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当面是人反面是鬼(书号:13660

第一百八十九章 当面是人反面是鬼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郑先原本下切的双掌角度猛地一变,下切改成直刺,直奔半跪在他身前的那个军人的咽喉,这一下郑先用足了力气,双掌速度炸开空气,发出一道骤烈哨音,务求一击将这个军人杀死。

    郑先根本不怕受伤,只要不打断他的脊椎骨,对方就算砸烂了他的眼睛,打折了他的肩膀,斩断了他的肋骨,打爆了他的下体,他都无所谓,但是他这一击却足以要了跪在他面前的军人的性命。

    用伤换命,这买卖对于郑先来说非常合适!

    对方三个军人完全没有料到郑先竟然悍勇到了这种地步,简直无所畏惧了。

    原本他们以为郑先在他们三个围攻之下,瞬间就会丧失战斗力,无论如何都得护住自己的身,一招失守,以后想要翻身就难了,他们三个随后就可以好好教训郑先一顿。

    三人联手攻击一人可以说是非常不光彩的事情能够,但在这三个军人眼,没有什么光彩不光彩,只有胜利与否,他们在乎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首当其冲的那个半跪的军人猛然后翻狼狈逃窜,其余的两个军人也立时去拦截郑先的那一刺之力。

    在外人看来,郑先三个军人他们四个人尚未触及在一起就猛地分开,只有那个半跪的军人极其狼狈,在地上打了个滚后才站起来,根本看不出其的玄妙之处。

    此时场的气氛一下凝重起来,三个军人尽皆眯着眼睛看着郑先,郑先则没有多少表情,比常人细长许多的眼睛之满是一片冰冷。

    那个脑袋上满是抬头纹的军人伸手摸了一下脖,上面已经有鲜血渗了出来,再深一点点,说不定就要割开他的气管了。

    对于军人来说,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碰到一个连死亡都不怕的对手,无疑此时在他们眼,郑先就是一个这样的对手。

    他们三个联手一定能够要了郑先的性命,但郑先同样一定能够将他们其的一个送上西天。

    他们三个被称为北军之刺,是军营之的黄金铁三角,他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死,他们身上有重要的任务要完成,缺一不可,为了置气丢掉其之一的性命,是万万不值得的。

    一个人能否胜利,有些时候不在于他的力量是不是能够战胜所有人,只在于能不能战胜其最关键的那一个。

    匹夫之怒天下素缟,就是这个道理,一个匹夫肯定无法和皇帝拥有的力量相提并论,但一个匹夫却能叫皇帝血溅五步,这个时候,皇帝的擎天之力又算得了什么?皇帝一死整个天下都输了,你能够说这匹夫的力量比整个天下所有人加起来还大么?

    战斗到此为止,只有那个半跪在郑先面前的军人最吃亏。

    远处的两个女军人相视一眼,其爱笑的那个眼笑意更浓,显然那三个军人吃瘪,她非常高兴。

    原本泯灭战士都是两人一组,之所以现在变成三人一组,就是引为北军之刺这三个人秤不离砣,不可能彼此分开。

    而剩下两个女虽然完全可以只作为一组出现,但郑先一个人的力量未免就太单薄了,一旦执行任务很有可能处于送死的境地之。

    对于业务司来说,每一个泯灭战士现在都是宝贝之的宝贝,军方那里虽然有些人才储备,但也极为有限,消耗一个少一个,要想培养出一个泯灭战士来绝非易事,更何况对于业务司来说,郑先的重要性远比这五个军人要高,毕竟只有郑先才是土生土长的本土泯灭战士,那些军人对于业务司来说,更像是米饭里面掺进来的干黄豆,虽然也能充饥,但实在是硌牙。

    三个军人收手,郑先也没打算得理不饶人,况且,郑先还真就未必是这三个人的对手,拼死杀掉一个军人,对郑先来说毫无意义。

    如此一来,双方都没有了继续争斗的念头,三个军人很快就像是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事情,有说有笑起来,郑先独自一人在健身房之摆弄各种器材。

    一时间整个健身房之虽然有说有笑,但气氛凝重至极。

    三方人马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郑先锻炼的差不多了,身上的肌肉都活动到了极致,每一寸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出了一身的大汗。

    出乎郑先意料之外,今天一天平静无比,并未发生什么大事,除了他和这三个军人有些冲突外,一切如常。

    郑先收拾了洗个澡,便离开了业务司,那三个军人和双姝姐妹则留在负四层自己的房间里,他们不似郑先这般拥有自由,他们是纪律部队,不能随便出入负四层。

    郑先驾车来到叫做远洋公馆的小区外。

    有了上次的经验,郑先将车停在远处,随后找了无人之处翻墙进入小区之。

    来到银鬼的家门外,郑先便听到内传来呜呜的哭声,还有我要爸爸我要爸爸的嘶喊。

    郑先知道,银鬼的死讯应该在几天之前便被善后小组传递过来了。

    不过只有孩的哭声,却并未听到保姆安慰的声音。

    郑先微微皱眉,上次他来的时候,以念头潜入门内,看到那保姆对于郝光还算不错,所以放心不少,这次是怎么回事?

    郑先再次将念头放出来,潜入郝光家,就见家乱成一团,房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若不是郑先看到一个年女正在不停的翻找柜里面的东西,还以为是遭贼了。

    而郝光则在一旁哭得声嘶力竭。

    郑先念头一扫便看到郝光胸口肺部的黑影再次扩大了,上次来的时候,郝光胸口的黑影一直在缩小,只要继续吃药,应该很快就能够痊愈,现在看来,这药郝光恐怕好几天没有吃过了。

    那个翻箱倒柜的年女自然就是保姆了,此时那保姆执着的将房间之每一个角落都翻一遍,有许多东西都被她打包起来,其不乏名贵的手表,各种金饰品,还有一些面料考究的衣服,甚至还有一套纯银的银器,总之只要是值钱的东西,此时全都被她打包起来。

    或许是觉得郝光的哭声实在是太烦人了,保姆不耐烦的朝着郝光摔了一个抱枕过去,将郝光砸得一歪,险些摔倒。

    “要爹,要爹,要什么爹?你爹已经死了,永远不会回来了,你哭什么哭烦不烦人?郝光郝光,你爹给你起的名字就叫你光光溜溜的,你全家都是你克死的,对了,光光,你知不知道你爹将银行卡之类的东西都放在那里了?”保姆之前还在骂,后面的话语倒是温软了一些。

    郝光一个小屁孩那里知道银鬼的银行卡在哪里?只是哭而已。或许是哭声牵动了肺部的病灶,郝光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的憋得满脸通红,噗的一下吐出一口和着鲜血的痰来。

    保姆见了上前狠狠地拍了郝光一巴掌,将郝光直接拍在地上,“弄脏了谁给你收拾?还不是我?你爹给了那么几个破钱就叫我给你们家当牛做马,真以为自己是地主老才别人都是你们家的奴隶?现在你爹死了,以后你这个小混蛋就自己擦地吧。”

    说着保姆伸出粗大的脚丫踩在郝光的脸上使劲的蹭着,用郝光的脸来擦地。

    咚的一声,锁着的大门猛地被砸开,保姆一愣,一个人影已经到了保姆身前,一巴掌抽过来,直接将保姆抽飞出去,这保姆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一口气在空转了七八个圈,重重的砸在硕大的鱼缸上,直接将鱼缸撞碎,幸好鱼缸是亚克力的不是玻璃的,不然这保姆未必还能够活下来。

    郑先将郝光从地上拽起。

    郝光自从知道了父亲的死讯之后,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吓得在郑先手挣扎不休。

    郑先捏住郝光的脸蛋,放在自己眼前,就那样看着。

    郝光哇哇大哭之不住的扭动身,双手双脚不住的在空抓挠踢打,几分钟之后,郝光没了力气,也开始好好看着郑先,随后小家伙认出了郑先,这个曾经请他吃过必胜客的叔叔。

    “郑叔叔?”

    郑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道:“对了,你爸爸叫我来看你的。”

    “真的?郑叔叔,我爸没死?我就知道我爸爸没死。”

    听着小家伙兴奋的叫声,郑先却摇头道:“听着,你爸爸确实已经死了。”

    刚刚生出希望露出笑容来的郝光瞬间再次陷入绝望之,一张小脸整个都垮了,眼瞅着要哭出来了。

    郑先道:“别哭,有爹的孩才有资格哭,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人疼,没爹的孩有什么资格哭?整个世界都没人再疼你,你只能自己疼自己,你哭给自己听么?有用么?”

    这话多少有些深奥,但却是郑先死了爹娘之后的最深切的感悟,原本不指望这个岁的孩能够听懂,却没想到小家伙竟然似乎听懂了,死死的咬着嘴唇,眼泪在眼圈里面转个不停,却终究没有哭出来。

    郑先伸手擦了擦小家伙的脸蛋上的污物,随后将其放在地上,一边给他扯了扯衣服一边伸手一指旁边躺在地那个正在呻吟的保姆道:“你爸爸嘱咐这个保姆照顾你,给了她一半的财产,但这个保姆在你爹死后却这般对待你,你恨她么?”

    郝光根本不明白财产是什么意思,看了看躺在地上浑身湿透的保姆,随后看了看郑先,摇了摇头。

    郑先闻言微微叹息一声,这个小和他不一样,内心比他宽容,但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小家伙还太小,不明白这保姆的可恨之处。

    这保姆郑先上次来的时候,对郝光相当有耐心,叫人一看就觉得讲孩放在她的手十分放心,但是这次银鬼的死讯传来,这个保姆立马翻脸,比翻书还快,转眼间,就由一个很有爱心很有耐心的可以信赖的人变成了一头狰狞凶恶的魔鬼。

    当面是人,反面是鬼,这样的家伙,是郑先这辈最痛恨的存在,当初他的老叔就是这样的存在。

    在他父母没死之前,对他嘘寒问暖,总是将家里好吃的给他吃,但当他父母一死之后,立马就变了模样,霸占了他的房产还有抚恤金,甚至还将他卖到了山区之,见到这个保姆此时的丑陋模样,郑先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老叔的翻版。

    这样的家伙比仙界之的阴毒门的那些魔物凶物更加可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