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九十二章 咱们要饭去吧(书号:13660

第九十二章 咱们要饭去吧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郑先和那一对本应该被灭口掉的母女之间的关系,随着他掏钱购买了饭馆并转赠给她们之后,应该就告一段落了,但郑先觉得自己终究还是杀了这母女的男人和父亲,同时又得到了厨的天地桥,还有境玉,可以说,厨对于郑先在修仙的道路上起到了奠基的作用,郑先是踩着厨的尸体才窥到了那修仙世界的一道风景!

    当然厨最初是存有恶意不安好心,郑先又是职责所在,完全有理由不必背负什么,但在面对丁香那双无辜的缺少了父爱的美丽大眼睛的时候,郑先心还是有一丝歉疚未曾赎清。这一丝歉疚不是对于厨也不是厨媳妇,完完全全是对这个缺少了父亲关爱的小丫头,郑先十岁没了爹娘,他相当能够明白这个小丫头的感受。

    摸着眼前这块境玉的时候,郑先就能想起境玉之的那张念头凝聚的一触即如泡影般的厨一家三口的照片。

    郑先就是这样的人,他不喜欢别人欠他的,同样,也不喜欢自己欠别人的,尚有愧疚的事情总也要有个了结!

    所以他还是要去看看,万一这对母女真的碰到了什么问题,尤其是那个面目可憎的郑狗的事情,郑先定然要帮这对母女了结掉,对于那些断了一条腿一只胳膊尚且还要为恶的家伙,郑先不吝于效仿古代侠客的所作所为,杀之而后快。

    这件事做完之后,将这对母女安全送上火车,他和这对母女之间也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犹如他和张可儿一样,彼此将成为完全的两个世界之的存在,这对母女再也不会找到他郑先。

    另外,郑先还有一层忧虑,那些黑衣人能够找到他郑先租住的宾馆,一样能够找到以他郑先名义购买下来的店铺,自然也能够找到这一对母女。

    这个电话甚至有可能是一个陷阱,所以郑先要早去,提前看看情形,再决定自己是不是需要出手,要怎么出手。

    那些黑衣人尽皆是修仙者,明显是有组织的存在,这样的修仙组织,郑先在业务司之碰到的不多,都是如之前云重那般误打误撞才碰到的。

    至少从业务司的角度上来说,从未有过命令叫他们直接去对付这样的组织。

    所以这样的组织应该不是他们这些猎神战士处置的目标对象,应该是那些泯灭战士或者是别的存在们操心的对象。

    若是厨媳妇故意给他设下了什么圈套的话,那也不错,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此一刀两断大家都乐得清闲。要是厨媳妇被人胁迫的话,那么郑先说不得还得杀点人才成!正好他的生机之力现在还欠缺不少。

    郑先念头一动,钻进境玉之,扫了一眼,莲蓬之的花籽尚未成型,郑先便退了出来。

    随后下楼,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一笔汇款打了进来,百万。红薯老头这个等级不高,却有着A级修仙者的待遇的价钱。

    算下来郑先现在已经是个千万富翁了。

    郑先微微一叹喃喃道:“臭小,你死得太早了!”

    ……

    “你一个大男人带着个孩还想要找工作?管你一张嘴没问题,这孩的嘴我可管不了,再说了你这小身板儿能够做什么呐?还有你这身上得花里胡哨的,你该不会是黑社会吧?我这可不敢用黑社会的人。啧啧,这孩丑成这个样,怪不得没娘。”一个肥得脂肪四处流溢的年妇女,硕大的屁股压在孱弱的随时都要被压断的椅上,一边撕着鸡腿一边嘴巴恶毒的说道。

    身男摸了摸藏身在他后面露出大半个脑袋来死死抱着擎天柱的蛋蛋,陪着笑脸道:“工钱多少都成,能够养活我们俩就行了。”

    肥婆想了想后道:“算了,这年头能够把自己的孩带在身边的男人太少了,就算坐过牢,品质也差不到那里去,你来试试看,这袋米你要能够扛得动,你就留下来,我这管住管吃,但工钱按件来结,你扛得多才挣得多。”

    身男应了一声,看了看地上的那袋二百斤的大米,身男不是没有化,但他一身的身刺青,连脸上都有,想做别的事情根本入不了行,就算是饭馆刷碗的见到他脸上的身都直摇头。

    没有那个老板愿意找这个麻烦。

    所以只能卖力气做苦力。

    原本只有身男自己一张嘴,怎么都好养活,现在身边多了一个拖油瓶,还得叫这小上学,身男就不得不做些什么了!

    现在这个社会,再牛逼的存在,为了一口饭吃也得低头。

    身男深吸口气,双目光芒一闪,双手抓起米包,猛地一叫力,嘎巴一声,身男的腰扭了……

    在蛋蛋的搀扶下,身男蹒跚的离开了货运场。

    身男惆怅的摇了摇头道:“实在不行,只能去街上要饭了。”

    蛋蛋的父母都在那一场浓雾之被砸死,蛋蛋成了孤儿,原本应该有些赔偿款的,但层层克扣之后,落在他一个小孩手里的也就只有万把块而已。

    蛋蛋跟着身男一路跋涉换了个沿海边的城市,上学只能去民工弟学校,但吃穿住用行,那样不需要钱?万把块钱随便一扯就没有了。

    再说了蛋蛋现在已经开始修仙,古人说,穷富武,殊不知,修仙这条道路的花销远甚于学武,营养是半点都不能缺!如郑先那般修仙之后胃口大开,一顿饭要吃掉十几人的饭菜是常有的事情。

    蛋蛋虽然修为不高,但也已经相当于正常三个人的饭量了。

    好在现在社会吃的东西还不至于太离谱。

    身男本身就没有什么存款,同样也不怎么会理财,现在眼瞅着吃成了穷光蛋,这爷俩下个月的房租都没有了,只能住大街了。

    身男经常睡大街,百无禁忌,但是带着个孩睡大街就不成了。

    此时毕竟已经入冬了,蛋蛋才刚刚走上修仙道路,远远没有达到寒气不能侵体的地步。

    一钱难倒英雄汉,就是现在这个意思了。

    憋得不行了,只能要饭了!

    “我演尸体,你演我儿,不行,你一个小孩得要脸面才行,这样你演尸体,用布蒙着,我演儿,不不,我演你爹。”身男边走边出着主意。

    蛋蛋扯了扯身男的破旧皮夹克,身男停下来,看着蛋蛋。

    蛋蛋开口道:“你不是说以前接近三百多斤么?力气大得能够扛起一头牛?”

    单薄瘦削的身男揉着纤细小腰道:“当然,不过这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我比你大个十几岁吧,当时蒙昧无知,上了一个老头的当,对了,就是卖给你红薯的那个老家伙。”

    “他跟我说,要送给我一幅画,画上有很多很多的精怪,可以帮助我去做很多我想做但是做不了的事情。单纯的我,只知道得到了天大的好处,却不知道得到好处的同时也得付出些代价,所以从得到那幅画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变瘦,身上的血肉精华全都被那幅画吸走了。以前的力气现在也如身上的肉,气球放气般的跑掉喽。”

    蛋蛋皱着眉头,一张丑的叫人心碎的面容上满是不服:“你那么厉害,干嘛不去抢不去偷?我宁可去抢去偷,也不愿意去下跪要饭。”

    身男笑了,揉了揉蛋蛋的脑袋,看着远处的银行道:“如果我想的话,那座银行之的一切都是我的,轻而易举,毫不费力”

    蛋蛋疑惑的道:“那你为什么还要饿肚?”

    身男笑着道:“你是不是觉得去偷去抢,很光荣,至少比去乞讨要英雄得多?”

    蛋蛋连连点头理所当然道:“当然!”

    身男俯下身来,死人般的眼睛直视着蛋蛋道:“这是最世俗的想法,觉得杀人放火才是真英雄。就好比,你有三个儿,有一张饼,你分好后,每个儿一张,若是老大仗着身强体壮抢了老三的,那么老三就要饿肚,时间久了甚至会被活活饿死。就算没有被饿死,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危险,说不定他因为饿肚遭遇到了危险却无力反抗,还是因老大而死。”

    “抢东西偷东西,是拿了你不应该拿的那部分,而那一部份本应该是别人的,有可能就是别人的救命钱,你抢走之后,别人因此而死,你良心能否安稳?”

    蛋蛋想了想后,看向银行道:“那里的钱拿走了不会有人因此而死!”在蛋蛋眼,银行的钱都是无主之物,最多银行负担点,但他们抢点钱对于银行来说,简直就是牛一毛。

    身男双目望向银行,死人眼闪过一丝复杂至极的神情,道:“你错了,不光会死人,还有可能发生更加可怕的事情。卖你红薯的那个老家伙,最怕的就是因果,原本我不信,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或许还真的有因果这么件事情存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