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五十八章 顾盼生雄如虎狼(书号:13619

第五十八章 顾盼生雄如虎狼

作者:小子无胆
    </d></r></ble></d></r></ble>

    谢寸官的眼睛扫过战场,张翻进已经成功刺杀了段四虎,现在天道盟的打手们已经群龙无首,没有再给日本人提供支援,而是围上了弧身一人的张翻进。

    而他与陈虎距离宫本直一郎也不过二十步的距离,但在这二十步之间,越来越多的日本武士汇集过来,挡在他们前面,使他们根本无路上前。

    陷入重围的他们,一旦提不起速度,那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围上,将是非常危险的。

    就在此时,罗有才当机立断,带着已经筋疲力尽的曹信、王阳、陈小强和雷开运展开了一次冲锋,将他们背后的日本人一下吸引过去。

    “退!”谢寸官突然对陈虎大喝一声,返身杀回,同罗有才等人遥向呼应。

    陈虎一愣神,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远处一人面对数十人的张翻进。悍刀佣兵成立的时间本来就不长,而陈虎和张翻进一同执行任务的次数也不多,但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有些人之间一看就对眼,天生就是朋友。

    陈虎和张翻进就是这样,短短的数天接触,两人之间的友情却急剧升温。

    此时,陈虎知道,一旦自己和谢寸官突围而去,日本人可以从容布局时,弧身陷营的张翻进就是死一生。从他的性格来讲,他是宁愿同张翻进一起战死在这人群,也不愿意抛下战友,突围而去!但做为一名老兵,他却知道军令如山!

    陈虎一咬牙,怒吼一声:“杀!”手长刀如练,挥向在谢寸官回冲后,一个欲插向两人间,将两人切割开的日本武士。

    那名日本武士也是个强壮的家伙,看陈虎如疯似魔的一刀。竟然不避不让,挥刀硬憾。

    铛啷一声铮鸣,陈虎手那把上好的武士刀竟然齐根折断。显然刚才他手的刀做了太多次的粗暴撞击。

    一刀斫断陈虎手的刀,那名日本武士心一喜,脸上却更露出几份狰狞来,大喝一声,随着撞击带来的反作用力。手刀再往上举高一份。张力蓄势,进步劈下。

    陈虎手刀断,却没有半份犹豫,大喝一声。身体不退反进,直接一纵步就扑到了日本人的怀里,日本人手的刀劈在他的肩头上,却已经是刀的后半部分。

    血光迸现,却入肉不深。

    而此时,陈虎手的只剩了寸许利刃的刀把,就划过了对方的咽喉。

    旋风般的转身,手的刀把飞入,砸向一个扑来的武士。在对方挥刀格开半截刀把时。陈虎已经将被他割喉的日本人手的刀提在了手,身体猛虎般地扑出,截住另外一个想将他和谢寸官格开的武士。

    这一切都是凭着血勇之气和一股本能在做。

    没有任何时间来分析考虑,死与生的选择,往往就在一线之间。

    罗有才等人凭着一股锐气。瞬间将日本人的防线撕开一个口。谢寸官返身回杀,短短十几步的距离,瞬间就要被打通一个突围的通道。

    “冲上去,围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逃了!”宫本直一郎也吼叫起来,脚下一直坚持着不曾前进却也不曾退后一步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前挪动起来。

    成败在些一举啊!

    日本人迅速向谢寸官和陈虎包围上去,这一跑动起来,刚才聚集一团的人群就散了开来。

    罗有才和谢寸官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间的日本人也变得稀薄,眼看着双笔就要汇集。

    “截住他们,不要他们汇合!不要他们汇和!”宫本直一郎大叫着,加快了步伐。他身边的日本武士不由地加快了脚步。此时,宫本直一郎同谢寸官之间的距离,仍然保持在二十步左右,可能这是宫本心的安全距离吧!他既不愿意同谢寸官过近,也不愿意过远。

    “杀!”眼看再逼开三五人就能汇合上罗有才的谢寸官突然间转过身来,脚下一个虎践步,三步跨跃,瞬间就跃过近四米的距离,越过陈虎和最前面那名冲来的日本人,迎上了第二名日本武士。

    长刀轻灵,点刺而出,如闪电般地闪向对方的咽喉。

    这名日本人就跟见了鬼一样,怪叫一声!你能想像那种感觉吗?明明前面还有一个自己的人,要扑要杀根本轮不上自己,还在盘算着一会如何同前面的同伴一起配合围杀陈虎,突然间一个人影就闪在自己面前,刀光就突了进来。

    怪叫声被堵在破开的咽喉,喷出了一缕血沫。

    谢寸官的返身回杀,让陈虎先是一愣,接着就反应过来。他此时,一下就明白过来,谢寸官是要杀回马枪!刹那间,身体似乎焕发出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同刚才被迫撤退时的憋屈完全不同。

    陈虎大喝一声,手长刀随着身体突步挥出

    一篷血雨,一颗大好头颅腾空飞起,极具视觉冲击力,却是那离他最近的一名日本武士,直接被他一刀斩首。

    想像不到的顺利!

    但陈虎瞬间就明白过来,是谢寸官吸了对方的注意力。

    这就是谢寸官高人一步的地方!这也是一种算计!如果他回过头来,截杀紧跟陈虎而来的这名日本武士时,对方是精神高度集,时刻提防他们反扑的。那样一来,他肯定很难一刀杀死对方,而身后的日本人也就提起了警惕。

    所以他一回身,直接扑向第二名日本武士。

    第二名日本武士身在战友背后,警惕性肯定要低得多,所以他才能突如其来,一刀致命。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影冲过第一名日本武士时,对方肯定会愣神,会分心,这也就给陈虎制造了机会。

    瞬间连夺两条人命,而此时,与宫本直一郎之间的距离,一下就突入了十五步。而由于一来一回的跑动。两人间的日本武士明显减少了。

    宫本直一郎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后退。

    将为兵之胆!一旦他后退,那么日本武士的士气肯定会受影响。

    谢寸官此时状若疯虎,身进步窜,又是一个过步箭窜,马奔虎践之际,身体猛地缩成一团。将对方停步举刀。凝神欲击的日本武士直接闪了个空。

    而他手的长刀,在脚步落地的瞬间,横扫而出。

    长刀掠腹,那名日本武士一时间呆立在那里。腹部突如其来的凉意,似乎在一刹那就遍布了全身,他还没从刚才的凝神回过神来。

    谢寸官此时直起身体,手往背后一摸,甩出来时,一溜乌光闪出。

    此时,正面对他的那名日本武士不由地停步,凝神欲接这一刀。

    然而,乌光闪过他的身边。直接没入他背后一名日本武士的胸口。

    而在谢寸官身边。陈虎已经大吼一声,越过他,扑向这名日本武士,两人接战一起。谢寸官根本没有停步,他直接跃过陈虎。再往前扑。

    此时,他离宫本直一郎已经不到十步的距离了。

    一名日本武士挥刀劈来,谢寸官刀在怀里挽个怀花,刀背磕在对方的刀上,顺势下压,直接步走槐虫,捅刀进势。

    日本武士将刀往上提,将他的刀势格出门外。

    谢寸官已经进步如提,一脚就踢在了他的阴裆,然后顺势抹刀,切开对方的咽喉。一脚踏开对方,他左手提刀,右手往背后一摸,却摸了个空的样。

    于是他将手长刀交在右手,大喝一声,直接标出。

    长刀所指,正是离他七八步外,死站不退的宫本直一郎。

    几名日本武士亡命冲来,想要挡下这一刀.

    “退开!”宫本直一郎一声大喝,双手握紧手长刀,眼睛直盯着那飞来的长刀。他知道这是谢寸官亡命一击,想要击杀他。

    宫本直一郎无疑是个谨慎的人。

    在窥破谢寸官擒贼擒王的心思后,他一直没有像内田藏锋那样,鲁莽地往前冲。而是将自己置于大队日本武士身后,以身做饵,诱谢寸官飞蛾扑火。

    但他也是个武士,也有他的骄傲,从智慧上,他不愿意谢寸官的计,但做为武士,从心理上讲,他也不愿意从气势上输给谢寸官。

    他要自己面对面挡下谢寸官这一刀,为谢寸官以及他的伙伴的生命画上句号。

    长刀及身,宫本直一郎手的长刀闪电般挥出,将那把如天外飞仙一般的刀光,击向了半空。

    在刀刀相交的美妙声响,宫本直一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妙的松驰的笑意。

    然而,就在他笑意刚起时,一道乌光隐藏在长刀惊艳一击的寒光下,闪电般地掠过七八步的空间,在周遭的惊呼声,没入了他的心窝。

    第四把军刺!也是谢寸官身上最后一把!

    宫本直一郎是谨慎的,而谢寸官也是谨慎的!

    数名悍刀佣兵用鲜血换来的机会,他不能容忍自己有失。所以刚才他摸向身体后时,并不是没有他飞起来最有把握的军刺,而是还有最后一把。

    所以,他为了谨慎期间,没有直接飞出军刺,而是先用长刀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再飞出最后一把军刺。

    谢寸官左脚一挑,将死在身体身前最后一名日本武士的找刀挑到手。

    一刀在手,悍然而立,顾盼生雄!

    而在他的身后,悍刀佣兵一声齐吼,刹那间似乎都生出了无数力气,步进刀闪,如狼似虎,杀气盈腾。

    日本人刹时兵败如山倒,在又倒下几个比较凶悍的武士之后,就往后徐徐退去。

    天道盟的打手们,更是四散如走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