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七十二章 黄鼠狼拉鸡(书号:13619

第七十二章 黄鼠狼拉鸡

作者:小子无胆
    谢寸官一冲进门,就看到里面的三个人正转过头来看他,最里面一个人正坐在监视器前,扭着脖看着他。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已经拉开了椅,站在那里,似乎正准备帮刚才被打倒的那个人接饭菜。

    还有一个人,正推开椅,站了起来。

    谢寸官手的盒饭在第一时间,就砸向了最里面那人的面门。

    那人双手拦向面门,四盒便当便在那人手上炸开,米饭菜水肉汤打了一脸,一时连眼睛都睁不开。幸好香港这边的便当辣菜少,倒不至于被辣了眼睛,不过,也够手忙脚乱一阵了。

    而谢寸官随着手上盒饭砸出去,身体一团,脚下一窜,已经扑向第一个汉。

    那人一见谢寸官扑来,本能地抬腿进步,右拳一出,击向他的面部。竟然是以攻代守,显然也是格斗好手。

    谢寸官双手顺腹贴心而起,右手掌向上穿接对方拳头,左手顺着右手肘下接出,直接一个金龙合口势,将对方的右拳接在龙口当,右脚一起成横势,一脚踩在对方的右腿膝,在对方身一顿之际,左手已经扣住了对方的右手肘弯。

    这一势,正是戴家龙形的一个变势。

    在对方拳臂同他右臂相交的同时,谢寸官右手一翻,双手将对方右臂往前一扯,顺着这股劲儿,他身体往前一进,右脚在对方腿上一击即滑腿而过,落地时,外胯一挺,打得对方身体一颤,失了重心。

    但谢寸官胯打只是顺便,他脚下根本没有停,右脚一落地,左腿已经往前进去,扑向第二个汉。他的右手已经顺手一挂,摸上了对方的脖颈。

    四指一抠。就挂住了对方的脖颈,正是一式散手的黄鼠狼拉鸡。

    随着他身体往前冲,那人被他一挂脖颈,直接往后便倒,头就砸向了瓷砖扑的地面上。直接发出砰地一声响。生生地跌晕过去。

    而此时,谢寸官左腿一挨起,右脚即起。

    因为房间里地方狭小,他没有出沪上的过步箭窜。而是打出了戴家小走寸步的车行如风。一个小跳,就到了第二个人的面前。

    这一段说得啰嗦,其实极快,在安鹏宣的感觉上,就看到谢寸官往前一冲。过身时,那那个汉就跌晕在地上,而他已经到了第二个人面前。

    第二个汉看谢寸官一下出现在面前,双手往身前一护,身体往前就撞,竟然是一把双虎扑的样。

    谢寸官仍然是拳从腹起,贴心出洞,左手成掌,一掌就楔进对方的双手间。切在对方肩头之上。

    内家拳讲究让梢节、固节、制根节,这一掌切住对方的右肩上,就将对方的劲力绽了大半,而他的右手已经握拳如炮,直接一拳击向对方的下颌。

    正是戴家的起手横拳。占直出,切肩取颌。

    那汉双手成把,护身欲扑,正是起意之时。右肩被切。眼看一拳击向自己颌下,左手本能一合。正是拳家最基本的封门闭户十字手,要生生将谢寸官的攻势夹在双臂之间。

    同时,头上已经起了点头之意,肩膀也起了横靠之心。

    但戴家五行拳每一拳都非一击之势,而是连环为用。谢寸官双手被对方一合夹住,立刻丹田一翻,身体拧裹,正是拳拳见横之意,身体这一拧,手臂就在对方的胸前搅出一个小圈来,同时,切在对方右肩头的手掌一转,已经按在对方的右颊之上,将对方的头按偏去。

    右手将对方的手臂一搅开,立刻往下沉去,顺着对方的心口往下一划拉。

    就听蹭的一声响,他的身体束劲,脚下槐虫步,剪股一进步,两人的身体就几乎贴在一起。

    对方头被他按得一偏时,什么头打肩打之意,一下就冰消瓦解了。

    因为头为一身之领,是人的心理重心所在,头偏身即斜,根本就再整不了劲,出不了

    手。

    谢寸官此时身体猛然一展,一股劲起就从丹田翻起,翻裆过背,通肩达手,如气充皮囊,右拳如炮烧药,嘭地一声,就击在对方小腹上。

    那汉的身体被这一手横拳,击得两脚离地,直接腾上了桌,砸翻了那台电脑。

    谢寸官一拳得手,根本没有再看这名汉一眼,往前再窜,扑向最里面一个汉。

    最里面的这名g7的成员,此时已经将面上的汤水清理开,眼睛已经能看到谢寸官了。此时看到谢寸官打倒自己的二名同伴,向自己扑来,立刻伸手入杯。同时,一弯腰就将手伸向了桌下的报警器按钮。

    同一般的打手不同,g7的成员正注重团体协作,此时他知道自己的格斗技艺,根本无法胜过谢寸官,于是就出枪。而且,出枪的同时,他就想按下警报按钮,通知其他人。

    谢寸官的身体窜出去时,顺手就捞起了第二个被打倒人身边的椅,忽啦一下就甩过去。

    这名汉刚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还没来得及向谢寸官指来,椅就砸在了他的身体上,砸得他身体不由一晃,按向警报器的手也一下偏开去。

    再一瞬间,谢寸官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双手直接扑出,一个虎扑把就扑在他的身体侧面,将人直接扑丢出去,砸在电脑桌边。

    那人身形未稳时,谢寸官再一进步,上手下膝,同时出击。

    那人先是面上一黑,被他反背拳斩在面上,接着下体一木,迅速剧疼起来,直接双脚被一膝打得离了起,跌落时就失去了知觉。

    安鹏宣也是太极高手,但此时也被惊得呆了起来。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简截的打法!

    此时谢寸官已经开始搜眼前倒下人的衣服口袋,将此人身上所有的东西,那怕是一串钥匙也不放过。王一丙和另外一名悍刀佣兵也迅速行动起来,将几人的身上搜掠一空。然后,将俩人拖进房里去,又从安鹏宣手里提的最后两盒饭,拿出一个盒来,从里面就拿出针管和药剂来,在几人身上分别注射一点儿。

    这是麻醉剂,能让人昏睡一个小时后才醒来。

    他们得保证自己离开时,这人不会醒来。

    做完这一切,四人就下楼出门,外面的士兵只看了他们一眼,就没有再理会。

    四人一出门,上了送外卖的那辆车,立刻离开了龙翰大楼,半路上,就下了车,上了安鹏宣安排好的,早就等在那里的,曾经接过他们的那辆座商务车,直接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车上,还坐着另外五名悍刀佣兵成员。

    路上,三人将从人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全部集起来,装袋保存。却将人的g7证件分拣出来,统一交给了安鹏宣。安鹏宣拿到证件,就立刻打了一个电话,这是他已经联系好的,假证件制作高手。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个证件上的相片,换成谢寸官等人的照片。并加制两张假证件出来。

    车七扭八转地来到一个看着破旧不堪的老巷前面,安鹏宣再打电话时,一个肥肥胖胖的汉就到了车旁边,安鹏宣打开车门,胖就挤进了半个身体,在打量了一眼那些证件后,立刻从身上掏出一个相机,并掏出一块布,示意安鹏宣将布衬在几人身后,就对着谢寸官、王一丙和那名佣兵各拍了一张照片。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这人单手挂相机,而且肥肥的身体趔成一个极别扭的姿势,竟然丝毫没有一点手抖的意思,直接一面指挥着谢寸官他们扭脸,收颌,飞快地就拍了八张照片。

    片刻后,照片拍完,这人就下了车,扭着肥肥的身体,迅速消失在巷口。

    商务车此时就离开了巷口,直接开去龙。

    安鹏宣早在那里让人定好了酒店,已经用别人的身份让将房卡领了出来,只不过换了谢寸官等人住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