门人的长老们此时冷笑连连,看吧,果然如此!

    百斩叫骂不休,郑先却似乎做定了缩头乌龟,就是不露面。

    百斩轻蔑冷笑之后一拍胸口,一面镜从胸口处飞出。

    这面镜通体水晶一般,格外的与众不同,显然下了大功夫琢磨。

    百斩朝着镜之喷了一口生机之力,水晶般的镜身立时开始泛红,内倒映的世界开始逐渐变化,所有的东西都活了过来。

    镜的地面不住的颤抖,杀场红柱也犹如长蛇般不断的弯曲抖动,在百斩的镜之,内倒影的世界在不住的放大缩小,放大的时候诸多细节纤毫毕现,镜飞速的不断移动,将整个杀场之的一切倒影在镜之。

    虽然费力气,但郑先一个大活人在这杀场之,总不可能完全找不到,最多就是要浪费不少时间罢了。

    不过没关系,百斩现在有的是时间和郑先对耗!以猎人的姿态追逐惊慌失措,四处逃避却又注定无法逃脱的猎物,着实是一件叫人感到心情愉悦的有趣的事情。

    百斩还不忘丢几枚玉币给昆仑,昆仑不敢过多服用了,叼了一枚入口用最慢的速度慢慢含化。

    昆仑略微好了一些,便将剩下的玉币吐出,他现在的身躯生机之力枯竭,却也经受不住大补。也没有必要继续损耗身躯大补生机之力,在他眼卸甲后的郑先,就是一头受惊的小鹿,尤其是有百斩在此,郑先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昆仑走到被郑先以枷锁捆缚住犹如虾一般躺在地上的洪征面前。

    洪征此时生机之力被锁扣住,他被郑先摔得骨头粉碎,浑身上下稀烂如泥一般,还无法动用生机之力来恢复,甚至连镇压疼痛都不能,只能咬着牙强忍着痛楚,不得不说,这洪征也是一条硬汉,竟然就这样挺着,一声**都未曾发出。

    此时洪征的那张脸已经变成金纸之色,眼珠液已经开始翻白,眼瞅着就要活活疼晕过去了。

    洪征有强大的生机之力浑身上下骨头粉碎也不至于死掉,只要洪征不死,又被锁扣住生机之力,那么骨头粉碎带来的痛楚的折磨就是无休止的。

    满头冷汗的洪征见到昆仑走过来,脸上这才露出了些微喜色。

    昆仑原本还觉得洪征输得窝囊,不过,现在没了这些想法,郑先的那身甲胄确实相当了得。

    昆仑俯下身,伸手想要将那锁扣住洪征脊椎骨的枷锁掰断,洪征这个模样,着实不大没美观,叫红镜道蒙羞。

    结果昆仑刚刚碰触到枷锁,枷锁上镶嵌的枯灭石陡然绽放光华,咚的一声将昆仑给生生炸飞出去,连带虾一般的洪征一起遭殃,骨头尽碎的他犹如面片儿一般被炸飞。

    百斩正全神贯注的寻找郑先的身影,骤闻炸裂之声,一愣扭头看去,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猩红色的的雾气猛地从百斩正面扑卷而来,空气都被这雾气腐蚀得发出丝丝声响。

    百毒腐雾!

    百斩刚刚扭头,注意力被爆炸声音牵引,此时出手偷袭,实在是在好不过的机会了。

    然而百斩却不由得心一喜,他最怕的不是郑先偷袭,他害怕的是郑先躲避起来不露面。

    分形境界修仙者的神通,在他眼狗屁都不是,郑先这百毒腐雾,在他眼犹如小儿舞刀一般可笑,就这点本事还来偷袭他,简直就是作死!

    郑先这一出手,四周围观的一众修仙者们尽皆摇头,可以说郑先把握的偷袭机会非常好,甚至可以说妙到巅毫,但这百毒腐雾的神通手段,着实入不了眼,即便在分形境界这个层次上,也只能属于层水准,算不得高明,不,应该说距离高明还有很远的距离。

    显然,郑先也就是仗着那一套甲胄了得才横行这么久,卸甲之后,立时被打回原形了,这样的手段,用来杀结丹修士是在是叫人摇头,甚至发笑。

    不得不说,郑先今天让很多的人笑了个爽。

    眼瞅着百毒腐雾袭来,百斩念头一动,手指指尖当即破碎溅血,当空一抹,一把艳丽的长剑便出现在他的手。

    他刚才对战郑先的时候,刚刚施展百鸟朝凤斩,随后就被郑先砸得一地鸟毛,然后就被郑先一脚将脑袋踩进了地下,根本就未曾来得及施展自己最拿手的滴血剑。

    百斩手长剑晃动,他学得了《经剑密意》百鸟朝凤斩的百斩神通,在剑术上极有追求,苦心研修,有了不少心得。

    滴血剑一出,立时幻起漫天血红剑光,一瞬间刺出数百剑,将十多丈内的一切全都笼罩在内。

    郑先毕竟处于隐形匿迹之,虽然释放出一道百毒腐雾暴露了所在方位,但终究还是会移动的,另外,百斩着实不希望一剑就刺死这个踩过他脑袋的家伙,一想到一个区区的分形境界的垃圾曾经踩着他的脑袋几乎将他的脑袋踩爆,百斩就觉得气血上涌,要涨破天灵盖,所以百斩这一剑不求一击斩杀郑先,只求将郑先从隐形状态逼出来,露出行迹,他要郑先慢慢的死!

    数百道红色剑芒刹那间极光一闪,密集如雨,骤然绽放,犹如两军交战弹扫射横飙,刹那之间方圆十丈内晶石地面上遍布密密麻麻的小坑,火花乱溅。

    那迎面冲来的拙劣的百毒腐雾被红色剑芒刺得破碎零散,氤氲在百斩身前,再也没有继续向前攻击百斩的能力了。

    然而,大大出乎百斩预料,他明明扩大了剑芒的笼罩范围,竟然没有捕捉到郑先的踪迹!郑先不可能的那么快,就算是结丹境界的修仙者也不可能躲开这样大面积的剑芒袭杀!

    除非郑先在喷出百毒腐雾的同时,便已经远远躲开。躲开了?上哪去了?

    “我在这呢!”一道卷轴在百斩身后拉开,嗡嗡的震动声荡漾在空气之,听着就叫人感到身发酥。

    一道骤烈的白光紧贴着百斩的后背绽放,百斩的肩膀上随之飙起一道凛冽的血光。

    相对于郑先的身躯来说,显得格外硕大的流光锯齿刀在百斩的腰背上开出一道血槽来。

    不得不说,百斩应变极快,千钧一发之际往前一扑,这才没有被拦腰斩成两截。

    不过,百斩应变再快也没有用。

    郑先早就算好了百斩的举动,百斩避无可避之下,只能往前一扑,然而在他面前的,是早就等在那里的被百斩的滴血剑刺得千疮万孔的百毒腐雾!

    百毒腐雾完全没有任何力量继续向前攻击百斩,但此时此刻,百斩为了保命,却不得不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这团被他看不起被他嘲笑,被他当成毫无杀伤力的垃圾的散发着腐烂烧灼气息的雾气之。

    刹那间,百斩浑身上下千疮百孔,被滴血剑刺得千疮百孔的百毒腐雾犹如一个模一样印在百斩身上。

    滋滋啦啦,空气之立时弥漫着一股烧灼糜烂的味道。

    痛楚至极的百斩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百斩心怒极,等他翻过身来,定然要郑先好看!

    然而,更惨的还在后面。

    以郑先的性格,既然设下了杀局,自然就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运用到极致,绝对不给对方一线生机!

    是以郑先在一刀斩百斩的同时,便已拖刀经猛冲上去,一切都是早就计划好的,行云流水,完全都是按照犹如排演了许多次,熟的不能再熟的套路再走。

    此时此刻,一头扎进百毒腐雾之的百斩犹如遭受了前后两个郑先的合力夹击。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郑先手的流光锯齿刀刹那间炸开二十多下,这刀术还是郑先从刀鱼那里偷学而来。

    刀鱼的刀,就是一往无前,就是有去无回,就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不得不说,郑先看到刀鱼使刀的时候,立时受到了极大的吸引,因为刀鱼的刀术和郑先的性格相当相符,不然,郑先也学不来刀鱼的刀术。

    这二十多刀全都在百斩后背上炸裂,一条大腿分成四瓣,一条胳膊切成八块,伴随着瓢泼的鲜血零碎着四处抛飞。

    之前郑先以终极战甲破了百斩的百鸟朝凤斩,撞出了漫天的鸟毛,而现在,郑先几乎将百斩给生生零碎掉。

    唏!

    杀场四周传来密集的倒抽冷气的声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