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六十四章 矛盾层出起嫌隙(书号:13619

第六十四章 矛盾层出起嫌隙

作者:小子无胆
    </d></r></ble></d></r></ble>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有争斗就有智谋。

    当柴田弘带着几个膀大腰圆的年汉,出现在内田孝义眼前时,这位心邪火腾腾上窜的内田家傲娇人物,脸上却堆着笑,恨不得从腰里拔出刀手,握着为首汉的手,口用生硬的汉语说着幸会。

    等回过头来时,一双看向柴田弘的眼睛里就有些阴冷起来,他这时自然知道,自己被这个老狡猾给阴了!但他却不敢造次,因为除了打开秘密基地需要柴田弘之外,他也知道柴田弘引来的这些人都是台湾的地头蛇,天道盟的人。

    他倒不是怕这些人,而是知道一旦起了争执,基地里的宝藏肯定会暴露。这么一大笔财富一旦暴露,且不说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就是台湾政府也不会坐视,到那个时候,那就真滴成了为人作嫁了。

    这次内田家同柴田弘合作,已经够倒霉了,付出了金钱、人命,费尽心机,连续打开两个秘密基地,都一无所获。

    迎着内田孝义的目光,柴田弘一张老脸上古井无波,似乎没感觉到他眼里的不善。

    来的几位,台湾道上现在正当红的年轻一代可能都没听过,但往前早个十年,却都是名动一时的风云人物。他们当年跟的,是一位天道盟里早就淡出人们视线的骨灰级人物。

    这位早已经收敛獠牙的老人,就住在台北市郊区一套不起眼的老式别墅里。然而道上混的正当红的大大小小的人物,每年都会去给他拜年,而他连见都不需见,只在房间里听人唱名,来人对着门口做个楫。放下礼物就可以离开了。

    这是个早已经不管江湖是非的人物,但柴田弘这次去了台北,不知怎么说动了这位老先生,直接将手下的八大金刚给派出来了个。

    在这人的背后,一个穿着长袍的清瘦老头儿,一副老眼昏花,弱不禁风的样。在老头身边还跟着两个带金丝眼镜的年人,眼睛都带着藏不住的精明。

    为首的年汉将内田孝义带到老头的面前。介绍道:“这位是蹇叔,是咱们澎府的管家……”

    清瘦老头儿架极大,面对内田孝义的问候,只淡淡地抬了一下眼皮,露出个不咸不淡的笑容,憋得内田孝义差点出内伤,只将眼睛瞪了一眼原本应该跟在柴田弘身边保护他的两名手下。柴田弘带了这么多人来,自己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内田清玄和远藤胜彦就露出一丝苦笑来。

    俩人如何不明白自己此次陪柴田弘走这一遭的任务。奈何柴田弘路上告诉他们。要摆平这次的事情,非要请动那位姓澎的老人不可。

    到了门上,出来见客的就是那个清瘦老头儿,不知道柴田弘给老头说了什么,那老头一进去通报之后,立刻就有人出来将柴田弘请进去。而他们两个做为柴田弘的“手下”,对方根本没有让他们进门的意思。

    本来这事只能指望柴田弘出面争取一下,但柴田弘根本连提都没提,就跟着对方的人进去。将他们俩从扔在外面,连杯茶都欠奉。

    不知道柴田弘同对方说了什么,再出来时,身边就跟了位大汉和这位清瘦的老头儿。

    二人本来还旁敲侧击地想抗议一下,但柴田弘根本不接那个茬儿。

    然后不等他们说话,两辆面包车就拉了三十来号深色衣裤的年轻人过来,个个身形彪悍。眼神渗人,显然都不是普通的混。

    柴田弘明打明地打脸过来,让内田孝义有点措手不及,甚至有点想不通。

    要知道柴田家族虽然也是曾经辉煌过的大族,但今时却已经不同往日。要知道内田家现在在日本经济上只能勉强算二流家族,但武力储备上却能与一流家族比肩。

    而柴田家却已经连三四流家族都有些勉强。

    柴田弘今天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同内田家翻脸的举动,肯定会引来内田家的报复。难道这个柴田弘天真的以为,这次行动获得的财富,能让他有能力对抗内田家?

    且不说内田家的武力储备,仅就财富而言,按照协议此次所获也是内田家占三分之二,柴田家占三分之一。

    想不通的事情,内田孝义也无可奈合,他只是在第一时间,将事情汇报给远在日本的内田省吉,请他做出定夺。

    显然内田省吉也摸不准柴田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因为原来天道盟同他们只是雇用关系,但现在柴田弘做出的样,却显然已经是合做关系一。而内田家在日本虽然势力超人,但在台湾,却肯定无法抗衡天道盟的势力。

    更何况当内田省吉弄清插手的是有名的花莲澎家时,一时也沉默无语,最后只叫内田孝义一切小心,他自己立刻打电话给柴田弘。

    柴田弘接到电话,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告诉内田省吉,西屿一战,柴田英杰已死,自己的手下已经死亡殆尽。

    内田省吉自然明白其的潜台词,柴田弘引天道盟合作,就是为了防备他们内田家。

    因此,内田省吉没再多废话,只是提醒柴田弘道:“我不管你怎么做,记着不要损及内田家的利益,否则,内田家和柴田家在日本,只能存在一个!”

    柴田弘默默地挂上电话,什么都没有说,将头轻轻地转向自己帐篷里的一面镜,镜里,他脸上一道还没完全好的蜈蚣一样的伤痕,显得分外狰狞。

    一架加了高倍镜头的相机架在山头上,一个年人正在镜头仔细地观察着,并不时地按下快门,拍摄着。在他的旁边,还有两个稍年轻一些的汉,也都在胸前挎个相机,不时地将相机凑到眼睛上,拍摄记录着山的美景。

    几人的装扮都很有艺气息,下身宽大的登山裤,上身一件休闲恤外套着一个那种满是口袋的摄影马甲,在左胸前,都有一个小小的标签,上面绣着摄影协会的字。

    显然这是一个摄影协会式的团体,前来采风。

    而在旁边的地上,一个当地人打扮的汉,敞着胸怀,皮肤黝黑,帮他们扛着大包小包,显然是请来的向导。

    但如果是熟悉的人在这里,就会认出来,正是相机前取景观察的人,正是王一丙。

    而旁边这几位,都是王强小组的悍刀佣兵成员。

    这些人就是谢寸官派出来监视内田孝义一行人的。

    当初谢寸官一到厦门,立刻就联系台湾龙翰分公司,让他们组织人力,立刻调查台湾什么地方最有可能建这个秘密基地,而且目前有开挖嫌疑的。

    有了颜裴坐镇的龙翰情报部门一下加强了许多,因为在颜裴手里,本来就掌握着一股秘密的情报力量。

    再加上这次的事情,同秦正民取得谅解,秦正民手上的情报力量也是不弱。

    很快地,就确定了最有可能是秘密军事基地的地方,竟然就在同西屿一桥之隔的白沙岛上。谢寸官没有料到柴田弘竟然如此胆大,设计埋伏自己的地方,竟然就在目的地的旁边。

    但稍加思索,他也就明白了。

    一是柴田弘对悍刀佣兵的战斗力估计不足,因此在他看来,肯定能一战将自己杀灭,没有必要找个比较远的地方;二是毕竟他在台湾做事,人力资源有限,离得近了一方面能互相照应,另一方面有什么事情,也容易捂住。

    毕竟如果铺得摊过大,以他的人脉力量,就顾不过来了。

    而且,柴田英杰是他最依重的力量,出于安全考虑,他也不想离得太远。

    掌握了这些情况,谢寸官反而没有急着动手,打蛇要打在七寸上。以他的估计,在柴田弘突然推动所有武装力量的情况下,肯定会与内田家有所冲突。而柴田弘肯定会想办法借助外力,来平衡内田家的压力,那么当财富出土的时候,就是双方矛盾冲突最厉害的时候,那时候出手,是最合适的时候。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