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三百五十章 主席(书号:13660

第三百五十章 主席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悲剧,感冒发烧了,诸位兄弟最近气温起伏较大,主意别着凉!

    ——————

    “主席,您要找的人都来了。”

    一个身材高大,眉毛粗重的男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凝视着窗外的漆黑天空,天空之有一颗颗的烟火爆开,绚丽着整个夜空,同时也将这个男的面容照得阴晴不定,在黑暗和光明之不住的流转。

    “主席,明天就是初一了。”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犹如管家一样的人物,衣装笔挺,但却一点都不喧宾夺主,身上有着一种见过波澜壮阔的沉稳气质。

    男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问道:“小豪怎么样了?”

    管家担忧的道:“还在闹脾气,怪您给他包办了婚姻,那个周家的丫头戴眼镜还有龅牙,奇丑,难怪小豪看不上眼。”

    男哦了一声,沉思片刻后道:“这些现在不去管他,眼前这一关度过去,天就亮了!十二个老家伙全死光,再将那一堆小家伙们杀掉,这个国家才有希望,这个民族,才真正的屹立起来,不然的话,终究是封建的延续,我要扒掉这张皮,敲碎了内那见不得人的肮脏骨头!”

    “主席。”管家小声提醒道,隔墙有耳,主席的身边就像是一个筛,人人都在关注,所以处处都是漏洞,你根本不知道身边的扫地的是谁家耳目。

    这位就是名义上掌握着这个国家的人,虽然他能够对百分之十的事情做出决断,但太多的事情因为触及到十二个家族而无法推进。

    这十二块柱石,就像是大海里面的暗礁一般,他这个一国之主,只能驾驶着一艘庞然大物不断的在这些礁石之小心游走,虽然明知到壮阔的大海就在不远处,但却只能望而兴叹无能为力,那十二座暗礁就是最大的拦路虎,若是将这十二大暗礁拔掉,那么他就真的能够抓几个大老虎来打一打,到时候,肃清吏治,这个天下才真正步入正轨了!十二柱石不除,他要做的就不是锐意进取,而是小心翼翼的避免撞上礁石,否则就是船翻人死的下场。

    想到这里,男吐出一口长长的郁闷之气,是时候该扬眉吐气了,他至今还记得对他有着提拔之恩的老师前主席死的时候抓着他的手,在他耳边小声说的那些话。

    “十二柱石犹如十二头硕鼠,吃的肚满肠肥,吃空了天下,吃空了百姓,十二硕鼠不除,华夏政权延续不了三代!我一步步扶你上位,除不掉十二硕鼠,你不要下地狱来见我!”

    男终于扭过头来,道:“我师养了他们几十年,终于到了用他们的时候了,叫他们来见我。”

    “这将是这个国家走上真正的民主的第一步!”

    “对了,二狗那边怎么样了?”

    管家沉默片刻后道:“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他脑里面想的,和这个国家的进程利益完全不是一回事,他所做所为全为私利,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人两面三刀,油滑得比泥鳅还要讨厌。”

    主席一笑道:“没关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等到敌人死掉了,再去处理敌人的敌人不迟!”

    “是,二狗一直都被十二个家族排挤,军无处立足,政界商界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没有他立锥之地,所以被贬去了业务司,是第四层的副司长,也只有业务司,是在整个十二柱石夹缝之生长出来的,他才有那么一点点的施展空间,但以他目前拥有的力量来看,我不认为他在当前的局势下,有多大的回旋空间。”

    主席微微摇头道:“军神这个名字不是白叫的,他若真的站出来振臂一呼的话,至少能够调动一成的军队,他的那些老部下可一直都没有处理干净。”

    “一成?主席,您是否太高估他了?一个远离权利心接近十年的军神,哪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主席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道:“这次一切都是在暗发动的,恐怕涉及不到军队,不然整个国家就乱了,不论是我还是十二柱石,亦或是十二柱石的长孙们,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一个处处糜烂的烂摊,不符所有人的利益。”

    在这些人之也就只有这个二狗做事不惜代价,什么都不忌讳,所以将他拉入我这里,也算是对他一个约束,免得将事情搞得太大,我们是要救国,要改革,而不是要砸碎了瓶重新再造一个。”

    辞旧迎新的黑夜在一片歌舞升平之度过,在一片歌舞升平之黑夜过去,新一年的第一道曙光从天空之倾泻下来的时候。

    郑先被二狗带着走出了业务司,走出了国家宗教事务局。

    郑先几天没有出来了,此时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感觉舒爽无比,整个人都有一种被放松了的感觉。

    “副司长,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给个明确的信息好不好?”

    郑先略微好奇的从二狗手接过一枚上面镶嵌着一颗圆珠的银色的金属手镯,郑先一边摆弄,一边跟在二狗后面问道。

    二狗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随口道:“当然要发生事情,不过,和你们关系不大,是我的事情,你们只管做好你们的职责就好了。”

    “比如说保护周娇娇?”郑先手的手镯咔哒一声牢牢的扣在了手腕上,随后立即和郑先的手腕契合的严丝合缝,犹如生长在肉一样。

    二狗闻言沉默了下后道:“你是我的人,你的职责当然不是保护周娇娇,关键时刻,我会给你下达命令的。”

    说到这里,二狗站住脚步,扭头看向郑先,道:“我希望你这次不会再出现上次不遵守命令的情况,放走一个剑修,问题不大,但是这一次,关系到了整个大局,整个天下的兴亡更替,你若是再肆意妄为的话,我保证军法处置你。”

    此时的二狗脸上凝固着少有的认真神情,一双眼睛寒光迸射,果敢坚决,就连他身后的那头黑岚都受到影响,一双眼睛破天荒的从二狗身上挪开,转移到了郑先身上。

    郑先此时不得不将注意力从手镯上移开,郑先感觉得到,二狗是认真的。

    不过这样吓不住郑先,对于一个有退路随时可以遁逃到仙界的人来说,这样的威胁,没多大的意义,显然二狗并不知道这一点。

    二狗随后收敛了身上的那种酷冷的气息,一边走一边道:“周兰叫我给你带话,你父母的档案等级是AA级。周方没有资格调看。”

    周兰,郑先想起了那个眼镜龅牙妹来,这个丫头竟然还真的很讲信用。

    二狗又道:“AA级的间谍涉及的都是重度机密,是关于国家安全的那个级别,你的父母我这边都没有资料,你若是想要了解这些东西的话,我会找个机会帮你弄出来。”

    郑先疑惑的道:“周方是周家的三号人物,他都看不到的东西,你有办法搞出来?”

    二狗一笑道:“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总是有办法,成不成功,还得另说。”

    “其实不外乎就是交换罢了,我给他们周家点东西,周家给我点东西,就这么简单,不过这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你是不是值得我用东西去换这个对我来说毫无用处的档案。”

    二狗的车就停在院内,是一辆越野车。

    二狗坐上车的时候,郑先也准备上车,却被二狗拦了下来,“你的车在门口等你呢。”

    郑先扭头看向大门口,外面果然停着一辆郑先熟悉的黑色轿车。

    “小心点,周娇娇那丫头睚眦必报的,我猜得不错的话,今天她一定会趁着荼军大婚的机会报上次被你抽了个嘴巴的仇恨。

    郑先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有些感慨的道,“要是发生什么状况的话,有终极战甲就好了。”

    自从穿戴上终极战甲之后,郑先对于这套终极战甲已经有了非常强烈的不可分割的感觉,似乎那套战甲也是有生命会呼吸的,郑先对于终极战甲的依赖可以说是非常强大的。和殖装甲比较起来,终极战甲给郑先带来的那种厚重沉稳安全的感觉,绝对秒杀终极战甲。

    二狗伸手指了指郑先带在手腕上镶嵌着一颗圆珠的手镯道:“需要的时候,你可以通过殖装甲呼唤终极战甲!不过这东西目前还不大稳定,容易卡壳,小心点用,你这个是目前唯一的一件成品。”

    郑先一愣,惊讶的看向二狗。

    二狗双指并拢,在自己的额头处笔画了一下,随后关上了车窗,汽车驶出了国家宗教事务局!

    郑先虽然对这个镶嵌着明珠的手镯有些疑惑,本以为是业务司的科研室新研究出来的小玩意儿,这种东西三天两头就能够蹦出来,绝大多数都无法直接应用,甚至和战斗完全没有关系,这根本就是一群科学疯们自顾自的生产着想当然的产品。

    郑先却完全没有料到这手镯竟然是一件空间之宝,想来内存放的就是他的终极战甲了。

    业务司对于空间技术的应用,远超郑先想象,现在看来,技术上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剩下的就是如何降低成本了。

    郑先此时算是明白为何二狗从不跟他提及他从阴毒门门主那里得到的那颗空间之宝的事情了,或许在二狗眼,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被放在心上了。

    郑先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镯,在这里不方便用念头进去观瞧,郑先只好压制住心的好奇,走向那辆等在大门口的黑色汽车。

    车窗摇下来,露出了火光的那颗光头。

    郑先微微一叹,现在二狗又多了一个威胁他的筹码,那就是父母的档案资料。

    不过郑先并不打算被这个筹码困住,郑先相信,只要那档案还在,他总有办法搞出来,未必就非得求着二狗!

    威胁这种东西,郑先最不喜欢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