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四百零八章 藏身(书号:13660

第四百零八章 藏身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郑先再次藏回了城北的三等吏们居住的区域,在郑先看来,要想搜抓他的话,需要大量的人力,那些吏们定然会倾巢而出,并且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城南那片混乱的区域上。

    并且对于任何人来说,最信赖的地方往往就是自己的家,是以搜查自己的家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不会太认真,尤其是同僚之间就更不好仔细查了,华夏的官场错综着复杂的人际关系,你查别人查的那么凶、那么认真、那么仔细,就不怕别人给你穿小鞋?

    如此盘算下来,藏在这一片吏居住的的区域着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然而,郑先却并不知道,第一波来找他的,并非是那些吏,那是一群一群的真宫鬼娃!

    郑先虽然在城池之厮混了一段时间,但关于土地门弟的神通手段,他却基本上没有打听出什么来,毕竟城的凡人们只知道土地神仙法术无穷,你叫他们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全都抓瞎了,不是胡诌就是支支吾吾。

    是以郑先对于土地仙门的修炼方法和真宫鬼娃们并不了解。

    郑先熟门熟路的回到高越的家,就藏身在厨房的房梁上。

    高越的丫头被锁在家,爹娘乃至于全城的人全都去参加回梦大典了,也就只有她不能见人。

    每年一次的合和大典要有整整一千名处女献祭给土地门的神仙们,最终成为生育的工具,怀胎十月之后破腹而死,可谓下场悲惨。

    这种献祭永远都是拿三等百姓和四等奴们的女儿们去填坑,经办此事的吏们是不会将自己的女儿送出去的,这也几乎是一个大家公认的规则。

    但每年也有那么一两次例外,若是吏家的闺女被仙者们一眼看,那就什么都不能说了,哪怕是那些一等奴儿们也得乖乖的将自己的女儿送去给土地神仙。

    所以每当到了回梦大典亦或是合和大典的时候,吏们都将自己尚未出嫁的女儿藏起来,不光是这两个时候,甚至平时都藏得严严实实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吏们这点特权神不知鬼不觉的还是有的,那怕是那些一等奴儿们知道了,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到吏家的闺女嫁人了,自然就无碍了,神仙们只喜欢到了生育年龄的处女。

    三等百姓和四等奴们稍微有些钱财的一旦生了女儿,往往都愁眉不展,那些敲骨吸髓的吏们很清楚谁家有女儿,尤其是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更是早早的就得预备出钱财来,等着吏们上门勒索,要钱给钱要物给物。

    倒是那些小户人家,有不少生下女儿来就欢天喜地的,因为贡献出自己的女儿后,土地门的仙者会回赠一分彩礼,当然这是百姓们的说法,土地门的仙者肯定不会认为这是彩礼,一群生育工具而已,和婚配完全没有关系。

    之所以有这个彩礼,是因为土地门的神仙们为了不叫百姓生下女儿就全都掐死,所以构建了这样的一个准则。

    这一份彩礼,足够一般家庭生活十年的消耗了,如此一来,有些天性凉薄之辈,拼了命的生孩,就盼着生女儿,要是一下生了十个八个女儿的话,就是要开心死的好事了,毕竟这一辈就有找落了。

    甚至他们还要想办法贿赂吏们,从而能够将自己的女儿送上合和大典。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条件,所以这座玄天城的人口才没有崩掉,否则的话,女儿生下来反正也是白养,直接掐死了不是省了不少粮食?到时候满城都是老爷们儿,到处都是光棍汉,这座玄天城就彻底完蛋了,毕竟对于一座城池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人口。

    这也是土地神仙们对于凡人的唯一一点恩惠。当然,若这算得上是恩惠的话。

    高萍儿被锁在家无聊至极,翻了一会书后越发觉得无趣,然后就搬了一个梯来,竖在墙头上,她倒并非是想要逃走,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胆违背父母之命,并且高萍儿也不大敢跑出去,高萍儿虽然爱凑热闹,但她的胆一向很小。

    高萍儿准备爬上梯,往远处眺望一下广场那边,看看能不能看到热闹,这样既不违背父母的命令,她又看到了热闹,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她刚刚爬上墙头,脑袋还没有从墙头上探出去,就猛地听到‘杀了他,串成人桩’这样的吼声。

    这是十几万人同时发出的吼叫,这声音一下就吓到了高萍儿,高萍儿险些从梯上摔下去。

    高萍儿吓得当即从墙头上跑了下来,再也不敢上墙了。

    那山呼海啸般的声音震得墙头都在颤抖,高萍儿害怕至极,连忙钻回了屋,却依旧无处可逃,屋内房梁上甚至都在簌簌的落灰。

    高萍儿是那种从小被爹娘抱在掌心里面捧大的,虽然高越经常不在家,但高萍儿一直都有母亲陪伴,几乎从未有过爹娘全都不在家的情况,外面又怪声四起,十岁的高萍儿当然惊惧至极,被吓得几乎要喊娘了。

    那声音之隐含着的杀意叫高萍儿感到恐慌万分。

    好在这声音响了片刻便猛然停歇下去,几乎要钻到桌下面去的高萍儿这才双手死死的把桌角,一双大眼睛闪啊闪的,内满是受惊了的小兔才有的惊恐神情。

    因为有贡献处女的缘故,所以高越这几年一直不让女儿出门,就算出门,也得将脸蒙个严实,萍儿本身就是个美人胚,万一落在某位神仙眼,那就糟了,所以萍儿就是个不曾经历过什么世事的小姑娘而已,胆小的很。

    别人家的女孩,只要不想贡献给土地神仙,一般都在十四岁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婚配了,高越仗着自己是吏的身份,送女儿去贡献也轮不到他,女儿,所以将女儿的婚事拖了两年,并非是高越不愿女儿出嫁,实在是前后找了三四个女儿都不满意,高越从小宠着萍儿,再加上高越实在也想和女儿多亲近几年,毕竟女儿一旦出嫁,就不输于他们这个家了,到时候回到家空空荡荡,着实叫人感到憋闷。妻没有个伴儿陪着也是寂寞。

    是以高越也并没有太过催促,但是今年高越总觉得熬不下去了,所以打定主意,今年一定要给萍儿找一个好婆家。

    郑先扫了一眼这个小姑娘,随后就进了高家的厨房,展开卷轴往身上一披,当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里的人谁都不许离开,城任何活物一率灭杀掉。”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