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媒巨子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是在拯救她们(书号:13620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是在拯救她们

作者:殖血者
    </d></r></ble></d></r></ble>

    慈善晚宴还在继续,那些明星们提供的垃圾拍品,也是不断拍出新的高价。

    什么某位女星睡了好久的枕头啦,哪个巨星戴过的帽啦,不值钱的白银首饰之类的,不断的上场表演一番。

    反正这一次的晚宴,美其名曰:慈善!

    现在所有人都怀着一颗投身慈善大事业的‘伯仁之心’,说白了就是俩字:砸钱!

    尤其是那些刚刚在台下跟那些富豪打的火热的女星们,只要她们一上台,那张桌上的富豪们绝对会猛砸特砸,直到把那个女星砸的头脑晕晕,这才罢休。

    既然有人花了钱,又有人被砸晕了,神马好事都就顺理成章了。

    否则,好端端的慈善晚宴,什么地方不能开呀?干嘛非得来一家大酒店呢?难道那些昂贵的总统套房,都是用来谈心的吗?

    当第一对狗男女离场的时候,不少拍到了拍品的富豪们,也开始与刚刚聊的火热的女星,低调的出了大厅,至于是去了哪里,那就不为人知了。至于又做了什么事情,那就更加让人想不明白了呀。

    唉,真的不明白呀。

    “咦?那些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这是准备要去哪里呀?”

    林克一边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柔软滑腻,一边十分无知的望向了那对偷偷离开的男女,眨了眨纯洁的大眼睛,看向了怀的两个美少女,不解的问道。

    艾薇儿低着头,口的喘息已经渐渐的粗重了不少。另一边的泰勒眼神却转了转,躲在林克的怀里,像只挠人的小猫咪一般。

    一边还在林克的耳边吹着热气:“当然是去干事了,嘻嘻嘻。”

    林克只不过是为了调笑一下罢了,却没想到泰勒这么大胆直接,再联想起脑里对于她的报道,一切都很清晰了。

    “嗯。”林克郑重的点了点头:“人生在世,当然要干很多事了,就是不知道干的哪种事呢?”

    泰勒一心想让他高兴高兴,好让他帮自己一把,否则她的前途眼看就要毁了。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主动过来了。

    现在一听林克居然开始调笑她们二人了,泰勒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更是娇媚的横了他一眼,撅着姓感的小嘴儿,喘气吁吁的样,十分诱人。

    “至于是干哪种事,只有去了才知道呀。”

    一边说着,泰勒还向林克的怀里挤了挤,小手若有若无的轻轻扫过林克小搭档的位置。

    反倒是一旁的艾薇儿始终不敢抬头,但是却竖着耳朵,正听着旁边这对狗男女的**。尤其是听到泰勒满含魅惑的话,更是惊的浑身都颤了颤。

    虽然她早就有过‘付出’的觉悟,但是直到昨天晚上,这才接到经纪人的通知,说公司高层让她做好准备。甚至还暗示她,这一次传话的高层相当的‘高’!

    相比于泰勒的开放大胆,艾薇儿却素有洁身自好的坚持。出道两年多来,却从没有为前途而献身的经历。

    但是现在,这一次的‘幸运’实在来的太过突然了,完全击垮了她的承受能力,也彻底打乱了她的生活。

    她突然发现,自己害怕了!害怕会失去如此让人感觉如梦如幻的机会!

    就像经纪人说的那样,她必须把握住时机!

    “时机!”

    艾薇儿默念着这个词,耳边却传来林克和泰勒的调笑声。

    “听说……希尔顿家族给每一个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嘉宾,都准备好了客房哟。”

    泰勒冲着林克眨了眨眼睛,内含义不言而喻。

    林克翘着嘴角得意的一笑,目光却望向了巴菲特那个方向,而巴菲特也正好望来,二人默契的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

    “那就替我谢谢你老板了。”

    林克没来由的冒出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还冲着巴菲特点头示意。

    当想象当的事情还是到来的时候,艾薇儿已经被林克环着腰走出了晚宴大厅。

    在一位服务生的带领下,林克搂着两个美少女来到一间客房前。服务生十分专业的打开门,却没有推开,把钥匙恭敬的递给林克,这才离开了。

    对方全程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奇怪的眼神,脸上始终带着职业化的笑容,仿佛只是接待了一位十分平常的客人一样。

    虽然林克早就听说过希尔顿大酒店的大名,但他这还是第一次来。不过……

    “没想到第一次来这里,居然就是因为艳遇呀。”

    哪个男人不期待艳遇呢?尤其还是在遇到两个超级美少女的情况下,而且这两个超级美少女还是当红新秀歌手,这简直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呀。

    望着面前的这道门,三个人各有心思。

    林克满含期待,泰勒心窃喜,艾薇儿却目光惶恐。

    不管三个人心想法如何,反正这道门都是要进的。

    正当林克想要表现的绅士一点,正想推门邀请两个美少女进去的时候,旁边房间的门却打开了。

    一个满脸短须的年男人光着脚冒出头来,当看到林克带着两个美少女站在门前时,不由得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

    “朋友,有那个吗?”

    “那个?”林克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就像是被人捉歼在床一样的感觉。

    不过,当他看到对方的猥琐笑容时,这才松了口气。

    “哪个?”

    林克忍不住问道。

    短须年男人嘿嘿一笑道:“当然是套套啦。”

    林克忍不住浑身大汗,心说:谁出门带套套呀?你以为老是法国人呀?

    林克刚想说话,却见旁边的泰勒忽然从打开手袋,从里面拿出两个小东西,还平静的问道:“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哪种味道的?什么牌的?”

    尼玛……

    林克真想现在就把她按在墙上来上一发,这一连串的问题,太让人震惊了。

    就是那个短须年男人也是愣了一下,仿佛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美少女说的话一样。

    “额……随便吧,哪种都行。”

    泰勒点点头,检出一个套套,随手丢给了对方。

    短须拿到了套套却没有立即回去,反而是光着脚丫把林克拉到了一边,激动的握着他的手,以钦佩的语气说道:“兄弟,这种极品女人你都能搞上手,我太佩服你了。”

    林克忍不住干笑两声,用力收回了手掌,心真的很想一巴掌抽在这丫的脸上。

    直到对方屁颠屁颠的回了客房,林克也才尴尬的进了自己这间。

    虽然整个客房里布置十分的奢华,透明的浴室,有大又软的床,典雅的装饰等等,但是这些都没能引起了林克的注意,他现在只想狠狠的‘教训’一下泰勒,好让她知道自己的怒火。

    泰勒娇笑的横了林克一眼,自顾自的坐在床边就开始脱丝袜了,那诱人的动作虽然造作,但确实能够引发男人的狼姓。

    反倒是一旁的艾薇儿,身却在不停的发抖,一双白皙的小手像是不知该放在哪里一样,眼神恐惧的望着眼前的那张大床。

    虽然看上去像是很舒服的样,但是她真的怕了,甚至后悔了。

    林克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拿出一根香烟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转而望向了一旁的艾薇儿。

    “脱!”

    简短的一个字,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击的艾薇儿剧烈的颤抖起来了。眼瞬间便升起一股雾气,红唇紧咬的样,惹人怜惜。

    泰勒看着她的样,却忍不住冷笑起来:“装的跟真的一样,你敢说你不明白进了这道门的含义吗?”

    泰勒的讽刺,更使得艾薇儿脸色痛苦,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

    倒是一旁的林克突然丢掉烟蒂,虎着脸就把泰勒丢在了床上,在对方惊讶的尖叫声,粗暴的撕碎她的内衣,露出两座白皙的玉峰。

    泰勒也没想到林克居然这么‘急色’,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喉咙却顿时一痛,感觉某个坚硬的东西塞了进来,噎的她美目泛白,发出呜咽般的咳嗽声。

    林克骑在泰勒的脸上,心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一股怒火,动作更是粗暴无比,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

    艾薇儿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手掌还停留在肩头,动作却已经凝固了,目光震惊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不知道为何,此时的她竟然忘记了害怕,反而还有一股解气的感觉让她十分的开心。

    不过,她的脸上还是马上就红了。虽然从她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泰勒的脸,但是她又如何想象不出正在发生什么呢?

    虽然林克的动作十分的粗暴,但是泰勒在经历了短暂的不适应之后,马上便表现出十分高超的技巧。轻舔含允、横吹竖拨,尽力的为林克服务着。

    林克当然知道她如此尽心的目的何在,因此更加不会丝毫的心理负担,反正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而且,光是进门之前,泰勒表现出的那种‘专业’,也让林克完全找不到丝毫拒绝的理由。

    林克的动作渐渐的更加粗暴,泰勒的技巧也愈加娴熟。到最后,林克浑身猛的一颤,就连旁边的艾薇儿也惊讶的发现,耳边传来一阵低咳,以及清脆的吞咽声。

    林克长长的松了口气,却感觉泰勒依旧在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他,一边贪婪的吸掉最后一丝精华,一边还媚眼如丝的冲着林克抛着媚眼。

    “果然是尤物呀,可惜……”

    林克叹息一声,这才翻身靠趟在床头,也不理会泰勒的小手的勾引,目光反正望向了动作僵硬的艾薇儿。

    艾薇儿见他望来,却被吓得后退了几步,目光也开始变得闪烁起来,不敢与之对视。

    “要……要到我了吗?他也会那么粗暴的对我吗?”

    当这个想法开始升起的时候,艾薇儿突然感觉浑身一阵阵的无力,心更加的委屈了。

    林克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再次冷声喝道:“脱!”

    艾薇儿被这一声冷喝,吓得差点跌倒,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凄美的红唇紧紧地咬着,双手颤抖的轻解罗衫。

    泰勒继续努力着,好让林克雄风再起,可以和眼前的艾薇儿来一场大战。这样,她才能找到心理平衡。

    直到白皙的双峰失去了最后的束缚,艾薇儿也已经双手捂在胸前,脸色通红的侧着头,默默流着泪水。

    林克却再次冷哼一声:“现在想起了委屈了?不愿意了?后悔了?是不是?”

    艾薇儿被林克的问话,呛的竟然哽咽出声。

    而林克此时的怒火却也已经达到了顶峰,心有话不吐不快。

    “在进这道门之前,你难道没有想过会发生什么吗?”林克冷眼望着她:“现在想起后悔了?你这比做*立牌坊好的了多少?你还不如跟泰勒一样直接上来就脱呢。”

    林克毫无怜惜的直白责难,不仅让艾薇儿痛哭起来,也让旁边的泰勒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自己都不怜惜你,还想别人怜惜你?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林克冷哼一声,猛地推开发呆的泰勒,直接走进浴室冲了个澡。虽然浴室是完全透明的,但是此时林克却忘记了尴尬,光着屁股梳洗一阵,然后翻身上床,蒙头大睡。

    这一夜,林克仿佛忘记了还有两个等待她宠爱的美少女,呼呼大睡直到天亮。

    艾薇儿跪在地毯上,发呆了整整一夜。

    泰勒也是一样,她抱着双膝坐在床角,目光盯着窗外的灯光,眼神呆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天色大亮,林克这才醒了过来。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有些发呆,过了片刻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尤其是在看到泰勒和艾薇儿像是一夜没睡的样,更是感觉心有些自责。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林克扪心自问,不过马上,他便在心摇了摇头:“不!我这是在拯救她们!”

    不管他心怎么给自己开脱,现在却没有了昨天晚上在透明浴室里洗澡的勇气,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那个……你们能回避一下吗?”

    林克的声音引来了两个美少女的目光,却见林克干笑两声,道:“我要穿衣服了。”

    见林克神情大囧,两个少女不知为何,突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位大导演一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