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十分钟和一个月(书号:13660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十分钟和一个月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搬家了,每一次搬家都越搬越远,越来越偏僻。

    身男不久就叫了一辆小翻斗,几个人用力将水缸台上翻斗车。

    司机看了看捂得严严实实的大缸,缸上罩了好几层的塑料膜,还盖了一个大木头盖,看上去就像是冬天腌菜的酸菜缸一样,缸边上还溜着一丝儿热气儿,司机早就知道这家天天冒蒸汽,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不过他也懒得去管,有钱赚就成,问过了去哪,直接开车离开。

    这一次,翻斗车直接将身男拉到了乡下,一条河沟旁,此时即便是白天的气温也已经接近零下,河水虽然尚未完全结冰,但却也已经冰凉刺骨了。

    看着那翻斗车在土路上晃晃荡荡的走远,身男连忙将滚烫的水缸盖揭开。

    轰的一下,冲天的蒸汽汹然涌起。

    白雾散尽,就见水缸之已经滴水不剩了,蛋蛋躺在那里脸皮上身上尽皆是焦糊之色,仿似被大火烧灼了一遍。

    丁香吓得哇的一声哭出来,厨媳妇连忙将丁香拽到一边。

    身男连忙将浑身滚烫犹如烧红的烙铁般的蛋蛋丢入河。好在身男戴着厚厚的隔热手套,不然的话,双手都要烫出一层血泡来。

    噗通一声,蛋蛋沉入两米多深的河水之。

    随即河水开始翻花,滚滚蒸汽在河面上翻滚而起,不一会以蛋蛋沉河之处为开端的河水下游全都冒起了滚滚蒸汽。

    好在这里没什么人经过,不然一定还以为是那个地方在排污水。

    随着河水不断的冲刷,水面上的蒸汽越来越少,又过了十几分钟,蛋蛋从河水之冒出头来。

    此时的蛋蛋脸上的焦糊伤疤已经退去,但一张脸依旧是红扑扑散发着腾腾的蒸汽,看上去倒是显得颇有精神。

    胸口处的身一鼓一鼓的勃勃脉动。

    身男开口道:“那伏地龙乃是龙种支脉,你将它吸进了身体之,我能够帮你的就是封印他的五成力量,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来和他对抗了,想要活下去,就战胜它,输了你必死无疑。”

    蛋蛋对死似乎看得很开,脸上没什么神情变化,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的模样,浑身上下被一层灰色的死气缠绕着。

    不过看到丁香在哭,蛋蛋连忙道:“丁香,哥哥好好的,别哭,别哭。”对于死来说,蛋蛋更不愿意看到这个给他包吃的丁香哭。

    身男淡淡的道:“若是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你就想想你的仇人吧,若是连他都无法给你生存下去的**,那么你就确实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想到那一个个看不清的头盔,想到唯一那张能够看清楚的冷漠面孔,想到自己的父母出来寻找自己却被残杀时的种种画面,蛋蛋脸上那种不以为意的神情瞬间开始便变化起来,一团火焰开始在蛋蛋的眼起来,升腾起来,那种死灰般的不以为意被这个火烧灼个精光。原本已经逐渐开始消散的水蒸气再次开始腾腾冒起。

    “怎样才能够将战胜我体内的那条伏地龙?”

    身男闻言,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来。

    ……

    业务司的负四层。

    林副司长这两天推掉了一切事物,就泡在这里,在那株青铜神木之下,躺在一张摇椅上,仰头看着头顶上的无数根须。四周空旷得叫人听不到一点声息。

    在他旁边是同样仰着头躺着的二狗。

    二狗的衣着依旧夸张得叫人眼瞎,一边躺着一边还不忘往身后丢东西,看他身后的垃圾堆就能知道,他在这里躺着至少已经有大半天的时间了。

    “喂,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这不符合你的风格啊?”二狗吃着一根香蕉,开口说道。

    林副司长半晌没有说话,似乎他在时间之过得很慢一样,就像是一个暮气深重的老头。

    “没兴趣,现在我做什么都没有兴趣,你知道的,那夜魅金莲的莲蓬对我至关重要。也不知道那些家伙究竟弄到手了没有。有老东西带路,找到夜魅金莲绝对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他们能不能活着见到夜魅金莲。”

    二狗抬头瞄了一眼远处同样正在发呆的夏青一眼。

    随后低声道:“咱娘真的还有希望活过来?”

    林副司长微微皱眉道:“那是我娘,别跟我套近乎,当然有希望,我一定会将她救活过来。”

    二狗砸吧砸吧嘴道:“我知道,你将咱娘冻结在‘深水井’之,但那还是理论上的东西,能不能将你娘救回来,真的还是未知数,你可不要希望太大。”

    林副司长扫了二狗一眼,道:“反正我只有一个月的记忆,我现在沉浸在希望之挺好,反正我看不到娘活过来的样,我发现这样只有一个月的记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起码你总会有希望,永远不会绝望,你总能相信,一个月后的自己能够见证更开心更有趣的事情。”

    二狗吞了整根香蕉,鼓着腮帮道:“说真的,一个月死一次,你的神魂究竟得有多么强大?”

    林副司长双目不由得微微一眯,一摆手道:“这句话不要记下来了。”

    然后林副司长看向二狗,道:“你这句话,我就当作你从未说过。”

    二狗悻悻的咕咚一声咽下香蕉,半晌之后,二狗又欠欠的凑了过来道:“那些军人说不定要对你爹下手,至少将他封禁在仙界之,不允许他再回来了,你知道这个凡间没有了你爹得消停多少,这是整个军区的意思,到时候那些军人要是先回来了,要关闭仙界之门,你怎么办?我的立场可是相当尴尬啊。”

    林副司长闻言忽然笑了起来,道:“他们若是想要在五天之内关闭仙界之门,我就杀光了他们,放心吧,到时候不用你动手。知道你舍不得下手杀你爹的那些老部下。不过,我更担心的不是他们回来了关闭仙界之门,而是他们根本就回不来。”

    二狗闻言点了点头,仰头看着那犹如龙蛟一般的神木根系喃喃道:“是啊,仙界不是那么好去的。你说那个家伙为什么要留在仙界呢?他明明就是一个凡人而已啊?”

    林副司长道:“有什么好奇怪的?贩卖大道的大道隐者还不是留在这凡间?他一个专门杀神的凡人,留在凡间有什么乐趣?当然是在仙界才杀得痛快!”

    二狗一边点头一边摇头,也不知道是赞成还是反对,道:“道理我明白,但他算计了整个仙界,是整个仙界所有的修仙者的敌人,却留在仙界,这不是作死么?反正按照他的规划,仙界就像是房地产一样,早晚都要崩灭,他在凡间看着这一切发生不就得了么?”

    林副司长沉默片刻后道:“他那般存在的心思,那是我等这些凡夫俗能够体会到的?再活个八百年或许才能够明白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存在的一点点想法。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他不能放手吧,毕竟那些修仙者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仙人视我如猪狗,谁道凡人不杀仙?这样的气魄确实不是我等能够沾染一二的。”二狗点头唏嘘不已。

    “可惜,天下间只有这一个传奇,不然的话,仙界恐怕也苟延残喘不到现在了。一想到我每个月都要死上一回,而那些修仙者却一百年,一千年的不用死,我心就有诸多的不平衡。”林副司长有些嫉妒的开口说道。

    “嘿,那十二柱石也是你这般的心思,天下谁不想长生?我说,那家伙可是你爹的死对头啊,一个杀神玩,一个贩卖大道造神玩,你这样偏向于他不太好吧?”

    林副司长直接道:“有什么不好?那个老东西最好……”后面的话,林副司长却没有说出来,本来林副司长应该是想说那个老东西死在仙界才好,但这句话,林副司长终究吐不出口,随后便直接咽了下去。

    似乎看透了林副司长的心思,二狗不再开口,就那样摇着摇椅,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无数根系,吱嘎吱嘎的。

    分钟过去了,二狗似乎睡着了,发出微微的鼾声,林副司长百无聊赖的看了看时间,抓起桌上的一个葡萄直接丢过去,葡萄狠狠的敲在二狗的脑门上,用力不小,葡萄整个碎裂了,冰凉的汁水迸溅了二狗一脸。

    二狗噌的一下蹦起来,似乎在一瞬间进入到了战斗状态,身上的生机之力狂飙而起。

    “十年前的事情你还没有摆脱掉?现在还这么杯弓蛇影?该喂食了,再过一分钟不喂的话,你的宠物恐怕就要将你吞下去了。”

    二狗这才清醒过来,颓然坐下,随手扯下眼睛上的眼镜框丢在身后的垃圾堆里,伸出手指擦了擦脑袋上的葡萄汁,随后将手指塞进嘴。

    “黑岚那东西养不熟的,你十分钟喂一次食,一旦断食立即就将变成黑岚的食物,这样持续了十年了吧?十年不睡似乎不比我这个一个月死一次的家伙好不上多少吧?”

    二狗打个哈欠,双目朦胧,道:“还好,还好。你知道十年前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发生,现在不做足准备的话,一旦发生了,扩大成四十年前那样的事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啊!咦,你刚才不打我,我也一样会醒,你是故意的吧?”二狗才反应过来。

    林副司长点了点头道:“对啊,我看你不顺眼好久了。”林副司长说着捏起一颗枣,狠狠地砸向二狗。

    二狗立时还击,抓起个大苹果丢过来。

    两个加起来五十多岁,官衔大得吓人的家伙就这样你丢我我丢你,玩的不亦乐乎。

    不过还是林副司长手的筹码多些,毕竟林副司长一直没有吃东西,身边的果盘根本没有动过,而二狗则不同,他就没有停过嘴。

    二狗眼看不敌,竟然张嘴吐起吐沫来。

    林副司长立时从摇椅上蹦起,怒道:“你小从小就只会这一套,打不过就吐口水,到现在还这样,忒也无赖!”

    二狗嘿嘿一笑道:“胜者为王,在乎什么手段?我呸……”

    夏青在远处看着,眼却没有半点有趣的神情,手的笔机械的记录着当前发生的事情,她的心,随着刀鱼走了,一同进入仙界了。

    此时的夏青整个人犹如沉入了海底淤泥之,永远打捞不上来。

    只有刀鱼回来,她失去的魂魄才会重新归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