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五百零七章 母阴丹(书号:13660

第五百零七章 母阴丹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不错,当初仙尊炼制的正是母阴丹!”

    “母阴丹确实是一颗阴损至极的丹丸,炼制起来要将阴时阴刻诞生身上满是阴气的女活生生埋在阴之地,以其神魂和血肉为饵,吸引地下阴毒虫,阴毒虫以其肉身为巢,神魂为食,七天时间,阴毒虫产下虫卵离去后,再将尚未死透的女从地底挖出,收了虫卵炼制母阴丹,这母阴丹乃是丹道邪途。”

    “炼丹者不可能一辈都只炼好丹不炼邪丹,据说仙尊当初也着实走了不少歪路,后来才逐步走回大道正轨。”

    数百年后的一句走了不少歪路,听起来简单无比,但放在数百年前,龙虎仙尊不知道做了多少的阴邪之事。

    一个人当前的人格是受到过去影响后投射出来的,正如郑先当初放了一把火烧死了自己老叔一家后,就无法放第二把火一样,或许龙虎仙尊过去做了些什么特殊的事情,才使得他现在对于凡人格外优容,甚至可以说是无休止无底线的纵容,在仙界之,绝对是独一份儿。

    业务司之有一句话叫做修仙者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这话可不是随便说一说,乃是查阅了无数修仙者的资料后,留下来的盖棺定论。

    想必年轻时候的龙虎仙尊远没有大殿供奉的那个和蔼老人般的塑像那般可亲。

    四周的几位真人脸色都不大自然,尤其是净水更是面略微发青。

    正宫真君一句话带过龙虎仙尊的不光彩往事,随后继续道:“当时仙尊选的拥有阴身的女就是红镜上人的道侣,不过红镜上人的道侣那个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喜食胎盘,被称为元胎老母,据说每天都要生食一个胎盘,相当凶冥。”

    “仙尊就比经剑门找上她早了一小步而已,元胎老母不死在仙尊手,也定然被经剑门斩杀掉。”

    听到这里,这几位真人面色才舒坦起来。对方只要不是无辜之辈,炼成丹药倒也无妨。

    “数百年前的事情了,不说也罢,总之,这红镜上人就是红镜道的门主,虽然尚未铸碑,但估计也不好对付,并且肯定对咱们仙尊心有着不少仇怨。”

    “这三个红镜道人,就算在饭馆之没有惹出事情来,想必也还会到别处生事,他们就是专程来试探,捣乱的。”

    净水此时已经完全精神起来,睡意全无,一想到将元胎老母埋在地下供虫嚼吃产卵,净水就觉得身上寒气直冒,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道:“所以说,那三个道士郑先杀对了?”

    正宫真君用手敲了敲脑门,有些头疼的道:“可以这么说,但杀了他们只会叫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会使得咱们龙虎丹门一下落入非常被动的境地之。”

    “别的门派不会理会红镜道的人如何嚣张,他们只会觉得咱们龙虎丹门刚刚加入正一道,便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凡人都有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说法,郑先他们若是在龙虎丹门的范围之外杀了红镜道的弟也还好说,但在门派之做这件事,就太过分了,毕竟他们只是杀了几个凡人,按照其他门派的那些规矩来说,这三个道士罪不至死。”

    炉火真人此时也有些发愁的道:“不错,咱们在正一道之本就没有一个朋友,估计从今天开始,三十八门将统统与我们为敌。”

    “这些以后的事情倒也好说,我担忧的是,明天的祭天大典,参与大典的弟恐怕会有危险。”古玉真人脸上的忧色更重。

    老人教训新来的,尤其是那些桀骜不驯不听话的,这种事情,在凡间比比皆是。

    学校里面如此,老生教训新生。

    监狱里如此,老囚徒收拾新囚徒。

    部队里面如此,老兵打新兵。

    这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套用在仙界,自然也是如此。

    龙虎丹门刚刚加入正一道,就杀了三十八门红镜道的弟,这是一种挑衅,一种宣言,一种嚣张,一种不将其他三十八门放在眼的狂傲,甚至不将正一道放在眼的作死举动。

    可想而知,明天龙虎丹门参加祭天大典会遭遇怎么样的白眼儿和排挤。

    本就寄人篱下,小心甚微还来不及,现在倒好,想要装孙,老老实实歇养生息都不成了。

    几位真人都愁眉不展,净水却不以为然的道:“那又怎么样?我龙虎丹门就是杀了红镜道的弟了,怎么着?有本事他红镜道就来咱们龙虎丹门,若是没有这个胆的话,他们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一个门派攻打另外一个门派,除非实力相差悬殊,才能有胜算,若是实力相差不大的话,绝对是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举动。

    毕竟一个门派被苦心经营出来,拥有护派大阵等等一系列的镇派宝物,想要攻破这样一层禁制就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破开了镇派宝物之后,还有多少力气攻打坚固的门派驻地?

    当初十万修仙者攻打大衍天门,付出的代价就相当惨重。

    龙虎丹门这样的千年大派的封山禁止绝非等闲,或许会有一些空隙叫一两个人以法宝遁形偷摸上山,但天知道偷偷摸摸钻进去是不是落入人家的圈套之?一山之地,若想要防守的话,怎么都能照看得几乎没有死角。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除非红镜道能够杀上龙虎丹门,否则也最多就是狗吠几声罢了。

    正宫真君等人一向遇事隐忍,谨小慎微惯了,遇事先往坏的方面思考,倒还真就没有往这个角度上去考虑。

    不得不说净水说得其实也不错。

    一向不大开口的收丹真人道:“门主所言不差,咱们龙虎丹门其实也没有必要瞻前顾后,一味的退缩,反倒叫别人看不起,现在不过是找上门来打杀了几分凡人,若是这次他们得逞,下一次估计就是随便掠杀咱们的门人弟了,那个时候再想立威,就难了!”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只不过这般凶横霸道,动辄杀人和龙虎丹门行事风格一向不大相符而已,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继续在这件事情上发愁,也没什么用处了,目光还需长远一些,多想想以后。

    随后一众人议定了这次派遣出去的龙虎丹门弟。

    分形境界四人,凝丹境界,罡气境界,各三人,这十个人被叫入正宫大殿。

    这十个都是龙虎丹门之的俊才,绝大部分都是外门弟,修炼外丹,擅长争斗杀伐。

    正宫真君叮嘱道:“万一对方势强,你们以保命为首要前提,实在坚持不住,就认输好了。”

    此时净水忽然瞪大了眼睛叫道:“干嘛?认输?为什么认输?打不过就装孙么?”

    ……

    郑先仰面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滚烫的太阳照射的整块石头可以用来煎熟鸡蛋了。

    在他旁边还躺着两个家伙。

    前几次郑先躺在这石头上晒太阳的时候,陆涛还有乔潜心两个则坐在树荫里,看傻一样看着郑先,心默默念叨着脑有病!

    但是现在,两人忽然明白了,一个人惆怅的时候晒晒太阳,尤其是这样暴晒一下心里就能够舒坦不少,或许郑先心也有诸多不舒坦的地方吧。

    他们两个哪里知道郑先身上的殖装甲是隔热的,至少这样的阳光晒不透殖装甲,郑先之所以躺在这里,不是要烤焦自己的**,而是想要晾晒一下自己的神魂。

    正如郑先以往选择居处的时候愿意选那种距离太阳比较近的地方一样,郑先的身上总是有一种叫郑先自己都感到颤栗的阴寒,郑先不知道缘由,但知道太阳可以给他一些温暖。

    那是业力所致,郑先的身上有层层业火在镌烧不休,而这火焰更多的是来自郑先心底。一个本性邪恶之辈杀人盈野,业火熊熊冲天而起,也难以给他任何不舒坦的感觉,相反会给他一种很舒适的感觉,因为他所作所为与心相合。

    郑先的阴寒不是业火镌烧所致,而是郑先灵魂深处的本我在挣扎,从而发出来的不舒服。

    郑先晒一晒舒坦不少,灵魂深处的寒气消散不少。

    郑先看了左右一眼,觉得身边这两个晒得满脸漆黑的家伙简直就是有病。

    一如之前乔潜心还有陆涛心对于躺在大石头上晒太阳的郑先的评价。

    三人就这样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起晒着太阳,就这样一晒就是好几个时辰,三个人经过红镜道的事情后,似乎关系一下拉近了不少,不管怎么说,都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了。

    只不过,一直闹得最凶的乔潜心却完全没有插上手,反倒是不声不响的郑先和陆涛出手了,这叫乔潜心多少有些不舒服。

    眼瞅着头顶上的太阳跑到了脚底下,陆涛忽然开口问道:“喂,凡间是个怎么样的地方?听说那里和这里的城池百姓差不多?”乔潜心忽然问道。

    每一男人,都有这一种对陌生世界的向往,凡间向往仙界的那些人,完全不知道,仙界之的人也在向往着凡间。

    郑先对于陆涛这个家伙一直不怎么喜欢,陆涛总是喋喋不休的想要在郑先这里套问些什么,十句里面郑先懒得回答一句,甚至一整天都懒得和他说一句话。

    但是这句问话,郑先咂摸出点真诚的味道了,郑先还真就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想了想凡间和仙界的区别,郑先就想起一句话来,郑先没什么学问,看过的书也都是从业务司住处的哲学书,里面有一本古的,郑先翻了看不懂,但有几句话还是记下来了,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凡俗百姓的行事方式逃不出这个道理来。

    郑先回答道:“百姓差不多都一样,城池却不一样,你想看看凡间世界?”

    陆涛点了点头道:“当然想啊,听说那里的凡人都活得挺自在的,反倒是修仙者一个个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那帮凡人真的有那么厉害?能够杀修仙者?胡说八道吧,没有亲眼所见,我是不大相信。”

    郑先伸出手来,殖装甲鳞片般的游走不休,在郑先掌心凝聚出一个头盔来,郑先将头盔丢给陆涛。

    陆涛微微皱眉看了眼郑先,旁边几乎睡着了的乔潜心睁开迷茫的眼睛看着陆涛手的头盔。

    “你想看的都在里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