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六十三章 一壶老茶安兄神(书号:13619

第六十三章 一壶老茶安兄神

作者:小子无胆
    </d></r></ble></d></r></ble>

    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因为人人都希望自己是最聪明的一个。在这种心理需求之下,人就会卖弄小聪明,总想显示自己智慧出众。而卖弄小聪明的最大特点,就是认为自己比其他人聪明,总认为别人付出十分力才能得到的东西,自己只要出七八份力就够了。

    要问一句为什么,因为聪明嘛。

    所以练武的“聪明人”在别人挥汗如雨时,就想着自己能舒舒服服就能长功夫,总是说,苦练不如悟性高。到了最后,甚至有人提出了,练着不舒服就是有功法有问题的歪论。

    而做事的“聪明人”就变得喜欢脑袋里乱想,而不喜欢动手实践,总希望自己坐在屋里,吃着美食,脑袋一转,就解决了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然而,任何的偷懒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好像谢寸官,明明感觉柴田弘受伤的事有些蹊跷,感觉西屿岛上拍电影的事有些巧合,但他没有安下心让人仔细调查,反而立刻用自己的脑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于是这一看似聪明的举动,就酿成了恶果,终于被柴田弘给阴了。

    当然,不可能所有的不安都是有另外真相,也许十次有次,谢寸官的合理解释都不会出错,但仅仅一次出错的损失,就让人难以承受。

    所以,这世上真正聪明的人都首先会认识到,大家的脑袋瓜其实都一样,因为世界上最智慧的人的脑容量也不过开发了万分之一。除非是白痴,每个人都有相对于别人不同的优势。因为任何一个人。他能到这个世界上来,都是在上亿精搏杀而出的精英。

    因此他们首先会认识到。自己并不比任何人聪明。要胜过其他人,脱颖而出。就必须比别人更多地付出,才能有所回报。

    白沙岛的土地并不富饶,人口也较马公稀少,但自然景观却很美。

    散落在无边美景的村舍屋宇,并不会破坏自然的景致,暧阳晒渔网,袅袅起炊烟,反而会给这自然风光凭添几份生气。

    因为是旅游区的关系,这里的村民都有房间出租。一是让游客能体验当地人的生活,二是也能给自家带来一些收入。

    一个围了篱笆的渔家小院,小炉微火,泥罐茶沸,香气四溢。

    这是当地人颇为喜欢的一种阿里山土茶,是按乌龙茶的方法酵制的,但所用的茶却比乌龙茶选用的更粗砺,但茶味儿却更浓,因为价格便宜。所以颇受当地渔民喜欢。

    一个四十多岁的精悍汉正在斟茶,手泥罐陶碗相合,翻手间就有茶水递出,简单的一个倒茶的动作。竟然有一种流畅的节奏感。

    两个年轻人,一高壮,一瘦小。正在从他手里接过茶碗,给大家派茶。

    梁山、郭踏虏和张博然围坐在一处树荫的石桌上。一面接过个瘦小的年轻人手里递来的茶水,啜了一口。就开口对正煮茶的汉道:“羊娃,你个怂货,天天坐办公室,一天不务正业就学个煮茶……”

    郭踏虏和梁山在泗水血战,结下了过命的交情,跟张博然又是校友,自然就坐在了一个桌上。

    倒茶的汉听了他的骂,却不着恼,反而露齿一笑道:“梁山,你个武夫懂什么,哥这是修身养性,知道不……向山叔说过,大道至简,物理相通,只要心向武,一举一动皆可为武。煮个茶算什么,哥现在还练书法、拉二胡,读《古观志》……这都是大修养的事情,在你嘴里,咋就成了不务正业……”

    “猪再哼哼也是猪!”梁山再啜一口茶,骂道:“怕婆娘就是怕婆娘,讨好你家鹿丹就讨好吧,还扯到修身养性上了……我呸你个大修养!害臊不?”

    那边羊娃不但不恼,反而越发笑得贱了些道:“什么怕婆娘,这是爱,你个粗人不懂……不信回家问问你家椰蓉,看她怎么羡慕俺家鹿丹……”

    两人互相笑骂,两个送茶的年轻人都可劲地憋着笑,不挡不劝,显然已经习惯了两人的针锋相对。此时,另一个坐在旁边端着茶碗仔细地看着地上数蚂蚁的墩实汉终于开口道:“行了行了,梁山哥、羊娃哥,你俩都别显摆婆娘漂亮了,这还有两个孩呢?”

    就听梁山和羊娃几乎同时喝道:“骡,闭上你的嘴!”

    那汉呵呵一笑,有些憨厚,但眼神却有一股狡黠闪过。但梁山和羊娃两人骂归骂,却停下了斗嘴。此时,骡才对两个年轻人道:“陈檑、李道,你俩个别忙活了,都坐下来喝茶,都是自家人,晚辈递杯茶是个礼性,再客气就做作了……”

    原来两个年轻人就是当年的陈檑和李道,陈檑是向山在开封打檑时收的弟,去年向山允他出师,就去了康顺风公司帮忙。李道则是康顺风的弟,从小一身横练功夫,一直跟着康顺风满世界地跑。

    康顺风那里本来应下来三个人,羊娃、骡和李道。不过,恰好陈檑办事回来,听说后,就请求康顺风让他一起来,想长长见识,见见血。

    他做为传武公司的武师,虽然在外比武不少,但却终是一些有规矩的比武,而非是战阵浴血的撕杀。年轻人总有热血的向往,因此康顺风就应承下来。

    相信多来一个人,谢寸官总不至于无法安排。

    在旁边的屋里,一个三十多岁的汉正从窗看着外面,忍不住对谢寸官道:“谢头,这几个人看着一身江湖气,带着他们能成事?”

    汉看着有些精明,正是悍刀的一个组长级人物王强,已经不止一次地参与过谢寸官指挥的行动,同他很熟。因为张翻进和罗有才都重伤,现在他同陈虎一起,做谢寸官的贴身护卫。而被调来的也正是他的小组,不过目前小组指挥官,已经由王一丙担任了。

    正在窗边桌上坐着,用电脑接收信息的谢寸官转头看了一看窗外,轻声道:“是不是感觉同你们军队的汉不同?”

    王强点点头道:“是,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

    谢寸官点点头道:“不错,他们同悍刀组员比,少了军这种令行禁止的军人气质,但要说纪律性,应该不比我们差……看见那个同小郭坐一起的汉没?”谢寸官看着梁山的侧面道:“你在印尼受过训,知道我们在华人自卫军的影响力,当年泗水闹独立时,就是那个人一把刀,陪我在唐人街人,杀了几进几出!”

    谢寸官说到这里,就陷入了缅怀,当年泗水城的一切就历历在目。

    当印尼暴徒冲上来,华人自卫队的人没有胆气时,自己欲冲阵鼓舞士气时,梁山是如何地提刀出手,那种百万军取上将首级的酣畅胆气;当华人被压缩在唐人街广场,退无可退时,梁山舍命一搏,护门护家护国的豪气;当终于打退暴徒,梁山弧身一人,追击五名日本武士,不弃不舍,终于提回敌酋头颅,昏倒在泗水街头的那种义气。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笑道:“你莫看他样不大起眼,这人要搁过去,陷阵冲锋,必是勇将!他也就是没机会参军,如果真进了军队,那是你们军猛虎级的人物……”

    王强那边一吐舌头道:“这么牛气!”

    谢寸官看了他一眼,轻声解释道:“你不明白,你们身上的服从与爱国的纪律性,是在军队打磨出来的,身上的那股军人气质,其实就是这种打磨留下的痕迹……但这人的服从与爱国,却是在骨里!”

    王强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屋外谈笑的江湖人。(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