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二百零六章 蚌娘至美(书号:13660

第二百零六章 蚌娘至美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夜莺的枯灭极光,对付凡间火器,多少有些吃力,毕竟枯灭石对那些火器毫无抵挡之力,夜莺身上的鲨鱼皮般的紧身衣对于弹之类的攻击力的抵御也并不强大,但碰上这种靠生机之力来行动的家伙,夜莺便能够展现出自己最强大的一面。

    就见夜莺机甲手爪上闪烁起淡淡的枯灭光泽,随后手爪连抓,将那切割过来的荷,撕咬过来的锦鲤分尸成数段,然后夜莺冷血无比的继续催动枯灭极光射入水塘之。

    如此一来,那水池之掀起风浪的存在勃然大怒,澎湃的水面猛然间平息下去,一切似乎重回宁静,但任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轰的一声,水面炸开,一个年女从飞出,踏浪而来。

    这女肤色白皙圆润,梳高髻,肩披红帛,上着鹅黄色窄袖短衫,下着翠绿色曳地长裙,腰垂红色腰带,雪白的软嫩酥胸露出一大半来,被抹胸紧绷着,所谓“粉胸半掩疑暗雪”在这胸脯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即便是郑先对于服饰化没有什么了解的家伙,都知道这是唐人贵妇的风范。

    算起来曹王是千年前的人物,应该就是处于唐朝的某个时期。

    水接连蹦出一条条游鱼来,这些游鱼在空扭转身形,便幻化成为一个个侍女,一个个目含煞,更有一些鳖精蛙属钻出来后,变成了一个个金甲将士,威武不凡。

    “你们是什么人,在本宫这里胡闹?”

    郑先上上下下的打量这贵妇,好看,耐看,越看越觉得端庄大方,并且很有母仪天下的那种高贵气势。这可不是寻常存在能够展现出来的。这种美透着一种惊心动魄,欲罢不能!

    那些虾兵蟹将锦鲤侍女都一个个透着威武秀气。

    郑先不知道的是,这些有一个算一个可都是千年的妖怪了,否则怎么可能幻化出人形来?

    ……

    “快走吧,我的肚都饿了。”

    疯癫僧人走得不疾不徐,这可急坏了肚咕噜噜叫个不停的龙傲天。

    龙傲天不住口的催促着。

    疯癫僧人癫念罗汉嘿嘿笑道:“你都死了怎么肚还会饿?”

    龙傲天皱眉道:“我哪里知道?死了就不用吃饭了么?”

    疯癫僧人摇头道:“需要吃,而且还得多吃才成,神魂这东西,就如肉身一样,不吃东西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丧失行动能力,再不吃的话,就会被活活饿死。”

    龙傲天道:“对啊,我现在就觉得要饿死了,死人还能再死一次?”

    癫念罗汉点头道:“当然了,人既然有肉身也有神魂,自然是要死两次的,肉身死,则神魂出,神魂死,则归于寂灭,一切皆无常。”

    龙傲天心捂着肚急道:“那还不快找吃的?你想要饿死我不成?”

    癫念和尚看着龙傲天露出一脸的坏笑来,道:“那你知道你要吃什么么?”

    龙傲天闻言不由得一愣,他只觉得肚饿,必须要吃东西,但你问他究竟要吃什么,他却当真有些说不出来了,原本的那些叫他嘴馋不已的烧鸡肥鹅红烧肉,现在尽皆没了感觉,就算送到他嘴里他都懒得吃,更何况这些东西他一个神魂根本吃不到嘴里去。

    “吃什么?”

    癫念罗汉笑着伸手,朝着空飞舞的一只饥饿的鸟雀一招手。

    那在寒风之瑟瑟而行的鸟雀立时如了邪一般,朝着癫念和尚飞来,振翅两下便落在了癫念罗汉的掌心之,呆头呆脑的。

    癫念罗汉笑了笑,伸手捏住这鸟雀的脖,轻轻一扯,鸟雀噗通一下变仰倒在癫念罗汉的掌心之,立时没了呼吸。

    而在癫念和尚的双指之间捏着一个正在不断扑腾的颜色淡薄的鸟雀。

    癫念和尚将这鸟雀的神魂生生抽了出来。

    “诺!吃吧!”

    癫念罗汉将那在掌心之扑腾个不休的鸟雀神魂送到龙傲天面前。

    龙傲天愣住了,眨了眨眼,看了看那死去的鸟雀尸体,又看了看癫念和尚的光头,充满不解的道:“你不是和尚么?你这样不是杀生么?”

    癫念罗汉嘿嘿一笑道:“谁说和尚不杀生的?”

    龙傲天惊讶的道:“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癫念罗汉摸了摸下巴,“你说的是那种有人在里面的方匣是吧?全是胡编的,那东西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了。”

    龙傲天在村里面没事就偷鸡摸狗宰杀来吃,也用鸟网粘过着麻雀,这东西去了毛,收拾干净,用油煎炸,那味道绝对是人间至美。

    是以对于鸟雀神魂吃起来是一点含糊都没有,反正肚饿了就得吃,不吃将自己饿死了岂不是有病?

    龙傲天接过那鸟雀的神魂来,这鸟雀在他手扑扑楞楞的,力量不小,在癫念罗汉手的时候,好似被网罩着一样,到了龙傲天手,不用力抓着就真的飞走了。

    说起来,这活泼乱跳的东西还真不好下口,龙傲天看了癫念罗汉一眼,癫念罗汉饶有兴趣的等着他下口。

    龙傲天自然不能示弱,将那鸟雀神魂在手团成一团,压了压,也不理会鸟雀的叽叽痛呼,随后就丢进嘴。

    嗡的一下,龙傲天就感到一股至纯美味在唇齿之间绽放开来,瞬息间流淌过他的神魂每一个角落。

    千万朵花海一起绽放一般的美妙。

    随后龙傲天感觉自己一下膨胀了,这种膨胀不是体积上的膨胀,而是灵魂上的充实,他的神魂大小没有变,但却更加结实了。

    龙傲天惊讶至极,这种美味他一辈都不曾吃过。

    “嘿嘿,好吃吧?美味吧?神魂要想壮大,就必须要吃神魂才行,吃得越多,越强大,但一般的神魂体积有限,吃不了多少神魂下去,吃得越多,神魂之内杂质越多,久而久之神魂便分裂了,丧失了本来的神识,变成了魔鬼妖物,你现在神魂内边多了一只鸟雀的神魂,你觉得你有没有什么改变?”癫念和尚怪笑着看着龙傲天。

    龙傲天皱眉想了想后奇道:“我现在总是觉得胳膊痒,想要晃动几下,还有很想要吃虫。”

    “对了,这就对了,你得自己想办法压制这种鸟雀神魂的想法,压制不住的话,鸟雀的神魂就将主导你的神魂,到时候,被吃下去的就是你的神魂而不是鸟雀的神魂了。”

    “等等,你说什么?我怎么听着有点乱?”龙傲天不自然的晃了晃胳膊敲着脑袋问道。

    癫念和尚哈哈一笑道:“鸟雀神魂还是简单的,等一会带你去吃更有趣的东西。”

    “什么东西?好吃么?”

    癫念和尚笑了笑道:“非常好吃,人!”

    “啊?”

    此时远处有数辆军车疾奔过来,龙傲天连忙躲在路边上,却发现癫念和尚还有险恶站在路间不动。

    眼瞅着对面那军车速度极快,龙傲天连忙叫道:“快过来别叫车碾死了。”

    他的话音尚未落下,那军车已经轰的一下撞在了癫念和尚还有险恶的身上,龙傲天吓得一捂眼睛。

    等他嘴里叫着完了完了,张开双目的时候,却见癫念罗汉还有险恶好端端的站在路央,一点事情都没有,而那军车已经疾驰而过。

    龙傲天使劲揉了揉眼睛,一脸震惊,不明所以。

    癫念和尚走过来用力的敲了一下龙傲天的脑袋道:“你都已经死了,还怕什么车?”

    龙傲天随即恍然,对啊,他现在已经成了鬼魂了,电视里鬼魂连墙都能穿过去,车自然也压不倒他。

    不过龙傲天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此时前面到了曹家村。

    曹家村内却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龙傲天跑到曹妮家,这里依旧没有人,龙傲天一脸沮丧的走出来。

    癫念罗汉道:“小,还惦记曹妮呢?”

    龙傲天叹息一声道:“我现在死了,本想再见她一面的,这整个村的人却都不见了。我得想办法告诉他,十年后我还会回来的,我这辈一定得娶到她才成。”

    癫念罗汉摇头道:“你小当真身在福不知福,你已经有了一个绝美的老婆,还有上百个宠妃,还惦记什么没长开的小姑娘啊?”

    啊?

    龙傲天闻言,一扫沮丧,奇道:“我哪里来的老婆?我咋不知道?宠妃是什么东西?能吃么?”

    癫念罗汉没理会后面的问题,道:“当然有啊,就在那座曹坟里,我跟你直接说吧,你小就是曹坟之主转世,曹王的神魂,只不过你现在的记忆依旧被尘封着,一旦记忆恢复,你却没有肉身支撑,你立时就会被记忆淹没,崩散无形。在曹坟里,就有你的曹王王后,她在曹坟里面等了你一千年了。痴心的很呢。”

    龙傲天目瞪口呆,不得不说这龙傲天的神经绝对大条,远非常人能及,他所纠结的竟然不是自己是曹王的问题,而是连连摇头,“一千年?那得多老的女人?能给我当曾曾曾曾曾曾祖奶奶了!还不老得**都垂地了?哪有我的曹妮好?年轻貌美,我偷看过她洗澡,那身段……我跟你个和尚说这些干嘛,总之,一千岁的老妖怪,打死我也不要!”

    癫念罗汉狠狠地敲了龙傲天脑袋一下道:“蠢货,不开窍,曹坟里面的蚌娘貌美如天仙一般,她那般的存在,岁月能够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绝对是天地下少有的美人,这一千年来,我就住在她的碧水湖边,何曾看到她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不信你问险恶,蚌娘美是不美?”听到龙傲天说蚌娘不美,不要蚌娘,癫念罗汉似乎非常气恼。

    一直都沉默无言犹如不存在般的险恶此时转了性般的连连点头称赞道:“美,非常美,我陪师父住在湖边,确实不见蚌娘有半点衰老,却越来越美了,你小绝对是捡到了天大的便宜。”

    “罢了,现在给你看看蚌娘任何!”说着癫念罗汉伸手在空画了个圈,随后用手在圈一抹,在空犹如出现了一面镜,内便有一个婉约优雅的女出现,这女端庄贤淑,看上去大气美貌,果然是一等一的美丽女。

    龙傲天一看到这蚌娘,整个人都深陷其,口水淌出来了,下意识的擦了擦。

    癫念罗汉伸手一戳,将空的图像如泡影般戳叁。

    “小,我说了吧,现在你还想那个曹妮么?”癫念罗汉嘿笑着问道。

    龙傲天将口水擦在胸口的衣服上,两眼放光的道:“想,这个蚌娘还有曹妮我都要。”龙傲天实在是个老幼通吃绝不放过的花心家伙。

    随后龙傲天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一双眼睛充满犹疑的看向癫念罗汉。

    “一千年,你和我老婆在一起呆了一千年?”

    癫念罗汉一怔,随后双手合十,面色神情肃然,宛若得道高僧,道:“为师乃是根清净之人,一心悟至理,一念证佛果,岂会有什么歪心?徒弟,你这样看为师,为师很伤心呐!”

    龙傲天随即目光看向险恶和尚,他也住在蚌娘旁边,似乎也有几百年了,这老农般的和尚从来都是一副苦瓜脸,但刚才夸奖蚌娘的时候么,貌似眉飞色舞的,着实可疑!

    险恶也双手合十,摆出一张苦瓜脸来道:“师弟,师兄我自从妻尽死之后,就对女色再无兴趣了!”

    龙傲天,伸手摸了摸脑袋,然后将手放在眼前看看,没有变色,不过他总觉得事情不大对头!

    再看这两个和尚,果然恶形恶状,猥琐下流,不似好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