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三十三章 黑马股 秦正民(书号:13619

第三十三章 黑马股 秦正民

作者:小子无胆
    </d></r></ble></d></r></ble>

    参王沟,长白山无数条沟壑的一条,以盛产野参着称,据说清道光年间,一个无意进入这道沟的人,在这里发现大量的野人参,而且挖出了一枝千年老参。

    参王自然是普通人无福消受的,就被当时的图安县令送往京城,献于道光皇帝。

    因为长白山是满人的龙兴之地,当时身体不好的道光帝大喜,认为这是祖宗显灵,天佑大清,不但将当时的县令升做知府,而且下旨免了当地人三年税赋,并迁入人丁百户入沟,为大清王朝看护这片参田。

    于是这里就有了参王沟这个名字。

    离图安县城很近,仅仅从距离上讲,应该是一个算不上偏僻的地方,然而参王沟前却有一个泪儿湖水库,水域面积倒谈不上非常大,但却顺着沟道一直深入十几里,将参王沟死死地堵在了水的另一边。

    水库这个名字是现代才有的,过去就只是叫做泪儿湖,传说是仙女伤心时,掉下来的眼泪形成的湖泊。参王沟三面的山势都非常陡峭,前面又被泪儿湖隔断,于是一个离图安县城不到四十公里的地方,就成了一个连电都通不进去的“偏僻”之地。

    其实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偏僻,当年才会在这生出千年参王,也才有了参王沟这个名字。

    政府最近几年推行移民迁居工程,将远在深山生活不便的人都迁居到了沟外,参王沟就基本成了无人居住的地方。不过,经常有人会驾驶小船。穿过泪儿湖水库,去深沟找寻野参。

    不过。此时的泪儿湖畔,正在大兴土木。说是有人要在这里投资,建设一个参场。

    一艘型轮船已经到位,连带还有七八艘快艇,此刻正停泊在泪儿湖。这些都是投资的客商带来的,每天都有专门从日本请来的专家,坐船深入参王沟,分析这里的土壤和气候,准备在沟内开辟参田,人工种植。

    一般人工种植的人参自然不如野生的。

    就好像现在药把医废了是一个道理!现代社会。人们渐渐地不相信医了,感觉医看病没啥效果。其实不是医没效果,而是药坏了!

    过去的采药多是采野生的,几米一株都是比较稠密的,一些名贵药材,好像人参,几里路甚至十几里,能找到一株。一棵药确确实实能做到汲天地精华,有益成分含量足。

    而现在人工种植的药。药家恨不得一亩地里药挨着药,长不大,就用肥料崔,药里基本没有什么有益的成份了。甚至于因为有益成分的减少,已经药不是药,而是毒了。

    为什么这么说?老话说。是药三分毒,用药治病。君臣佐使,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罢了。为了利用七分药性治病。人们不得不耐着三分毒性。

    但当药的药性减少,毒性成份自然增大,害处渐渐地就比益处大了。

    许多老医看病,人们都投诉效果差。好不容易有一两个医看病有效果,把方拿去,给那些老医一看,那些人都惊呼:这么大胆,这药有毒性,竟然用这么大量。

    其实不怪量大,而是药性弱了,只好加量。

    在医方面,其实日本人做得比国人好,他们在人工种植药材时,非常关注药物的株距,从而保证每一株药,都能保持相对完好的药性。更科学的是,他们将不用药性的药物杂植,使药物能充分汲收不同的物质,以提高产量和保持药性。

    这一些都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所以现在国际上比较认可的是日本的药。

    投资参场的是个南方老板,小个透着一股精灵劲,会说日语,经常同那些日本专家一阵喔里哇啦,说些人们不懂的东洋话。

    参场一天天建成,不过,却并不仅仅经营种植人参,还兼收一些长白山里的山珍土产。

    要不说南方人就是精明,在建设的过程,就先圈出一块地,盖了几间彩钢房,装上空调,就开始收山货,一车一车地往南方发,说是出口日本,参场没成,钱已经赚上了。

    长白山下招商引资的一个参场,按说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参场的情报资料,却被源源不断地发往京城,摆在了国安局一位处长的案头上。

    此刻,谢寸官正坐在他的对面,在俩人侧面,做陪客的,是王倾城的父亲。

    此时已经是离开韩国一个月以后了,这段时间,谢寸官一直在印尼呆着,利用他的影响力,对印尼华人自治军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改组。

    在几个关健部位,都放上了自己放心的人。

    不是他信不过曾世雄,而是防患于未燃!毕竟曾世雄和张家的关系在那里放着,而张家此次又站在了徐敬生的身后。

    所以谢寸官不能不防着点曾世雄。

    这不是不信任朋友,这才是真正的御人之道!

    许多时候,许多人,许多事,只所以发生了让人追悔莫及的变数,大多数是被出卖的人自己要负责任的。

    就好像贪污钱财,很多时候不仅仅是贪污的人的人品问题,而是制度不严造成的,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其实是制度不严害了这个人。

    绝对的权利产生**,是权利一步步改变了人。

    没有那个人一生下来,就以我贪多少钱为目的,只是到了那个位置,久而久之,由最初的看不惯,到看惯,由最初的不适应,到适应,由最初的反别人贪,到最后成自己贪。

    国人事改革,最好笑的就是双向选择制度。

    普通工作人员可以选择部门,部门领导可以选择适合部门的工作人员。

    听起来挺公平,其实是一个最大的自欺欺人的冷笑话!一个人适合那一份工作,应该是有一个客观的考评机构。将一个人的工作的决定权,交给另一个人,这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于是,凡是迎合领导的,同领导关系好的,都被留下。那些和领导关系不行的,自然就远远走开。不乏有人可以恃才傲物,但毕竟是少数。这样的部门,肯定是一言堂,那么领导就是要做什么损公利已的事情,下面自然没有人能反对。

    双向选择,打断了员工的脊梁!

    所以谢寸官防患于未然,提高曾世雄的背叛成本!这样一来,曾世雄和张家,自然要衡量一番,背叛划算不划算。

    其实这不仅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为曾世雄负责,也是为两人交情负责。

    如果曾世雄根本没想着背叛,自然对这些人事调动不会不舒服,毕竟他的领导地位没有变,只是在一些主要的位置上,换上了谢寸官一系的人。

    如果曾世雄感觉到不舒服,那么这已经是背叛的前奏了!

    因为在他的意识,他已经将华人自治军,当做自己的山头了,在他的潜意识,已经将谢寸官的权利排除在外了。

    很多时候,当一个人埋怨你不信任他时,基本就已经准备背叛你了。

    因为他同你交往,已经有了取信的意味。而为什么要取信于人,是因为有了背叛的心。否则,大家正是齐心协力的时候,心底无私天地宽,事无不可对人言,对事不对人,何必谈信任。

    印尼现在是谢寸官的根本,龙翰已经搬来这里,而且悍刀的训练营也在这里,不容有失。

    至于柴田弘一行在国行动,谢寸官已经通过王老太爷,联系上了国安局,将这件事情完全交给了国安局。

    在日本他可以杀人,在韩国他也毫不手软,但在国内,他不能造次!

    此刻坐在他对面的人,正是同王家有关系的秦正民处长,是国安局里的少壮派。不是王老太爷够不到更高一级的人,而是这个秦正民正需要这么一份政绩。

    往上走有求人的意思,而同秦正民却是互惠的关系。这种关系,能让秦正民比谢寸官等人还积极运作此事,也能让他记一份情。得到一个很有前途的少壮派官员的交情,就好像在投资一只黑马股,升值潜力是无限的。

    更何况,秦正民的后,也有一个支持他的大佬级人物。

    不过,坐在秦正民对面的谢寸官,却深深地感觉到,秦正民对他有感激的情份,但却有着一股疏离与客气,似乎并不想同他走得太近。(未完待续。。)

    ps:啥都不说,也不好意思说。感谢一直支持的朋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