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五百零八章 拼命成长(书号:13660

第五百零八章 拼命成长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郑先将头盔丢给陆涛后,便眯着眼睛享受阳光。

    莫名其妙的陆涛看了一眼乔潜心,乔潜心微微摇头,陆涛想了想后,小心翼翼的将头盔戴上。

    片刻之后,半卧着的陆涛犹如按了弹簧一样,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然后身僵直一下就没了声息。

    一旁的乔潜心犹如受惊了一般,也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叫道:“陆涛你怎么了?”

    要不是陆涛身上生机之力依旧凝聚并未发散的话,乔潜心几乎以为陆涛已经被郑先害死了。

    陆涛胡乱摆了摆手,示意乔潜心别杀猪般的叫唤,约莫五分钟之后,陆涛脑袋上的头盔鳞片般散落,游回郑先的身上。

    陆涛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那样的高楼大厦,那样的阔大城池,熙熙攘攘望不到边际的人群,那样的充满生机活力的世界,简直是他做梦都想想不到的地方,还有,还有那些穿着清凉的女人,露出手臂大腿肚脐眼儿,不要脸的风骚入骨,叫陆涛嘴唇发白脸色发红,喷出来的气息都是灼烫的。

    “这就是凡间?这么好?”陆涛兴奋的叫道,显然,即便是亲眼所见,陆涛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郑先给陆涛看得都是凡间最美的地方,犹如祖国壮丽山河的宣传片一般,当然吸引人,当然叫人神往,尤其是少女时代的大长腿紧身裤,扭动不休的小屁股,绝对不是如陆涛这般没见过世面的小孩能够承受得了的。

    陆涛没有流鼻血都出乎郑先意料之外。

    郑先细长的双目微微张开一线道:“当然,凡间当然好,现在你知道我为何留着仙道之门不交出去了么?我无时无刻不想回到凡间呐,和这里比起来,凡间才叫做仙境。”

    旁边的乔潜心心向往之的凑过来问道:“凡间怎么好了?”

    郑先并不吝啬,也不跟乔潜心计较之前他摇头不允许陆涛戴上头盔的事情,也将头盔给乔潜心戴上,随后乔潜心便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来。

    这粗俗的声音,使得郑先和陆涛都不由得微微皱眉。

    几分钟之后,殖装甲凋零游走回归郑先身上,乔潜心整个人状态都变得非常亢奋起来,一张脸殷红似血,脑门上油亮一片,汗珠都冒出来了,呼吸急促而沉重,刚要开口,两管鼻血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犹如暖气爆裂一般的狂喷。

    幸好郑先和陆涛躲得快,不然非得被喷个满脸不可。

    三人擦干净大石头上的鲜血,重新并排躺在尚有余温的大石头上,仰望天空的漫天尘埃般的星辰。

    陆涛叹息一声道:“真想去凡间看看啊。”

    乔潜心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鼻又开始往外淌血,或许是刚才喷的太多了,现在血压不足,所以只是淌不是喷,乔潜心一边擦着鼻一边道:“我也要去!我一定要去!”

    假寐的郑先则将细长的双目微微张开一线,没有多说什么。

    郑先是个崇尚行动的人,他坚信一个道理,每天做一百件没用的事情,总会有一件能够成功。

    当然,这并非是说只做没用的事情,不做有用的事情,而是说有用的没用的事情都要做,总之,多做是没有错的,不做才是最错的。

    一步闲棋,有没有用现在郑先也不知道。

    天斗转换,繁星消隐,明朗的日头再次出现在天际,缓缓的朝着龙虎山颠爬去。

    是时候去参加五年一届的祭天大典了。

    祭天大典五年一小祭,五十年一大祭,这一次就是五十年一次的大祭!

    这样的大典几乎可以称之为整个天下仙道的盛事。

    郑先在龙虎丹门之感觉不到什么,但整个正一道的其他三十八门现在都在紧张的忙碌着,为祭天大典做着各种准备。

    整个龙虎丹门的弟全都要参加,门派之只允许留下十数人留守,郑先自然是很希望能够留下来。

    但正宫真君觉得郑先这个扫把星闯祸精带在身边不放心,不带在身边更加不放心,本来处理郑先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巴掌将他拍死,这样大家都能放心也能够省心了,偏偏郑先身上还有着不能被毁掉宝贝,所以正宫真君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得带上郑先,不过,绝对不能将郑先直接带着,而是将郑先重新丢进那件四周一片漆黑的囚牢法宝之,这样应该就能够将郑先这个扫把星闯祸精的危害降低到最低。

    郑先被丢进漆黑的世界之,这次郑先并不着急出去,因为他很清楚回到龙虎丹门之后,他就将被放出来,心境不一样,在这四周一片漆黑的囚牢之,郑先也就不慌不忙,他开始重新琢磨自己的那套终极战甲——焦土。

    这件终极战甲正在不断的成长,郑先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终极战甲上的那种强烈的成长**,就像是埋入土的种一般,在拼命的生根发芽,郑先几乎不能理解的迫切和顽强,似乎这曜星核不努力随时都回死掉一般。

    只要将终极战甲放出来,用不了多久,终极战甲上就会粘上无数细小的铁砂颗粒,整个战甲此时就像是一块吸铁石一般。

    郑先最初不得不经常清理战甲上的铁屑,不过不久之后,郑先便发现终极战甲上的无数伤痕正在缓缓平复,也就是说,这东西靠吞吃铁屑来成长恢复。

    这个发现对于郑先来说简直就是个惊喜。

    郑先这几天被两条尾巴跟着,也没办法做实验,此时有了时间,又基本上不会有人打扰,郑先刚好细细琢磨一番。

    郑先分出一道神魂来,钻进空间宝珠之,当然,郑先将终极战甲也投入了空间宝珠内。

    郑先进入空间宝珠,当先看到的就是那一片水域。

    不得不说,一个空间之有了水就是不一样,整个世界都似乎活了过来。

    原本这水是一个小湖,但是现在蚌娘将当初盛放孟婆汤的那个大盆重新粘了起来,不知道蚌娘用了什么手段,将那本身就有上百个平方的厚重大盆打薄,生生扩展成了一个足足有数百平方盆,用其来来盛放湖水。

    估摸是因为这湖水向下渗透,滋润土地消耗太大的缘故,不加保护的话,这一片世界之就这么一汪水,估计用不了多久也就散光了。

    湖水之不时有游鱼闪现,波光粼粼的场面使得郑先有种回到龙虎丹门一定要将那个湖水抽干净全都送到这里来的冲动。

    郑先站在这里,蚌娘没有声息,估计是在温养,郑先也就没有打扰蚌娘,而是来到终极战甲旁边,终极战甲遇到了那铜盆,便生出一种吸力来,他吸不动沉重无比的铜盆,便自己一点点的靠近过去。

    郑先幸好发现得早,连忙将终极战甲拉住。

    “这是星核的属性,这枚星核喜欢金铁,不停的吞吃金铁,当身躯达到了一定的密度后,就会开始膨胀,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变成星辰。”无的声音适时响起。

    郑先皱眉观瞧,随后忽然问道:“无,你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这是郑先首次对无的世界感兴趣,无是外星生物,这一点挺科幻的,但郑先一直都没太在意,毕竟眼前的仙界就足够郑先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进去了,仙界都有了,有些外星生命体似乎也就顺理成章叫人并不意外。

    并且无也从未表现出什么太特殊的地方,就像是一个电脑程序一样,若有若无。

    不过看到了这曜星核,并且无似乎对曜星核相当了解,这使得郑先终于开始对无的世界产生兴趣了。同时,郑先忽然也发现,他对于整个宇宙世界的了解干净如纸。

    原来作为宇宙来讲,这个世界并不光是有仙界有凡间,还有许多更加精彩的东西。

    无道:“我们的世界单纯无比,你是不会感兴趣的。”这是无很少有的留露出一种情绪,同时拒绝回答郑先的问题。

    这叫郑先感到有些意外,无一直以来对于郑先来说就像是一个程序,唤之而来,挥之则去,存在与否完全都在于郑先是否需要她,这样的拒绝使得郑先感到无也是一个活物,一个有本我思想的东西。

    郑先没有继续追问这个问题,郑先就是一个有着许多隐秘的人,他知道一旦有人触摸到自己隐秘之后自己会做什么,至少暂时郑先还不想做到这个地步。

    “你说,这曜星核会不会将终极战甲搞得越来越大?变得臃肿无比?最后变成一个硕大的铁疙瘩?”

    无的声音依旧那般不包含任何感情,充满客观的道:“变成一个球,正是曜星核的目标。”

    郑先有些头疼的道:“那这终极战甲岂不是很快就变成废物没有用处了?”

    无道:“曜星核要想膨胀,首先有个前提,就是密度达到了一定程度,以终极战甲的密度而言还差得很远,曜星核要开始成长至少还需要吞噬掉一千万吨的铁器,当然在那之前,你就已经无法抵抗曜星核产生的磁力和重力了。

    郑先对于磁力还是明白的,现在终极战甲只是吸引铁渣,若是密度增加之后,恐怕就改吸引刀叉了,再往后,弄不好就要开始吸引巨大的矿脉,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郑先忽然道:“那以后,这东西岂不是要将整个地球上的铁矿全都吞吃掉了?到时候,地球都被其毁灭掉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