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 第六十四章 女拳师(书号:13619

第六十四章 女拳师

作者:小子无胆
    当谢寸官再次来到林炳的“海盗宝藏”赌拳场时,一切的变化令他感觉到吃惊。从走进大门的那一开始,所有的感觉都与林炳带他来时,完全不同了。一路上灯火通明,但如果没有人带领的话,就是他这样来过一次的人,仍然很不容易找到进去的路。

    而这些,也许才显露出华人社团在山打根市经营数百年的底蕴来。

    路还是那个路,但一路上的接待人员,都已经非常正规了。就连林炳带他们进来,一路上需要回答的问题,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有暗号作用的暗语。

    赌拳在山根打并没有合法化,但也就正是因为他的不合法,才让这项活动在当地变得更神秘而具有吸引力。其实许多时候,合法与不合法,也是生意的一种手段而已。试想一下,如果全世界不禁毒,那毒品还会有现在这样,让人有冒着生命危险,却铤而走险的利润吗?

    在过去民国时,有一段时间关的周至和户县,有一段时间,鸦片就和粮食一样随便种。

    当时种鸦片的村人吃的油,都是用鸦片籽压制的,有一家熟油十家香的说法。村里人来家里做客,招待尊贵一些的客人,都是上炕去升一锅。意思就是抽口鸦片。在这些地方,鸦片当时都是销售出去才值钱,在当地就不值钱。

    赌拳也是这样,正因为非法,所以才有暴利。所以才有这么多人,为之铤而走险。

    顺着长长的通道,再次进入那个地下的巨大铁门,谢寸官立刻被里面情景的巨大反差所震惊,与前天的空旷不同。今天铁门内几乎是人满为患,要不是刚从上面下来。谢寸官几乎以为自己进了那个娱乐心。

    第一次进来的郭踏虏和郑秀清就不停地发出惊叹,而刘凡却几乎是无动于衷地打量着这一切,只是眼神却变得有些深邃起来。

    此刻,场间的铁笼内,三个仅仅遮住要害部位的年轻女孩儿,正在大秀钢管舞姿。而在整个山洞,到处都是人。甚至有卖小吃的香烟的小贩在人群穿梭着,大声叫卖着生意。长长的通道,以及另一周巨大的通向海面的巨大深洞,将这里嘈杂的声音。都局限在这个山洞。在外面的平地上,根本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周围那些据说原来是关押犯人的山洞,这会儿个个灯火通明,竟然是各种不同的小店,在营业。这一切就如同如同潘多拉魔盒里变出的魔力一般。让人有一种神奇感觉。

    此刻一点也没有前天晚上的神秘和空旷,倒真像一个地下经营的夜总会。

    而在另一头通往海平面的那个巨大洞口前,早已经拉起一道栅栏,禁止客人们过去。只有在交取一定的费用后,才会在专人的管理下,可以在那里看一看深洞,而且能拍张照片。

    国人的那种传统的小农经营思想,在这里表露的十足无疑。

    林炳带着他拉就到了直接走到左面,正对间铁笼的那个山洞。这里是留给拳手们的休息室。对方的拳手,在铁笼后面,他们正对面的山洞。

    进入这个山洞,谢寸官才发现,里面空间竟然也不小,而且沙发桌椅一应俱全。

    他前天没有进来。今天进来后,果然看出这应该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因为墙上仍然挂着各种刑具,林炳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所以只摆上自己需要的东西。原来人家里的面东西,都原封不动地原样放好。

    他们到了不久,林炳就指着外面道:“来了!”

    谢寸官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只见正有二十多个人从大门进来,向对面的山洞走过去。这时,场的音乐声音小了,铁笼的三个女孩,就不再扭动身体,出了笼。几乎同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就走了进来,一进门,对就林炳道:“炳哥,今天怎么办?”

    林炳就看着谢寸官道:“谢先生,你们怎么安排?”

    谢寸官看了一眼郭踏虏,正想开口说话,一旁的戴若夕突然开口道:“我来打第一场。”

    一句话惊得屋里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谢寸官却不感到意外,昨天戴若夕问打一场能得多少钱,又问丫丫的手术费,他就隐约间知道了她的打算。

    说实话,对于戴若夕的功夫,谢寸官还是很放心的。

    毕竟做为一个能被白志刚、李柏这些师兄们推崇的小师妹,做为一个无论是在田师还是杨师心目看重的女弟,手底下没东西,肯定不成。否则也不可能,一场比武,失手打死了京城圈里份量不俗的形意拳师。

    而且,早在北京时,他就领教过戴若夕的厉害。

    无视林炳瞪得鸡蛋一般的眼睛,戴若夕淡淡地看着谢寸官道:“我想我如果打第一场,应该有很大的赔率,也就能拿到更多的钱!”她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所以并不深说。

    谢寸官的眼睛,就看向了一边的林炳道:“第一场如果我们上个女拳师,是不是能赚更多的钱!”

    “那当然!”林炳还是不能相信地看着戴若夕,这个笑起来甜甜的沉静女孩,给他的印像就是一个前来游玩的女学生,那能同拳师二字联系起来。

    “就是输了,也比男拳师赢了拿得多!”林炳瞪着眼睛道,这绝对是一个好噱头。如果真有女拳手参赛,他敢保证,场人下注的数目,绝对超过平常的三四倍。这在山打根是有过先例的,只不这,并不在他这个拳场。

    而且,戴若夕的外表,可比那个五大三粗的女拳手更有卖相,按道理应该会更高。

    “乌鸦嘴!”谢寸官笑骂林炳道:“就不会说点好听的,什么输呀输!”说着转头对戴若夕道:“上台小心点,感觉不对劲,就放弃。别太争强好胜。”

    戴若夕没有言语,只是轻轻点头。然后就低着头走到旁边。

    林炳没料道谢寸官这么轻描淡写地就答应了戴若夕比赛,心道:“这些人还真够疯狂的!”他一面好心地对戴若夕道:“不行就认输……”说完就感觉不对,不由地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道:“看我这乌鸦嘴!”引得几人都笑了起来,才对谢寸官道:“那第二场呢?”

    谢寸官就看着一脸热切的郭踏虏道:“第二场给你个卖相好的,就他吧!”

    林炳一看大喜,这还真有戏剧感,郭踏虏一米八的个头,和娇小的戴若夕,这还真是美美女与野兽的反差。

    这样一来,不用说第三场肯定是谢寸官上了。

    林炳就对谢寸官一点头道:“谢先生。那你们准备一下。我先出去安排一下!”就扯着那个进来问事的汉,匆匆地正要走。却被戴若夕叫住道:“林先生,那我上场时穿的服装,有讲究吗?”

    “啊!对,服装!”林炳这才一拍脑袋道:“拳场里还没有女拳师的服装。我现在就让人去买,你运动装穿多大号?”

    “运动装的话,那就不用买了,我带了!”戴若夕道,拍了拍她随身的那个挎包。

    林炳就点点头道:“赌拳场讲究不大,那我先去了……”然后就离开了。

    此时,醒悟过来的郑秀清就瞪大了眼睛,她也是练武的女孩,同戴若夕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却根本不知道戴若夕竟然也会武功。

    她忍不住拍拍郭踏虏的肩膀头道:“呃——这个——她……”惊讶之余,竟然问不出一句囫囵话来。幸好郭踏虏和她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立刻善解人意地道:“她是我师父!”

    一句话几乎将郑秀清噎出白眼来。

    果然如林炳所预料到的一样,当听说客家公会一方竟然有女拳师时,现场一片沸腾,这些人来干什么。就是找刺激来的。立刻场内场外,呼喊声一片。就连在那些山洞小店里流连的喝得半醉的酒鬼们,都立刻跑到了拳场。

    台上拳场的主持人还要讲话,却被台下一片叫骂声,还卖什么嘴,快让女拳师上来。这会儿哥忙,哥不想看你,哥想看女拳师。主持人无奈之下,匆匆地宣布了后两场的人名,郭踏虏、谢寸官,谁知是那棵葱!

    做为上一场的胜方,马来人一方先出拳师。

    于是随着主持人介绍,就上来一个印尼的黑皮猴,本来主持人还想按规矩再介绍下背景,但下面的人早喊开了:“别卖嘴了,哥认得,就是上场赢的那个?#¥%……什么嘛,快让女拳师上!”

    主持人无奈地耸耸肩,就请戴若夕上去。

    戴若夕一上台,台下一下变得无声了。大家听说是女拳师,自然都想着是那种人高马大,肌肉除了胸肌更厚之外,那儿也不输于男人的女人。没料到却上来这么一个白净的,长相甚至有些甜美的小妹妹。

    台下的人立刻又骂起来:“操你大爷的,从那弄个学生妹来,想赚钱也不是这样赚法,这不是伤天害理吗?”一时混乱成一片,虽然这些人都是找刺激的人,但戴若夕的样,天然就有一种亲和力,让人忍不住想保护她。

    主持人也愣了,台下只说有一位女拳师,可也不能整一初女学生上来呀。

    原来戴若夕本来就长了一张娃娃脸,虽然已经二十好几的人了,但长期练心意拳,皮肤水滑嫩好,紧丢丢的就像个娃娃。这会儿再穿着一身运动套装,整个人就像一初的女孩。

    这边台下骂开了,那边山洞,哈迪斯和柴田弘就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喜意。哈迪斯道:“看来这些华人已经黔驴技穷了,弄个女孩儿上来,无非就是想在最后多赚点钱罢了!”哈迪斯过去说印尼华人,一般都是称为支那人,但自从印尼华人自治之后,他不自觉地就用上了华人两个字而不自知。

    “不错!”柴田弘点头道:“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这些国人,有时很狡猾,说不定有什么后招……”说着他,他的眼睛,却看向了拳场那头的那个巨大的海洞,那里,真的有自己要找的那些东西吗?如果真的帮塞夫拉拿到了这个拳场,自己又如何能自由出入这里呢?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由地一阵阴冷,说不得,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利益,只能让这个贪得无厌的马来人早点见上帝去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