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六十四章 悔青肠子徐敬生(书号:13619

第六十四章 悔青肠子徐敬生

作者:小子无胆
    屋里,申俊逸的三个同伴都昏迷不醒,他自己被谢寸官一刀取命。四个女孩吓得连声都不敢出,虽然心怕得要喊叫,但是电影看多了,知道要是喊叫起来,肯定会惹怒这些“恶人”,所以一个个抱在一起,哆嗦着只道:“我们啥都没看见,啥都没看见!”

    谢寸官同两个悍刀佣兵根本没有看这些吓坏的女孩,只是一个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走到包间角落的电脑前面,将u盘就插了上去。

    这家夜总会的包间里,都是配备了电脑的。

    那汉噼里啪啦在键盘上一阵敲打,将u盘的东西,就传到了这台电脑上。然后运行了程序,看着那个程序执行完毕,就站起来,对谢寸官一点头。

    三人转身就走,临出门时,一个汉就突然回头,对四个女孩呲牙一笑道:“十分钟后再报警!”

    “什么——”张莉下意识地问了一声,那门已经砰地一声合上。

    四个女孩这时就互相看了一眼,张莉就掏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四个人就慢慢地靠拢在一起,缩在沙发的一角上,静静地等着十分钟的时间。

    但还没等到十分钟,被一脚踢面门,砸塌了茶几的年轻人就醒了过来。

    女孩们就发出一声惊叫,那年轻人就转头瞪了她们一眼,吼道:“闭嘴!人呢?那几个混蛋人呢?”说着就摇摇晃晃地站了一起,打量了一下房间,看到了墙上的血迹,又看于是了蜷着身体,靠在沙发上的申俊逸,不由地叫一声:“申少?”

    没有听到回声,年轻人就想走过去,但脚下就忽地一滑,一下就跌扶在沙发上,他不由地定睛一看。滑倒自己的竟然是一滩鲜血。

    顺着血迹看过去,就看到血竟然是从申俊逸的身体下面流出来的。

    “申少——”年轻人立刻感觉情况不对,叫声不由地大了起来,一手扶着沙发,一手就去拨扶申俊逸。申俊逸在他一拨之下。身体立刻倒向一边,露出苍白无血的脸。

    “啊——”年轻人这才惊叫一声,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

    而当天晚上,京城时并不止发生这两起血案。除了曾楚生和申俊逸外,还有三个人被杀,这三个人一个姓马,一个姓曹,还有一个姓王。

    徐敬生得到消息时。他还没睡!当时差点儿将桌上的水杯砸了,感觉自己的手都开始发抖。这个颜裴门下的走,除了杀死曾楚生这个靠山外,竟然短短两个小时间,在他的同盟,申、马、曹、王四大家族,各杀了一个人。

    徐敬生努力压下火气,让自己镇定下来,就立刻同四大家族的家长们通气。一面要他向公安部门施加压力,并将谢寸官的照片提供过去,表示怀疑是这个人做的事。本来曾楚生被杀后,他还不想把谢寸官卖给公安部门,毕竟有许多事情。不想弄得沸沸扬扬。

    但谢寸官的行为,却让他意识到,对方肯定已经走投无路了,才挺而走险。

    这样一来。他的心反而笃定下来,一方面让g7的职业人员。追杀谢寸官。一而通过大量的公安干警,来给谢寸官施压。

    这样一来,相信在公安干警地毯式的排查之下,谢寸官肯定不可能窝在一个地方。

    而只要谢寸官在动,他就可以倚靠g7同公安的情报共享权利,判断出谢寸官的藏身之处,从让让自己的手下同,能找到谢寸官并清除他。

    至于龙翰总公司那边,据吴家骐报告,数据库和程度都运行正常。已经开始通

    过种种手段,着手接收谢寸官、蔡风帆和颜裴的股分了。至于谢寸官和颜裴当初用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绑上龙翰战车的那十几个有一定实力的背景的股东,也已经开始谈判,并达成新的协议。

    除了几个支持颜裴的死硬分外,其他人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协议。

    而对于这些颜裴的铁杆,徐敬生采取的办法是先搁着。毕竟只要能顺利将谢寸官、蔡风帆和颜裴手里的股份,划拨到自己一方人的名下后,按照公司法,那几个对决策的影响力,基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自己到那时,才慢慢地,一个一个地收拾这些人。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冷笑一声,放松了身体。在他看来,谢寸官这是下了一手臭棋。他杀了四家无关紧要的四个人,却只能逼得原本还有些保存实力的四家人更加出力地对付颜裴。这样一来,只要他明天告诉这四大家,事情是颜裴的余党干的,相信让颜裴入罪的目标很快就会实现了。

    真不知道,这样的脑,怎么会在印尼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一队军车行驶在京沪的高速路上,一路畅通无阻,在第二天早上十一点左右,下了高速。在高速路的出口处,八位军人就下了车,上了早就停在路边的三辆挂着武警牌照的军用吉普车,一溜烟地驶向市内。

    上了车,谢寸官就对前面副驾上的肖翰业道:“谢谢肖哥!”

    肖翰业回过头来,笑笑道:“别说见外的话,还没介绍你身边这位?”

    谢寸官就指着身边的王一丙对肖翰业道:“这位是王哥,名字暂时不方便告诉你……”

    肖翰业点点头,轻声道:“理解!这一趟事情办得怎么样?顺利不?”

    谢寸官轻轻摇摇头道:“不顺利!我需要立刻见老太爷,不能等了……”

    肖翰业看了他一眼,就道:“你就是不想见老太爷,老太爷也要见你!你那龙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几天老太爷的脸有点阴沉,我们得到消息说,吴家可能要做成为你们龙翰总公司的股东,这是真的是假的?”

    谢寸官叹了口气道:“总公司那边被军管了……”

    “哦?”肖翰业眼神不由一滞,看着谢寸官,认真地道:“我不想打击你,不过,没有龙翰的话,老太爷不会参与你们这事的……”

    谢寸官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需要尽快见到老太爷,如果你们这股势力再不介入,我这边肯定撑不住了!”

    肖翰业点头道:“我们可以直接带你去见老太爷,只是你的那些手下怎么办?”

    “我们住你们执待所去……”谢寸官还没说话,一旁的王一丙就道。

    车于是就在路边停了下来,王一丙就下了车,挤到了后面的车上。而谢寸官就随着肖翰业的车,拐去了王家老屋。

    徐敬生桌上那个昨天晚上没有被摔碎的杯,终于被他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在他的办公室里,坐着五个年人,都是申、马、曹、王四大同盟家族有些分量的人物,此时都聚集在这里,个个脸色阴沉地看着他,等他拿出个主意来。

    混蛋!他狠狠地骂道,将手紧紧地按在桌上,他没想到,这个王八蛋,竟然是玩得这一手!想到自己竟然低估了对手,他悔得肠都乌青了。

    不过,幸好动手早,吴家骐那里已经控制了龙翰,相信有这一块大蛋糕的诱惑,他还能团结更多的人,这样一来,虽然时间会拖上一拖,但颜裴终究是会入罪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