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 第193章:恶人自有恶人磨(书号:13656

第193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作者:厄夜怪客
    </d></r></ble></d></r></ble>

    “事情是这样。”钱仲看着林啸愤怒带着心痛的神色,更加洋洋得意了“在康熙剧组的时候……”

    “钱仲,你要说说试试,信不信我立马送你进医院!”林啸回头怒吼。

    “你算老几?”钱仲冷哼了一声,这次,徐自姚可是和他一起出来的,此刻就站在他的背后,他就不信剧组有人能硬得过投资方。

    “管好自己的言行。”徐自姚冷冷地说。

    钱仲已经感觉这一脚踩得舒坦无比,他大笑了一声“那天晚上也是阶段庆祝,这个贱女人……”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到了钱仲脸上,把他打得头都歪倒了一边,肥肉都像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徐自姚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人在自己面前动手。

    丁嘿,佀海严,范玮他们全部呆若木鸡,钱仲更是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满脑袋金星。

    让他们惊讶的是,这巴掌不是林啸打的,不是李浩,更不是和他们认识的人,而是一个满脸散发着杀气,嘴角却微微上翘的年轻男。

    “说啊。”男掏出一张手巾,擦了擦手,声音冷得就像地府里冒出来的一样,嘴角的笑容让钱仲更是一阵心惊。

    “怎么不说了?”男笑了笑,没等反应,“啪”地又一个耳光把钱仲刚转过来的脸扇了回去。

    这下,钱仲几乎在原地打了个转,鼻血都冒了出来。

    “你是谁?!”徐自姚震怒了,他绝对没有想到,有人在他面前打人,而且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钱仲就在他面前,这就和当众扇他耳光一样!

    但是,他话没说完,“啪!”的一声,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左脸,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就印了上去。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徐自姚压抑住心的狂怒,咬牙切齿地说“你是哪个组的?!我是投资……”

    “投你妈逼!”他话没说完,肚上就挨了一个飞踹,人直接飞出去一米多,才死猪一样哼了出来,捧着肚痛苦地呻吟起来。

    男并没有完,上去就是两脚,皮鞋狠狠地陷入对方的腰腹,顿时,徐自姚发出两声不是人声的声音。

    “报警……报警!”从地上爬起来的钱仲几乎是在尖叫“有人行凶!报警!”

    “报警?”男冷笑,打了个响指。

    顿时,四名大檐帽就从暗处站了出来,冷冷地看着面前如同屠宰前猪狗一般惨叫的两人。

    “是要报警?嗯?”男走过去,拉起钱仲的衣领“噼里啪啦”足足一顿好耳光,扇地钱仲放下去的时候直接晕了过去。

    好狠!所有人都震惊了。

    “老……老丁……他们是谁?”佀海严声音颤抖地问。

    “不知道……”丁嘿也咽了口唾沫“不会是黑社会吧?”

    “黑社会能和警察关系在一起?”佀海严明显不信“你开玩笑呢?!”

    “走。”丁嘿一咬牙“不能让他们这么打下去,再这么打要出事的。”

    两人下了车,刚走过去,男就冷笑着转过头来“你们也欠揍?”

    “不……不!我们是导演和编剧,先生,您看……”

    “没事儿就看着。”男淡淡地说,表情淡漠地走到哀嚎的徐自姚身边,提起了他的头发。

    “你煽风点火地很舒服啊?”男笑道,却在徐自姚眼看起来如同恶魔一般的狰狞。

    “你……你是谁?!我是恒远投资的……”

    “啪!”一个耳光。

    “……的投资方代表……”

    “啪!”反手一巴掌。

    最后,扇得徐自姚再不敢说一个字,男问“哦?你是谁?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徐自姚怨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却再不敢开口了。

    正好,钱仲发出一声醒转的呻吟,男用脚拨了拨对方“你刚才说,那个贱人对吗?”

    “我告诉你,那个你骂的人,姓秦。”男提了提西装,姿势十分优雅“正好,我也姓秦,记得我的名字,我叫秦忠。免得上法庭的时候还要我再说一次。哦,对了,你们没必要去了。”

    秦忠?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林啸。

    他们完全不知道秦忠是谁,但是,能随便叫来四名警察,看着他打人不说话,肯定不是普通人。

    毕竟,秦家的生活离他们太远了。

    林啸死死咬着牙,他很想去揍那两人一顿,但是现在秦心更需要安慰。

    一个多月前,他告诉对方,有人想对秦心不利。但是并没有提这件事,他只想让这两人滚出去就好了。秦心的伤疤,他不想去揭。

    没想到,秦家居然是以这种阵势来到。

    更没想到,一向看起来温温和和的秦忠,下起手居然这么狠。

    秦忠看了一眼林啸和秦心,叹了口气,又转向汤维,却愣了一下。

    这种等级的美人,不是随处都看得到的。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而是拿起了手机“李局?对,是我,来这儿一下。”

    他报了个地方,徐自姚和钱仲大气都不敢出,现在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恶魔再说。

    “知道怕了?”秦忠哼了一声“恶人自有恶人磨。”

    “我不算恶人,不过收拾你们几条虫,还脏了我的手。”

    还没过十分钟,一辆警车就尖叫着停在外面,随后,一个用手巾抹着冷汗的秃头忙不迭地从车上跑了下来。

    他穿的是警服,在看到他军衔的时候,所有人再次抽了口冷气。

    “一……一级警监……正处级……”范玮吞了口唾沫,这可是地方上主宰生死的地方官啊,此刻就这么生怕慢了一秒地跑过来了?!

    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

    林啸和他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萦绕在众人脑海,看着林啸的眼光都变了。

    “我……我记得警察局离这里好像有几公里吧……”杜原瞠目结舌地说。

    “李局!”徐自姚红着眼睛,猛烈地咳嗽起来,他像溺水的死人一样抓住了狂奔而过差点踩到他的李局裤腿,嘶哑地说“我……我要告他们恶意伤人!”

    告你妈逼啊!李局差点没一巴掌扇飞过去,魂都给他吓掉一半。

    这傻逼是吃错了什么药惹到这种根红苗正的红二代加官二代的?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别说他一个局长,处长都照样乖乖听着。

    还要告人?这是拖着自己下水的节奏!

    “恶意伤人?明明是你非法斗殴!抓起来!全部抓起来!”李局紧张地叫着,生怕秦忠一个不满意,他就得从宝座上滚下来了。

    全场震惊。

    非法斗殴?!这分明是一个人打的好吧!

    打人的在你面前好吧?!

    “这……这人到底什么来头……”丁嘿喉咙都像被抓住了,这句话是挤出来的。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和林啸有关系……”佀海严叹道。

    “以后,不要去招惹他……”

    “招惹?我还指望着他拍戏呢!”丁嘿复杂地看了一眼林啸“咱们剧组……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

    “李局!”钱仲也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过来的时候我们还给您拜过山的啊……您怎么……咳咳……”

    李局差点没气的一巴掌扇过去,担心地回头,正好看到秦忠似笑非笑的目光。

    “你要给他们出气?”

    李局肥胖地头顿时灵活地如同拨浪鼓“怎么会?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聚众斗殴,触犯了刑法,必须严审!严判!”

    “聚众斗殴?”男轻笑“不是私藏毒品吗?”

    “对!对!私藏……私藏……”李局说了两句忽然舌头打了结,不敢跟着说下去了,聚众斗殴和私藏毒品,这可是判刑和不判刑的差别啊。

    秦忠可以说,但是给他几个胆他都不敢说!

    秦忠闲的笑容,李局的满头冷汗,惟命是从,徐自姚忽然明白了点什么,疯狂地大叫“记者!记者呢?!我们没携带毒品!”

    “现在没有,进去就有了。”秦忠靠近他耳边,笑眯眯地说了一句,拍了拍他的脸“祝你在里面呆得愉快,投资人?哈哈。”

    被年龄小这么多的年轻人打脸,徐自姚却什么都不敢说,现在是怕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声嘶力竭地高叫起来,甚至声音都有点嘶哑“你到底是谁!你不能这样对我!李胖!我告诉你!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里!我要在这里等着法庭的人来带我!我要上诉!我要告你们!”

    但是,迎接他的是一记直拳,徐自姚喉咙里发出一阵就像鸭被捏住脖的声音,紧接着就软绵绵地晕了过去。

    “太吵。”秦忠把手在徐自姚衣服上擦了擦“带走,关到明天我过去,要给他一口饭一口水,你自己给王厅交代。还有,今晚上多关照他们点。”

    “是,是。我们一定好好‘关照!’”

    徐自姚和钱仲就像两条死狗一样被拖走了,没人敢发出一声声音,好像拖的根本不是两个人,而就是两条狗。

    “我相信你们什么都没听到。”秦忠转过头对在场的人说“是吗?”

    “是!没人听到什么。”丁嘿和佀海严一边抹汗一边忙不迭地说“我们全剧组,什么都没听到!”

    秦忠打了个手势,李局立刻会意地上来说“玉观音剧组,投资方人员私藏毒品,正待审理。勒令剧组停拍,等相关部门调查完毕为止!”

    “啊?!”“什么?!”丁嘿和佀海严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但是下一秒,他们就知趣地闭上了嘴。

    这就是林啸说的“不可抗拒的外力”。

    他本来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狠,只想徐自姚滚蛋了让公司来投资,结果秦忠直接以极粗暴的方式连根拔起,但是,私藏毒品这个罪名,始终要走几天形式上的过程。

    停机几天是免不了的了。

    “林啸,咱们聊聊。”秦忠脸上泛起了笑容,对着他招了招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