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三百零三章 花雨伞(书号:13660

第三百零三章 花雨伞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一座堪称奢华的豪宅之,传来摔打东西的声响。

    整座别墅之,处处都是一片狼藉,名贵的波斯丝织地毯上到处都是种种器皿的残渣,其不乏各种颜色将地毯华丽的纹饰搞得脏污不堪。

    周娇娇回到家后,便大发雷霆,此时依旧在不住的砸东西,连周娇娇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愤怒。

    光头保镖火光小心翼翼的凑到怒气勃发的周娇娇身后,捏着手机道:“大小姐,电话接通了。”

    周娇娇回手抢过电话,随后便是一阵乱骂。

    电话另一头的二狗莫名其妙的捂着耳朵,将电话从耳边拿得远远的。

    等到对面的周娇娇怒火平息之后,二狗才将电话放在耳边,开口道:“周大小姐,你说了半天,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啊!”

    这句话再次引来对方火山爆发般的怒吼。

    二狗将电话放在桌上,从旁边的葡萄盘里面用两根手指夹出一颗来,放在嘴里,一边吃,一边看着手的件,等到对方咆哮完了,这才重新拿起电话,擦了擦嘴角的葡萄汁,心不在焉的敷衍道:“明白了,明白了,你想怎么样吧?”

    周娇娇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道:“二狗,你给我将郑先弄回来。”

    二狗啊了一声,随后好奇的道:“郑先?他不是在保护你么?”

    “他跑了!”

    二狗噢了一声,气愤的道:“这个混蛋竟然逃走了?你等着,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将他送进你的闺房里。”

    在周娇娇的怒吼再次传来之前,二狗挂断了电话,叫人给郑先打个电话确定郑先是不是平安之后,就继续一边吃葡萄一边看件,眉头皱起得越来越厉害。

    随后二狗丢了一串葡萄到身后,喃喃自语道:“夜莺啊,不妙啊,我总有种回到了十年前的感觉,夜莺你在么?”

    二狗扭头四望,夜莺显然是不在的,或者夜莺在但懒得回答他的自言自语懒得出现。

    二狗有些意犹未尽,觉得这样的推测若是没有人来分享实在是太无趣了,但随后二狗再次兴奋起来,喃喃自语道:“要真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使我羽翼丰满,可惜刚刚羽翼丰满,便被十二柱石扒光了身上的毛,凤凰变野鸡,在这破地方憋屈着,十年后再来一次的话,我说不定就是我的风云际会……”

    ……

    “这是什么歌?”

    “人鬼情未了吧,很老的歌了,不过我就喜欢老歌,新的歌曲有很多都欣赏不来。,”

    郑先哦了一声,新国咂摸着歌名,人鬼情未了,好像是一部电影,很久之前的电影,确实是一首很老的歌了。

    “歌词是什么意思?”

    此时歌曲已经结束,张可儿将cd机关掉,开始轻声用哼唱这首歌曲。

    “哦,我的爱,我的所爱,我渴望你的接触已太久而孤单!光阴荏苒,时间改变事物万千,你是否依然对我不变……我渴望你的接触已太久而孤单!光阴荏苒,时间改变事物万千,你是否依然对我不变?……神啊,快把你的爱给我传过来!”

    张可儿唱完之后,看向郑先,却不由得微微一愣,郑先此时似乎沉浸在极大的悲伤之,完全难以自拔,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阴沉气息,使得张可儿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漆黑的夜晚,张可儿看不到郑先的表情,张可儿以为郑先曾经有一段情深陷其,难以自拔,一向活波的张可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郑先,只好将注意力集在驾驶上。

    时不时看一眼阴暗之的郑先,张可儿觉得此时的郑先看起来相当的可怜。

    在黑暗的沉默,四周的景色不断的朝后缓缓消逝,这条路越走越孤独,路上已经再也看不到一辆车。

    许久之后,郑先打破了沉默,开口道:“我还是要学一学英。”

    张可儿闻言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这次遇到你是一份姻缘,看来我没有白拉你,提前说好,我上课学费可不打折。我这车刚刚贷款买下来的,连油都用不起,就靠你的钱维持啦!另外最重要的是不能半路放鸽,若是再像上次一样,我可再也不收你这个爱翘课的家伙了。”

    郑先被张可儿一口一个姻缘搞得很烦恼,但这种事情不好去解释,一旦去纠正张可儿的话,反倒叫两个人都尴尬。

    郑先开口道:“不如我教你抵偿一部分学费吧。”

    张可儿自信满满的道:“上帝啊,我的已经这么标准了,难道还需要教么?”

    郑先无语的哈哈一笑,随后郑先的面色却阴沉下来。

    郑先在心暗暗打定主意,不管怎么样,都要去找一下自己的父母,不管他们的死活。

    以前是凡人的时候,这个愿望都未曾动摇过,现在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更厉害的洞察力,竟然隐隐淡忘了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人真是一种容易善变的动物。

    张可儿忽然降低车速,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辆车抛锚。

    一个年男手捏着一把相当扎眼的花伞,站在路边朝着张可儿的车招手。

    郑先扫了那男一眼,是个普通人而已。

    张可儿缓缓的停在了那辆车旁边,摇下车窗,现在的雪开始越来越大,那男看起来似乎在路上等了许久了,一张脸好像是被冻硬的苹果,即便打着雨伞但身上也已经全都是雪。

    “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张可儿问道。

    这是个四十多岁,身材臃肿的年男,穿着一身冲锋衣,手腕上带着一块金灿灿的手表,谢顶,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的模样。不过这男身上没有人的那种迂腐,但却多了一种工匠才有的呆傻,应该是工科出身,要不然就是程序员。

    这男先是看了一眼副驾驶之的郑先,眼露出一丝犹豫,随后这男看向张可儿,看到张可儿的一瞬间,这男双目微微一亮,眼复杂的神情略微闪过随后便化为坚定,这一切变化都非常的短暂,普通人肯定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这工科眼镜男露出感激的神情道:“谢天谢地,终于碰到一辆肯停下来的车了,我的车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死活都打不着火了,估计是电瓶亏电了,能帮我打个火么?”

    张可儿脆生生的道:“没有问题,我车上就有过江龙。”

    说着张可儿便下了车,到后备箱里面翻出了电线。

    那名年男在张可儿身后连连说着感激的话。

    郑先坐在车上一动没动,一双眼睛开始盯着那把古怪的花雨伞。

    这伞叫郑先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来。

    说不出来的古怪!

    张可儿在后备箱翻出电瓶搭火线,那年胖伸手接过来,随手将雨伞递给张可儿道:“看看,都被雪淋到了,你撑一下伞吧,我去连线。”

    张可儿完全没有任何戒备,伸手就将雨伞接了过去。

    那年眼镜男眼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来,随后伸手就朝着张可儿的肩膀抓去。

    郑先一直都在看着年男,直觉告诉郑先这个年男有些古怪,但具体古怪在哪里,郑先无从而知,毕竟对方完全不是修仙者,最古怪的恐怕还是那把花雨伞了,这雨伞给郑先的感觉非常深刻。

    从年男出现开始,年男便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此时这年眼镜男的行为就有些不对劲了。

    郑先当即走下车。

    就见张可儿一张面孔开始变得潮红起来,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难以言述的春情。双目迷离,精神不全,似乎是被催眠了一样。

    郑先双目之微微绽放出一道灵光来,那年眼镜男此时露出满脸淫荡的笑容,一双眼睛满是恶毒欲念的望着郑先。

    但郑先的目光盯着的却并非是这个年眼镜男,而是张可儿的那把雨伞上。

    郑先诧异的发现,这雨伞上竟然附身着一个古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条狗,但看不真切,反正应该是某些魂灵的样。

    那魂灵正纠缠着张可儿,不住的张开大嘴朝着张可儿吹气。

    正是因为这雨伞之的魂灵的原因,张可儿才会变成这个样。

    那年眼镜男发出呼呼呼呼的笑声,整个人似乎沉浸在极端的淫欲之,从身后掏出一把自制的手枪来,嘿嘿怪笑着叫道:“你小真有福气啊,这个就是你的女朋友吧?啧啧长得真是好看,水灵。你才多大一点?就耍女朋友?他娘的,好女人都是被你们这些岁数不大的小流氓祸害了,我在学校里面辛苦读书,努力考试,最终却要拣你们的剩,该死,该死!年纪轻轻就谈恋爱的家伙都该死!”

    说着年眼镜男狠狠地嗅了一口张可儿身上的香气,整个人如坠云端一般。

    “呼呼呼呼,好香,好香,蠢货,你快给我跪下,老看过太多的夫の目の前で犯された若妻的电影,还没有真正尝试过,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太过瘾了,太过瘾了,我已经控制不住了,跪下,跪下!”

    年男整个人陷入极端的兴奋之,说话都开始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