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七十七章 长兵短用才通艺(书号:13619

第七十七章 长兵短用才通艺

作者:小子无胆
    内田省吉挥了挥手,那些围住船越健义的黑龙武士们都退了开去,腾出了一块地方。

    左手把着刀鞘,内田省吉慢慢地走向船越健义,脸色阴沉,目光阴森。船越健义手的长刀立刻指向了内田省吉,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竟然在这里能遇到内田省吉。

    不过,随着内田省吉的进步,船越健义的脸上明显地露出些许的怯意。也难怪他感觉到害怕,因为内田省吉的武技,那是传说与船越次臣一个层次的。

    而且,在黑龙会刚成立,还没有分裂的时候,船越次臣同内田省吉的关系很好,船越健义也曾经得到过内田省吉指导剑法。但此刻俩人却已经是长刀相向的关系了。

    内田省吉终于站定,手的长刀也慢慢地拔了出来。

    就在他长刀刚拔到一半时,船越健义突然间牙一咬,大喝一声,往前一突步,手的长刀就挑向内田省吉的咽喉。

    半渡而击!

    内田省吉的身体就往右前斜走,手的刀突然加速,出鞘的时候,就挥刀横斩。

    船越健义的刀尖走空,立刻压把收刀护体,将长刀往面前一竖,如铁锁横江。内田省吉横挥的一刀,就斩在了他的刀上,刀刃相划,发出锵啷啷的声音,溅出了火花。

    接住内田省吉横斩一刀,船越健义立刻刀背担肩,把往前献,进步前逼。刀柄就撞向内田省吉的心口。看来船越健义这么多年,确实也得了船越次臣的武技密诀。

    要知道物极必反,长兵须短用,短兵能长用,才算入道。

    船越健义这一献把,不管打不打得着内田省吉的心口,就已经进了身体。而只要身体一进去,内田省吉的刀就被挤在了门外面。此时。船越健义只要将刀往下一抽,肩头内扣压往刀背,就能用身体的力量,将内田省吉的身体用刀直接划开。

    但内田家的刀法,在日本武术界都是极有名气的。

    内田省吉又是内田家族的佼佼者,岂会不知道他这种技艺。

    当时内田省吉身体一斜,右臂拧转。长刀就顺时针打个旋,他的右手就握住刀把。左手护助在右腕上,双手如冲天炮般向上冲起,冲向船越健义献把进身的双手间,以刀把和刀刃将对方的双手往上担起,堵住了船越健义抽把扣肩的压刀路。

    船越健义往上的刀把,在对方身体一斜时,就被挑空。而回身压刀又被对方担住。

    并且。内田省吉往上的担力,也挂住了他的刀把,等于将他的长刀锁往。往一的用力,船越健义自然双手不肯离开自己的胸腹,因为一旦离开,那就是非常危险的。

    因此他忍不住就合身用力相抗。

    就在他一抗劲期间,内田省吉的左手一扶刀背,右手往后拉刀,长刀就在双手错劲之下,绕着船越健义的左手腕。打了个旋儿。

    船越健义不由地痛叫一声,左手腕处,立刻被刀刃旋割出一个破内翻开的血槽。内田省吉的长刀就压在了他的双手上方,刀刃朝下,往下一压。

    这种劲谁能抗,谁又敢抗!

    吃疼之下,船越健义的双手不由下落,而此时内田省吉的右肘就横击出去。一肘击在他的颌腮旁,打得他一阵头晕眼花。上面一肘击下颌,内田省吉的刀把已经顺了过来。顺手就打出开弓放箭的劲儿,刀柄就撞在船越健义的心口上。

    船越健义不由地发出一声闷哼。只感觉心疼如绞。

    内田省吉长刀再次平斩而出,寒光一闪,刀如匹练,鲜血高高溅起,船越健义一颗大好头颅就飞向空,然后滴溜溜地滚在了地上。

    看着船越健义的身体,内田省吉突然就有了一丝后悔!他知道自己这一刀下去,同东京黑龙会总会就完全对立了起来。

    不过,想到不知道被谁杀死的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内田晚秋,他心又突然升出一股戾气!他已经派出了最精锐的黑龙武士,去追杀那些从训练营逃掉的学员。

    虽然他知道,这样做肯定会引起警察的注意,但却不得不做。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如果得不到惩处,那么他的那些训练营就已经都名存实亡了。许多时候,规矩的重要性,就在于它能够保证一些事物的运行轨迹。

    “将所有的东西包括人员都带走!”内田省吉吩咐道。

    这时,一个平常在试验室里负责打扫卫生的看着相当萎缩的老头儿,就走到了内田省吉的身边,对着他耳语几句。

    内田省吉的眼睛就盯上了一个年轻的研究员

    他担着刀,缓缓地走到那个研究员的身边,轻声道:“筱田君吗?”

    那个研究员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看着他手的刀,轻轻地点头。

    “我知道你是东京方面的人!不过,我们都是黑龙会的人,以前也算是各为其主,所以我今天不杀你!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你要么现在离开,要么就还在这个团队,但是从今天起,就跟了我!”

    年轻的研究员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头道“好,我跟内田君!”

    从东京飞札幌一个半小时多,再由札幌赶到小樽,大概要四十分钟左右。

    柴田弘一行人的车就停在札幌机场附近的地下停车场,直接在机场取了车,驶向小樽。坐在车里,柴田弘将眼眼睛看着窗外。冬天的北海道,到处是一片雪白。

    他这次东京之行并不算顺利,虽然依靠“人体运动系统催化剂”获得了一定的认可,但却在铃川由的事情上闹了个灰头土脸。

    在柴田弘的身边,柴田英杰一脸肃然,他屁股上的伤医生已经处理过了,弹片是在墙上反弹打入,只是切破了皮肉,几乎没有什么大碍。

    但他的脸上却微有些红肿,那是柴田弘抽的。可见当时柴田弘打得有多狠。

    不过,柴田英杰心并无丝毫芥蒂,他知道从小叔叔比父亲都疼自己,从来都不舍得戳根指头在自己身上,是自己太好胜,又太不争气了。

    他是在自己扑倒在地上后,看见船越次臣扑倒头山雄时,突然有了这种感觉。

    因为他看到那俩人之间默契的同时,也看到自己的叔叔狼狈地一个人爬到起上,那已经显出花白的头发,当时叔叔的眼神是那么的愤怒。

    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就感觉到了叔叔的不容易,突然在心充满了内疚。因为连续两次遭遇到刘凡手的手榴弹,连续两次差点没命的经历,让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狂妄与无知。

    当柴田弘的耳光抽在他脸上时,他心里反而好受了一些。他知道,那个耳光,不光是叔叔对自己丢脸的愤怒,更多的是对自己做无谓冒险的教训。

    柴田家在过去也是大家族,现在却只靠着柴田弘在苦苦支撑。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家族的门面,是相当的不容易。柴田英杰知道,自己的以后的责任,不是为柴田家争什么脸面荣光,而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好柴田弘。

    感受到侄儿的目光,柴田弘转过头来,看了柴田英杰一眼,问道:“还疼吗?”

    柴田英杰摇摇头,表示不疼。

    “武技是用来做实事的,不是用来卖弄的!”车上还有司机,柴田弘不想多说,只是淡淡地提点了柴田英杰一句:“需要时不惧怕,不需要时不卖弄!越是身怀武功,越是要低调。就好像今天那个人手的手榴弹,拿来卖弄只能是听个响声,等用时别人就防备上了……所以,只有不理解武技真谛的那庸俗人,才会卖弄武技,将自己等同于一个艺妓”。

    柴田英杰点点头,表示理解。

    等车缓缓地停在那个实验室的门口时,柴田弘突然有一种到家的感觉。

    过去在东京,他才有家的感觉,但那时总感觉不踏实,因为一切都是靠船越次臣和头山雄两个人的友情给的。后来到了北海道,那时心总感觉,东京才是权力的心,才是自己应该呆的地方,有一种被发配的感觉。

    但此刻,从东京回到小樽,回到自己一手筹建起来的试验室时,他才突然感觉到了一种踏实的感觉。因为这里才是自己的基业,是柴田家的基业!

    “到了!”柴田弘的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

    柴田英杰下了车,忙绕车尾走过去,想给柴田弘开门。但柴田弘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自己打开了车门,走下车来。

    “这就是我们的试验室!”柴田弘指着那个昏暗的路灯下的大门,向柴田英杰介绍道。那神情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骄傲。正是这趟东京之行后,再回到这里,柴田弘才意识到,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民,自己的根本,其实是在这里。

    走到门口,柴田弘还想按门铃叫门,但柴田英杰却感觉不对劲儿,上前用手一推,那门竟然没有锁,直接就被推了开来。

    “叔叔!”他叫道。

    柴田弘不由一愣,却还是笑道:“这些家伙这么粗心,连大门都没锁,准是我不在,又一起去喝花酒了!”说着回头对后面的正从车上下来的人道:“把东西都搬下来吧!”就推门进去,一进去,整个里面一片乌黑。

    “怎么回事?”柴田弘忍不住问道,这就有点太不寻常的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