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二百零五章 春水苑(书号:13660

第二百零五章 春水苑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龙虎山下,十二位老者坐成一个圆圈,这十二位,就是这个国家的幕后执掌者,百姓根本不知道有这十二位存在,即便知道的,也以为他们早就死了,说起来他们的死讯早就在几十年前发过了。

    百姓若是知道有这么十二个活了百年的妖怪至今未死的话,估计天下都要乱了。

    沉默!

    十二柱石之间早在三十年前,彼此就没有话说了,每一次相聚,都是坐在那里,沉默之等着时间过去。

    这样的聚会每年都会进行一次,沉默无声,未必就真的无声,需要发声去做的,都在进行之。

    只不过这十二个老家伙都已经成了人精之的人精,彼此之间熟悉得都已经懒得互相客套了,再加上大局已经稳固,彼此之间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相见相厌!

    看着这些老家伙的老态龙钟的模样,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影,他们心所想的,或许就是这帮家伙怎么还不死呢?

    有些人你给他一千年,他也活不够,有些人,你给他一年时间,他都觉得漫长。

    其实这些老家伙们属于后者,早就想死,对于他们来说,每呼吸一秒钟的空气都感到艰难。虽然寿元被延长了许多,但身体终究还是在不断的衰老,这是生机之力无法带给他们的改变,若是用苟延残喘来形容他们的话,或许有些矫情,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病痛,需要每天注射生机镇痛液来缓解。

    活着是需要品质的,然而对于他们来说再多的权势,再多的金钱都无法带给他们这个品质。许许多多的修仙者来给他们灌注生机之力,最初几年效果非凡,但是越往后,越显得人力难以逆天。

    他们终究不是修仙者,只是凡人,这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内因没有质变,外因再怎么促进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

    人,最大的痛苦,往往不是死去,而是明明应该死去了,却必须的活着。

    二狗将他们当成是老不死,他们何尝不将自己当成是老不死?

    在这里,有诸多事情他们无法放心的撒手离开。

    外面雷音滚滚,这临时搭建的房间十二位擎天巨柱们却沉默着,寂静着,在这样的无声之,似乎在缅怀过去,亦或是在要思索着一会应该注射那一种药剂,总之,他们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对面那十一张早就看厌了的面孔上。

    ……

    夜莺一把抓在那有一道道光丝走过的牢笼上,

    那些光丝骤然间化为一道道的旱地雷霆,在夜莺手上猛地爆裂开来,夜莺的身瞬间被炸得倒飞出去,咚的一声撞在十米开外的没有多少生机之力的牢笼上,砸弯了手臂粗细的牢笼栅栏。

    夜莺的机甲爪焦糊一片,机甲上镶嵌的枯灭石爆碎成一团雾气,消散不见。

    这还是郑先首次看到枯灭石变成这个样,直接雾化掉,显然那牢笼上的力量强大到了极度可怕的地步,

    随后夜莺从地上缓缓爬起,晃动着手腕,显然这一下,叫她感到疼痛无比。

    这还是郑先除了夜莺身体裂变之外,首次看到夜莺做出这样的小动作,使得郑先觉得,夜莺也不是完完全全的机械,也并不是完美到了不可战胜的地步。

    牢笼之的红薯老头嘶哑的声音低声道:“这牢笼之被灌注了罡气,你们目前的力量都开启不了,除非夜莺你将机甲摘下来,但你身上的损种变异体正处于活跃的状态下,摘下来再面对这么强大的罡气,你必死无疑,现在只有想办法将这牢笼之的罡气收走,否则,绝无开启的可能。”

    郑先皱眉看向夜莺,此时他终于确定夜莺身上的东西果然不好驾驭,不过什么叫做损种变异体?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样。

    郑先晃了晃手腕上的枯灭石,开口道:“将我们两个身上所有的苦灭石全都加在一起,难道还破不开一根笼柱?”

    这牢笼笼柱只要破开一条,就能够容纳一人出入。

    红薯老头摇头道:“没用的,这是罡气打造的东西,不说和生机之力有本质的区别,但两者强横程度相差太大。就算再给你十块枯灭石也没用”

    郑先看了眼夜莺,夜莺似乎在看着笼里面的那个女发呆。

    郑先不知道夜莺和那个犹如女神般的女有什么关联,但很明显夜莺不将那女救出来是不会走的,她不走,郑先也走不了。

    这是个死循环。

    既然曹王将他们囚禁在这里,那就说明曹王没打算要走,随时都有可能会回来,留在这里是极端危险的事情。

    “什么东西能够收走这牢笼上的罡气?”郑先连忙问道,他觉得红薯老头这个家伙,总是有办法,他既然提出这个,自然就有解决之道。

    果然,红薯老头道:“你们在来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做春水苑的池塘水榭?”

    郑先点头,红薯老头道声好,省了许多麻烦,接着道:“那水榭其实是一潭死水,之所以历尽千年时光依旧清澈透亮,不腐不臭,完全是因为水榭之下藏有一只千年老蚌,那老蚌的蚌珠被盘磨了千年之久已经成了灵物。”

    “五百年的蚌珠月圆之夜开启,可以吞吐月阴垂下的生机之力,千年蚌珠就能够收敛天地间的罡气了,你若是能够将那蚌珠找到,应该能够收走这牢笼之的罡气。”

    郑先恍然,当初他在那小小的湖泊上就感觉到湖水之生机之力浓郁,似乎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现在看来,就是那千年老蚌散逸出来的了。

    夜莺扭头就走,郑先却微微皱眉,问道:“千年老蚌,不会非常厉害吧?”

    红薯老头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很厉害,不过有那个丫头在,就不是问题。”

    随后红薯老头神神秘秘的低声道:“那东西对你大有好处,快去,快去,便宜多多。”

    郑先怀疑的看了这红薯老头一眼,这老头笑得猥琐,一咧嘴就露出缺牙的窟窿来,着实看着不安好心。

    此时夜莺去而复返,郑先知道夜莺舍不得他独自留下,又来拉着他去送死了。

    这夜莺显然是独来独往惯了,总是容易将他落下。但总是走了之后,就能够将他想起来。

    郑先哀叹,若只有前面那部分的话,该多好?

    郑先和夜莺轻车熟路,重新赶回那一片生机勃勃的湖泊。

    这里的湖水清澈见底,水面上飘着朵朵荷花,或许是得益于石头山腹之的保温作用,亦或是因为老蚌散发出来的生机之力,所以,虽然外面早就遍地枯黄,但这里依旧还是生机盎然,绿意深深。

    郑先站在湖边朝着湖水之张望,寻找那老蚌踪迹,千年老蚌,在郑先想来应该个头不小,还不得犹如锅盖一般?在这不算太大的水面之应该不大难找。

    郑先探身观瞧,身后却猛地一脚踹来,郑先发觉的时候,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直接被踹入水。

    郑先心气恼无比,狠狠地给夜莺的账单上记上一笔,这些仇早晚都要畅快淋漓的回报。

    郑先的水性还算不错,当初便曾经潜在水里杀了云重等一干修仙者,所以在这小湖之游走,不算难事。

    但郑先游了一圈,却并未发现湖底有什么老蚌存在,可以说郑先将这不大的湖泊之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摸了个遍。

    这里的游鱼着实不少,成群结队,见到郑先也不害怕,甚至游过来挨挨蹭蹭的,郑先都生出要留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念头来了。

    郑先浮上水面摇了摇头道:“找不到,你眼神好的话,可以下来试试。”

    郑先正说着,就看到夜莺将机甲手掌举了起来,夜莺身上的极品枯灭石骤然闪烁起来,随后,一道道的枯灭极光从夜莺身上爆发出来,扫射水面,郑先连忙躲闪,虽然他有殖装甲,不惧枯灭极光,但被打上一下,也绝对不好受。

    寻找不到,夜莺这是要将那千年老蚌逼出来。

    不过这手段未免有些太过毒辣了些。

    郑先慌忙上岸,身后的水面便猛地掀起一道道的波澜,这波澜最初还是巨大的涟漪,但随后便化为滔天的巨浪,水面上散发出来的生机之力越发凶猛起来。

    最初这水面上的生机之力是温顺的自由散漫的,有着亲和力,但此时的生机之力带着一股狰狞凶恶,有这一种最原始的凶残。

    水面上的所有的植物全都摇动起来,荷花在水不住的摇摆,荷如鞭如刀朝着夜莺狠狠斩击抽打过来。

    水的锦鲤原本最是无害,郑先在水游走的时候他们还在郑先身上擦来游去,此时却变成了凶猛的异兽,张开鱼嘴内满是刚刚长出来的锋锐的獠牙,从澎湃的水跃出,朝着夜莺扑来。

    总之,在这湖面所及之处,夜莺成了最不受欢迎的客人,所有的生灵都要想尽办法置夜莺于死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