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六十四章 挡我者死(书号:13619

第六十四章 挡我者死

作者:小子无胆
    一时间整个大厅乱成一团。

    内田省吉在北海道一共办了十个训练营,其有十个是在一些城市,主要是进行初步的训练和挑选人才。因为他们所从事的事情,并不是每个日本青年都赞同的。因此挑人非常重要,不仅仅是在武艺方面有天份,而且得有一定的军国主义思想。

    当然,有些武艺方面有天份的人,内田省吉也会派出人,去努力同化他。

    人的思想在许多时候是可以改变的,就像二战时的德国士兵,开始肯定并不是每个士兵都恨犹太人。但随着战争进程,渐渐地杀害犹太人就成了一种共识。

    而这种共识一旦形成,就好像现在我们大家认为吃猪肉是天经地义的的一样。

    只有那些在武技方面有天份,且具有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人,才会被选入这个山的训练营。而这些山训练营的佼佼者,才会被选入内田家的黑龙武士,接受包括枪械、刺杀及间谍方面的知识训练。

    因为内田省吉在小樽去办事情,他平常又将内田晚秋当做自己的助手培养,所以他这一一走,内田晚秋无意就成了整个训练机构说了算的老大。

    内田晚秋本来一直呆在城里的训练营,呆得无聊,就来到了这个山的训练营。

    结果一来,就惹到了谢寸官。

    谢寸官其实来到北海道,除了游历以及磨炼武技之外,就是想见识一下内田省吉能与东京黑龙会总部抗衡的训练营是什么样。不过,早上同川户黑崎等人的交手,让他微微地有些失望。那几个人战力其实客观地说,已经相当不俗了。

    但从整体上讲,却没有形成综合战力,也就是相互间没有配合。

    而此刻。看着这些冲上来的人,他的感觉是同样的。冷兵器格斗,如果相互之间没有配合,一般是不堪大用的。这就是戚少保所说的,拳法无预于大战之技的原因!因为一个人的武技再好,也无法在大战阵的胜负,起到决定的作用。

    千万人来。千万人往,根本没有闪展腾挪的余地。

    而一旦交手双方斗阵之后。一方兵败如山倒,此时的掩杀与溃逃,个人武技才能发挥出作用。因为此时战阵已乱,战场铺开,掩杀者欲立功要取人头,溃逃者要逃得性命。双方无所不用其极,武技高的人才有一线生机。

    所以个人武技只适合于乱斗。却不适合于团体之间的交战。

    但内田省吉的训练营,只是训练出一批武技高强的人,而非战士。如果将泗水城长街血战的华人青年拿过来,与这些人相比。个人武技或许比不是这些人,但同样的一百人对付他们一百人,甚至是一百人对付他们二百人,都是必胜无疑的。

    当头一刀如风劈下,谢寸官的身体迎刀而上,突步而入,直接从那人的双臂间。将军刺送进去,洞穿了对方的咽喉。

    临敌机断,稍有犹豫,或心神不属,那冲上去就是送死了。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谢寸官能对着劈下来的长刀,毫不犹豫地就冲上去,这就是武者的胆气。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平常的武师,只所以迎棍而不入,或被长刀所伤。就是少了这一份生死决绝的杀伐果断。

    所以传统武术第一强调的,不是技术。而是胆气。

    在戚少保《纪效新书》总结天下拳法的《拳经捷要篇》长拳三十二势,第一势懒扎衣的歌诀写道:懒扎衣出门架,变下势霎步单鞭。对敌若无胆向先,空自眼明手便。

    对敌若无胆向先,空自眼明手便!也就是,临阵争斗,胆气不足,一身功夫就基本没用。所以前辈人才说,眼硬打得眼软的,手硬打得手软的,心硬打得心软的。这其的三个硬字,往通俗里说,就是有胆气,敢下手。

    常听人说,艺高人胆大,其实翻过来也可以说,胆大人艺高!一般人打架往往是越打手越顺,越赢手越顺。

    谢寸官军刺洞穿了第一个人的咽喉,拔出军刺的同时,直接迈步如犁牮,一步就突进这人的双腿间,撞头一旋一撞,就将这人的身体撞出去,飞向后面的人群。

    正在前冲的几个人一时受阻,一愣神间,谢寸官已经冲到了跟前。

    最前面的那个汉也是个反应快的,当时手的刀就直接前刺,捅向谢寸官的咽喉心窝。

    谢寸官手军刺向起一抬,就迎上了对方的刀尖儿,军刺带着一个斜角,直接用横挡护手部分,将对方的长刀刃卡在上面,往前推去。

    其实我们平常多数对于刀的格当,都有一个误区。总感觉刀对刀时,一般都是刃来刃往,刀头互砍。这是影视剧看多了,看起来威风。

    想想看,对方一刀劈来,刀随劈势劲出风,多快的速度和劲力。

    如果你要用刀头接对方的刀,平往上的推挡显然是不行的。因为刀的设计构造就决定了用刀头接对方的刀时,力臂是一个比较费力的力臂。这种情况下,要接刀,你必须将刀头荡起来,能荡出与对方几乎相同的速度,才能旗鼓相当。

    但对方先出刀,你后应刀,从加速度上来说,你很难在后起手的情况下,将刀头荡出与对方相同的速度来。这样,从物理学上来讲,你是根本接不住对方的刀的。

    没有相同的速度,你力量比不过对方;而要有相同的速度,你时间上来不及。

    而且,要知道,再好的刀也经不住刃部用力互砍,这样刀的毁坏率太高,而且人的手也受不了。

    两个人撞刀,撞上四五次,手就开始发麻了,怎么能持久做战。其实多数时候,刀战接刀都是用刀锷部,也就是刀的挡手部位。

    因为刀的档手部离你的手很劲,这里是一把刀最好掌握和控制的部分。而且从力学杠杆角度来讲。这个地方接刀也是最省力的。最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用这个地方接对方的刀,也是你的刀尖离对方最近的接法。

    所以接刀时,用的最多的,就是用自己的刀锷护手处接。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还可以配合刀锷部,锁扣对手的刀。

    所以谢寸官用军刺的横档手接住了对方刀的头部。轻轻一拨,就将对方的刀拨到了身体的外侧,他的刺刀就顺着对方的刀刃往里滑去,随着呛啷一声串响,军刺就随着进步逼身,刺入了对方的心口处。

    右手拔刀,左手已经从对方手臂下将对方挑起来。手掌一横。直接托塔手就到了对方颌下,左手肘也已经横进去,直接贴在对手心窝上,进步发力,再次将人抛出,砸向面前的人。

    谢寸官连进十几步,几乎是三步杀一人,等突入到朱佳身边时,已经连杀五人。他和身上已经溅满了对手身上的鲜血。

    “你没事吧!”看也不看被他杀得胆寒,已经退开一个圈的日本人。他轻声问朱佳道,并向她伸出手去。

    刚才面对内田晚秋的残暴没有流一滴泪的朱佳,此时才流下泪来,却是忍痛含笑道:“没事!”伸出自己的手,握住谢寸官的手,顺着他的劲,任他将自己拉起来。

    站起身来时,就感觉小腹绞痛。却是被内田晚秋那一脚踹得不轻。

    此时,马炮儿已经一个崩刀突步,用刀背往上。崩挑起一个日本人手的长刀,直接劈进去。劈在对手肩头锁骨上,将对手劈翻在地,然后就冲进了圈里,站在了谢寸官的身边。

    “保护好两个女孩!”谢寸官吩咐道。

    “你放心!”马炮儿冷声说道,他也被内田晚秋的暴虐激起了心头火气。

    一路上,朱佳同他聊天是最多的,他早已经将这个平易近人的女孩,看做自己的妹妹一般。马炮儿虽然家在农村,但却是个独生。他的父亲四十多岁才有了他,再也没能力给他生个弟弟或妹妹了。

    谢寸官将朱佳和田由起交给了马炮儿,他的眼睛就像狼一般,盯上了人群的内田晚秋,一股强烈的杀意在他心头弥漫。

    此时,其他的人已经拿起武器,围了上来。

    “挡我者死!”谢寸官一声怒喝,就大踏步直往内田晚秋冲了过去。

    一把红缨枪在前面抖出一个碗大的枪花,然后直接就对他的咽喉扎来。谢寸官手的军刺挥出,叮一声击在枪头的尾部,红缨的前方。就在叮的一声响,军刺向上一滑,横档护手就撞在了枪杆上,就在此时,谢寸官的右手食指拇指一张,一下就扣在了枪杆上。

    这是硬生生练出来的功夫,也是匕首破大枪的最关健的窍道儿。

    你想对方的大枪上下翻舞,单纯地依靠身法来躲着近身,那是多么危险的事情。毕竟只防不攻,防不胜防。

    而且,俗话说,常在河边走,那能不湿鞋。在大枪的穿刺,你只一味地躲避,那得多好的身法。所以,其实匕首破枪破棍时,关健的部分,就在于用短兵逼住对方大枪时,这食指拇指的顺势一扣。

    另外,许多时候,还有就是一这边逼格,另只手的扣抓。

    此时,谢寸官两指一扣,对方的枪一滞时,他的左手已经从右手下穿出,一把就把住了头一尺的地方,现时脚下进步,手的军刺就像短棍一样,顺着枪杆直抽出去,一下就抽在持枪人的前手虎口处,打得那人一声疼叫,就松开了枪把。

    谢寸官左手就往前滑杆进步,下起小鬼穿靴腿,一脚就踏向对手的腹部。同时右手的军刺如毒蛇吐信,只戳对方的咽喉。(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