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七十三章 发现(书号:13619

第七十三章 发现

作者:小子无胆
    ( www.leduwo.com)    原创当谢寸官到达院里时,院里已经有客家公会的人了林炳出事后,先打电话联系了客家公会的人,他们立刻赶到了现场,将林炳送去了医院。www.leduwo.com

    不过,客家公会的人没有立刻报jǐng,因为毕竟赌拳场在山打根是非法的。

    但死了这么多人,也需要一个交待,后也必须是要报jǐng的,他们现在也正在头痛该怎么办,死了的人肯定要抚恤,但重要的是怎么保护活着的人。

    看到谢寸官时,这些人立刻阻挡住他,不让他进去。谢寸官立刻打电话给华越,华越那边说话,客家公会的人颇不情愿地让开了路。

    谢寸官却对那人道:“让一个熟悉这地方的人跟着我们,有些事情说不定需要协助!”

    这却正那些人的下怀,立刻派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眼睛红红的詹姓汉跟下去,这人也是拳场里的工作人员,只是昨天晚上不当班。

    事后谢寸官知道,林炳只所以能从rì本人刀下逃生的原因。原来林炳也是命大,他正好是万分之二的“右位心”人士。

    普通人的心脏都是胸腔内偏左的位置,但每一万人,基本有两个人的心脏是偏右的。心脏偏右可以说是病,因为和正常人不一样。但也可以说不是病,因为许多右位心的人士,并不患有其他心脏病,也能平平安安活到老。

    所以。那名rì本人本该准确命心脏的一刀。却只是插进了心腔内,并没有伤及心脏。当时林炳被这一刀插入,虽然当时没有致命,但他被连痛带下,就软了身体。那名rì本人就将他拉进去,放在了靠近铁门的地方。

    因为专业,所以自信。这名rì本人竟然没有等他完全死亡,就离开了去帮忙。

    林炳当时心里清楚,他不能动,他如果动了。rì本人发现他后,肯定活不了。而且,他也不能动,因为体内有刀创。如果不动,也许刀创会渐渐止血。但如果动来动去,肯定止不住血。林炳只是极慢极慢地稍微调整了一个身体的角度,让伤口那里承担了部分体重的压力,有助于止血。www.leduwo.com

    但这其实也不是他活下来的主要原因,毕竟rì本人在那里时间比较长,光流血也能把他流死。主要的原因是,林炳心脏本该在的左胸那里是一个空腔,rì本人一刀,刺穿了外面的肌肉。而那个空腔并无其他组织,所以出血的部位,也就那薄薄的一层腔壁。

    林炳开始时是忍着不动,后随着时间渐长,他就晕一阵醒一阵的。

    等rì本人离开后,已经早上四点多了。林炳再醒来时,就发现一片冷静,rì本人不知去各。他强忍着一会儿没动,直到确定没有人后,摸出自己的通了华越的电话。他关心的,还是拳场的人和事。

    待华越让山打根客家公会的人先赶过来时,检查之下,拳场里十一名工作人员,以及前来表演的那个艺人团体名舞娘和一名音响和一名经纪。共十人全被人刀伤杀死。

    其实就是用枪,这里隔音极好。外间也不一定能听到。

    谢寸官进到大铁门后时,里面正有两个客家公会的人在仔细检查死都身上的东西,一个人在旁边记录,他们要根据这些人身上的东西,以及这些人的身份,为这件事想出一个好的故事来。肯定要报告这里是拳场,但责任却主要得由这些死者背。

    这个当然要同律师一起商量的。

    看到谢寸官等人进来,那三人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就不再理会,埋头于自己的工作。能被外面看守放进来的人,而且又有自己人跟着,自然是值得放心的人。

    谢寸官没有去看那些死者,他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他先去对面休息的山洞看了看,发现里面的东西摆设与自己那边不同,那些家具的摆设,很容易藏住人。从外间看,如果不进来的话,至少可以藏住四个人。

    他仔细地看了这些能藏住人的地方,果然,rì本人应该是在这里藏了四个人。等拳场下班后,突然从里面发难,杀死里面的人,接应外面的rì本人进来。

    至于上面,rì本人如何突破上面的接引人,谢寸官就不得而知。www.leduwo.com

    不过,至少可以先让人将这些人都接应到拳场,然后在出去的时候,根本先不出去,而是藏到半道上什么地方。因为那个后院里灯光不很亮,太容易藏人了。

    谢寸官看了这个山洞之后,就来到了间那个大铁笼旁。仔细地打量着那个铁笼,听林炳说,这铁笼下面,另有机关。谢寸官是接受过诡雷设计和机关消息的一些培训的,褚燕赤本身在这一行里,就带表着一种顶尖。

    很的,他就发现,这个铁笼底座上的两个镙丝有问题。

    这两个镙丝出现的地方,不符合对称与坚固的规矩,这就肯定有什么猫腻儿。

    而且,他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两个镙丝上有轻微的擦痕。虽然已经小心地处理过了,给里面塞入了一些脏东西,但上面的锈痕仍然留下了印迹。

    拳场里就有工具箱,谢寸官问了一下旁边跟着的一个客家公会的人。那人很就过去,找到了工具箱。谢寸官从工具箱里找到一个合适的大板手,就开始拧那个镙丝,但再用力,都拧不动。他换个方向,仍然不行。

    于是他就到了另外一个看着不合适的镙丝旁边,用板手试试,还是不行。

    谢寸官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就又找到一个板手,递给郭踏虏道:“伱拿这个拧这个。我去拧那个。听我指挥!”起身时,就对刘凡小声道:“准备好枪!”

    刘凡一怔间,轻轻点头,手就伸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那里面有一把国产八四式以刘凡的枪法,枪在口袋里,也能随时shè出现在自己视线当的任何直径超过十公分的物品。

    谢寸官这只是小心,他常告诫自己,任何时候都要比别人多一份小心。

    谢寸官就指挥着郭踏虏,两个人同时在两个镙丝上用力。他们先同时顺时钍。拧不动。又同时逆时钉,还不行。于是,俩人一个逆时针,一个顺时针。这一次就同时拧动了。

    随着俩人转动镙丝,整个个拳台的正间,就慢慢地裂了开来。

    裂缝渐渐地变大,原来这两个镙丝是假的,是做成镙丝样的齿轮传动杆,转动这两个杆儿,就能转动铁笼地板上的联动齿轮,打开铁笼的底座。

    随着两人拧动,一个坑洞就渐渐出现,客家公会的人都看得呆住了。

    足足转了近半个小时。将整个底座打开,谢寸官从旁边的台阶上慢慢地走下去,打量着面前的种种仪器。上面漆着军绿sè的防cháo漆。谢寸官看着上面的rì标识,然后他就到了旁边,团成一团,扔在脚边的电缆。

    谢寸官看这些电缆,明显是现在的东西,显然是rì本人丢在这里的,没有带走的。

    他们也许是有自信别人发现不了这个地方,又也许是别人如果已经发现这个地方。这些电缆在不在,都无法掩盖了。所以丢下了这些电缆。

    谢寸官找到了电缆的头,递给上面的詹姓汉道,将这个找个地方,通上电。

    詹姓汉就拖着电缆去打插头儿。但通上电后。机器却没有反应。谢寸官仔细地检查了设备的各个开关,板来板去都没有反应。后就在一个开关旁边,发现一个类似于放过电保护的保险管的地方,谢寸官找了一截电线,截成那么长的样,塞了进去。

    这次一板开关,立刻这些仪器都通上了电。

    谢寸官仔细地研究着这个仪器,懂消息机关,就必须懂机械电器,他学的是一个系统的东西。这些二战时的老家伙虽然没有学过,但那种脉络还是能掌握住的。终于,当他一个个地板动那些开关时,突然间上面的郭踏虏就道:“亮了,前面的那个大洞里亮了!”

    谢寸官哦了一声,没有理会,继续拨弄那些开关,直到大海沟整个亮了起来。

    然后他又开始研究另一组开关,当他按照经验,一次次地校正着拨弄那些开关,好像在校验一组零一代码。他一个数一个数往上加,这一共是十枚开关,换算成二进位制的数字,正好是1024个数字,谢寸官就这么一个开关一个开关地板上去。

    很,当扳到918这个数字时,突然间那个大海洞里就传来了一阵低沉的轰鸣声。

    谢寸官知道开关已经打开,就看那个海洞里出现什么样的东西了。

    他可没有像了解情况的柴田弘那样,直接能拨对密码。没想到这些rì本人竟然在战败之后,却用rì本侵略东三省的rì,做为战争结束的后的密码。

    谢寸官没有像柴田弘那样坐在那里等,他直接走上了台阶。

    此刻,那些客家公会的人,都停下了手的事情,迟疑不定地看着谢寸官等人,又看看那个巨大的,已经明亮起来的海洞。

    谢寸官走向海洞的洞口,几乎立刻间,他就注意到了那个可以看到海洞底部的凸出点。那就好像是山上景区人们修建的观景台。谢寸官走过去,郭踏虏却叫一声:“伱别去,让我来!”就要抢在他前面去冒险。

    谢寸官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只是笑道:“看看伱那体重,还是我上去安全!”

    郭踏虏也是不放心,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发生。但看看谢寸官又看看自己,还是知道谢寸官说得有道理,起码的一条,谢寸官在体重方面,比自己上去安全。

    谢寸官走上那个台,立刻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罡风,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往下看去,只隐约地看到海面和那条沿壁而下的路。谢寸官虽然不知道下面会有什么变化,但他知道,一切的秘密都在那条阶梯的尽头。

    他能听到低沉的,如同巨大怪兽吼叫似的低沉声音,但海面上却一片的平静。

    谢寸官想来下面就是有什么东西,也在极深的地方,移动上来肯定需要时间的。而且,他基本可以肯定,从海面上出来的,肯定是一个掩藏了东西的地方。

    他仔细地看了看那个阶梯,上的的护栏已经基本没有了。而且,有一些地方也已经变得有些倾斜和危险。但他知道,自己肯定要下去,那怕真有什么不可知的危险。他必须知道,rì本人造这么大的杀孽,到底在这里取走了什么。(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www.leduwo.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