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炼化天地桥(书号:13660

第二百一十四章 炼化天地桥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竹简之喷射出来的说是字,郑先却不认识,甚至从未见过这种类型的字,甚至字与字之间完全没有规律可言,比郑先之前见到的那些犹如蝌蚪一般的修仙字,还要难以辨识。

    郑先觉得这根本就不像是字,更像是大脑上的一些沟槽回路,很奇妙的感觉。

    虽然看不明白那些字究竟是什么,但只要看上一眼,郑先的念头之似乎就多出了些什么。

    随后玉奴寡欲也走了进来,不过她对那空漂浮的字完全没有兴趣,随便找个地方躺倒,呼呼大睡去了。

    这一千年,寡欲应该都是这么过来的,说起来,还真是可怜,一旦被封禁在玉,成了玉奴,简直就是永无翻身之日了,一千年一万年只要玉石不毁,就要永远囚禁在这枯燥单调的方寸之地。

    郑先随即再次观瞧那一道道的字。

    上面的字一次次的变幻不休,郑先完全看不懂,但却依旧在仔细的看,叫郑先说他现在究竟看到了什么,郑先也完全无法说出来。

    郑先看了片刻便觉得无法再看下去了,后面的东西都是他的境界不能接触的,强行看下去,这道念头定然要崩碎掉。

    多大的食量就吃多少饭,郑先知道这些字后面还有许许多多,但郑先知道他没有那么大的碗,只能到此为止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叫一个稍微会一点小的数学门外汉去看复杂的方程式一样,越看越头疼。唯一的区别是,方程式最多将你搞疯掉,而这些东西能够要你的命。

    郑先收回目光,不敢再继续观瞧,此时的他觉得自己的念头似乎膨胀了不少,犹如吃多了一般,撑得难受,但究竟吃了些什么郑先却搞不清楚。

    总之是在慒慒懂懂之间明白了些什么。

    郑先随即在这空间之转了一圈,没有其他任何收获。

    郑先不敢在这玉久留,毕竟外面的肉身并无殖装甲保护。

    郑先退出史玉。

    回到自己的肉身,立时觉得自己的脑袋也被填满了,那种饱胀之感越发强烈了,甚至觉得脑袋要炸掉一般!

    但究竟脑袋里面被什么东西填进去了,郑先还是说不清楚。

    这种感觉,叫郑先抓狂,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修仙者都喜欢玩这种玄之又玄的鬼把戏么?有什么东西你直接说出来多好!

    郑先隐隐觉得自己的身躯的一些地方不一样了,究竟那里不一样,郑先却找不出来。

    郑先念头一动,随即内视己身。

    先看脑海深处,没有问题,随后观瞧五脏腑,依旧没有问题,随后郑先的念头沿着每寸肌肤游走。

    终于在走到背后脊椎骨上的时候,郑先眼前再次出现那道高耸入云的天地桥。

    上一次郑先看到这天地桥的时候,想要迈步上桥,结果炸裂了念头,休养了好多天才缓过劲来,从那之后,郑先便再未来看过这座桥。

    郑先看到这座桥的时候,脑里面立即多出了一些想法。

    金水分形。

    桥即为金,海即为水。

    金水分形,就是要将天地桥和气海分别炼化为金汁玉液。

    金汁沉底,玉液上悬,金汁开天地之命门,玉液藏神魂之风窍。

    而具体怎么将天地桥炼化成为金汁,怎么将气海化为玉液,每一个修仙者不相同,彼此可以借鉴的地方极少,这也正是金水分形成为修仙一道大关口的缘由所在。

    这些念头刹那间纷沓而来,犹如早就藏在了郑先的记忆之一般。

    郑先知道这是在史玉之观瞧了那些字的结果。

    那些犹如大脑沟槽般的字,竟然直接将知识烙印在郑先的记忆深处了,这种学习方法,更加直接,更加高效,更加不会出岔,也不会因为每个人你的理解的不同出现岔,这是比凡人字传授知识更加高等的传输方案。

    若是这种传输之法能够普及,整个天下人人都是全才。

    郑先心虽然感到喜悦,但喜悦之情并不太深切,因为他虽然知道金水分形的缘由,但具体的手法,还要自己琢磨。

    郑先看着自己的那座通天的天地桥,如何将这座大桥炼化为金汁?

    随后郑先又去了头顶上的气海,看着那片磅礴大海,郑先再次迷惘,如何将这气海化为玉液?

    郑先想了想,随后,引动气海之的生机之力,下潜到脊椎骨旁边。

    如此一来,郑先就像是个踏浪仙人一般,站在天地桥下,举头观望。

    这天地桥,青石打造,敦厚无比,高不可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一般,呈现在郑先面前。

    郑先念头一动,滚滚的生机之力化为滚滚火焰,烧灼天地桥。

    郑先随即就感到自己的脊椎骨滚烫灼热,疼痛难忍。

    郑先立即收手。

    不过这次收手,并非是不再动手,相反,郑先是要缓一缓,他觉得这是一个办法。

    并且这种想法来自记忆深处的某些直觉。这就说明,这种想法,是那些字隐约之在给他提出这样那样的建议供他参考。

    郑先做好了思想准备,随后再次以生机之力化无穷火焰,镌烧那座气势磅礴的天地桥。

    眼瞅着天地桥开始有些变化,郑先的脊椎骨上的剧痛已经叫郑先有些承受不住了,这种剧痛似乎他的脊椎骨变成了一根烧红了的铁条一般,似乎脊椎骨随时都要化掉。

    越是有这种感觉,郑先越觉得自己走对了路。

    就是要将其炼化,炼成一滴滴的金汁。

    郑先生机之力开始逐渐匮乏起来。

    好在郑先最不缺的,就是生机之力,立即手捏境玉,缓缓汲取生机之力。

    如此这般,火焰镌烧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终于有一滴金水被炼了出来。

    郑先见到这滴金水,简直要哭出来了,为了这一滴金水,郑先承受了太多的痛苦,但更重要的是,这才一滴而已,而天地桥,似乎根本没有减少什么,这样烧灼下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将整座天地桥炼化成为金汁。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郑先记忆深处再次有想法用处来。

    转瞬郑先‘想’起来了,天地桥是一切修为的根基,炼制的金水越多,说明以后的成长前景越高,基础越牢固。

    有些修仙者,光是炼制金水,就要耗费十年八年的时间,不过其最大的缘由还在于没有那么多的生机之力供其炼桥。

    炼化掉天地桥成为金水,至少需要十万生机之力。

    幸好郑先有足够的生机之力存储,否则的话,想要炼化整座天地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郑先现在知道为何分形境界的修仙者那么少了,光是这一份生机之力,就不是一般的修仙者能够付出的。

    甚至在不断的烧炼天地桥的时候,有些修仙者尚未踏足分形就已经慢慢老死掉了。

    在这生机之力匮乏的时代,能够保证生机之力的供给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了,更何况十万十万的生机之力的消耗了。

    这还只是天地桥,还不知道炼化气海需要多少生机之力呢。

    再者说来,郑先可以用火炼桥,别人或许就要用别的东西来炼桥,其间恐怕对于生机之力的需求又有不同。

    郑先几乎没日没夜的炼化天地桥。

    一滴滴的金色的液体从天地桥上融化下来。

    随着这金色的液体变得越来越多,郑先开始有意识的将生机之力汇入这金色的液体之。

    原本天地桥的作用,是用来汲取生机之力,传导生机之力,气海则用来存储生机之力。

    郑先觉得,这金色的液体汲取生机之力的速度,比天地桥要快上三倍以上,以前的郑先,汲取一百生机之力,至少要三分钟的时间,而现在,只要一分钟就成了。

    汲取生机之力的速度越快,郑先若是受伤了,恢复身体的速度越快,同时输出生机之力的速度也越快。

    可以这么说,郑先原本用生机之力恢复一道伤口需要十分钟的时间,现在只需要三分钟,郑先原本将生机之力灌注进拳头里,将生机之力蓄满,需要三次呼吸,现在只需要一次,郑先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做更多的事情,这就是金汁的好处。

    就像是以前郑先是用一个吸管在传送生机之力,而现在变成了一根水管,水量更大,压力更强。

    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进步。

    郑先心大喜。

    如此一来,脊椎骨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甚至被郑先完全忽视掉。

    郑先日以继夜,不眠不休,足足三天的时间,耗费十万生机之力,将脊椎骨上的天地桥炼化为三百八十一滴金汁。4

    郑先记忆告诉他,这样的金汁数量,在修仙者之应该是上游水准,不算太差,但也算不上顶级。

    并且郑先知道,他要凑足一千滴金汁,才能够开始进军下一个层次。

    这些金汁依旧附身于郑先的脊椎骨上,原本犹如一根管一般的藏在脊椎骨骨髓内的天地桥,此时变成了金色的管,内注满了金色的金汁。

    若是形容生机之力是电流的话,那么这金汁就像是导电体一样,可以加速生机之力的传输速度。

    而郑先以前的天地桥,更像是半导体,不但传输速度慢,还有不少损耗,对于生机之力的利用率也不够高。

    此时的郑先可以对生机之力做出更多的细微的精细的操作。这在以前是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

    郑先一口气炼化了天地桥,随后便将目光投注在气海上。

    不过郑先终究不是铁打的,到了这里无论如何,难以继续下去,必须要休息一下才成。

    郑先的**可以靠着生机之力撑着,精神却不行。

    郑先这几天一直对外界处于完全没有任何感知的状态,这种状态其实非常危险,万一有什么人潜入他的家,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孩都有可能给郑先造成伤害。

    好在郑先住的地方还算偏僻,只不过,外面的那难听的死亡音乐什么时候又响起来了?还是一直在响而他郑先没有听到?

    郑先没了殖装甲这音乐的杀伤力就增强了好多倍。

    此时郑先略作尝试,发现他已经可以用生机之力来减低这声音的大小,就像是用遥控器调整电视的音量一样简单,这完全得益于郑先将粗犷的天地桥炼制成了更加精细的金水的缘故。

    郑先致电饭店,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

    好在这饭店已经做出了准备,不会再如上次那样,被那新搬来的大小姐家买个精光,不然郑先恐怕还得去市内找地方吃饭缓解馋虫作怪。

    半个小时候,便有饭菜送上门来。

    郑先一口气将十几道菜吃个精光,算是解馋,随后躺倒大睡。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